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妈妈花近2万送儿子参加电竞特训营21天后让人意外

加新网CACnews.ca| 2021-11-19 09:40 |来自: 钱江晚报

64
迎面而来的玻璃幕墙高处,电竞战队的巨幅海报随处可见;狭小的电梯间内,“敢想敢为”“永不放弃”的口号炫彩夺目。位于拱墅区康宁街80号的杭州电竞数娱中心,散发着青春与热血的气息。


午后,小镇内三三两两的年轻人一边啃着刚买来的包子,一边拖着步伐走进大楼;一家电竞俱乐部内,一间间宽敞的训练室逐渐亮起灯,各个战队集结,有人埋头电脑或手机专注练习,有人互相交流着战术。


俱乐部的大厅内,这家国内现存最老牌的电竞俱乐部的巨型LOGO旁,陈列着各式奖杯。蓬勃而出的光芒是激励,也是诱惑。


过去两年多,有超过2000位的青少年怀揣着“电竞梦”,走进这里的电子竞技天赋测评室。然而,蓬勃而出的青春梦想背后,除了励志,大多的却是梦碎。


“目前,只有四个人通过测试。但即便成为了后备选手,依然有超过半数会被淘汰,最终能成为职业选手的是万里挑一。”这间测评室的负责人、电竞俱乐部LGD电竞教育总监薛世亮,也是孩子们口中的“灭梦导师”。


原本是一个为电竞储备人才的测试,但意外衍生了“劝退”的功效,并成为家长们为拯救“网瘾少年”的救命稻草。从2018年IG夺冠到今年EDG夺冠,随着电竞热出圈,被焦急的家长们拉到薛世亮面前的孩子越来越多,“最忙的时候,一周要接待20到40组家庭。”



今年夏天,一场集结全国50位青少年的电竞暑期特训营曾经在此启动。这里面有追逐职业梦想的少年,也有陷入网瘾的少年,他们踩在“电竞”与“教育”的交叉口,这些迷茫的家庭,期待薛世亮为他们寻找上岸跳板。


“千万别选中我孩子”


“开班时间42天,费用近2万元,优秀学员直通青训营。”薛世亮只将电竞暑期特训营的宣传海报发在自己的朋友圈,不到一周时间,原定的30个招募名额一抢而空。由于家长们再三恳求,特训营不得不扩容至50人。



自2017年专注电竞教育至今,薛世亮已接待过2600多个家庭,朋友圈聚集了六七百位家长。起初,他们来自浙江省内,而后延伸至全国各地,远至甘肃、新疆。


几乎是在最后时刻,身在衢州的王丽(化名)才给17岁的儿子报上名。此前,王丽向儿子许辉(化名)接连问过两次,儿子只丢给她两个字:“不去!”直到开营前两天,许辉突然说,“我决定去了。”那几天,在王者荣耀的对局中,许辉连赢了很多局。


王丽不记得儿子何时接触这款游戏,唯一清晰的时间节点是在今年2月寒假期间,即将读高三的儿子提出要做电竞选手,“他说自己是圈子里打得最好的。希望我们给他一年时间,自己练,争取进入俱乐部的青训营。”


在王者荣耀比赛中,许辉曾在赛季初取得全国前十的排名。去年暑假,许辉和同学组队参加了衢州市游戏行业协会举办的王者荣耀比赛,夺回冠军。除此之外,许辉还帮别人做代打,一局能赚30到50元。


47岁的王丽不懂网游,也看不懂儿子在游戏中的段位,但种种迹象似乎表明,“他擅长这个。”丈夫为此大发雷霆,王丽却陷入迟疑,“万一他的确有这个天赋呢?”


