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加拿大 查看内容

孟晚舟案关键48小时曝光:一张密码条神秘消失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4 09:33 |来自: 凤凰网财经 分享新闻:

时光如梭,距离孟晚舟被逮捕已近两年。


如果将孟晚舟案件拍成电影,第一组镜头或许是2018年11月30日的深圳、香港、温哥华、华盛顿,四个地点都在经历 “最后的平静”。


深圳华为总部,一切如常。身为华为集团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日常管理整个集团的资金调度和投融资需求,跨国出差乃家常便饭。


(图注:孟晚舟前往法院,旁听证人交叉质询)


香港国际机场,孟晚舟带着她的女性随从登上了国泰航空CX838航班,从香港飞往温哥华,在温哥华经停转机前往阿根廷。而在机场不为人知的角落,美国FBI探员已经悄然盯上孟晚舟,记录下她的随行人员和衣着打扮,注意到她只有女性随从,没带保镖。


温哥华国际机场,皇家骑警正在和加拿大边境管理局召开紧急会议,对要不要在飞机上抓捕孟晚舟展开激烈讨论。“孟晚舟是谁?”一名负责抓捕的工作人员忙着在谷歌上搜索“孟晚舟”。


华盛顿,美国司法部已正式发出逮捕令引渡协议,一纸引渡协议已经传到了加拿大司法部办公室。种种迹象显示,FBI驻温哥华办事处正在幕后联络指挥抓捕行动。


如果时间能倒流,孟晚舟不会登上香港飞往温哥华的飞机。当地时间2020年10月26号至10月30日,孟晚舟案件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最高法院再次开庭。


有别于此前双方律师的唇枪舌战,此次为期一周的开庭正式进入“证人质询”阶段,孟晚舟案件中的三位证人陆续登场,接受英属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美方律师、代理孟晚舟的辩方律师的三方交叉质询。在证人质询期间,孟晚舟全程坐在听众席上旁听。


“现场交锋非常激烈,证人提供了很多细节,越听越发现案件非常复杂。”一位全程追踪庭审的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网财经。


根据凤凰网财经看到的相关资料,五天的证人质询曝光了许多新细节,提供了很多信息量。本周出庭的证人有三名,都与孟晚舟有直接或间接接触。


一号证人是逮捕孟晚舟、给她铐上手铐、送往拘留所的警察温斯顿·耶普(Winston Yep),隶属于加拿大皇家骑警(笔者注:又被称为加拿大的联邦警察,负责执行联邦法规,维护国家安全)。(以下简称为“一号警察”)



(图注:一号证人皇家骑警温斯顿·耶普Winston Yep前往法院)


二号证人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的工作人员斯科特·柯克兰(Kirkland),他曾在温哥华机场入境边检区域拦截孟晚舟,要求她交出电子设备及密码。(以下简称为“二号边检”)。


三号证人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当天的值班主管布莱斯·麦克雷(Bryce McRae),也是二号证人的顶头上司(以下简称为“三号主管”)。


“一共有10位证人,目前已经有两个证人完成交叉质询,第三个证人的交叉质询还未完成。” 对案件进程有直接了解的知情人士告诉笔者。


据了解,由于证人质询时间远超预期,法院法官主动提出延长证人质询阶段,证人质询时间由两周延长至四周,到12月初。


凤凰网财经综合多个渠道独家信息,查阅了英属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的相关文件,结合三位证人提供的海量细节,全面盘点了孟晚舟案件的重大疑点:美国坚持要加拿大警察用神秘袋子放手机;密码条神秘“失踪”,落入警方手里;原计划在飞机上抓捕却临时变卦;每个证人都在极力撇清和FBI的关系。这些疑点指向多个逻辑漏洞。


01


惊魂48小时


温哥华时间2018年11月30日


上午8:58,加拿大司法部温哥华办公室给皇家骑警国内联络组(FDLU)发了一封邮件,邮件上清楚写明孟晚舟将于24小时内抵达温哥华。


上午9:04,皇家骑警的警察达利瓦Dhaliwal(一号警察的上级领导)给一号警察发短信提醒:“(加拿大)司法部说另一个临时逮捕令即将到来……目前还没有细节,但他们需要有人在下午3点左右到他们的办公室签署宣誓书。”



