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想留下的中国留学生,无法离开的乌克兰留学生

加新网CACnews.ca| 2024-2-26 00:14 |来自: 美国之音


在中国南开大学攻读中英翻译专业的乌克兰学生苏格(Oelh)(左)、来自贵州,目前在基辅国立大学攻读社会教育学博士的丁吉平(右)


基辅— 俄乌战争的阴霾笼罩在东欧大地已经整整两年,无数人的生活被彻底改变。在基辅采访的每一天,记者都会听到空袭警报声,少则一两次,多则四五次,有远有近,或大或小,犹如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即使如此,这里的人们依然在坚定地生活着,努力寻找着日常生活中的希望和未来。

想留下的中国留学生

丁吉平,是名居住在基辅的中国留学生,她也在这座城市里找寻着自己的生活。

29岁的丁吉平来自贵州毕节,五年前来到乌克兰留学,现在在基辅国立大学攻读社会教育学的博士。2022年2月,俄乌战争爆发后没几天,丁吉平就逃到波兰,颠簸了一个月后回到中国。

2022年9月,不顾母亲的反对,她又再次回到基辅,继续她的学业和生活。

“回来的原因首先是因为学校的要求。我有论文要写,还有研讨会要参加。当然,除了学校要求外,我自己也很想回来。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些年,在这个城市我有了自己的心灵寄托。”丁吉平说。

“我在这里交到了很多乌克兰朋友,她们都很关心我,照顾我,所以我在这边过得很开心。我现在的男朋友也是乌克兰人,我们有打算搬到中国,但因为现在战争还没结束,他不能离开。我想既然我们在这么患难的情况下,都还能在一起,那就再等等吧。等到战争结束,我们一起回中国”。

丁吉平和基辅这座城市,还有这里的人们,产生了新的连接,她对这个国度有了一种归属感。她说这里的生活不像国内那么卷,生活节奏也没那么快,人也十分友善,即便现在是战争状态,她在这里也过得放松自在。在她看来,除了物价涨了三四成,以及夜晚的宵禁之外,基辅的生活和战争前没有太大的区别。

丁吉平告诉记者,她认识的不少在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和国立美术学院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在最近的一年里,都陆续回到基辅继续学业。因为和欧美大学相比,乌克兰大学在音乐和美术领域的高等教育,有着很不错的性价比,而且现在基辅的局势已和战争初期大不相同,整个城市早已恢复了正常的运转。

据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的报道,在俄乌战争全面爆发时,乌克兰全境有6000多名中国公民,除中资企业人员和华侨之外,留学生群体人数在2700人左右。在战争爆发后,绝大多数的留学生都离开了乌克兰。

但记者在此次基辅的采访之行发现,不光是部分的留学生,很多商贸从业者也都陆续回到了基辅,虽然人数已是大不如前。

在2022年9月重返基辅后,除了继续学业,丁吉平也找到了一家当地的外语培训机构,当起了兼职的汉语老师。她告诉记者,和战争爆发前相比,学习汉语的乌克兰人少了一些,但还是有不少人有学习汉语的意愿。

“在基辅,有意愿学习汉语的成年人多是在中资公司工作,或是供职的公司和中国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学习汉语也可以算是一个职业技能上的投资吧。但我教的学生里,更多的是小孩子,七,八岁的,十多岁的都有。这些孩子的父母多是这边的中产阶层,有点像国内的中产家庭,父母让孩子在学习英语之外,还会学个第二外语什么的。”

尽管战争还在继续,在这个国家生活还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但丁吉平已开始为在基辅扎根做起了打算。她说她打算今年博士毕业,毕业答辩她希望能用乌克兰语来完成,“有个小目标才有学习语言的动力”。

她还计划在毕业后在基辅从事语言培训的工作,“我想在2024年底,开个小的汉语培训工作室。一个是我挺喜欢做教育的,尤其是教小孩子。二是这边是有汉语教学市场的,我想努力点的话,一年赚个几十万是有可能的”。

无法离开的乌克兰留学生

22岁的苏格(Oelh)是基辅本地人,现在和父母一起住在基辅郊外一个叫做布查的小城。一头短发的他身材高大健硕,说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他是南开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原本他应该在天津的大学校园里,度过他的留学时光。然而,时代的洪流阻隔了他的梦想,由于新冠疫情以及俄乌战争,他的求学之路充满曲折和挑战。如今身在基辅的他,不得不通过网络课程来坚持他的中国留学梦,这样的学习生活,已经持续了三年多。

“我十八岁的时候开始对汉语感兴趣的,因为我发现我很喜欢中国的女孩子”,苏格有些害羞地说着,“我当时还在乌克兰的大学上学,所以我会在晚上下课后去找辅导老师教我汉语,我自己也会在网络上看不同的汉语教学视频,玩学习汉语的软件,我还会找在乌克兰的中国留学生,和他们交朋友”。

苏格聪明且勤奋,他的汉语水平提高得很快。从乌克兰的大学毕业后,他随即申请了南开大学的预科,那是2020年的夏天,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他没法申请到留学签证,只能在网络上留学。

一年的预科后,苏格申请上了南开大学的本科,专业是中英翻译。此时全球的新冠疫情已渐渐平息,但中国国内的防疫政策却开始越发严格。苏格只能继续着网络上的留学。

“我到现在还不能习惯的,就是时差。我需要在凌晨两三点开始上课,因为乌克兰和中国有六到七个小时的时差”。

除了时差无法习惯之外,网络留学所带来的非现实感也让苏格难以接受。尤其是在2023年中国终止了严格清零的防疫政策后,各国的留学生都陆续去到中国留学。

“之前所有留学生在一起上网课的时候,我感觉还好。但现在所有留学生都可以去中国了,我成了唯一一个不能去中国的人。老师得单独给我安排设备,放在第一排的桌子上,分享内容。跟老师的沟通很麻烦,上课的内容也比较难,有时候网络不太稳定什么的。但最难的地方就是你不能和任何人直接沟通,你像是在看镜子似的”。

苏格一直在期盼去中国留学,但俄乌战争的全面爆发再次把他摁在了这里。

俄乌战争爆发当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就签署了全面军事动员令,禁止18至60岁的男性离开该国。这个出国禁令也有一些例外,比如不适用于单亲、有3个以上孩子或有身体障碍的男性。另外,在国外大学就读的学生、人道主义援助运输工具司机、以及有国外永久居留权的也可出入国境。

苏格说他到国家边防局询问过两次,也托人去外交部打听,但都被告知只有国家公派的留学生有离开的可能,像他这样的自费留学生是没有可能的。

“女性就没有问题。她们随时可以出国,回来出去都可以,所以我有时候很羡慕她们,我为什么不是个女孩”,苏格打趣地说。

“如果战争不能结束,你可能就一直不能离开你的国家。你觉得还有希望吗,在南开大学的校园里学习?”记者问。

“我还活着,所以当然还有希望”,苏格提高嗓门回答道。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重磅!婚内嗑药滚床单 谷歌创始人前妻与马斯克一夜情 华裔女主连绿两任富豪老公

美国 昨天 11:09

狠罚$8.8万! 海边捡"贝壳"闯大祸 女子被开天价罚单! 这事千万别干 大温也有人被罚 ...

美国 昨天 11:09

重病席琳狄翁哽咽“不能走就用爬的” 粉丝大飙泪

娱乐 昨天 09:49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