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妮儿! 你的街拍照片 可能已成色情网站封面图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0-21 13:35 |来自: 乌鸦校尉 分享新闻:

提到街拍,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时尚新潮的街头文化,而是在各地商业街扛着长枪短炮咔咔一顿乱拍的“老法师”们。这种行为,最近还被看不惯的上海大爷吐槽到了日本热门综艺上面。


事情的起因是,前两天日本综艺《月曜夜未央》终于来中国采访了。


对于很多喜欢看综艺的网友来说,“月曜”这两个字一定非常熟悉,就算不喜欢看综艺,很多人也会在各种平台刷到过他们奇葩的街头采访。比如之前有一个以熊为主题的公园,把自己的标志弄成了熊猫,结果生产厂商负责人非要嘴硬说不是熊猫,就是熊。



月曜日在日本是星期一,这档节目的播出时间也是在周一深夜,这个时间段的收视率一般都不会太高,但《月曜夜未央》的收视率经常突破两位数,人气之高可见一斑。前几天节目组在上海采访的时候,这种高人气就体现出来了,他们在上海街头随机问了30个人,有7成年轻人都听说过月曜。



很显然,上海人民在吐槽和展现真实方面丝毫不输日本群众,街头采访的节目效果一点没有打折扣。


节目组在大街上看到一位卖花的大叔,于是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个人新闻要分享,大叔表示,“不得了,这附近奇葩变多了”。然后抬手指着面前另一位挂着相机的大叔说,就是这帮龟孙子。



对于自己骂人的行为,卖花大叔丝毫不避讳,用他自己的原话说就是:“我有一个开心的事情,就是骂人。”至于为什么他要疯狂吐槽这些摄影大叔,自然是因为看不过去他们的行为,比如看到长得漂亮的女性就一窝蜂拥上去。



大爷吐槽得很对,只不过对时间的认知不太准确。实际上,全国各地大城市的街拍现象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而且围绕这些行为的争议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其中最出名的地区包括北京三里屯、上海安福路以及成都太古里等。


更重要的是,这些发生在公共场所的拍摄行为,危害远不止是作风不正或者有碍观瞻。



需要说明一下,这里讨论的街拍危害,主要是针对在公共场合被拍摄的普通人,至于那些主动跑到热门地点拍照的网红或者模特,巴不得有人跑过来拍自己。


普通人最容易感知到的街拍危害,可能是烦人。


就像卖花大爷说的,很多拍摄者看到有姿色或者穿着时尚的女生,就会围上去怼脸拍摄,还不时来一句“姑娘看镜头”。


被拍摄的女生挥手拒绝之后,拍摄者也不会停止,而是跟在后面继续拍摄,这时候被拍的人往往没有注意到自己还在被拍,“有时候根本反应不过来,听到了快门声,却不知道是哪个拍的自己,甚至也不知道他拍的到底是不是自己”。



在这些拍摄者眼里,自己的行为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你既然到这里来,那就肯定做好被拍的心理准备了,“来这儿的99%都是愿意被拍的,三里屯早已经形成街拍文化,很多姑娘我拍她还会主动摆pose”。


实际上,就算被拍的人不同意拍摄,也很难阻止,“这些人就是要拍你,还就是不给你照片,我就直接硬刚了,要求对方删照片。结果他们比我还理直气壮,我又不能硬抢相机,吵起来也没完没了,浪费时间”。


惹不起总躲得起,所以很多反感这种拍摄的人,在逛街时都会远远地躲开,“我不敢走出人多的地方,也不敢回家,每次都得让我男朋友接我,作势去打他的手机,他才溜开”。



不过,拍别人可以,要是有人拍他们,很多拍摄者就没有这么想得开了。


2018年的时候,一个70万粉丝的主播因为看不惯这些未经同意的拍摄行为,于是跟拍一位“老法师”,被对方制止之后他开始挑衅对方,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最后主播被大爷给狠狠踹了一脚。



