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史航被多人指控性骚扰,我们联系到两位揭发者

加新网CACnews.ca| 2023-5-2 16:50 |来自: 澎湃新闻

继“一页”创始人范新被曝光性侵下属未遂后,又有一位文化界名人被网友揭发曾性骚扰女性。4月28日,豆瓣用户“青年编辑们”发布了一篇匿名投稿,一个女孩指控知名编剧史航曾对自己实施言语和肢体上的性骚扰。




小黄自述被史航性骚扰经历


据这位女孩在投稿中所称,她2019年在某个电影节上与史航相识。此后不久受邀去他家中做客。在史航家中,他未经女孩允许,就“突然凑上了深深吸了一口”她的头发。女孩感到不舒服,当面指责他,并马上提出要走。史航向她道歉后,又坚持要送她下楼,并在楼梯间又亲了她的耳朵。在女孩表示愤怒后,他又道歉了,说是“忍不住”。


这篇投稿发出后,迅速在微博上传播,并于28日晚冲上了微博热搜。此后,又有多名受害者以匿名或实名的方式站出来,控诉史航用相似的方式对其进行性骚扰。截至发稿前,总共已经有6名受害者发声控诉。性骚扰发生的时间跨度很大,早则十几年前,晚则最近几个月(经澎湃新闻记者向发帖人确认,最近的一次性骚扰发生于两周前);性骚扰发生的地点也包括工作场合、私人会面场合(家中以及餐厅),甚至车上;骚扰的方式也包括有猥亵性的语言和肢体接触等等。


事态发酵后,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了两名站出来揭发了史航的女孩,听她们进一步解释了事情的始末。


为何站出来发声?原来“自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女孩小黄(化名)是第一个发文指控史航性骚扰的受害者,即上文中向“青年编辑们”投稿的匿名者。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被史航性骚扰的时间是2019年8月6日。她向记者提交了相关的证据,但并不希望公开。从提交的证据中记者了解到,正如小黄在帖子中所述,史航确实承认了自己对她做出的疑似“性骚扰行为”。


小黄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之所以选择曝光史航多年前的“性骚扰行为”,是因为看到豆瓣账号“青年编辑们”前几天发了一条匿名投稿,指出史航性骚扰,并说“怎么还没有人出来锤史航”。看到这里,小黄意识到自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我当时一下子火就上来了,这种事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小黄说。为了让大家警惕他,才投稿发出指控。


而在发出投稿后,小黄还收到了两个陌生女孩的私信,她们向她诉说了史航在过去几年里对自己实施的言语和肢体性骚扰行为。


此外,4月28日晚,女孩QY(化名)也联系了澎湃新闻记者,并在接受采访后不久将她的自述发到了社交平台上,目前已传播开来,而她也被网友视为第二个站出来指控史航的人。




QY自述被史航性骚扰经历


在采访与QY发出的自述中,她表示自己遭到的性骚扰的方式与小黄非常相似,也经历了被亲耳朵,而她被骚扰的时间在2016年。QY表示,她与史航2016年7月1日在工作场合相识,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了她的背影,然后发给她,并对她的身体进行了挑逗性的评价。而在第二次见面时,她与史航在为一项工作做准备,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房间的门还开着。“他突然从后面抱住我,手抓住我的屁股,并用舌头舔我耳朵,”QY说。当时的她,惊恐到身体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反应,并没有做出激烈的反抗,因为担心“跟嘉宾撕破脸会显得我不专业”,甚至害怕被人发现反而会怀疑自己和他有不正当关系,最后“几乎是面带微笑地逃走”。


而后QY没有再跟史航单独相处过,哪怕出于工作需要,她也避免跟他单独接触。“中间两次因为工作微信联系,他发来挑逗性的语言,我也出于他的颜面,竟然只敢顺着他的话应付过去,回复一个表情包,说自己生病所以不能见面,却不敢直接拒绝他。”QY在自述中写道。