(图注:两名警察之间的短信聊天记录)


下午1:11,加拿大皇家骑警收到一封紧急邮件,包含一份加密附件,附件信息为孟晚舟的全面信息。


下午3:00,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警察们收到通知:孟晚舟将于2018年12月1日抵达温哥华国际机场,搭乘国泰航空838航班,落地时间为上午11:30。警官达利瓦(一号警察的上级)派一号警察去拿逮捕令。此时,加拿大司法部检查官已经准备好了一份由英属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法官弗莱明(Fleming)签发的逮捕令副本。


下午3:22,警官达利瓦给一号警察发信息:“我在办公室等你,直到我们制定好明天的计划。”


下午4:22,警官达利瓦联系到驻扎在机场的警察,要求找一位会说普通话的女警官来协助逮捕(孟晚舟)。达利瓦要机场警察去查询当天(12月1日孟晚舟到达后)从温哥华飞往墨西哥城的的直飞航班。孟晚舟在温哥华之后的下一站是墨西哥城。


下午5点,警官达利瓦和一号警察来到温哥华机场,和驻扎机场的警察商讨如何抓捕孟晚舟。


(这个细节在庭审中引发激烈讨论,一号警察自称:他和同事一起去机场是为了获悉孟晚舟是否是否正常登机,同时告知边境管理局有这样一份逮捕令的存在。孟晚舟的律师提出质疑:一号警察到达机场时距离孟晚舟的登机时间还有3个小时,他自称要去通知边检,却没把逮捕令带在身上?)


下午7:52,法官弗莱明签发的孟晚舟临时逮捕令正式进入加拿大警察信息中心数据库。


温哥华时间12月1日


凌晨00:01分(香港本地时间4:01)国泰838航班准点起飞,飞往温哥华。


早晨7:30,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驻温哥华的助理法律专员发邮件给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联邦安全局的相关工作人员。邮件中写到:“很抱歉这么早给你们发邮件,我们总部(FBI总部)需要确认目标人物(孟晚舟)是否登机。Sorry for the early morning email. My HQ is asking if there is confirmation the subject has boarded the plane.”


上午8:02点,罗斯·伦迪中士给皇家骑警、加拿大边境管理局、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官员回复邮件:“我刚刚和边境管理局打了电话,确认她(孟晚舟)就在飞机上。”


上午9:30,警官达利瓦和一号警察来到温哥华机场,与加拿大边境管理局召开碰头会。四名警察和三名边境检查官一起开会。参会人员包括二号边检官证人。


上午10:03,FBI驻温哥华的助理法律专员给皇家骑警和边境管理局的相关人员发邮件,描述孟晚舟登机时的衣着打扮:“以下是描述:白色t恤前面有字,黑色裤子,白色鞋子,背着大包,头发略过肩膀。Below is description. White t-shirt with lettering on the front, dark pants, white shoes, carrying large purse/bag, hair slightly longer than shoulder length.”


上午11:18,孟晚舟与女性同伴乘坐的国泰CX838航班到达温哥华国际机场65号登机口,。她走下飞机,在登机口站着3名边境检查官(以下简称“边检”),2名警察(一号警察和另一名同事)站在一旁观察。


上午11:21,边检很快认出孟晚舟,将她带到边境检查柜台,没收她的两部手机和随从的一部手机,三个手机都被直接装入“法拉第袋”(笔者注:英文名为Faraday bag,外部有金属涂层,能阻止任何无线传输,防止数据被远程删除)。两名边检将孟晚舟带到二次检查区的21号柜台,开始询问并搜查她的行李。


(图注:孟晚舟的mate20pro手机被没收,仍处于开机状态)


