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刚刚赶走特朗普 又选阴谋论者进国会 共和党有事吗?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13 10:33 |来自: 腾讯网 分享新闻:

特朗普2.0正在进入美国国会(还有欧洲大陆)


拜登宣布胜选(特朗普本人至今仍拒绝认输)后,民主党和自由派媒体却未必笑得出来——“蓝潮”并没有按照他们设想的那样如期而至。


相反,据美联社消息,民主党在众议院对共和党的优势在选后大幅缩水(目前是218比202),在参议院民主党也未能如愿翻盘。目前,已经明朗的参院选举结果中,共和党已经将50个议席收入囊中,民主党需要在明年1月佐治亚州两个参议院席位的第二轮选举中全部获胜才能控制参院,但可能性微乎其微。拜登团队也许一上台就要成为“跛脚”政府。


与此同时,极右翼阴谋论QAnon的信奉者正登堂入室,被选入国会。


这次大选,美国选民除了要通过选举人团间接在两个七旬老人之间挑总统外,还要直接票选国会的部分参议员和众议员。



得到特朗普发推支持的佐治亚州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ABCNews视频截图


目前已有两名公开表态支持QAnon阴谋论的候选人赢得众议院席位,她们分别是:佐治亚州的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TaylorGreene)和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候选人劳伦·博伯特(LaurenBoebert)。其中,格林狂卷佐治亚最“红”的第14选区74.8%选票强势进入国会。无论二人是真心相信QAnon,还是只利用其谋取政治资本,她们的成功都折射出某种民意现实。


QAnon是个什么鬼?


QAnon(也称“匿名者Q”),可以被理解为一锅阴谋论的“大杂烩”。


其核心观点称:一小撮膜拜撒旦的恋童癖者正在秘密操控着世界的运转。这撮人的势力遍布政坛和媒体,其中就包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这样的民主党高层,民主党支持者,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甚至一些娱乐圈名人:谈话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好莱坞影星汤姆·汉克斯等等。


阴谋论者认为这群民主党精英运营着一个庞大的全球儿童色情交易网络。一种说法是:特朗普是一个拯救美国的爱国者,他2016年参选是临危受命,来粉碎该犯罪集团的。格林曾坚称,QAnon为人类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把这个崇拜撒旦的全球恋童癖集团从权力大位驱逐。”而特朗普,是她眼中的真龙天子。


QAnon不仅善于吸纳老掉牙的阴谋论梗和都市传说,比如9/11的“真相”,约翰·肯尼迪遇刺,甚至是外星飞船UFO的存在;也懂得‘与时俱进’,关切美国社会当下的热点争议:比如“比尔·盖茨发明新冠病毒”、“5G通讯能传播病毒”等谣言,新冠疫情下反疫苗、反对疫情封锁主张,“黑命贵(BlackLivesMatter)”运动,以及2020年等重头戏——总统选举。



2016年因假新闻“披萨门”遭枪击的连锁披萨店/ABCNews视频截图


QAnon随着大选进程不断壮大,这一迹象在上一届大选中的著名阴谋论——“披萨门”中就已经有所显露。该阴谋论指披萨店CometPingPong是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带领的恋童癖团伙在华盛顿特区设置的窝点。2016年12月4日,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28岁男子埃德加.韦尔奇用AR-15式步枪向该披萨店内射了三枪。韦尔奇却向警方声称自己是来调查和拯救被拐卖儿童的。《纽约时报》作者KevinRoose认为,QAnon既是“披萨门”的引子,亦是其续集。


这类阴谋论一般最先活跃在社交媒体,而后再从线上入侵现实。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人们花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增加,也就更多地暴露在猎奇的阴谋论信息面前,特别是生计饱受疫情封锁打击的人群。


QAnon阴谋论始于2017年。在一个充斥着不实信息的猎奇网络论坛4chan上,一个名为“QClearancePatriot”的账户发帖,自称是高级情报官员,掌握了“特朗普对抗全球恋童癖集团”机密。该贴由代码和加密暗号组成,吸引粉丝去“做阅读理解”并交叉核对解读出的信息。


这种互动的方式类似于玩“剧本杀”多人在线游戏,“特朗普”、“希拉里”等政要扮演NPC,人们参与其中是为了猜谜,社交和娱乐,而非政治。但是,现实与虚拟游戏的边界,不是每个人都分得清。相信QAnon“理论”的群体会去分析特朗普的一言一行中是否隐藏了什么指示信号。


更现实的威胁来自于它潜藏的暴力因子。201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外勤办公室的一份解密备忘录中显示:QAnon有煽动国内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的可能。除了韦尔奇枪击披萨店事件,近年来多起暴力事件或犯罪中不乏QAnon支持者的踪影。2019年一名纽约男子向一名被他认为是“地下政府(DeepState)”成员的黑手党头目开了10枪;今年4月,一名女子从伊利诺伊州前往纽约,因扬言刺杀拜登被捕。


养蛊为患


CNN整理了新晋众议员格林从2017年以来鼓吹阴谋论的种种证据。比如,她称“Q”是“值得一听的爱国者”,指控大屠杀幸存者乔治·索罗斯勾结纳粹。Facebook上也留下了她劣迹斑斑的种族主义言论,比如为白人至上主义集会正名,称黑人“是民主党的奴隶”,白人男性却是“当今美国最受虐待的群体”。11月3号之后,格林也在推特上声援特朗普关于“拜登正在‘窃取’选举”,各州应该停止计算邮寄选票的说法。


