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金与正:从朝鲜“公主”到“代言人”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6 10:55 |来自: 南方周末 分享新闻:

金与正作为金正恩的代言人来处理对朝、对美事务,是比较恰当的,一方面其所传达的信息比任何朝鲜官员都更能代表金正恩的意志。另一方面,由金与正而不是金正恩本人表态,可以使朝鲜在必要时对政策进行修正和调整,留下更大的回旋空间。



夜空中绽放的烟花、酷炫的战斗机表演、LED灯打造的华丽照明……当地时间2020年10月10日凌晨,朝鲜首次在夜间举行的阅兵式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多家媒体分析,这场“剧场秀”式的阅兵式,或许出自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的手笔。


金与正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


从2018年平昌冬奥会,到数次朝韩首脑会谈,金与正深度参与朝鲜对外事务。2020年上半年,金与正一改往日“秘书”形象,在哥哥金正恩没有露面时,非正式地扮演了代言人角色。


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发现,2020年3月至7月,在朝鲜中央通讯社(朝中社)、《劳动新闻》等主流媒体上,金与正至少五次公开发表对韩、对美署名讲话,并多次公开表态。今年6月初,她曾对朝韩联络处办公室发出“警告”。不久后,韩国声称耗资170亿韩元建成的朝韩联络办被爆破,化为一片废墟。


不过,在上述高调行动和讲话后,金与正再次在重大事件和活动中“隐居”幕后,成为兄长的得力助手。


“在朝鲜政治生活中,金与正有一种特殊地位。”中央党校张琏瑰教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从进入朝鲜高层公开亮相以来,她多次以金正恩特使的名义对外进行活动;在朝鲜召开的领导层会议以及涉外活动中,金与正也都列席。


有西方媒体认为,金与正的实际权力要远远大于她的公开职务——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她是金正恩的亲密同盟,正像朝鲜“前第一公主”金敬姬和哥哥金正日的关系。不过,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王箫轲副教授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种类比并不恰当。金与正目前的职位和此前金敬姬的职位大致相当,但其影响力显然远远高过当年的金敬姬,“金与正如此年轻,在朝鲜政坛上的道路才刚刚起步。”王箫轲说。


“不再是虚名的‘公主’”


2020年5月31日凌晨,夜色笼罩下的朝韩边境上,悬挂着一张张巨幅海报的白色气球缓缓升入夜空,这是韩国民间团体“自由北韩运动联合会”组织的反朝传单散发活动。


据该组织披露的消息,他们借助约20个大型气球,向朝鲜方向发放了50万张反朝传单、500份宣传手册及1000张储存有违禁信息的SD储存卡。


用气球向朝鲜发送传单,是部分韩国民间团体的惯用手段,已有十余年历史,这项活动得到了韩国的一些宗教团体和美国人权组织的支持。有时候,传单中会附上钞票来吸引民众,而夹带钞票的传单,也有“金衣传单”之称。


不料,这次事件却成了朝韩关系“恶化”的导火索。


“目不识丁的二百五”“狗彘不如的人渣”。2020年6月4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对此事发表强硬讲话称,这些反朝传单违反了朝韩两国于2018年4月在朝韩首脑会谈上达成的协议,并要求韩国政府严惩。


“相较于做坏事者,视而不见和煽风点火者更可恨。”金与正在讲话中指责韩国方面未能及时阻止,称韩国正在纵容“脱北者”从事敌视朝鲜的行为。她警告,若韩国当局未对自身的失当行为采取相应措施,朝方将会“拆掉已毫无用处的开城工业园区,关闭朝韩联络办公室,或者废除徒有虚名的北南军事协议等”。


金与正发表讲话次日,位于朝鲜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办公室被关闭。2020年6月9日,朝方宣布切断朝韩之间一切通讯联络线,并表示要把对南工作全面转换为“对敌工作”。


2020年6月13日,金与正再次发表谈话称,朝方即将对韩采取下一阶段行动,并把对敌行动的行使权交给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


