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老干妈”儿子公司“被限高”!50亿身家公子哥成了“坑妈狂魔”?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2-31 04:48 |来自: 环球人物杂志 分享新闻:


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子”,这话放在精明强干的陶华碧身上,咋就不灵了?


|作者:二水


|编辑:咖喱


|编审:苏苏


“国民女神”老干妈又被儿子“坑”了一把?


近日,“老干妈儿子公司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


多家媒体发现,昆明贵山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山天阳”)在11月4日新增一条限制高消费令。至此,该公司已被连续限制高消费19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6次,涉及金额约为9757万元。企查查资料显示,贵山天阳最终受益人便是“老干妈”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其持股比例为49%。



即便只是儿子在外投资不利的消息,也能让“老干妈”的整体运营和对外形象“吓”到一哆嗦,可见掌权人跟企业的绑定关系有多深。而这也不是儿子们第一次“坑妈”。自打陶华碧在6年前将股份转让给两个儿子之后,围绕“老干妈”家族的新闻就接连不断:


大儿子投资房地产年年赔钱不说,还多次被法院“限高”;二儿子为追求成本选择影响口感的辣椒,让“老干妈”的口碑一落千丈。


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子”,这话放在精明强干的陶华碧身上,咋就不灵了?


大儿子“掉进”资本市场


2014年,67岁的陶华碧选择退休,将股份转让给了两个儿子,自己退出股东行列。持股51%的二儿子李妙行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49%的大儿子李贵山则作为第二股东,同时也是最终受益人,共同管理公司,开启了“后老干妈时代”。



不知是对股权分配不均心有芥蒂,还是压根对做辣椒生意不感兴趣,多年来,大儿子李贵山在家族事业之外,一直对房地产行业念念不忘。


早在2012年,李贵山就注资2940万元投资房企贵山天阳,占股46%。该公司另一股东是昆明天阳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占股51%。


1年后,贵山天阳以4.21亿元的价格,拿下了位于盘龙区金辰街道办事处的一处面积为62296.01平方米的地块,欲打造一个名为“云润天阳”的项目。此地毗邻昆明世博园,交通十分便利,前景可期。



2014年12月,云润天阳开盘,并对外宣称2015年下半年可交房。但此后,在6次延期交房后,公司最终将交房日期改在2017年8月。然而,让购房者想不到的是,直到今天,云润天阳仍不具备交房条件。目前,已有700户业主“强行”入住,可他们无法办理房产证,不能落户,孩子也不能上学。


有多位业主在网上留言投诉关于云润天阳楼盘的情况,盘龙区金辰街道办事处也在留言下方有所回复,但事情一直未能解决。



·网友关于云润天阳的投诉。


实际上,贵山天阳迟迟不交房另有原因。


最初,云润天阳项目开发商以施工方未能保证施工质量问题为由,拒绝支付工程尾款,从而被施工方起诉。自此,双方一直处于官司中,导致楼盘无法完成验收,业主也无法入住。


今年6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润天阳小区的房产进行公开拍卖,总计54套房产及293个车位,总价值约8000万元。有媒体称,云润天阳被拍卖房产数量之多,在司法拍卖中也是少见。


而这只是贵山天阳涉及诸多案件中的一起。截至今年5月,与该公司相关案件达到100多起,涉及总金额1.37亿元。在其中的14起法院判决中,贵山天阳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总金额超过1.6亿元。


李贵山野心勃勃的“首秀”成了一个甩不掉的“烂尾楼”,网友戏称“老干妈的儿子,不愁破产”。


孝子成了“败家子”


曾经,陶华碧的教子之道和经营理念一度被坊间津津乐道。“我教育儿子,就好生生做人,好生生经商。千万千万不要入股、控股、上市、贷款,这四样要保证,子子孙孙也都能做下去。”


可随着儿子们兜里的钱多了,过去的忠言就成了耳边风。



最初,身为大儿子的李贵山抱负不小。他高中毕业时因不忍心母亲一个人承担家庭重担,主动放弃高考,入伍参军。转业后,李贵山曾进入地质工程队工作。


在母亲陶华碧的辣椒酱生意越做越红火的时候,李贵山也想参与其中。他不顾家人反对,辞去“铁饭碗”,成了老干妈辣椒酱帝国的主力操盘手,同时也兼任企业的第一任总经理。


李贵山为老干妈树立公司流程,建立企业规章制度,还教会了原本不识字的母亲陶华碧如何在文件上写自己的名字。在母亲眼里,“老干妈”未来必然要交给自己的孩子,而踏实肯干的大儿子也着实让人放心。