开学后,令王丽夫妻俩更头疼的情况发生了——儿子开始寻找各种理由不去上学,每天守着手机玩游戏,“经常玩到凌晨两三点。还有几次,早上五六点,我们醒了,发现他还没睡。”



“没有更好的办法,不如就让他去试试。”违背丈夫的意愿,王丽和儿子暗自达成协议——去参加电竞特训营,如果没选中,就重回校园。


前来参加特训营的孩子大多和家长有类似的约定。“家长私下拜托我,千万不要选中自家孩子;孩子都卯足了劲,想证明自己。”面对平衡木两端截然不同、甚至针锋相对的需求,薛世亮只能尽力寻找一个折中点——“从一开始,我就告诉家长,这里不是劝退班,只是让孩子体验一下真正的电竞选手的生活,并且理解电竞和打游戏的不同。”


“开营第三天就有孩子决定放弃”


特训营开班一周后,50个孩子的家长都吃了“定心丸”。


“没有一个孩子水平达标,唯一水平可以的,心态不行,做不了职业选手。”薛世亮说。


由于意识到自己和职业选手的差距,开营第三天,就有孩子打道回府。陆陆续续,有四五个孩子都没坚持到第一阶段的结营。


第一周周末,许辉就请假回家,王丽问他感受,儿子郑重回答,“营里确实有两三个高手。”王丽很感慨,她说那是自己第一次从儿子口中听到这种敬佩的语气。



特训营采用军事化管理,每天早上7点半起床进行体能拓展,下午2点到晚上9点实操训练或现场观赛,晚上10点收回手机,准时熄灯。


这群13到17岁的孩子被送进特训营的第一周,也是薛世亮最忙的一周,“有人上交一部手机,藏一部手机;有人在房间抽烟,晚上蹦迪;有人在该练习游戏的时间看电影;有人不专注自己选择的游戏,而偷偷玩其他游戏;有人打游戏时满口脏话……”


第二天,许辉就被开出一张罚单。训练中,别人的游戏椅误撞到他,他张口骂人,随后,两人扭打在一起(电视剧)。作为特训营年纪最大的孩子,许辉在检讨本上留下了第一篇自我检讨。


过去,打游戏时,许辉也满口脏话。王丽记得,儿子一度在游戏平台遭人举报,“被禁赛好几次”。


“碎梦”不是终极目的。薛世亮希望,引导这群“网瘾少年”重塑自我,弥补他们缺失的基本素质,“比如,团队协作,自省自驱,遇到困难时积极调整心态,而不是一味逃避。”


“不少人打着电竞的幌子逃避现实”


在薛世亮看来,打着电竞梦想的幌子而逃避现实的孩子不在少数。


有人为了躲避艰苦的学习和压力,“他们只看到顶尖的电竞选手和主播既风光又赚钱,和枯燥的学习一对比,他们很容易被俘虏,觉得那是一条轻松又光鲜的路。”


也有人不愿面对不如意的生活,“他们在游戏的虚拟世界纵横江湖,可以拥有全然不同的身份,塑造自己想要的一切。”


薛世亮也曾是一头埋进游戏里的孩子。2000年前后,刚上大专的薛世亮瞒着父母,在网吧加入了一支电竞队。薛世亮学习成绩不好,但从高中起,他打游戏就在学校里所向无敌。“身边的人夸得多了,就慢慢信以为真,觉得自己真有非同凡响的电竞天赋。”薛世亮说。


薛世亮曾休学一年半,跟着战队打星际争霸,可没取得任何成绩。心灰意冷后,薛世亮继续回校读书,在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做销售、做广告、卖保险、卖电脑……兜兜转转七八年,他并没有找到一份长久的工作。


“托亲戚的关系,我才去了电脑城。结果人家说,‘你一个学计算机的,怎么连电脑都不会装。’”回忆起那段往事,薛世亮皱起眉头,“那是我最丢人的时候。”



在将自己定义为电竞“loser(失败者)”的那些年,薛世亮曾无数次后悔自己年轻时的冲动,“反反复复地想,如果没把那么多时间花在游戏上,我的人生是不是会不一样?”