三天后,朝鲜开城工业园区里响起巨大的爆炸声。6月16日14时50分许,朝鲜开城工业园内腾起十多米高的浓烟。朝韩联络办被爆破,化为一片废墟。


朝韩联络办是朝韩进行联络的重要渠道,也是朝韩关系改善的象征建筑。台湾政治大学吴崇涵教授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此次炸楼事件对朝韩关系影响较大,让朝韩关系倒退到了2000年时的低潮期。针对韩国政府提出向朝方派遣特使的“协商”信号,朝鲜也表示拒绝。


在此之前,金与正曾以温和信使的形象,获得韩国民众的好感。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金与正以特使的身份出访韩国。当时韩国媒体一度把金与正称为“公主”或“朝鲜的伊万卡”,将她对哥哥金正恩的影响力,与美国第一千金伊万卡·特朗普对父亲特朗普的影响力相提并论。


朝鲜战争结束以来,金与正也是首位踏足朝鲜半岛南部的金氏家庭成员。她的纤弱文静和脸上常带的微笑,更易传递出善意与和解信息。几乎在一夜之间,金与正用个人魅力俘获了挑剔的韩媒,软化了朝鲜在韩国人心中的形象。


2020年6月19日,朝鲜大学教授金成京(SungkyungKim)撰文称,过去朝方发言人谈话或者在《劳动新闻》社论中,经常出现情绪化的表达。但是,这次是处于朝鲜体制核心地位的人,直接站出来发言。


“在炸毁朝韩联络办公室一事中,金与正被称为‘总揽对韩工作’的负责人。不仅直接参与,其发言还被《劳动新闻》头版所刊载。一般情况下,朝鲜只有最高领导人的讲话才享此待遇。”王箫轲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向外界表明,金与正不再是虚名的“公主”,而是进入了朝鲜核心领导层的实权派人物。



“代言人角色凸显”


金与正在“反朝传单”事件中的强硬表现,其实有迹可循。


2020年4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曾在公众舆论中“消失”多日。在此期间,金与正的代言人角色愈加凸显。


2020年3月2日,朝鲜人民军进行前线炮兵火力战斗训练。在朝中社发布的照片中,朝鲜新型超大型火箭炮首度亮相,金正恩到场视察,这次战斗训练自然引起了韩方的不满。次日,《劳动新闻》发表金与正署名的讲话。针对韩国青瓦台“希望停止、表示遗憾”的呼吁,金与正在讲话中讽刺称,“像自动应答器一样念叨的老调”。


2020年3月,金与正又通过朝中社发表朝美关系讲话,其中提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发给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亲笔函已收到,两国首脑之间有“特殊牢固的私人亲密关系”。相较于对韩讲话中的敌意和不屑,这次讲话充满亲切友好的气息。


金与正还在讲话中暗示了朝美对话的可能性。她说:“根据我个人的看法,只有从力学上或道义上保障两国平衡和公正,而非两国首脑互致的亲笔函,才可以考虑两国关系及其对话。”


“2020年5月的‘反朝传单’事件中,朝鲜方面采取的措施虽然激烈,但并不意外。”王箫轲认为,朝方的反应不仅仅针对“反朝传单”事件,其中还包括对上半年朝美谈判、朝韩合作没有任何进展表达强烈不满,以及对“韩方拘于同美国的关系而没有采取过有意义措施”,感到“失望与怨恨”。


在反朝传单事件过去后不久,金与正于7月10日再次发表对美谈话称,“美方需要与朝方进行会谈,但对于朝方而言,朝美首脑会谈没有实际利益和好处。朝美首脑会谈今年内恐怕难以实现。”


在讲话最后,金与正还特别提到,“如有可能的话,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很想拿到收录独立日纪念活动的DVD碟片,对此我已得到了委员长同志的许可。”同时,金与正还祝愿称,“委员长同志请我转达问候,祝愿特朗普总统在事业上一定会取得好成绩。”


对此,韩国仁济大学统一学部教授陈锡馆(音译)公开撰文称,“这让人非常吃惊。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希望观看美国独立纪念日录像,或朝鲜领导人祈愿美国总统胜利和连任,这在过去是可以想象的吗?”文章称,纪念活动通过新闻可以看到,完整影像可以通过邮箱或SNS渠道获得。金与正提出想要DVD,其实是想通过这一媒介,向华盛顿释放“见面对话”的积极信号。