可李贵山的心里装着更大的“舞台”。


早在2005年,李贵山就在昆明市投资开发了昆明锦泰大酒店,并持续经营至今。这也是李贵山为数不多的成功投资案例之一。


这些年,李贵山的投资足迹从云贵高原走向华东地区,前后共参股过14家企业,认缴金额超过2亿元。有媒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天眼查公布的信息统计,他通过持有私募机构厚扬投资的股权,间接持股天壕环境、富临精工、百姓网、维和药业等多家A股和新三板上市公司。



然而,在资本市场里走了几遭,李贵山不仅没能把投进去的钱赚回来,还极有可能在母亲的心里留下了“败家”的坏印象。


在陶华碧2014年退休前,“老干妈”对外宣称:大儿子李贵山主外,负责销售市场等相关工作;二儿子李妙行主内,主要负责生产,各有分工。但光是从老大老二分别46%和51%的股权分配上,就不难看出陶华碧的心思。


谁让老干妈变了味


大儿子商海里翻船,另一边坐上公司头把交椅的小儿子也把“老干妈”经营得一团糟。


陶华碧刚退居幕后没多久,吃货们就发现:“老干妈为什么不好吃了?”“老干妈是不是变味了?”“老干妈一点都不香了”。后经媒体披露,原来是老干妈的辣椒换了品种。


老干妈的灵魂就在于辣椒。曾经有供货商说:“卖给陶华碧的辣椒不敢选次的,否则以后就都别想做她的生意了。”


让陶华碧想不到的是,自己亲自挑选的接班人却把老干妈最核心的东西给改了,贵州辣椒被换成了成本价格只有一半的河南辣椒。利润是上来了,可味道却不是记忆中那个味儿了。知乎上有人猜测口味变化的原因是,河南辣椒炒久了会有焦味,影响了老干妈的口感。



随之而来的是销量出现滑坡。2014年,老干妈营业收入达到45.49亿元,2015年数据并未披露,但2016、2017年、2018年的营收一直没有增色,反而不断下滑,分别为45.49亿、44.47亿元、43.89亿元。


眼看着自己打下的江山就要“败”在儿子手里。2018年,71岁的陶华碧重回一线,也把贵州辣椒带回来了,辣椒酱销量又上来了。



可惜的是,陶华碧回来后要面对极为尴尬的局面。


如今的辣椒酱市场早已不是“老干妈”一统天下的局面了。新兴辣椒酱品牌雨后春笋般冒出,李子柒辣椒酱、虎邦辣酱、“饭爷”品牌辣椒酱等,都成为“老干妈”强劲的对手。


除了口碑滑坡,儿子掌权下的“老干妈”遭遇到的“水逆”一波接一波。


2017年,“老干妈”被爆商业机密遭泄露。有人发现,贵阳市本地超市里的一款豆豉酱口感与“老干妈”极为相似。后经警方调查,是一位离职的质量技术员把秘方泄露给了别的食品厂。


2年后,“老干妈”厂区两度失火,一次因厂区辣椒废弃物出现燃烧,一次因高温天气引发仓库顶棚自燃。两次事故给“老干妈”造成了近1亿元的损失。


·2019年8月,老干妈厂房着火。


“老干妈”发生了一系列变故,陶华碧两个儿子的身家却未受影响。


据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李贵山、李妙行兄弟以各自50亿元、合计100亿元的财富位列贵州第二大富豪。而这些财富基本上都来自“老干妈”。


与陶华碧花掉毕生心血在“老干妈”上相比,两位继承者的表现确实差强人意。如今,大儿子一项家族企业之外“踩坑”的投资,就能轻易把整个“老干妈”送上热搜,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在始终以陶碧华本人为招牌的“老干妈”企业中,显得异常明显。


年过七旬的陶华碧重新复出,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直线下滑的业绩,但公司总有一天要全权交给两个儿子。 如何在打理好自家生意的基础上,让老干妈尽量“摆脱”陶华碧的影子,同时不在对外事务上变相给“老干妈”拖后腿,这些都是继承者们下一步亟需思考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 24小时新闻排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15 06:56 , Processed in 0.02164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