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遏天价彩礼陋习 江西女“试婚”:只要12万 婚后1年再收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23 11:11 |来自: 世界日报

江西省某婚礼上的豪华大轿。礼仪队在轿前打鼓,准备迎娶新娘。示意图。(取材自上观新闻)

在与吕易辰正式结婚前,余斐带著上一段婚姻留下的两个孩子,来到吕易辰家中,开启了一场谈判。他们都是江西乐平人,印象中,“江西高彩礼”新闻层出不穷,乐平市的彩礼更是出了名的高。面对高额彩礼的风俗,余斐想要改变,她决定与吕易辰“试婚”。

上观新闻报导,余斐直言,“我和吕易辰都30几岁了,只想找个伴好好过日子。结婚前,我去了吕易辰家里,跟他说彩礼只要12万元(人民币,下同)就好。我们先过日子,互相试试看,如果合适,他再把彩礼给我。 ”

于是,余斐与吕易辰达成共识,展开了一场自发性的“低礼”实验。余斐看来,“(通过)政策(降低彩礼)总归有效果,但一时半会还是很难改变人的观念。”

事实上,江西省在降低彩礼标准方面,已做过若干尝试。近期,赣州市崇义县试行了“零彩礼”“低彩礼”家庭礼遇机制,给彩礼金额低于3.9万元的新人家庭提供多项政策优惠,囊括了子女入学、交通出行、健康体检等方面的正向激励,试图降低当地的彩礼标准。

针对崇义县的尝试,余斐持乐观态度。“我认为有用。你家如果有个女孩子,还有个弟弟,女孩子不要彩礼,弟弟考公务员可以加分,那肯定大家都不要了。”

在余斐的观念里,很多人收礼的原因,就是怕吃亏。余斐认为,“彩礼”只是乡村各类礼金风俗的一部分,事实上,礼金风俗给所有人带来了压力。“谁都不愿意吃亏。对亲友,觉得『我结婚前,你们收了我那么多红包,我自己结婚一定要收一点回来』。对相亲对象,觉得『别人能给48万礼,你为什么给不了』。”

然而,“不吃亏”的尺度很难掌握。余斐说,“假如你结婚时,我给了你500元,过了几年,你又给我500元。我可能还是会觉得不公平。几年过去了,通货膨胀了,你还是给我500元,我不是亏了吗?你看,攀比到最后,每个人都很累。”

余斐开始思考,“如果有个人带头不要彩礼,是不是双方心里都会轻松很多?”可是,余斐毕竟来自传统家庭,对她的父母而言,“零礼”难以接受。

除此之外,余斐的父母还有另一层隐忧:余斐在上一段婚姻中,与前夫生下两名儿子。虽然有扶养费作为财务补贴,然而,儿子未来娶媳妇也是一笔庞大的开销。假如余斐拒绝彩礼,彼时,如何负担儿子的婚嫁费用?

余斐与吕易辰最后做出了妥协,找了个折衷方案:余斐向吕易辰收取12万元彩礼,但彩礼先放在吕易辰帐上,等他们结婚满一年后,余斐再去收礼,两人用这笔钱共同抚养小孩。这样,双方至少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彩礼纠纷。

其实,余斐这样做,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她不需要高昂的彩礼,但希望儿子婚嫁时,女方也能少要一点。

村民在墙上的涂鸦,写著“城里老婆,农村老公”。(取材自上观新闻)

“近年来,娶外地老婆的本地男性越来越多。”余斐说,“彩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有些江西男人在外地打工,会和外地女生结婚。从外地带回来的老婆,彩礼比较便宜,也有不要彩礼的。”

外省传入的风俗,改变了本地看似根深柢固的婚礼习惯。年轻人对更平等、独立的生活方式的追求,倒逼老一代的村民接受“低彩礼”、“零礼”,甚至不婚的例外状况,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当地的彩礼风俗。

在余斐看来,她选择“低彩礼”,其实是降低了双方在婚姻中面对的风险,让婚姻不再是“一锤定音”的买卖。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四川情侣长太像 网催“快做DNA鉴定”结果出炉了

中国 昨天 10:08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