下午12:03:孟晚舟的托运行李到达,从行李传送带上被边检拿走。


下午12:14:边检从孟晚舟的行李中找到了一台iPad、一台MacBook和一个u盘。所有电子设备直接被装入“法拉第袋”,避免数据被远程删除。


(图注:孟晚舟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也被没收,并装入法拉第袋)


下午12:20至2点左右,孟晚舟接受了多个边检的询问,问题包括她在华为的工作内容。她被迫交出电子设备的密码


下午2点15分:孟晚舟被带到一个房间,皇家骑警第一次与她交流,她被告知了被捕的原因。按照章程,警察告诉她有权联系律师。


下午2点27分:孟晚舟要求与律师谈话。


下午2:59,警官达利瓦接收了孟晚舟的全部行李:包括两部手机、一个iPad(上面贴有小熊维尼的贴纸)、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台256gb存储的硬盘、八件行李(行李箱、手提包、箱子等)。


下午3:32,孟晚舟将一个棕色的手提包、一个装有现金的钱包、一个Rimowa的蓝色大旅行箱和四个戒指,交给女性随从。


下午3:53,警官达利瓦将孟晚舟所有电子设备没收,离开温哥华机场前往里士满皇家警察拘留所。


下午4:38,孟晚舟被带到皇家警察拘留所。工作人员录入她的指纹,对她拍照。根据拘留所记录,当时孟晚舟保持警觉,精神状态正常,但行动平衡“一般”。


以上的时间表均出法庭文件和警察的执法记录,基本复原了孟晚舟被捕当天前后24小时的事件。然而其中出现了多个疑点:为何加拿大边检见到孟晚舟之后立马收走手机,并放入一个特殊袋子里?为何索要电子设备密码?为何要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边检过程,不直接抓捕?


这些疑点或指向幕后大boss—美国FBI在远程操控整个抓捕过程。


02


神秘的“法拉第袋”:没收手机后第一时间放入


当地时间12月1日,本应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当天执勤的二号边检并不知道他即将被卷入一起跨国纷争。


上午9点左右,二号边检正准备休息一下喝杯咖啡,他的领导突然“友情提示”:“等会你(休息)回来,有东西等着你们。”


等他们喝完咖啡回来,一号警察已经来到了机场。一号警察与二号边检及其队友一起开会,在会上,一号警察展示了孟晚舟的引渡逮捕令。


抓捕前30分钟的碰头会也是本周庭审的重点。会上发生了什么?一号警察和二号边检是如何制定行动方案的?双方律师对会议内容多次提问。


二号边检回忆到开会的细节:一号警察拿出了几个特殊的袋子,要求边检没收孟晚舟的手机后,将手机关机后放入袋子里。


当时二号边检并没有提出疑议,也没有问这个袋子有何玄机?“反正我们也是要没收她的手机”,将手机放入警察提供的袋子似乎也没什么。


“老实说,他们(警察在开会时)完全心不在焉”,二号边检猜测,警察似乎在担心有人会干预抓捕过程。


对于具体的抓捕方法,警察并没有给边检提供明确的方向。二号提到当时的安排简单:“你们(边检)这些人做你们必须做的,剩下的交给我们(警察)。”


在开会之前,二号边检对孟晚舟一无所知。他既不知道这人是谁,更不知道她即将抵达温哥华机场。


“我知道这是一件大事,”二号在庭审中回忆道:“当时我和队友都震惊了,我们知道这件事很大,特别大!”


“我不知道你是否用过政府的电脑,他们显然不是最快的系统。”在会议结束后到孟晚舟落地前的一个小时内,二号边检在一台反应迟缓的电脑上,争分夺秒查阅孟晚舟的资料。然后才知道她是华为的首席财务官,也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


当地时间上午11:10分,孟晚舟乘坐的国泰航班落地温哥华机场。当孟晚舟走下飞机,一名边检人员在65号登机口拦下了她,立马拿到她手中的手机,二号边检从同事手中接过手机,直接放进警察给的特殊袋子里。


这个特殊的袋子到底有何玄机?为何在半个小时的抓捕会上要特别强调这个特殊袋子?


