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一条吐槽博引发的血案 口碑崩盘也是活该吧…

加新网CACnews.ca| 2021-1-13 14:31 |来自: 麻辣表哥 分享新闻:

如果大家仔细回想这几年的瓜,会发现,爱豆占的比例越来越重了,且翻车的姿势花样百出。


仝卓自曝高考舞弊,周震南爸妈被扒老赖往事,喻言因年少轻狂事业停滞,焉栩嘉、任豪等被前女友们联合击毙。


今天,出场的是虞书欣,和喻言同一个团的,去年《青春有你》第二名出道。



她算是组合里面国民度最高的,在参加选秀之前,就已经有作品。


演过《下一站是幸福》里的女二号“蔡敏敏”。



还在《军师联盟》里打过酱油



此前还参加过芒果台的《一年级》,那个时候就以“作”引起关注。




后来她把这种“作”带到了《青春有你》上并发扬光大。



不了解她的人,会认为她做作的可爱,看过《一年级》的人,会发现她有两面。


在《一年级》上,一上场就衣服披肩膀,仿佛大佬,问男学员“我漂亮吗?”,结果到了《青春有你》,矫揉造作到登峰造极,还自称“小作精”。



这个年代啊,越折腾越有水花,一路靠着“作”吸引人视线的虞书欣终究红出了圈。



但这一次,她恐怕没那么好运,因为不是一个“作”能解释的,今天有关她的事,恰好撞到一起全面大爆发。


主要有三点。


1.粉丝网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被学校狂打脸;


2.她妈妈的老赖传闻,再度重提;


3.虞书欣是不是违反疫情规定?


一条一条来说啊。


昨天中午,有一个网友在网上抱怨又看到了“老赖之女虞书欣”。



有关于“老赖之女”这件事,我们留到第二部分提,先说说她粉丝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如何开虐。



这条微博发出去以后,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看到,转发0,赞5。



但是呢,迅速引起了虞书欣粉丝的注意。


他们像是海里的鲨鱼,闻不得一点血腥,发现自己正主被称“老赖之女”后,蜂拥而至开始狂撕。


主要采用了几种方法。


1.威胁恐吓素人妹子。




2.扒出素人妹子的信息。



然后,就扒出了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学生。


简单介绍一下这所学校,简称“中南财大”,是211、985工程,主要院系有会计学院、金融学院、财政税务学院、工商管理学院、法学院,而最后一个很牛掰,是亚洲最大法学院。



当然,他们学校的食堂也很牛掰了,食堂多,又物美价廉吃到饱,是减肥者的噩梦,增肥者的天堂。



虞书欣粉丝一看,好啊,你还是学法的,竟然敢造谣。


开启第3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要学校严肃处理。



其他粉丝则复制粘贴转发,把举报那一套流程运作的炉火纯青。



还有第4点,跑去转发素人妹子的微博,鼓动大家转到500以上,这样就可以说她是造谣污蔑,影响极坏。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


不不不,还有第5点,抵制上中南财大。



是不是很任性,是不是很惊喜?


他们还说985是学科,不是学校。




最后一条虽然很智障,但前面几条都极其有效果,妹子先是删博,后是改名,最后被逼到注销微博。


粉丝们感觉自己赢了,嘚瑟表示“光删博不行,还要道歉,不然要警察做啥,学法做啥?”他们举着正义的大旗,全然忘了之前肖战事件的惨痛教训。


正当虞书欣粉丝叫嚣之时,学校出面了。


一巴掌打的相当硬气,直指虞书欣粉丝是“乌合之众”。



粉丝们,看懂了吗?


哦,看不懂啊,看不懂就再看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报学通社的详细解释。


首先,他们科普了一下什么叫“老赖”。


“老赖”就是一个俗称,法律中指的是“失信被执行人”,道德层面讲就是欠钱不还的人。





那虞书欣是“老赖之女”吗?这说法没错。


下面,我们说到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八卦,有关又一个娱乐圈老赖父母的故事。


虞书欣是富二代,95年出生,本科毕业于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


这个学校是私立学校,一年的费用就不少,折合人民币不算生活费差不多都要40万。



相比较很多小艺人来说,她的资源算不错的。


凭什么?家里有矿,是真的有矿那种。



自己也投资了旅游、美容和影视公司。



一身衣服,顶普通人五年薪水。



别人找工作的年纪,她就接了《边城浪子》,又在《军师联盟》等不少作品里打了酱油。



还去时装周上找过存在感。




虞书欣的妈妈叫刘金美。



名下有8家公司,其中有一家叫“新余豪誉实业有限公司”。



2020年5月,这家公司被下达限制消费令,刘金美作为法人同时被限制消费。



欠了多少钱没还呢?222万。



当时这件事被爆出来时,虞书欣方有过回应。


说是内外勾结被诈骗了,虞书欣妈妈也是间接受害人。



据坊间流传,说是虞书欣妈妈公司欠A的钱,通过B去还债。但B把钱卷跑了,于是虞书欣妈妈被坑了,也是受害者。


生意场上的事情当然很复杂,可说一千道一万,你这还是欠钱没还啊。


而且大家可能想不到,这桩经济纠纷是2013年的事情。



你们更想不到,那一年虞书欣爸爸也卷入一桩官司。


她爸爸借给别人3780万,后来讨要7000万,因月息3.5违反了限制性规定被法院驳回,最后判了5000万。



是不是很迷惑?


