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纽约时报:封禁TikTok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15 09:45 |来自: 纽约时报中文网

虽然美国人在政治上两极分化,但不同立场的人都同意:我们需要更多隐私,TikTok不应该被禁。

据皮尤研究中心去年10月的一份报告,高达72%空前比例的美国人希望对企业数据的使用进行“更多政府监管”。而据美联社和全国民意研究中心今年2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只有31%的美国人支持在全国范围内禁止TikTok。

尽管公众看法如此,美国众议院仍在周三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可能迫使其中国母公司放弃TikTok控制权,否则将禁止该应用的立法。该法案在参议院的命运尚不清楚。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总部设在中国,美国的立法者们说,他们寻求禁止该应用,为的是保护美国人的数据,不让中国政府染指。但立法者们并没有寻求全面的联邦隐私立法,来保护美国人使用所有应用程序时提供给企业的个人数据。

不幸的是,这又一次证明了联邦立法已经脱离人民意愿何其之远。得到广泛支持的问题,如允许堕胎和枪支管制,一直没有在联邦层面得到解决。超过半数的美国人认为,在关键问题上,政府政策没有反映公众的看法。

尽管政策与民意的差距越来越大,但在一个存在重大利害关系的大选年,立法者们对推动禁止TikTok的立法感到如此自信而无惧,这确实令人震惊。别忘了,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说他们使用该社交媒体网站,三分之一的30岁以下的美国成年人说,他们经常用TikTok来获取新闻。就连拜登总统也为他竞选连任开设了一个TikTok频道,尽管他说,如果禁止TikTok的立法能上他的办公桌的话,他会将其签署为法律。

一些国会议员经常使用TikTok与选民沟通,如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杰夫·杰克逊。杰克逊对该法案投了赞成票,他在TikTok社交媒体网站上有250万追随者。“我给TikTok的信息是:与中国共产党分道扬镳,否则将失去你在美国的用户,”该法案的发起人、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说。

该立法试图禁止在美国境内发行“被外国对手控制的应用程序,例如TikTok”,除非该应用程序在六个月内将自己出售给获得美国总统批准的买家。

急于通过这项法案尤其令人奇怪,因为联邦政府已有一个应对外国实体购买美国公司股份的程序。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由跨部门机构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负责。例如,正是该委员会的审查导致一个中国买家在2020年取消了收购约会应用程序Grindr。

该委员会与TikTok多年来一直在谈判如何缓解国家安全担忧的问题。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下令该委员会进行调查后,TikTok曾提出一个方案,将其所有的美国公民数据转交给一家由甲骨文监管的美国子公司。甲骨文还将代表美国政府对TikTok的算法和删除内容的决定进行监管。但美国政府以尚未披露的原因拒绝了这个方案,谈判似乎已陷入僵局。

但难办的是,强迫中国公司出售TikTok并不能解决立法者们声称他们正在试图解决的问题。把TikTok卖给一个像谷歌、Meta或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别忘了,除了它们谁还出得起840亿美元的估价?),不会让美国用户的数据变得更安全。事实上,这只会让购买TikTok的科技巨头获得我们所有人的更多数据,让新的所有者用这些数据来增强已掌握的异常详尽的信息。

例如,谷歌现在有我的大部分电子邮件、我的文档、我的网络浏览行为,以及我的搜索查询。我在TikTok上看的视频是谷歌实际上尚不掌握的少数内容之一。把这些视频交给谷歌,将为它已经给我建立的档案增加有价值的新数据,使其能够通过广告商、数据经纪人,以及使用谷歌自助在线广告平台和服务的任何人来谋利。

当然,也许在最坏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正在监视我看的TikTok视频。(当然,TikTok说,其中国母公司与运营它的美国实体是彻底分开的)。但TikTok并不比其他任何应用拥有更多的数据,它只是知道我花了太多时间看烹饪视频和化妆教程。这个信息大概有助于中国无休止地生产从厨房设备到化妆刷——这些我所购买的物质产品的努力,但反正它已经在生产这些产品了,所以我的感觉是,我看视频的数据只是为这些产品的潜在未来需求提供了额外信息而已。

不错,你说你能接受这点,但中国正在通过TikTok传播其宣传怎么办?我也读过那种吓唬人的故事,我只能说它们不太令人信服。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在今年2月的威胁评估中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时写道,“PRC宣传部门运营的TikTok账号据说曾在2022年的美国中期选举期间将来自两党的候选人都作为目标。”

这听起来有点可怕,但只需要想想就知道,任何人在选举期间都能开设针对任何人的TikTok帐号。例如,我们知道俄罗斯人在Facebook上建账号试图影响2016年的美国大选。他们不需要把Facebook买下来就能那样做。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那份威胁评估并没有指责TikTok的算法提高了中国账号的知名度,我的猜测是,如果国家情报办公室主任有证据证明这点,他一定会在报告中指出来。

不清楚情报部门是否正在非公开场合提供了更明确的证据。听了为国会议员提供的有关TikTok的国家安全简报后,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萨拉·雅各布斯对美联社说:“我们在今天的保密简报中听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TikTok独有的。这是每个社交媒体平台上都发生的事情。”

据美联社2022年的一篇调查报道,与此同时,中国似乎正在用YouTube、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影响者推动其政治议程上取得巨大成功。

这正是我要说的。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都是信息雷区,充斥着来自国家行为者、企业、付费意见领袖,以及其他人的欺骗性内容。这些平台的算法通过突出煽动愤怒和骇人听闻的内容助长了我们最糟糕的冲动。这些平台为了赚钱疯狂地开采我们的数据。

强迫TikTok与另一个觊觎用户数据的社交媒体平台合并,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能起作用的是建立基本的隐私规则,禁止公司利用我们的数据谋利,赋予我们权利,用于控制操纵我们的算法。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