直到2013年,薛世亮去朋友的网吧帮忙做活动,组建了一支业余电竞队,慢慢打出名堂,他才重回电竞圈。


“我是幸运的,因为后来找到了自己的优势,在电竞上,我更擅长指挥。”薛世亮说,当年曾和他一起打比赛的人现在大多都很落魄,“除了一个拿过全国名次的,现在做了游戏主播,其余的人现在每次找我,都是借钱。”


在特训营,薛世亮对着五十张似曾相识的稚嫩面庞讲述自己的这段过往,并把电竞之路的残酷和风险直接刺破了给他们看,“电竞,到底是你们的职业梦想?还是现在你们想做的一件让自己快乐的事?”


相隔20年,电竞行业已获得更高的认可和更广泛的普及,但薛世亮仍不建议那些没有经济保障的青少年选择,“如果只是为了赚钱而孤注一掷,当你错过最佳的学习时间,被电竞淘汰后,又直接被扔进社会,会发现自己没有任何技能自处。”



“家长越暴力沟通,孩子越不能理性思考”


7月31日,特训营第一阶段结营。经历21天的挫败后,许辉决定暂时回校读书。


许辉的水平本属于特训营的第一梯队,他的离开像点燃了一根引线,接连打破了其余孩子的执拗防线,四五个孩子也纷纷向“电竞梦”告别。他们达成共识——“电竞选手不是普通人能做的。”


42天后,当全部课程结营,大部分曾抱有“电竞梦”的孩子都重回校园,包括两位曾休学的少年。尽管他们仍心有不甘,但也迈出了回归主流教育的第一步。


许辉履行了当初与母亲的约定,每天回学校正常上课。“他仍旧玩游戏,但能按照约定在12点半前睡觉,也没再听见他玩游戏时说脏话,有的时候他还会和队友复盘,上一局哪里没打好。”王丽惊喜地发现,这半年,儿子的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好。


并非每个家庭都等来了皆大欢喜。有的孩子转头就撕毁了起初的协议,不愿返回校园;还有两三个孩子仍坚持电竞之路,认为自己即使不能做职业选手,也可以做主播或代打。



在那些极力与家庭抗争的孩子身上,薛世亮发现背后往往站着一位粗暴劝退的家长、一个存在沟通障碍的家庭。“家长越是暴力沟通,孩子越不能理性思考,而只想反叛。因为他们这个年纪已经意识到,父母不是无所不知的权威。


王丽也曾如此。为了阻止许辉玩游戏,王丽动手打过他一两次,也接连把他的两部手机摔碎。


直到儿子15岁,身高超过自己,王丽才意识到无法再用武力征服儿子,转而学习家庭教育。看了《非暴力沟通》《正面管教》等书籍,参加了家庭教育课程,王丽恍然发觉,自己曾采用的命令式、指责式的语气对儿子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儿子读初中时,丈夫援疆,王丽一心扑在许辉身上。小到卧室的灯关没关、每一科目的学习方法,她都要求儿子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后来,我进他的门都难。”许辉接连两次向她咆哮,“妈妈,你就是想控制我吧!”


“电竞和传统竞技一样,没有捷径可言”


碎片一张张复位,拼图开始浮现,王丽反思,现在儿子身上暴露的问题,是自己疏于陪伴,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及时引导造成的。


王丽和丈夫都是公务员。年轻时,他们忙于工作,许辉由爷爷奶奶带大。“我们每天早上匆匆出门,晚上下班回来,儿子都睡觉了。周末又经常加班。”王丽回忆说,12岁以前,他们夫妻俩与儿子几乎没有深度交流。


过往如蒙太奇映画般闪回重现,停留在王丽面前的画面,还有儿子守在电视前,或者在步步高点读机上玩QQ游戏,自己忙着做家务,而那是难得的休息日,她与儿子少有的共处时光。


“我错过了他小时候最佳的教育期,现在,让他倒车回到那个路口是不可能的。”王丽说,自己只能引导儿子到下一个路口“下高速”,“可能要多走弯路,但只要能驶向原本的目的地就好。”


王丽开始帮儿子打听各大高校的电竞专业招生情况,“如果这是他喜欢的,他想读这个专业,我就支持。”王丽开始相信电竞不是洪水猛兽,“但如果可能,还是想让他走回普通人走的路。”