当然,如果只是这些问题还不算太大,但大多数时候这些拍摄者目标非常明确,镜头经常瞄准女性的胸部、臀部、大腿等部位,并且偏爱紧身裤、穿短裙、吊带衫等装束,总之越性感越好。还有不少人晚上专门蹲在酒吧附近抓拍,就像有人说的,“在三里屯被拍不一定是因为你时髦漂亮,也可能是你的内裤痕迹太夺目”。



被拍的人连拍摄行为都阻止不了,这些照片被拿来干什么,就更管不了了。


这其中最“淳朴”的一种用途,就是用来满足个人的癖好。当然,按照他们的说法,拍摄行为纯粹是个人爱好,并没有什么性意味,“照片我们也就几个圈里的朋友互相看看,点评点评,这就是一个爱好,碍着谁了”。


也就是说,这些人不仅要“互相看看”,还要“点评点评”,至于点评的内容,一位街拍大叔在微博上的配文风格是这样的:“……穿上高跟鞋的小姐姐,身姿挺拔,小腿纤细迷人,大腿也变得紧实有致,甚至连腰肢也柔软了许多……”这里面究竟有没有性意味,大家自行判断。


而且这种点评还是发布在公共社交平台,至于私底下小圈子怎么交流,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话说回来,虽然强行拍摄陌生女性照片满足自己癖好很猥琐,起码还能做到眼不见心不烦,但是很多拍摄者会想尽办法压榨干净其中的价值。


这些照片最常见的一个去处,就是拿来发到拍摄者自己的账号和短视频平台,或者卖给专门发这些内容的账号。当然,这些账号发照片不是为了分享,而是要赚钱。


一位拍摄3年的人表示,拍好的照片和视频会卖给短视频账号。随着账号的点击量越来越多,就会有人来投放广告,成交一件商品能够提成几块钱。



除了挂商品链接赚钱,一些团队利用普通人照片把账号做大之后,还会跟商家合作拍摄“假街拍”推广商品,赚取推广费,“主要有两种:一是完全陌生拍摄,二是与商家合作的假性街拍”。举个例子,有团队在微博等社交平台推广,单套衣服拍摄价格为3600元,模特费还要另算。如果要在电商平台推广,商家需支付所拍服装销售额的25%,这个分成比例简直离谱。


虽然这些团队拍摄、使用别人照片时没有获得允许,但别人不经允许用这些照片时,他们倒是非常不情愿,“很多图片上传后,马上有自媒体号来盗版”。



只不过,运营账号通过流量变现毕竟是个辛苦活,更多的人选择直接把照片打包卖出去,其中最常见的客户之一,就是软色情网站。


2022年1月,博主@呢辣nina发布了一条视频,称自己原来也不在意这些街拍,直到有粉丝私信她说,在某个街拍网站看到了她裙底的照片。


尽管@呢辣nina称这些照片是“偷拍”,但是跟一般人理解的偷拍不一样,这些照片并不是在卫生间、更衣室等私密空间拍摄的,就是在公共场合利用长焦镜头堂而皇之地拍摄,“有自行车下车走光一瞬间的偷拍,还有坐在某处跷二郎腿的照片,随便一组图都有上万浏览量”。



你要说他们这是偷拍,还有人会理直气壮地反驳:“这怎么能算偷拍呢?我们是在公共场合拍的,又不是那种装针孔摄像头的,而且你在街上穿成什么样子,是你自愿的啊。”


听起来逻辑似乎无懈可击,但要是问他们愿不愿意自己的家人被这么拍,他们就会直接被干沉默。


这些街拍网站会根据场景和服装的不同,详细划分不同的照片分区,但无一例外都是在当事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



为了鼓励更多人上传照片,网站会提供金钱激励,比如原创稿件若入选精华版面,可以获得1000元奖金鼓励;搬运稿件若入选精华版面,也可以获得600元奖金。



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网站既然愿意花钱吸引拍摄者上传照片,自然是能够通过这些照片赚到更多的钱,这些钱来自那些愿意花钱看照片的人。


