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四年时间过去了,美国民调机构还是“不懂”特朗普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5 14:40 |来自: 纽约时报 分享新闻:

周二晚上,随着选举结果陆续出炉,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感随之而来。选举前的民意调查似乎再次误导了人们。



当全国都在等待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和其他关键州的最终结果时,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了,无论谁最终获胜,民调行业都没能充分解释四年前导致其低估唐纳德·J·特朗普支持率的失误。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个数据新闻和统计预测的时代,已成为全国固定产业的民调行业,能否挺过又一场信心危机?

“我想看到所有的结果,我想看看选前民调和最终结果的偏差在哪里,”宾夕法尼亚州缪伦伯格学院(Muhlenberg College)的民调负责人克里斯托弗·博利克(Christopher Borick)在接受采访时说。 “但有充分证据表明,这次又出现了重大问题。问题究竟有多深?让我们拭目以待。”

到周二晚间,在俄亥俄州、艾奥瓦州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民调预测特朗普会以微弱劣势落败的州,他已经以明显优势宣布获胜。而在密歇根州和内华达州等原本更有可能支持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州,昨晚的结果太过接近,难以预测。

显然,计票过程在某种程度上非常困难。由于大量邮寄选票和提前投票仍未计票,大多数州最早的投票结果都夸大了特朗普的实力,因为共和党选区的选民在选举日当天的投票率更高,而这些往往是第一批清点的选票。

蒙茅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的民调负责人帕特里克·默里(Patrick Murray)说,共和党阻拦某些人群轻易投票的努力也有可能产生相当大的影响——民调专家知道,这是他们在调查中无法衡量的因素。

“我们需要知道有多少票被否决了,”他说。“我不知道,除非有人真的给我一些数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而且有可能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有多少选票邮局没有送达,”他还说。

但现在可以明确的是,根据已经清点的选票(几乎在所有州的计票工作都已经过半),对拜登的支持被全面高估了,尤其是在白人选民和男性选民中。

尽管民调曾预测,65岁及以上的白人选民会远离特朗普,但这一点并未发生。

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拜登不仅在佛罗里达等多族裔聚居州的成绩不佳,而且在密歇根州马科姆县等白人聚居区的成绩也不好,民调原本普遍预期他在那里的表现会很出色。

博利克指出,尽管2016年州级民调普遍失败,但它们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保持了稳定。这让他得出结论,人们对特朗普的看法可能特别难以衡量。

“最后,就像很多与特朗普有关的事情一样,涉及有他参加的选举时,民调的规则可能会发生变化,”博利克说。“我是那种注重量化的人;我要看数据。我只有两次唐纳德·特朗普参选的数据——但这两次选举的表现似乎都和其他选举不同。”

分析选前民调和出口民调就像拿苹果和苹果做比较——如果一批是烂的,那么另一批可能也是烂的。但是,出口民调仍然可以提供一些线索,让人们知道选前民调可能漏掉了什么。

首当其冲的是特朗普在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尤其是男性选民中的影响力。根据出口民调,两位候选人在白人大学毕业生中平分秋色。此前的选举季中,美国和摇摆州的几乎所有主要民调都显示,拜登在拥有学位的白人选民中遥遥领先。

如果民调有低估选民支持特朗普的倾向,这不只会影响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就像“害羞川粉”理论家们经常暗示的那样。一些研究假设,受过高等教育的特朗普支持者更可能因社会的压力而声称自己更喜欢他的对手。在选举前的许多高质量电话民调中,特朗普在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在55%到60%之间。但出口民调的结果显示,他在这一群体中的支持率稳定在65%左右,与2016年他的支持率大致相当。

这些人在全体选民中所占的比例也无法确定。2016年大选后,民意调查者就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今年的结果可能重新引发这一讨论。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冠疫情的话题上,与大多数选前调查相比,出口民调显示更少的受访者在尽快重启的问题上表现出谨慎态度。至周三下午,尽管数据还有待进行最终的校正,但认为遏制病毒更重要的选民和声称更关心加快经济重建的选民之间只有9个百分点的差异。而在选前调查中,这一差异通常达到两位数,全国选民形成了相当程度的多数意见,即他们更倾向于谨慎和遏制的政策。

对选民来说,病毒似乎也不像许多民调所传达的那样是一个激励因素。今年的出口民调——和往年一样由爱迪生研究(Edison Research)代表一个新闻机构联盟进行——与一项基于概率的新选民调查形成了直接竞争,那就是VoteCast,该调查通过芝加哥大学研究机构全国民意研究中心(NORC)为美联社召集的一个在线小组进行数据收集。通过观察出口民调数据和对VoteCast调查回应之间的差异,我们可以发现,认为新冠病毒是民生大事的选民,远远多于认为这是投票议题的选民。

VoteCast的调查发现,在面对九个选项时,超过四成的选民表示疫情是美国的首要问题。但在出口民调中,当被问及哪个议题对他们的投票决定影响最大时,倾向于疫情的受访者还不到一半。更多人倾向于经济;这揭示了背后的种族不平等问题。

并非所有民意调查者都表现糟糕。一直被认为是美国最顶尖的民意调查者之一的安·塞尔泽(Ann Selzer),在大选前几天联合《得梅因纪事报》(Des Moines Register)公布了一份民调,显示特朗普在艾奥瓦州领先七个点;这与迄今为止的实际结果似乎一致。

塞尔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在今年的选举季坚持了自己的惯常做法,即避免假设某年的选民与以往的选民情况类似。“我们的方法是为我们的数据而设计的,以便向我们揭示选民中发生了什么,”她说。“有些民意调查者会在收集数据时考虑很多因素——如以往的选举投票和投票率,用过去的事情投射未来。我称之为反向民调,我不会这么做。”

不可避免的是,罗伯特·卡哈利(Robert Cahaly)和他神秘的特拉法加集团(Trafalgar Group)——后者预测到摇摆州一些势均力敌的局面——也会受到好奇的评论员的关注,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他在2016年和今年的民调都如此接近准确。

该公司是四年前仅有的几家显示了特朗普在中西部和宾夕法尼亚州实力的民调机构之一,虽然其在今秋的民调结果可能有点偏红,但由于没有轻视特朗普的实力,在密歇根、威斯康辛和内华达等州胶着的最终选举结果上,他们似乎比其他民意调查者更接近。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7 04:15 , Processed in 0.02348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