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社会 查看内容

她因杀死情人被执行枪决 火化前离奇复活法警慌了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4 10:33 |来自: 月夜花梦 分享新闻:

案件发生在黑龙江方正县,案件的主角叫毕丽梅,黑龙江方正县人,1983年出生。她从小学习成绩就不好,但人长得漂亮,身材高挑,在学校读书时就深受男生追捧,都叫她“校花”。毕丽梅初中毕业以后,虽然考上了高中但是无心念书,很快辍学,家里人担心她老是在社会上混会学坏,就让她去念了一个美容美发学校,结业后给她在县城开了一家小发廊,这年她刚刚20岁。



虽然她的发廊没有什么不法的勾当,但是这么漂亮的美女做发型师,慕名而来的男性可谓络绎不绝,这小发廊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毕丽梅虽然书读得不多,但是并不是随便的人,经常光顾店里的那些男性大多数都是街头的混混,她可瞧不上,每次和人说话都冷冷的,所以她在那些男性眼中成了一个高冷的美女。但是不到一年,这个高冷的美女还是被一名前来理发的小伙子俘获了芳心。


这名小伙子叫蒋来义,黑龙江大学毕业,因为学的是哲学,就业面比较窄,暂时只在一家打字服务部打工。蒋来义是从农村出来的,家境贫穷,但是他在毕丽梅面前为了争一点面子,装作是个富二代。一个文质彬彬,满口人生哲理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出现在面前,而且还是个“大款”,一下就引起了毕丽梅的兴趣,这不就是她一直苦苦等待的白马王子吗?于是,两人迅速确定了关系。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毕丽梅渐渐发现了蒋来义的真实面目。原来毕丽梅是个喜欢逛街的人,每次她和蒋来义一起在街上约会时,她一提出要买东西,蒋来义总是抠抠搜搜,根本不像是个富二代的样子。这没过多久,毕丽梅就发现自己被骗了,这时候她一方面准备摆脱蒋来义,一方面准备实施自己的B计划。啥计划呢?原来毕丽梅在和蒋来义交往时,还有一个“备胎”。这个“备胎”可不一般,他可是真的富二代,他叫金万元,出手阔绰,家境殷实。虽然他没有蒋来义那么能说会道,但是他有蒋来义梦寐以求的东西——钱,有了这个宝贝,毕丽梅很快就缴械投降,高冷美人的人设也不要了,重点大学的男友也抛弃了,果断地投入了这个富二代的怀抱。


刚开始,被蒙在鼓里的蒋来义发现毕丽梅常常失约,还感觉很奇怪,再后来电话里毕丽梅干脆提出分手,说让他以后都不要再找自己了。这时候蒋来义慌了神了,他马上去找毕丽梅,却见到自己“女友”正在偎依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中。所有有爱情幻想的男人面对这一场面都要崩溃的,蒋来义也不例外,他当场质问这个第三者是谁,却被金万元身边的人把他打了一顿。


面对“女友”给自己戴的绿帽,可以想象蒋来义在回去的路上有多绝望,但是他却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后来他又多次去找毕丽梅,试图挽回这段感情,但是毕丽梅的态度也很坚决,绝不回头。一般到这种情况,理智的人就该放手了,但是这个蒋来义却是个少见的倔脾气,依然觉得自己有赢回来的希望,多次跟踪纠缠毕丽梅,让她不堪其扰,最终毕丽梅下定决心要除掉蒋来义。


2004年6月23日上午,毕丽梅突然打电话找蒋来义,约他出去。蒋来义起初不信,后来听了毕丽梅的几声撒娇,他喜出望外,真的以为是毕丽梅回心转意了。于是两人约在一片山林中,毕丽梅在途中故意说累了要蒋来义背她,蒋来义没办法只能背着她继续爬山。到了山上,气喘吁吁的蒋来义接过了毕丽梅事先准备好的毒饮料喝下,刚一喝完,就疼得在地上挣扎打滚,还央求毕丽梅能救他。毕丽梅想也没想,一下就将其推下了山崖。


事后,毕丽梅在金万元那里以去广州进货为由拿了20万元现金,一路南下逃窜,来到了深圳,并计划偷渡到香港(专题)。但是在深圳人生地不熟的,从哪找途径偷渡到香港呢?毕丽梅只好先找了一家夜总会打工,准备在那里通过找人偷渡到香港。果然,在夜总会毕丽梅结识一个男人,她同那个男人过夜时,那男人说,能帮她偷渡去香港,但是打通关系需要5万元。没办法,毕丽梅就给那男人5万元钱,等了几天,她没等来那个男人,却等来了方正县前来抓她的警察。


