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4 12:04 |来自: 在人间living 分享新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沿着宾夕法尼亚州高速公路(Pennsylvania Turnpike)行驶,连绵起伏的树木从郁郁葱葱的绿色变成了深深浅浅的黄色。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每隔几英里,秋天的落叶被政治广告牌打断,为景观增添了民主党的宝蓝色和共和党的宝石红。

  

  2016年,当时的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以44292票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克林顿,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州,这暴露了该州的摇摆性。今年,宾夕法尼亚州作为最有可能决定总统大选的州之一,将在美国总统选举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特朗普总统和前副总统拜登都在该地区积极竞选,以吸引人心未定的选民。

  

  亚裔美国人是美国增长最快的选民群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亚裔选民已从2000年的460万增加到2020年的1,110万。在宾夕法尼亚州,约有4%的投票年龄人口是亚裔美国人,AAPI数据将该州华裔的投票人数具体到了136206人。

  

  上个月,摄影师黄舒然和李宏伟穿越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拍摄了四个华裔美国家庭,并就今年的选举投票和他们聊了聊。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65岁的黎莎和71岁的陈嘉烽现在费城华埠经营着一家裁缝店。

陈嘉烽出生在越南,父母是中国人,1981年从香港移居纽约。1989年,陈嘉烽与出生于广州的妻子黎莎结识并结婚。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黎莎和陈嘉烽在店门口和朋友问好。

  

  陈嘉烽夫妇原本在纽约经营一家服装制造企业,但由于本地企业纷纷将生产移至东南亚,他们的企业经营受到了很大冲击。此后,夫妇俩移居到费城,以寻找更好的商机。2001年,他们在费城唐人街开了这家裁缝店,销售旗袍并提供裁缝服务。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黎莎和陈嘉烽在店里整理商品。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2020年,新冠肺炎使费城的经济一度陷入停顿,许多小企业难以维系。黎莎说:“我们在一次性小型企业救助基金的帮助下幸存下来,但这只能帮助我们维持到今年年底。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经济冲击,现在我们的店里只剩下以前业务的10%。”

  

  由于语言障碍和宣传资源匮乏,他们直到最近几年才知道怎样参与投票选举。2016年,陈嘉烽首次参加投票。而今年,黎莎在获得公民身份近30年后,首次决定参与总统选举。

  

  黎莎已注册成为共和党选民,并计划投票给特朗普,“希望他能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并恢复美国的经济”。黎莎说:“作为一个小企业主,我赞同特朗普总统部署联邦部队来镇压(黑人同命)抗议活动,以保护我的商店免遭洗劫”,她解释道,“唐人街的一些商店被洗劫了,我当时特别担心我的店也被抢”。

  

  但黎莎也谴责特朗普总统的种族歧视用语,例如“中国病毒”。黎莎说:“当亚洲人首先戴口罩时,他还故意制造更多歧视。”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陈嘉烽店铺门口和朋友聊天。

  而陈嘉烽已注册为无党派偏爱选民,但他计划今年投票给乔·拜登。在2016年的首次投票中,他将选票投给了希拉里·克林顿。在以和为贵的传统家庭氛围中长大的陈嘉烽,“和平”是他对2020年总统大选最大的愿望。陈嘉烽说:“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太过鲁莽,他已经造成了很多混乱”。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黎莎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每天离家去店里前,她都会在佛龛前祈福。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黎莎家墙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和近照。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陈嘉烽拿着一个鸟笼,里面有只会叫的假鸟,陈嘉烽说这个可以吸引到室外的真鸟。

  

  由于语言障碍,陈嘉烽通常阅读《星岛日报》以获得有关选举的信息,他认为《星岛日报》是中立的报纸(编者注:也有媒体认为《星岛日报》偏向民主党)。陈嘉烽说,“特朗普总统一直在撒谎,我们已经逐渐失去了其他国家对我们的尊重。” 此外,乔·拜登帮助有色人种克服经济不平等的计划的参选计划也是吸引陈嘉烽的因素之一。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作为第一代移民,陈嘉烽一直认为,“人们像对待二等公民一样对待我们,我相信许多亚裔有同样的感受。我们现在就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他有出色的工作,成功的事业,我就很满足了。”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裁缝店通常中午才开门。在那之前,他们一般会在附近散步。这天散步的时候,陈嘉烽突然唱起了老歌,而黎莎立刻跳起舞来。

  

  陈嘉烽试图说服过黎莎改选拜登,无果。但不同的选择并没有影响到两人的日常生活,他觉得应该尊重黎莎的想法。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lain Xiong-Calmes,24岁,现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哈里斯堡,是宾州的政府雇员。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lain正在家练习大提琴。