“在朝鲜体制下,这样有重要意义的对外讲话都不会仅代表个人,何况是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胞妹的金与正。无论是对韩还是对美事务的讲话,金与正的声音都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朝鲜的国家意志。”张琏瑰认为,在多次讲话中,金与正对韩对美的不同态度,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朝鲜希望绕开韩国,直接和美国对话的意图。


另一方面,金与正频繁在朝鲜对韩、对美事务中强硬发声,也引发了国际舆论的猜测。


美国国务院前副助理国务卿利瓦伊亚(EvansRevere)评论称,“每隔几个月就看到她有新的头衔、新的职位,这些都证明她的能力和职权正在上升。”


“从近几个月来其走向前台的事情看,金与正作为金正恩胞妹的身份,赋予了其超过自身职务的政坛地位。”王箫轲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金与正作为金正恩的代言人来处理对朝、对美事务,是比较恰当的,一方面其所传达的信息比任何朝鲜官员都更能代表金正恩的意志。另一方面,由金与正而不是金正恩本人表态,可以使朝鲜在必要时对政策进行修正和调整,留下更大的回旋空间。


“甜甜的与正”或“与正公主”


金与正是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的小女儿,也是当前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


关于金与正的汉字名,此前有“金汝贞”及“金汝静”等译法。2014年4月5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公布了其官方汉译名为“金与正”。


根据朝鲜传统,儿女起名时要避讳和父辈使用相同的字。然而,金正日的名字中有父亲“金日成”的“日”字,金正恩和金与正兄妹二人的名字中有父亲“金正日”的“正”字,“白头山血统”的继承性也可见一斑。


像其他重要的金氏家族成员一样,金与正的个人情况一直颇为神秘,连出生日期都有多种传言。


2017年1月,美国以人权问题为由将金与正列为制裁对象,其中披露金与正于1989年出生。然而,韩国统一部2018年底发行的《朝鲜主要人物》一书中,金与正被确定为“1988年生”。而金与正哥哥金正恩的出生日期则被标记为“1984年1月8日”,同时用括号标记(82、83)。这表示,也有1982年、1983年出生的说法。


据多家西方媒体援引知情人消息,年幼时,金与正和母亲高英姬生活在平壤。20世纪90年代,金与正到瑞士首都伯尔尼的寄宿学校读书,这也是哥哥金正恩就读的学校。


曾任金正日厨师的藤本健二在其回忆录中写道,金正日吃饭时,常让金与正和金正恩陪同。金正恩坐在母亲旁边,金与正则坐在父亲身边,金正日会亲昵地叫她“甜甜的与正”或“与正公主”。


金正日执政时期,康斯坦丁·普利科夫斯基(KonstantinPulikovsky)曾担任俄罗斯驻朝鲜外交官。他在2012年一次访谈中表示,金正日曾提到,金正恩和金与正兄妹对政治生活表现出兴趣和天分。其中,“金与正被认为头脑敏捷,有出色的政治才能”。2002年,金正日在接待西方客人时赞赏自己的小女儿称,“对政治很感兴趣,希望在朝鲜政坛有所作为”。


2011年底,金与正一身黑衣,出现在金正日的葬礼上,这也是金与正在朝鲜媒体上首次亮相。2012年,朝鲜国家电视台还播放了金与正与姑姑金敬姬一起骑马的镜头,这也被韩国对朝专家视为“为了正式亮相做准备”。


王箫轲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金与正在父亲金正日晚年时进入政坛,主要是在金正日身边承担秘书相关工作,并参与了从金正日到金正恩的权力交接相关事宜。在金正日去世后,金与正主要负责金正恩的行程、后勤等事务,继续扮演秘书的角色。


2012年7月25日,朝鲜平壤绫罗人民游乐园举行开馆仪式,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到场参加。在公开的电视画面里,一个穿着粉色上衣、黑色裙子的年轻女性出现在欢迎仪式上,举止活泼。当金正恩对欢迎人群举手敬礼时,该女子跳下花坛,横穿步道。其跟随人群鼓掌、大笑的画面也被摄入镜头,并和金正恩同框。


