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博尔顿接受专访披露内幕:习近平对特朗普说.....

加新网CACnews.ca| 2020-6-23 09:38 |来自: RFI

64
View image on Twitter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其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独家采访的节目于周日播出。博尔顿在采访中称,“我不认为他(特朗普)适合(总统)办公室,我不认为他拥有行使这一职务的能力。”

此前曾在共和党人、里根和布什父子担任总统期间出任政府要职的博尔顿向记者表示,“特朗普的白宫与我之前所见过的白宫完全不同,它运转的方式与我之前曾效力的三位总统也不一样”。博尔顿在采访中还透露称,不少人都对此感到惊讶,特朗普的一天的正式安排从快到午饭时才开始。他续指,特朗普每天早上则并不在游手好闲,而是与各种不同的人进行通话。

记者提问这些博尔顿口中喜欢在清晨与特朗普交流的人都是什么身份,对此他回答称,“我真的不知道,我认为他们包括特朗普的朋友,有时他会说‘一个很有智慧的人告诉我这些’,或者‘熟知这个事情的人告诉我那些’。”博尔顿在采访中还重申了此前曾被媒体披露的,他在书中指向特朗普汇报情报是一件困难事情的说法。他指出,“依照我的经验而言,特朗普很少阅读(报告)。”博尔顿续指,向特朗普进行的情报汇报每周大约进行一到两次。这则在他眼中是非常不正常的,向总统的情报汇报应每天都应坚持进行。

博尔顿认为,总统应对向他提供的材料加以详细阅读,并声称“对我而言特朗普对它们到底读了有所少则并不明显”。他强调,特朗普身上缺乏开展系统性学习的动力,从而帮助他作出在最知情情况下的决定。特朗普曾多次向外界吹嘘,他是一个“稳定的天才”。博尔顿则反问称,“什么人能管自己叫‘稳定的天才’?”博尔顿续指,曾数次亲耳听到特朗普如此形容自己,他则选择缄默不言。

就书中写道,特朗普对一些事务缺乏认知,事实上是“惊人的缺乏认知”的说法,博尔顿称,“一些我们共同整理过很多次的问题,(最终)却显得他并没有了解。例如为何朝鲜半岛在二战结束后被迫分割,这一结果造成了什么及怎样导致了这一结果”等问题。他并肯定了书中提到,特朗普曾向前白宫幕僚长凯利将军提问“芬兰是否是俄罗斯一部分”的故事。博尔顿称,“当你跟作出这样提问的人打交道时,很难知道该怎样共行”。他并指,因为特朗普是总统,事实上当向总统服务时很难直接的告诉其应该好好学习手上的问题。他称,但仍在一些场合上作出的温婉的尝试,“有时会获得成功”。

另据不少人指,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被认为是白宫中总体而言最有权力,或摄入问题最多的“第二号权利人物的”说法,博尔顿则拒绝对特朗普的家人问题加以评论。他强调,问题的聚焦点应是总统本人。在记者追问下,博尔顿反问称,“保守派的共和党人应对(库什纳被指是白宫二号人物)作何感想?”

博尔顿在采访中还强调,特朗普最为关心的事情就是连任大选不出其二。记者引述博尔顿书中描绘特朗普是一个“无常、愚蠢,行为非理性、古怪,你连一分钟都不能离开他,在哪里都能看到阴谋包括石头底下;他不能对自己和国家之间的利益有所辨识”,对此他回答称,“我不认为特朗普适合(总统)办公室,我不认为他拥有行使这一职务的能力。”博尔顿续称,“除了什么是对特朗普连任有利的事以外,我并没有观察到(他具有)任何的指导方针”。

另在谈到对俄问题和特朗普与普京关系一事上,博尔顿指出,“普京总统对会晤的准备十分详尽,了解要进行谈话的人,思考需要说什么和想要达到的目标。我认为,这种认真准备、精打细算、先期规划的水平是特朗普所不具备的,普京总是有计划并付诸实施。”他还承认,并不知道特朗普2018年7月与普京在赫尔辛基的会晤中表现如何。博尔顿称,“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从来没有我们知道他要说什么的时候。我似乎在书中提到了这一点,觉得在单独会晤期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