2004年12月28日,毕丽梅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并赔偿蒋家经济损失10万元人民币(专题)。



2005年4月1日上午,是毕丽梅执行死刑的日子。上午11时许,毕丽梅拖着脚镣被法警带到了刑场,这时候的她已经面如死灰,形同枯槁,在去刑场的这几百米路上,她几乎是被两个法警拖着走的。紧接着行刑开始,行刑手用手枪对准毕丽梅的后脑,随着一声枪响,子弹贯穿毕丽梅头部从嘴里钻出来,她往后仰在地上。然后现场法医上前验证,证实案犯已经行刑完毕,然后拍照,卸掉镣具,殡仪馆工作人员上来收敛尸体。此时的毕丽梅父母早已等在殡仪馆外准备收尸,一见到毕丽梅的尸体被运来后,呼天喊地的哭了一通。毕丽梅的父亲雇人给毕丽梅擦去血迹,简单画了一下妆,工作人员就将其尸体推进火化间,准备火化。


然而,火化间的门刚刚关上没多久,两名工作人员就大喊着打开了门,跑出来说:“不好了,不好了,诈尸了!"


诈尸?火化间外的人也都乱成一团,大家都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被执行了死刑的人还能活过来?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马上给法院打电话,此时从刑场回来的法院法官,法警等人正陪着监刑的省法院官员和检察官吃午饭,听到这消息,放下碗赶紧来到了殡仪馆。殡仪馆的人向法院来的人介绍了里面的情况:刚刚准备火化呢,毕丽梅突然坐起来了,嘴里发出尖尖的哭声,而脑袋还流着血,看上去可吓人了。法院的领导把法医喊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在刑场你不是确认案犯已经死亡了吗?法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懵了,但是考虑了一会,拿起法警的枪说,我进去看看。



行刑后会有法医在现场检查死刑执行情况


法医刚进去,和毕丽梅四目相对,毕丽梅见他手里有枪,以为是来杀她的,于是哭声更大了。法医看着毕丽梅的眼神,知道这是个活人,于是就壮着胆子过去问,你叫毕丽梅吗?


毕丽梅大张着口,因为舌头被子弹打断已经不能说话了,只得连连点头。


法医观察了一下毕丽梅的伤口,发现子弹只是斜着射入毕丽梅的脑枕骨,只伤到小脑,并没有伤着她的脑动脉,而子弹越过脑干又从嘴里飞出来。在刑场行刑后毕丽梅只是昏死,心脏还有跳动,后来经过车辆颠簸和在殡仪馆中的折腾,她竟慢慢缓了劲来了,这在刑场上可是十分少见的。探明情况后,法医走了出来,他对法院领导说明了情况,毕丽梅没死。


一听女儿还活着,毕丽梅父母也震惊了,他们跪在法官面前哭着说:“自古死犯,一刀折罪,毕丽梅挨一枪不死,这说明她不该死,她已经一枪折罪,就放了她吧?”而毕丽梅的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也打车赶来殡仪馆,他抱住一个法官的大腿跪地哭着求情:“求求你,让我去替她死吧……”


这时候,县法院的法官和检察官都在商量怎么处理这一从来没遇见过的情况。最后负责监刑的省法院官员一锤定音:“商量什么,在刑场也有一枪打不死的,会马上补枪,你们赶快找人去补枪。”


在殡仪馆补枪,从来没听说过,法警们也不愿意。最后按惯例,抓阄来确定行刑人,一个法警抓到了。法警穿上法医的白大褂,戴着口罩,拿上枪来到了火化间。此时的毕丽梅已经缓慢的下地行走了,法警见状故意说是来为她检查伤口的,让她躺下。毕丽梅刚躺下,法警从后面掏出手枪照她头上连开两枪,这下毕丽梅是真的死了,紧接着她被送进了熊熊的火化炉。


毕丽梅22岁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虽然她的生命力的确很顽强,但是她在山上可没有对蒋来义手下留情,在殡仪馆她那痛苦的最后生命时光中,是否会感到后悔呢?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2-2 00:40 , Processed in 0.02314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