后续电视画面也显示,该女子和朝鲜其他高级干部一起访问了游乐场的其他地方,镜头虚化给身份确认带来一定困难。不过,该段电视画面公开后,韩国对朝专家分析认为,“这很可能是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侧面证明了她和哥哥金正恩的亲密关系和无形的权力。”


2014年3月9日,金与正在朝鲜国家电视台报道中首次“正式亮相”,当时金正恩以100%支持率被推选为第111号白头山选区代议员,报道中首次出现了被称为“同志”的金与正,并播放了她投票时的“特写镜头”。电视画面显示,金与正身着黑色西装套裙,紧跟在哥哥金正恩后面,将自己的选票放入投票箱中。


几个月后,金与正的职务名称正式公布。朝中社于2014年11月27日报道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参观朝鲜4·26动画电影摄影所。其中,陪同参观的金与正头衔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


特殊信任与“特殊地位”


步入政坛之初,金与正的名字常常和哥哥金正恩一同出现。然而,相比较其他事务性官员,金与正受到的“优待”,又体现出金正恩对她的特殊信任。


2014年12月30日,金与正陪同金正恩参观了人民军女子火箭炮部队的炮击训练,这是兄妹二人首次共同公开参观军事训练。此后,金与正一改最初主要陪同金正恩出席文化宣传活动的路子,开始出现在金正恩检阅朝鲜炮兵射击大赛、视察人民军各部等活动中。


2015年3月12日,金正恩前往朝鲜东海岸前方哨所信岛防御中队视察,金与正陪同视察。在朝中社报道中,除了金与正外,其他陪同人员均未提及。从公布的新闻图片来看,金与正站在金正恩身旁参与了最后合影,这在领导人随访人员不参与合影惯例的朝鲜,“是前所未有的”。


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际,金与正肩负金正恩委托出使韩国,向韩国总统文在寅释放了邀请其访问朝鲜举行首脑会谈的友好信号。这也是她第一次登上国际外交的舞台。


在朝鲜《劳动新闻》的报道中,金与正参加“金正恩特命授权活动”,向韩国总统文在寅转达金正恩的亲笔信和口信。在访问结束后,金正恩不仅派出他的私人飞机来接妹妹回家,更是在机场准备了军乐团和仪仗队以示欢迎。


“金与正和金正恩,我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无法打破的。金与正在金正恩心中的地位,没有人能与之相较。”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麦登(MichaelMadden)曾在受访时评价金与正,“她既可以谈论外交政策,也可以为金正恩递送钢笔。”


2018年4月27日,金与正随金正恩跨过朝鲜半岛板门店的军事分界线,并替金正恩接过了韩国小朋友敬献的鲜花。在当晚的欢迎晚宴上,当金正恩要致祝酒词时,金与正从公文包里拿出文稿,亲手递给金正恩。两个月后,金与正又随同金正恩出现在新加坡圣淘沙岛上的嘉佩乐酒店。在签字桌前,金与正伸手为金正恩拉开座椅,然后将一支钢笔放在他手边。


“金与正在朝鲜政治生活中享有一种特殊地位。”张琏瑰分析认为,金与正自从进入朝鲜高层公开亮相以来,多次以金正恩特使的名义对外进行活动;在朝鲜召开的重要会议以及涉外活动中,金与正也都列席。


2020年上半年,金与正的高调发声引发国际关注。有西方媒体将金与正和“朝鲜前第一公主”金敬姬类比。金敬姬是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妹妹,金正恩和金与正兄妹的姑妈。金正日曾任命金敬姬为党中央部长和党政治局委员,让她成为金正日执政时期朝鲜政坛的实权掌控者之一。


然而,金与正和金敬姬并不完全相同。韩国统一部研究院研究员吴京燮(OhKyungSub)在《金与正的政治地位和作用》报告书中指出,和金敬姬不同,金与正和朝鲜的内外政策都有很深的关联。


吴京燮认为,金与正参与了韩朝、美朝、朝中首脑会谈等活动,并在2018年韩朝对话以及最近韩朝关系恶化局面中起重要作用。“金与正曾历任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并以党第一副部长的身份全权负责对韩事务,其政治地位和作用比金敬姬更大。”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9 20:47 , Processed in 0.02374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