许辉并没彻底放弃打电竞的念头,只是,特训营让他认清了现在的自己,“感觉到自己和职业选手的巨大差距,也意识到职业选手的生活是严苛的、艰苦的。”


许辉接受了薛世亮的劝导,“考上大学,给自己留条退路。至于以后,上大学再看。毕竟我上过(王者荣耀)巅峰赛前一百。”


某种程度,和这些网瘾少年背后家庭的接触,也影响着薛世亮自己的教育观。女儿刚出生时,薛世亮一度期望很高,“总想让孩子实现我没有做到的。”但现在,他宁可让女儿“输在起跑线上”。


5岁的女儿至今没上过任何学习班,即使是兴趣班,薛世亮也抱着谨慎的态度。女儿曾和薛世亮说想学钢琴,说自己想成为厉害的钢琴家。薛世亮便把郎朗小时候艰苦练琴的视频拿给女儿看,“如果你想成为钢琴家,这就是你要经历的。你想清楚了吗?”


“今年,EDG的夺冠让很多家长看见了电竞对年轻人的影响力。”薛世亮认为,这场全网狂欢的最大意义就是让电竞得到正视。电竞和传统竞技项目一样,同样具有普适的竞技精神,也同样没有捷径可言,除了天赋,也要经过日复一日的训练,要吃苦,要直面挫败与压力。“如果孩子亲身体验后,面对这种艰苦,仍有能力和信心去走职业选手的路,那我建议父母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给孩子一个尝试的机会。”薛世亮说。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悲剧! 女子开车冲向尼亚加拉瀑布 惨死水中 直升机惊险救援! 加拿大居民吓哭!

加拿大 昨天 19:17

恐怖! 度假胜地沦为地狱 5男子冲向海滩狂开枪 人们疯狂尖叫逃命!

国际 昨天 19:16

加拿大隔离系统崩溃! 挨饿40小时没人管 华人入境后懵了: 机场根本不检测!

加拿大新冠疫情 昨天 19:15

空难! 直升机坠毁13死! 国防参谋长及妻子罹难 全机仅1人幸存! 总理悲痛

国际 昨天 19:15

可怕! 连开19枪 唐人街华人遭黑人当街枪杀!两人无冤无仇 竟是随机作案?!

美国 昨天 15:05

警戒! BC扩大加强剂接种 第4针也不远了?! Omicron感染增至5人 多宗怀疑病例!

大温新冠疫情 昨天 15:04

温哥华美女度假遇野蛮袭击! 遭加拿大老乡毒打破相 差点死了! 网友暴怒!

温哥华 昨天 15:04

惊呆! 哈里王子一句话被骂上头条 浪费加拿大人数十万 网友全炸了!

国际 昨天 15:04

危! 加拿大这省疫情复活 日增千例! 辉瑞第3针被曝效力降37倍! 明年开打第4针?!

加拿大新冠疫情 昨天 15:04

热播榜第一 连续7天拿下热度第一 王一博这剧凭什么这么“猛”?

娱乐 昨天 13:50

网友在环球偶遇肖战 游乐场小王子!粉丝:只有我没这福气

娱乐 昨天 13:39

日本可能真要沉没! 7小时内接连地震 民众恐慌

国际 昨天 13:32

加拿大研发出首款疫苗 对变种有效率高达88.6%

加拿大 昨天 13:32

笑不活了! 山东萌娃乘电梯被误认为电动车..

中国 昨天 13:31

迪士尼男神自爆:年幼时曾被老男人糟蹋多年

娱乐 昨天 13:31

KPL灵儿要上节目打游戏!和杨超越同台竞技 沈腾风头被抢了!

娱乐 昨天 13:31

小伙买卡地亚手镯被店员说“买不起” 气到眼斜住院

社会 昨天 13:30

西方撒钱抢人:华尔街起薪71万 去英国摘西蓝花也52万

国际 昨天 13:30

小李子喜剧新作口碑两极化!甜茶美队神仙阵容

娱乐 昨天 13:30

2021年度十佳表演 王志飞一秒变脸 王劲松唐国强文戏拍出火药味

娱乐 昨天 13:27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