一边欠200多万没还,一边放利率超过官方划线标准的民间借贷。



所以粉丝也是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说素人妹子“知法犯法”、“造谣”。


中南财大再次狠狠地打粉丝的脸,第一,捏造事实才叫诽谤;第二,这事要虞书欣来告才能处理;第三,情节严重才能入罪。




可素人妹子是一条都不占,相反倒是虞书欣的粉丝“威胁、恐吓、网络暴力”占全了。


事情闹大了以后啊,虞书欣跑出来道歉了。



但这道歉有几分诚意就不知道。


以前雪莉事件发生时,虞书欣曾说,如果她遇到网络暴力,希望粉丝能为她冲锋陷阵,帮她吵架。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是叫粉丝保护她,但实际上相当幼稚。


粉丝能精准判断什么是“网络暴力”,什么时候该出手保护吗?很难。


谢娜和张杰的粉丝互相咒怨,杨幂和郑爽的粉丝互P黑图,热巴和杨紫的粉丝闹到对簿公堂。每个粉丝群体里都有一群不理智的粉丝,极难控制。


这一次,中南财大的学生被莫名网暴,就是负面示范。


而且,还有件事,大家可能不知道。


虞书欣出道的那一天,有个她甩手刘雨昕的片段。



后来有个素人网友对这个片段发表了看法,被虞书欣直接转发。



以虞书欣粉丝的火力,结果大家都能猜到了,素人网友最后被粉丝骂到注销退网。


所以,算一算这样类似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两位网友说了很过分的话吗?有做很出格极端的事情吗?没有,只是发表自己对虞书欣的看法,但虞书欣粉丝如蝗虫一般,正主一指,就扫荡过去,片甲不留。


用“乌合之众”形容真的再正确不过了。


最好笑的是,因为和“中南财经大学”名字相似,“中南大学”还被误伤了。



于是中南大学也狠狠地来了一波反击。



可以说已经不是素人网友和虞书欣粉丝之战,而是彻底变成了双一流大学和初中生小学生们的PK。


不过今天八卦的看点还不止这些,严格说起来以上问题都是虞书欣粉丝惹出来的,但虞书欣自己这一次也惹出了事。


最近,虞书欣在录制《青春有你3》。




不巧,近日疫情形势变得严峻,尤其是河北,全国都在关注,而《青春有你3》录制地点在哪里呢?


在河北廊坊的大厂回族自治县。


昨天就有消息说节目可能暂停录制,虞书欣进厂了,会不会受到牵连。



但没有,她出来了。



而且飞到了上海,然后13号又要从上海到青岛。



于是网友疑惑,虞书欣是不是违反了疫情期间的规定?


工作室随后回应,虞书欣都是按照防疫政策要求,持核酸检验阴性、行程码、健康码离开的。到达上海之后也无需隔离。



评论:不是问你怎么进的上海,而是怎么出的廊坊?



要知道,据央视新闻1月12日中午报,河北廊坊全市居民进行为期7天的居家观察。



包括大厂回族自治县也发布通告,1月12日上午做免费核酸检测,做完以后居家观察7天。



这还是新闻发布时间,估计实际执行时间要更早。


并且不少网友表示,12号中午十二点,大厂的小区就已经封闭了。



既然中午12点已经封闭了,那虞书欣到底怎么出来的?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虞书欣是从河北去的北京,然后在首都机场坐飞机到上海。那她怎么到的北京?



有网友指出,廊坊大厂回族自治县位于图中红色位置。



可大厂到北京的两条路,高速封了,还剩下一条河。



难道虞书欣是从河里游过去的?



这些更具体更被网友关心的问题,我们无法得到答案。


奇妙的是,到了傍晚,新浪娱乐采访,说大厂疫情防控办回应,12日下午拿核酸检验阴性证明可以离开。



但这条新闻上热搜之后,只短暂的停留了几十分钟。



因为评论全翻车了,大家仍然不能理解,为什么廊坊本地人小区都出不来,而虞书欣出来了?






只能说,这一次虞书欣是真的引起了众怒。


无论是解释不清的隔离事件,还是粉丝因为老赖之称手撕素人网友,都把虞书欣的口碑推到一个难以挽回的地步。


“小作精”想再可爱起来是很难了,或许今后应该叫“在逃小作精”。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20 06:29 , Processed in 0.03023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