随着竞选日期接近,格林和博伯特对QAnon的态度上变得低调。8月份,格林对福克斯新闻表示,QAnon不是她竞选活动的一部分。博伯特同样在自己前后矛盾的言论中反复横跳。她5月在QAnon的支持者AnnVandersteel主持的在线电台节目上说自己很熟悉QAnon,认为它能团结人民、让国家强大,之后却在科罗拉多州公共广播电台采访以及她自己发布的一份声明中都反复“洗白”自己不是阴谋论的追随者,也不相信阴谋论。


不少自由派媒体指出共和党,包括特朗普在内,不仅没有采取行动停止阴谋论传播,甚至为了扩大共和党在两院的影响力,有意无意地默许了它的壮大。



特朗普竞选集会上的QAnon成员/视频截图


格林和博伯特在七八月份赢得共和党初选时,特朗普都在推特上发帖支持(截图),更盛赞格林是“未来的共和党之星”。十月份,自由派倾向的非盈利调查机构MediaMatters的发现,共有87名国会的参选人或候选人公开支持或引用过QAnon相关言论。据Vice统计,包括格林和博伯特在内,2020年国会选举候选人中QAnon支持者竟高达27人。其中25位为共和党候选人,比如落败的俄勒冈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乔·雷·帕金斯(JoRaePerkins),加利福尼亚州的众议员候选人卡吉尔(MikeCargile),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菲莱尼斯.怀特(PhilaniseWhite)和特蕾莎·拉伯恩。他们都拥有该州共和党的背书。QAnon支持者亦在州选举中崭露头角,像是纽约州议会议员马克·绍斯基维奇和华盛顿州众议院议员罗伯·蔡斯(RobChase)。


这些挺QAnon政客的存在,让特朗普时代的“政治遗产”在短期内挥之不去,这不仅是拜登和民主党,同样也是共和党内部需要头疼的问题。


欧洲沦陷


虽说高举“反全球化”大旗是特朗普在过去四年内的标志性人设,这套以他为灵魂的阴谋论却逐渐冲出北美,走向世界。美国政论网站Politico.com称,QAnon的吸粉速度远超传统的极端主义边缘团体。


新冠疫情一波三折,为欧洲提供了进口阴谋论的新鲜土壤。十月十三日,世卫组织报告称欧洲每周新感染病例数达到四月以来最高峰,第二波疫情来临。法国,德国再次启动全国封锁政策。欧洲QAnon支持者逐渐参与到阴谋论“造神”叙事中,推崇特朗普的抗议措施和他“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的说法,贬低自己本国领导人的封锁措施。


在法国,QAnon支持者在“黄背心”运动的基础上,加入了包括质疑疫苗,反对马克龙政府10月30日开始全民居家隔离措施等诉求。



今年8月,QAnon团体在德国西南部城市斯图加特的街头抗议/德意志新闻社


“中毒”最深的还得数德国。


据外媒在YouTube和各个社交媒体上的统计,德国QAnon粉丝多达20万人。今年初,QAnon的德国粉丝把美国欧洲陆军部署的大约6000名军事人员还有在德国举行的北约演习,视为特朗普从默克尔政府手中拯救德国的秘密行动。


在QAnon粉丝眼里,默克尔是所谓“邪恶精英”的帮凶。“Q”也成为抗议默克尔政府应对疫情措施的标识之一:他们认为政府夸大了疫情的危险程度,没理由封锁和限制人流。和美国的相似之处是,极右翼团体对这些言论反响热烈,不同的是,德版阴谋论在舶来品的基础上融入了“地方特色”——极右翼反犹太主义。上文提到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格林,也是反犹太内容的拥趸。


政治氛围向来宽松的荷兰,是第二波疫情的重灾区,9月份的确诊病例超过4月份的峰值。根据荷兰国家公共卫生及环境研究院(RIVM)统计,至11月10日荷兰新冠确诊病例达41.9万例。


疫情持续地打击着民众对精英政治的信任,极右翼政客积极传递阴谋论等不实信息加剧了社会的紧张气氛。本月13日晚荷兰再度进入局部封锁状态,酒吧,餐厅和咖啡厅都必须闭门。彭博社报道,示威者要求政府“停止封锁”,高呼“疫苗是坏消息”,不时包围位于海牙的荷兰议会。为了避免冲突和人身威胁,一些议员和政客只能狼狈地从后门溜走。


结合难民危机以来极右翼政党的崛起,欧洲对QAnon表现出的共鸣并不令人意外。新冠疫情的打击放大了人们对生活失控的不安和反政府情绪。QAnon的出现,为陷入焦虑的各类边缘群体理解世界提拱了一套简单粗暴的逻辑。并不是每个粉丝都会全盘接受QAnon的一切说法,但“大礼包”中的信息多样却可供大家各取所需,去解释那些不符合个人既定立场的现象。


面对汹汹来袭的阴谋论,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从7月开始陆续删除了上千个与QAnon有关的账户,页面和频道。


可是,当阴谋论进入现实主流政治,更深层且普遍的社会撕裂还在等待修补。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6 10:52 , Processed in 0.02290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