在庭审中,一号警察提到了这个袋子的正式名称:“法拉第包(Faraday Bag)。”他回忆到,此前美国要求加拿大警察把孟晚舟的电子设备没收后,放入一个“法拉利包”。这个“法拉第包”能阻止任何无线传输,防止数据被远程删除。


微妙的是,对于美国提出的要求,一号警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表示这个特殊要求就是“(抓捕)过程的一部分。”有外媒报道,FBI温哥华办事处在幕后参与到抓捕过程中,在中间提供了不少建议。


一号警察在庭审中多次表示“不记得了”,“记不清楚”。如此重大的抓捕过程没有进行任何文书记录?在抓捕前,加拿大司法部检查官要求一号警察详细记录抓捕过程,按照时间顺序一一记录。然而一号警察并没有执行,在庭审中,他辨称:记录办案过程只是检察官的建议,而非指示。


对此,孟晚舟的律师认为,对于如此敏感、有极高关注度和影响力的案件,一线办案警察却不做笔记、不做计划、不听从上级命令,是为了掩盖他们临时变更逮捕计划,试图通过入境检查,在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从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上搜集不利于华为证据的目的。


03


“令人羞愧”的错误:一张失踪的密码条


二号边检将孟晚舟带到边境检查柜台,在柜台上让孟晚舟交出所有的电子设备。孟晚舟交出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一部华为Mate20Pro,一部苹果iPhone),他还没收了孟晚舟随行助理的手机。


交出电子设备后,二号边检将孟带到旁边单独审问,并要求她写下电子设备的密码。在庭审中,二号辩解:“我这样做(索要密码)非常正常。”他回忆到,一开始孟晚舟并不愿意交出密码,但他对孟解释:(索要密码)是为了对她的电子设备进行入境许可审查,随后孟晚舟迫不得已交出手机密码。


二号把问出来的密码写在一张小纸片上,把小纸片和没收的电子设备放在一起(电视剧)。


(图注:二号边检将密码手写在一张白色小纸片后,这张纸被交给警方)


审查结束后,二号边检离开。当地时间下午2:15,一号警察进入房间,当时孟晚舟独自坐在房间里。一号警察对她宣布被逮捕,并铐上手铐。


“她一开始看起来很惊讶,”一号警察在法庭上回忆当时的情景,表示孟晚舟态度合作。宣布逮捕后,警察宣读了她作为嫌疑人所具有的宪章权利,包括联系律师和中国领事馆。她当时拨打了一个在中国的华为律师的电话。


“一般我们都把嫌疑人的双手铐在椅子后面,因为她很配合,我把她的双手拷在前面。”一号在庭审上回忆起这个细节,逮捕后她被运往里士满皇家骑警分局(Richmond RCMP detachment)。


一号警察进入房间,给孟晚舟铐上手铐,宣布她被逮捕了。他坚称,并没有要求边检官对孟晚舟进行审问, “我只是让他们(边检)完成自己的流程,让他们完成自己的工作。”二号边检将孟的行李和所有电子设备一起交给一号警察。


那一张记载着电子设备密码的小纸片去哪了?


直到一周后,开完一次关于孟晚舟的会议,二号边检突然想起了那张“密码条”。他在自己的文件夹、办公桌、业务柜台上找了又找,都没找到,他猜是和电子设备一起交给了警察。


“我应该把它(密码条)要回来,他们(警察)是不让知道(密码)。”在庭审上,他有点懊悔,因为他将密码交给警察,违反了隐私保护法。


在庭审中,他多次提到这个意外,表示无意之间将孟晚舟的设备密码提供给警方是一个“令人尴尬、痛彻心扉的错误。”这一表述被多家外媒引用,以此为标题。


然而细看庭审记录,就会发现二号边检在撒谎。二号边检表示,自己在12月4日左右发现密码“无意”被交给警方后,马上向上级进行了汇报。然而根据加拿大边境管理处的会议纪要,直到2019年1月7日的内部会议,参会人还在讨论密码问题,那时并不知道密码已经“无意”泄露给警方。


对此,孟的律师表示:不管是“意外”泄露的密码,还是警察带来的特殊塑料袋,都证明了FBI与加拿大合作,试图秘密收集对华为不利的证据。


首先,对于孟晚舟的入境检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二号边检在法庭上承认,不管他做什么,最后孟都会被戴上手铐带离现场。正常入境检查的目的是准许或者拒绝游客入境。既然确认孟会被逮捕,何必多此一举做“入境检查”?