而QY选择站出来的原因跟小黄也很相似,因为她发现自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我意识到侵害一直在重复……希望说出我的经历,不让这样的人伤害更多的人。也让已经受到伤害的女孩知道,错的人不是你。”她说。


谈及对此事的后续期待,小黄表示自己关注的重点不是让史航受到惩罚。“如果他能公开道歉,那当然是很好的,但我并不需要这个道歉,我其实已经从这件事里走出来了,我已经原谅他了。我的诉求只是想要提醒别的女生,让她们不要受到类似的伤害。”


小黄觉得自己发文时太生气,没有认真地组织措辞,现在感到有些后悔。她说:“我能保证所有的事实描述都是真实发生的,但如果现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在里面加入对他长相的一些个人评价。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看到很多人在史航的微博下面对他的长相做出评价,其实我心里感到很沉重,因为我的目的并不是让大家网暴他,而是希望史航本人能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以后不要做让别的女生不舒服的事,成为一个更尊重女性的人。”


小黄还谈到,她希望女孩们能多留个心眼,能尽可能地保护自己不受到这类伤害。而一旦伤害发生,要及时固定证据。如果没有条件固定证据,也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求助。


QY也希望史航能道歉,“但我的目的不是要‘搞臭’这个人,虽然他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对我都是一次伤害。”QY向澎湃新闻记者提出,她希望自己的发声能让那些手握权力或有名气的人能够警醒,不要利用自己的权势和名声侵犯女性,尤其在工作场景中,应该主动跟弱势的一方保持距离。“比如老师永远不应该跟学生约会,并且应该主动跟学生保持距离,除非师生关系结束。”


性骚扰要如何避免与维权?听听律师怎么说


性骚扰面临的取证困难,是多数受害者面临的窘境。在微博上曝光史航曾在十多年前拼车时骚扰自己的“cocteausolo李索罗”就指出了这一点。她提出,除非受害者事先准备好了录下来,否则很难取证。




网友@cocteausolo李索罗 微博截图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有权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而微博用户“cocteausolo李索罗”指出,史航实行的“舔耳朵”这种“非常规”的性骚扰行为,是否会真的被判定为性骚扰,在实践中也并不确定。


针对这起事件,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段明佐。


段明佐告诉记者,目前我国的法律对性骚扰的内涵和外延都没有明确的规定。一些法律只规定了禁止侮辱诽谤。2005年《妇女权益保护法》首次用到了“性骚扰”这个词。但是仍然没有对具体的内涵和外延作出规定。而《民法典》中虽也提及性骚扰,但是什么样的算性骚扰?性骚扰包括哪些?这些依然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本案中提到的闻头发、亲耳朵是否会被判定为性骚扰,在法律上是没有定论的。


不过段明佐也指出,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有规定一种违法行为即“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与性骚扰较为相近。“虽然原文只是说发送信息,但如果有行为的话,根据举轻以明重的规则,我个人认为也是可以适用的。”段明佐说。


对于性骚扰的受害者,段明佐建议,首先,最好不要到陌生的密闭环境,尤其是与不熟悉的人独处,要格外谨慎;其次,如果对方有反常的过于亲近的行为,明确表示拒绝;第三,保留保存好证据,第一时间寻求相关机关帮助。


事发后,澎湃新闻记者也试图联系了史航本人。加上他的微信并表明来意后,史航并未做出任何回应,就直接删除了记者。




史航为知名编剧、策划人


史航曾为讲述少女受到性侵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撰写推荐语:“走过危机四伏的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他的言行不一致激起了公众的愤怒。一位站出来指控他的受害者向出版社发出抗议,希望撤下他的推荐。


据微博,4月30日史航原本受邀出席一个北京的读书分享会,而现在出版方表示该活动延期,疑与本次性骚扰风波有关。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七旬华女博士被诈 痛失340万还欠债

中国 7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