采访中记者另问道,“当你坐在这里的时候,你会对美国人说些什么?特朗普赢了(大选),他现在是美国总统。他有非常强大的(民众)支持基础。”博尔顿回答道,“我试图用我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17个月时间写一本书,展示一幅(有关)总统的‘画像’,人们可以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

博尔顿并谴责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对美国造成破坏,并表示2020年的总统大选是保护美国不受特朗普“伤害”的最后一道“护栏”。他声称,“我希望(历史)会记住他是一位只任期一届的总统、他没有让这个国家陷入我们无法挽回的恶性循环中。我们可以熬过(他的)一个任期……(但若他当选总统)两个任期,我会更担心。”

博尔顿在周日晚接受NPR“早间新闻”( Morning Edition)采访时声称,“在习特二人的一次交谈中,习近平曾向特朗普惋惜指后者不能争取第三个总统任期的可能性”。博尔顿称,对此特朗普则给予了“是的”的回答。博尔顿说,“我只是觉得像这样与威权国家领导人的来回既不能很好的反映特朗普本人,又不能反映美国总统的职位”。

博尔顿在这一为其新书推销的采访中还表示,作为曾亲历特朗普执政17个月的首要见证人之一,不能在接下来的大选中把票投给特朗普。他续指,自己既不会给特朗普也不会给拜登投票。不过,他仍然承认特朗普在11月的大选中争取连任的可能性还是“很不错的”。他并强调,无论特朗普在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中胜败与否,共和党都应团结起来对该党的未来作出决定。他警告称,共和党人将很快明白特朗普眼中优先的事情与他们不同。

采访中,博尔顿称,特朗普很简单就是对中国现状有多坏,或任何可被认为是对习主席构成批评的言论听不下去,甚至包括新冠肺炎问题。不过,新冠肺炎在1月于中国暴发时博尔顿早已离开了白宫的工作。他说,“特朗普不希望听到任何有关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或会削弱贸易谈判的声音”。他续称,特朗普还听不进去任何可能建议美国经济或将遭遇问题的分析。博尔顿强调,这是因为特朗普将美国经济的好坏看作是其能否连任的“门票”。

此外,针对美中贸易谈判问题,博尔顿还在新书中写道,特朗普2018年11月底在布宜诺斯艾利斯20国集团(G20)峰会和习近平会面时,曾敦促中国重新就贸易问题展开会谈,并提议从当年5月双方谈判破裂的地方谈起。博尔顿称,“听到特朗普的提议后,习近平突然表示,中美双方若谈成‘不平等’的贸易协议,中国受到的‘屈辱’会如同当年中国在一次大战后《凡尔赛和约》那样,中国的山东省从德国手中被转让给日本。”书中提及,习近平“板着脸”回答,若中国在贸易谈判受到同样屈辱,国内爱国情绪将高涨。

博尔顿认为,特朗普显然不知道习近平在说什么,但他对历史却很能发挥。特朗普暗示,美国在二次大战帮助中国击败日本,中方欠美国一个人情。习近平则表示,中国主要是靠自己击败日本侵略。新书指,两人讨论贸易问题接近尾声时,特朗普转头询问中国副总理刘鹤,双方是否能从5月谈判破局的进度复谈。博尔顿形容,刘鹤不发一语,“显然不想回答”。书中称,“一段意味深长的沉默后,特朗普说他从未见过刘鹤这么沉默,于是转向问习近平相同问题。”

博尔顿称,“习近平同意中美双方应重启贸易谈判,欣然接受特朗普不再继续加关税的让步,也赞同协商团队应优先重新讨论农产品议题。特朗普因此称赞习近平是中国近300年,甚至史上最伟大领导人。”据悉,他在书中还提到中美经贸关系另一个关键问题华为。博尔顿称,美国对付华为,白宫团队中一些经济政策官员很不赞同,认为华为不是威胁,只是另一个商业竞争者。他宣称,是他花了很大力气才克服特朗普政府内部反对对付华为的声音。博尔顿的新书将于周二与公众见面。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7, 2020-7-3 22:48 , Processed in 0.01936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