其次,虽然边检强迫孟晚舟交出手机和密码,但并没有检查她的手机,甚至都没有帮她关机。这说明得到手机和密码并不是边检的诉求,而是加拿大警方及背后FBI的需求。


04


争议焦点:为何不在飞机上抓捕?


庭审进入第三天,代表孟晚舟的首席律师理查德·派克(Richard Peck)对“二号边检”火力全开,交叉质询时围绕着一个简单的问题交锋数十次:“为什么不在飞机上抓捕孟晚舟?”


何为 “飞机上抓捕”?在好莱坞大片中常常能看到,飞机刚刚停稳落地,警察第一时间带着法院发布的逮捕令登上飞机,向嫌疑人出示逮捕令,然后铐上手铐,带下飞机。


孟晚舟律师介绍,如果加拿大警方在飞机上抓捕,按照加拿大宪章的规定,嫌疑人在被告知逮捕后,有联系律师的权利。假设孟晚舟在飞机上被抓捕,她会第一时间联系律师,而不是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接受三个多小时的审讯,更不需要被胁迫交出手机等电子设备的密码。


而加拿大皇家骑警拿到的逮捕令上写着“立刻逮捕”,重点在“立刻(immediately)”。法院要求立刻逮捕,但加拿大边检和警方在行动前的紧急会议上却决定等她下飞机后接受了边检的检查再进行逮捕,从立刻逮捕,变成延迟三个小时。


孟晚舟律师提出,加拿大边检、警方与FBI串通一气,为了套取密码等信息,故意拖延批捕时间。对此,“二号边检”断然否认,他在庭审中提到:自己是赞成在飞机到达温哥华机场的时候,立即逮捕拘留,“但另一位同事提到,不要着急抓捕孟晚舟,不要急着把她交给警察。”二号边检将这事“甩锅”给同事,他提到开会时并没有仔细讨论这个细节,因为当时时间非常紧张,孟晚舟乘坐的飞机一个小时后即将抵达温哥华。


“我就知道,这件事会闹上法庭。”二号边检在庭审中似乎略带沮丧,他似乎觉得怎么做都是错:“如果边检直接将孟晚舟交给警方,边检机构同样会被指控没有履行其职责。”


加拿大边境管理局的职责是什么?二号边检和三号主管都提到,边检官需要判断一名旅客是否有权入境加拿大,是否从事间谍活动,是否会危害国家安全。二号边检在庭审中强调,拦截入境人员,搜查手机等电子设备,索要密码是常规操作,他这样操作是因为担忧孟晚舟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


然而孟的律师直言:从2001年至2018年10月期间,孟一共进入加拿大52次,此前从未被边检官拦截审查。他也承认,审查完孟晚舟的所有行李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丝”(not an iota)证据能够证明她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倾向。


孟的律师将同样的问题抛向一号警察:为何不选择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


一号警察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出于安全考虑。”面对律师的再三盘问,他解释是担心孟晚舟拒绝拘捕,或者随行人员中有保镖,“可能会打起来(put up a fight)”。


孟的律师指出一号警察在撒谎,他出示了一份邮件:2018年11月30日(抓捕行动前一天),


上士彼得·李(Staff Sergeant Peter Lee)给一号警察发了一封邮件,其中提到警察可以在飞机上抓捕孟,特别提到“没有安全问题(no officer safety concerns)。”


“这(上级指示)只是一个建议。”一号警察说到。


孟的律师表示,一号警察并没有遵照逮捕令的要求,实施“立刻抓捕”,而是在三小时后逮捕。三小时是故意给边检的“时间差”,让边检人员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帮助FBI收集案件证据。


