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白宫前国安顾问波顿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中,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峰会交手过程有第一手描述。根据波顿观察,习近平和特朗普在贸易谈判时,曾引用二战日军侵华历史攻防,习颇能坚持底线。而习在场时,即使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对他负责的贸易问题也不敢任意发言。

波顿书中说,特朗普2018年11月底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廿国集团峰会和习近平会面时,敦促中国重新就贸易问题展开会谈,而且提议从该年5月双方谈判破裂的地方谈起。

听到特朗普的提议后,习近平突然表示,美中双方若谈成不平等的贸易协议,中国受到的“屈辱”会如同当年中国在一次大战后“凡尔赛和约”那样,山东省从德国手中被转让给日本。习近平板着脸回答,若中国在贸易谈判受到同样屈辱,国内爱国情绪将高涨,暗示人民会反美。

波顿说,特朗普显然不知道习近平在说什么,但特朗普对于历史很能发挥。特朗普暗示,美国在二次大战帮助中国击败日本,中方欠美国一个人情。习近平接着开始训话,表示中国当时奋战19年,而且主要是靠自己击败日本侵略。波顿指出,虽然中共当时多数时间都在回避日军,并试图暗中破坏国民政府。

两人讨论贸易问题接近尾声时,特朗普转头询问中国副总理刘鹤,双方是否能从五月谈判破局的进度复谈。波顿形容,刘鹤有如晚上在马路中间被汽车头灯照到的鹿,完全愣住不发一语,显然不想回答。一段意味深长的沉默后,特朗普说他从未见过刘鹤这么沉默,于是转向问习近平相同问题。

习近平同意中美双方应重启贸易谈判,欣然接受特朗普不再继续加关税的让步,也赞同协商团队应优先重新讨论农产品议题。特朗普因此称赞习近平是中国近300年,甚至史上最伟大领导人。

波顿书中也提到中美经贸关系另一个关键问题华为。美国对付华为,白宫团队中一些经济政策官员很不赞同,认为华为不是威胁,只是另一个商业竞争者。波顿说,他花了很大力气才克服特朗普政府内部反对对付华为的声音。

然而,美国在国际间想说服盟邦响应,却遭到很大阻力。波顿说,欧洲许多国家和华为经贸关系深厚,难以和华为切割。例如,尽管强生担任英国首相后,英国态度明显转变,但美英间的讨论仍非常难以进行。

波顿说,倒是日本,态度很强硬。特朗普去年5月作为令和时代首位国宾访日时,日相安倍晋三曾说,中国是中长期内最大的战略挑战。安倍认为中国完全不管既成规则和秩序,单方面在东海和南海改变现状,令人无法接受。安倍鼓励特朗普维持甚至加强美日联盟对抗大陆。

波顿说,澳洲总理莫里森对华为威胁的看法也和他相同,新西兰也对华为采强硬路线。

倒是出手扣押华为前财务长孟晚舟的加拿大,受到极大压力。因为孟晚舟,加拿大公民在大陆被扣留,总理杜鲁多受到国内批评。加拿大前总理克瑞强还主张,对于孟晚舟事件,加拿大干脆不要遵守和美国之间的引渡协议。波顿说,他和美国副总统潘斯、国务卿庞培欧都敦促加拿大坚持立场,强调会尽可能支持加拿大,包括直接向大陆反应加拿大公民被扣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