  

  Alain是中美混血儿,在特拉华县长大。他的父母都是音乐家,在Alain和他弟弟小的时候已经离婚。Alain的母亲是一位移民,来自中国,早年为了在纽约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寻求更好的教育,独自一人离开家来到了美国。Alain深知自己的母亲为此付出了很多,母亲的经历也是Alain关心移民问题的主要原因。而特朗普总统目前的移民限制政策,意味着将有很多人无法移民到美国。他认为每一个美国人,都可以说是移民的后裔,这是“很美国”的一件事情。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lain正准备为自己注射胰岛素。

  

  Alain从小就患有糖尿病,每餐前都要给自己注射胰岛素。因此,美国的医疗保健制度对24岁的Alain至关重要。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很介意自己的病,直到后来得知美国有将近160万糖尿病患者。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lain在家中观看总统辩论。

  

  Alain目前的保险涵盖了胰岛素注射的费用,他说自己一直将胰岛素报销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据GoodRX的分析,自2014年以来,胰岛素的价格已上涨55%。耶鲁大学的一项研究也发现,有四分之一的胰岛素使用者使用了较低剂量的胰岛素以节省开销。然而,在第一次总统辩论中,特朗普总统宣称他降低了胰岛素的价格,“如此便宜,就像水一样”。这是Alain决定投票给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原因。“我个人认为特朗普对许多美国人的医疗保障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我们不应该让人们仅仅因为贫穷而死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10月7日,Alain将他投给拜登的选票放进信封。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10月5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Alain与宾夕法尼亚州州长沃尔夫等人正在等待参加一场小企业补助金的新闻发布会。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10月7日晚,Alain走在街道,他要顺路为一个朋友送总统大选拜登标识牌。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43岁的夫妇布嘉怡和David Hwang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石榴石谷。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布嘉怡正在办公室与同事对话。她现在担任特拉华谷某公司的业务副总裁兼首席战略与业务发展官。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 David正带着儿子Lucas去校车车站。

  

  布嘉怡的丈夫David Hwang是位全职父亲。他们有两个孩子:7岁的Lucas 和21岁的Matthew。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Lucas在家里和父母打闹。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David在厨房工作,布嘉怡在餐桌上工作。

  

  布嘉怡是第二代移民,她的父母从中国移民到美国,以“客人”的身份在美国努力工作,“为了融入一个本来不属于他们的文化”。但是布嘉怡对“美国人”身份的理解却和她的父母不一样。布嘉怡说,“我和父母之间的唯一区别是,通过几代人的辛勤工作,我相信我们已经获得了被视为平等的权利,而不仅仅是这个国家的永久性客人。我们所有的朋友以及亚裔美国人的家庭,对美国的贡献使我感到非常自豪。当我听说他们每天都在做什么时,我会为他们的成就惊讶。”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David在带Lucas洗澡。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David的母亲是他心目中“最勤劳的人”。五岁的时候,他和母亲从香港移居美国。但是,特朗普政府现有的移民政策阻断了很多人的移民梦。David说:“对我来说,我为我们的两个孩子担心,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将可能会遭遇什么?”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家里的冰箱上贴着一张Lucas写的卡片,上面写着:我爱我妈我爸和我哥哥,因为我爱他们。

  

  道德、诚实、对人的尊重,是今年的大选中,这对夫妇寻找总统候选人的3个标准。他们对特朗普总统处理最近的新冠肺炎、应对黑人同命运动及提供医疗保障的能力感到失望。他们计划今年投票给乔·拜登。

  

  布嘉怡说,“如果特朗普总统继续当选,对我来说,将是一个难以面对的现实。过去四年中,他失败的执政能力、不善于倾听、不善于合作……大家都有目共睹。今年的选举与往届有如此大的对比和分歧,是我在这个国家从未见过的。”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晚饭后,布嘉怡与Lucas在家中与大儿子Matthew视频通话。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周日的晚餐后,布嘉怡正在为下一周的工作做准备,而David和儿子Lucas在沙发上玩游戏。

  

  展望国家的未来,布嘉怡说,孩子是她前进唯一动力。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 Pang,35岁,现居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七年前,Arthur搬迁到匹兹堡,当时他被征召加入PPG工业集团,担任政府事务和政治行动委员会经理。从纽约市搬来匹兹堡是一个转变,但很快他就在这座钢铁城找到了立足之地。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正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某高炉参观。

  