“我不是故意的。”一号警察提到他对逮捕令的理解,“立刻”指的是“最快可行的时刻(as soon as practical)。”他在庭审中辩驳:“我们必须要考虑到公共安全、警察安全,不能贸然冲进去,”他强调他对待孟晚舟的逮捕令的态度与经手的其他逮捕令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号警察在和律师的反复交锋中,露出了不少破绽:


首先,一号警察在法庭上提及安全隐患,但他的执法记录上没有提到任何安全方面的考虑。微妙的是,在机场抓捕现场,警察穿着防弹背心,全副武装却“躲”在背后;而边检官没有任何武装,却“冲”在前面,负责现场拦截逮捕。


其次,一号警察在法庭上提到他的两大担忧:一是担忧孟晚舟团队有强大的反侦察能力,担心FBI在监视孟晚舟的同时,华为方面也在监视FBI;二是担心孟晚舟随身带刀,会在逮捕过程中暴力抵抗。


对此说法,孟晚周的律师进行了有力反驳:如果一号警察真的担心孟晚舟随时携带刀,抓捕过程中第一件事应该是搜身,确认身上没有带刀,而不是把手机抢过来。


“你难道真的以为,一位46岁跨国公司的高管会在飞机上拿着刀向你扑来?”孟晚舟的律师略带嘲讽的提问。


“我不认识孟晚舟,我不知道她能做出来什么事。”一号警察回答道。


05


隐在幕后却极力撇清的FBI


“我不在江湖,江湖却处处流传着我的传说。”


长达五天,近40个小时的庭审,似乎有个隐藏“大Boss”—FBI。现场并没有FBI代表,但庭审中的核心问题却紧紧围绕着FBI。三个证人都在言语间极力撇清与FBI的关系。


孟晚舟律师的主要辩论方向是:加拿大边检、警方与FBI串通一气,为了套取密码等信息,故意拖延批捕时间,造成批捕程序违规。程序违规导致结果无效,加拿大法院应该撤销对孟晚舟的逮捕。


然而从一号警察、到二号边检,都力证清白,切割与FBI的关系。二号边检在庭审中多次强调:“关于孟的案件,我们和国外执法机构(此处指FBI)没有任何接触。”


在孟晚舟到达之后马上没收手机,并要求她给出密码,是否是因为FBI需要手机和密码?二号边检在庭审中辩解:“我不知道FBI是否想要她的手机。”他认为,反正孟被逮捕后,手机和行李都会一起被带走。


但孟晚舟的律师提出有力质疑:一般边境检查会重点检查药物和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但二号边检在检查时只没收了手机,并没有查验孟随身携带的药物,也没有仔细检查她携带的行李箱。


更为微妙的是,二号边检不仅极力撇清和FBI的关系,还努力切割与一号警察的关系。加拿大边境管理局和加拿大皇家骑警,虽然承担不同责任,但都属于国家机关,且业务合作非常密切。


“我们向他们(警察)明确表示,他们不能参与(抓捕孟晚舟),只能观察,仅此而已。”二号边检表示,虽然警察全程在场,但没有参与抓捕,也没有参与边境审讯。


虽然试图切割关系,但二号边检审问孟晚舟的手机密码,并将手机密码写在一张小纸片上。这张小纸片“一不小心”落入警察的手中。


三号主管是加拿大边境管理局的管理人员,是否通知道的更多?


在庭审中,三号主管直言他对孟晚舟的情况并不清楚,“唯一的通知是11月30日(笔者注:孟晚舟飞机抵达前一日)的一个一到两分钟的电话。”


三号主管在庭审中提到,在孟晚舟抵达前一日,他曾接到来自美国FBI一个“不同寻常”的要求:FBI向他询问第二天值班主管的电话号码。然而,FBI第二天并没有打来电话。


五天,40个小时的庭审,孟晚舟全程坐在旁听席上。庭审还没有结束,仅仅三个证人的露面就隐隐展示出背后错综复杂的案情,互相勾结的利益,和FBI的隐秘操纵。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4 06:35 , Processed in 0.02539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