此类街拍网站大部分都只在首页展示一小部分吸引人的照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内容,就会发现需要注册充值才行。有些网站甚至还不能随便注册,需要额外花钱获得邀请码才可以注册账号。


这些网站的会员价格有高有低,但普遍都要比正规网站的订阅价格要贵。有的网站一个月会员的价格就需要180元,两个月的价格则是280元,当然,就算你已经成为了会员也只能浏览部分图片,不能看金币板块的图片,可以说学到了网站会员的精髓。如果用户想要看这些板块的内容,需要额外购买金币,或者花5666成为终身VIP。



而且这些网站往往都有备用地址,就算一个网址被封禁,也会无缝衔接到其他地址,距离博主爆料9个月,这些网站依然大量存在。


现在这些照片已经流传到个人圈子、街拍账号甚至是街拍网站,成为了软色情的养料,只不过到这里事情还没完,毕竟软色情已经登场了,离真正的色情内容也不远了。


实际上,街拍照片、尤其是比较露骨的照片,能够吸引的人群,比起买衣服,对色情内容往往更感兴趣。于是很多账号就会打着街拍的旗号吸引粉丝,等到粉丝足够多之后,这些账号就会开始频繁点赞一些内容,然后几个小时后取消这些点赞,但引流的目的已经达到。


而它们点赞的内容,往往会带有不可描述的文字和网页链接。



点进这些链接,跳出来的通常就是一些色情网站,或者是“卖片的”,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如果有人真的想要在这些网站或者APP里面看一些不和谐的内容,就会发现跟街拍网站一样,需要先注册然后再充钱,并且网站同样会告诉你,充完钱就能浏览全部内容,还能享受高清画质。



要是真的有人冲动下付了钱,恭喜你,你很可能被骗了,要么直接什么都看不了,要么会发现每一部影片还要单独付费。但是到了这一步,真的还有人会继续付钱吗?


不要以为这是小打小闹,如果监测的数据准确,这些色情APP一天的收入就超过了200万,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是通过街拍账号点进去的。


到这里,在不知情的时候,你或者家人朋友的照片很可能在小圈子里被评头论足,或者被自媒体机构用来流量变现,甚至成为软色情网站的内容以及色情网站的引流入口,“当你走在街上,以为只是被拍一下,或者只是因为今天穿得好看,很有可能你的照片早已被他人标好价格了”。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街拍人都在搞这种勾当,实际上,很多正经拍摄者和被拍对象一样,都是受害者。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现象,导致街拍在普通人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很多摄影师跟着一起被鄙视为“老色鬼”,还没地说理去。


有人拍摄之前还要跟妻子报备,依然被妻子叫做“老不正经”,这些人对那些专盯着美女拍的人同样意见很大,“我觉得有的‘老法师’太狭隘了,所以难怪别人觉得我们只拍美女,心术不正”。


当然,这种事情主要麻烦在,它确实侵犯了普通人的肖像权乃至名誉权,但是要普通人逮着拍摄者打官司,又显得有点得不偿失,“所谓流量费,连个法律概念都没有,维权成本也太大,极少有人愿意打官司”。


正因如此,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这样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成都太古里在两年前曾经发布过禁止未经允许拍摄的公告,只不过并没有什么强制力。



实际上可以换一种思路,如果彻底禁绝这种拍摄行为不现实,那么可以从后续的扩散过程入手,因为不管是街拍账号还是软色情网站,收益最大的永远是这些平台,那些拍摄者只不过算是最开始的一环。


对于短视频和社交平台来说,就算它们不是图片视频的直接发布者,但根据避风港原则,它们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2006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扩大部分与该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至于那些街拍网站和色情流量引流,举报的话更是一报一个准。


更重要的是,这些行为之所以一直无法杜绝,正是因为大部分都觉只是拍张照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拍就拍呗,不管照片上哪去了,我是没少块肉”。现在知道自己的照片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被用来做什么事情,还要继续这么淡定吗?


毕竟,对于作恶者,不追究他们,他们是不会自己改的。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