  Arthur现在在匹兹堡联邦住房贷款银行任市场经理,同时,他是一个活跃的社区成员:他是凯利·斯特雷霍恩剧院的董事会成员,上帝教会的会计……此外,还担任了《福布斯》基金的顾问。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在家中。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保留着旧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工作通行证。

  

  Arthur的父母是香港移民,他在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市长大,之后就读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利坚大学,学习国际关系和金融。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任职期间,他曾在美国国务院和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任职。Arthur常常以两党的身份工作,他分别担任过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顾问,做筹款和竞选经理等相关工作。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10月16日,在周五晚上的圣经研究小组中, Arthur正与匹兹堡教会成员一起唱赞美诗。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正在整理领带,疫情期间,他将在家中远程参加教会的周末礼拜。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正在参加视频敬拜。

  

  自2003年以来,Arthur一直都是共和党的注册选民。而近年来,Arthur认为共和党现在“漂荡到了一个他不认识的地方”,但这样的变化是他可以接受的。对于Arthur来说,政治应该是不断进化的,“政治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一个不断显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成长、成为更好的自我。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Arthur今年将投票给乔·拜登。他认为,“我们现在的总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不是美国人:他对待宪法,对待移民,对待投票程序,对待法治和历史准则的方式,都是非美国人的行为。在今年,政治中立或不投票是不可接受的。每个有投票权的美国人不仅要投票,而且还要把这个根本上不是美国人的总统淘汰掉,这在道德上是当务之急。”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10月6日,宾夕法尼亚州,放在院子外的选举牌。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10月6日,宾夕法尼亚州的选民集会。

  

  摄影手记:

  

  我叫李宏伟,父母从香港移民纽约,我是第二代华裔美国人,在纽约布鲁克林长大。我对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于我周遭生活的切身感受。我的家人有的在美国出生,有的是在中国出生的入籍公民,在不同国家生活经验导致了他们政治信念的差异。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家人没人谈论政治,这几乎成为了我家的禁忌话题。但是,在过去四年中,国会山和白宫时成为我家餐桌上、堂兄弟之间的视频通话里、以及家庭的手机信息中的热议话题。

  

  所以,我很好奇:其他亚裔或华裔美国人的家庭现在也在谈论政治吗?如果是,他们在辩论哪些问题?这个项目要求舒然和我具有非常大的适应能力,我们需要在短时间内找到最适合的被摄者。我们不知道我们会采访谁,给谁拍照,或者接下来三天要住哪里。

  

  在拍摄过程中,由于许多相似的经历,我与拍摄对象都特别谈得特别来。比如语言,不教我粤语是一种让我尽快适应美国社会的方式。和我父母一样,Arthur的父母也从未教过他粤语。但是为了不与中国文化,我们俩都在高中时期上过普通话课。可是日常生活中,由于并没有机会与人用普通话交谈,我们到现在都不太会说普通话。

  

  

  我叫黄舒然,是一名摄影师,出生于广东省韶关市,现居住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2014年我到了美国学习,于2018年获得雪城大学新闻摄影的硕士学位。我的学校有6%的学生来自亚洲,几乎与美国亚裔人口相当。最近,我获得了工作签证,话虽如此,我一直在努力适应一个“不是我”的社会。在与我的好朋友李宏伟的合作中,我继续为自己和中国移民寻找答案:成为移民意味着什么?

  

  布嘉怡和David Hwang是我拍过的一对夫妇。受他们的邀请,我住在他们家几天,亲密无间的相处让我迅速与这个家庭建立了信任和联系,并成为他们家庭的一部分。在周末,布嘉怡和我一起做包子,味觉的记忆让我回想起在广州姨妈家的快乐时光。她还与我分享了她父母移民美国的故事,她说她的父母一直把自己称为美国“客人”。在外生活这么多年,我时常会在东西方文化之间感到困惑,我觉得我必须不断适应美国主流文化,但布嘉怡反对这种刻板印象,“我和父母之间的一个区别是,通过我们几代人的辛勤工作,我相信我们已经获得了被视为平等的权利,而不仅仅是在这个国家永居的客人。”

  

  我还跟拍了第一代华裔美国夫妇,黎莎和陈嘉烽,他们在费城华埠拥有一家裁缝店。对于这对夫妇来说,缺乏资源和语言障碍是他们在前30年都没有投出自己选票的主要原因。而今年,这对华裔夫妻会投出人生中的第一次总统选票。他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但是不同的政见并没有在这个家庭中引起太大波澜。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在人间|第一次投票的华裔夫妇:妻子投特朗普,丈夫选拜登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5 08:03 , Processed in 0.02937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