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历史 查看内容

60多年前,轰动世界的万人中毒事件,是如何扯掉日本政府面具的?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14 09:33 |来自: 世界华人周刊 分享新闻:

  


  日本震惊世界的公害事件之一,背后的问题值得深思。


  长期以来,日本都以高素质闻名全球,“不给别人添麻烦”被当成了他们的座右铭。


  但最近日本欲把核废水倒入太平洋的事件,颠覆了所有人的印象。这哪里是不给别人添麻烦,这分明是把麻烦踢给全世界。


  


  其实,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早有先例可循。


  早在60多年前,他们对待另一起公害事件,就充满了推卸、拖延、傲慢。


  民众们在告了36年之后才赢得胜诉,从年轻小伙变成了白发大爷。而且数万名患者中绝大多数没有得到补偿,被政府斥责为“装病”。


  

  ▲ 图片来源:北京卫视《档案》


  这种疾病非常恐怖,且无药可医。


  有些成年患者,身体萎缩成了儿童:高约一米,体重仅四五十斤。他们佝偻变形,日夜哀嚎,再配上狰狞的面目,让人胆战心惊。


  这就是被称为世界八大公害事件之一的“水俣(yǔ) 病事件”。


  自杀的猫


  时间回溯到60多年前,日本水俣湾东部有一个4万多人的小镇,还有1万多农民和渔民生活在周边的村庄。


  凭借着水俣湾外围丰富的渔产,小镇兴旺发达其乐融融。但谁也不会想到,这5万多人,将卷入一个悲惨至极的历史漩涡中。


  1952年6月,水俣镇有位叫高田治也的渔民,发现自家的猫举止怪异。


  


  小猫就像喝醉了酒,四肢不稳,摇摇晃晃,表情狰狞,不时地狂奔、摔倒与惨叫。


  从此之后,小镇里的许多家猫和流浪猫,仿佛被传染一般,身体抽搐,东倒西歪。也许是无法忍受痛苦,多数猫咪最终选择了跳海。


  根据统计:仅1953年就先后有5万多只猫跳海自尽。民众虽然恐慌,但毕竟只是些动物。他们把这类猫称为“自杀猫”,把这种病症称为“猫舞蹈症”。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狗和猪也出现了类似的病症。海中的渔产越来越少,贝类更是大量死亡,甚至连天上飞的海鸟都会像“中邪”一样一头栽进海里。


  宠物丰富人类的世界,而渔业直接关系到民众的生活。正当小镇居民感伤日子越来越难时,一场更大的灾难向他们袭来。


  1956年4月,人类身上也出现了这种病症。


  


  渔民田中一光发现5岁的女儿言辞困难、手脚抽搐、狂乱躁动。刚把大女儿送进医院,结果快3岁的小女儿也出现了同样症状。


  医生们都没有见过这种病情,对两个女孩全面检查后仍得不出结论。没有治疗方法,两个女孩的病情不断恶化,不到一个月先后离世。


  


  医生们感觉事态严重,于是组成医疗队到田中一光邻居家进行调查,结果发现20多户人家里,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出现了言语和行动的障碍。


  由于这种病症没有先例,他们便以地名,将这种病命名为“水俣病”。


  可以看出,日本医生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但接下来日本政府的反应,一步步将整个小镇变成了人间地狱。


  2


  再三无视


  虽然没能确定病因,但医生们普遍认为这种疾病非常致命。他们立即向当地政府报告,但政府非但没有采取措施,连信息都不肯公开。


  经历过新冠疫情的我们,都知道公开信息的重要意义。隐瞒信息,将导致灾难的后果。


  1956年5月,这种病在水俣镇大规模爆发,到处是口齿不清、走路摇晃、四肢抽搐的人群。有些患者甚至变得神志不清,最后在惨叫中去世。


  

  ▲ 水俣病患者


  为了应对这种史无前例的怪病,1957年初,日本多家医疗机构共同成立了“水俣病应对委员会”,在经过一年多的追根溯源后,终于锁定了附近一家名为智索的氮肥公司。


  这家诞生于1925年的化工企业,在1956年生产了超过6000吨产品,然后把含有十多种有毒物质的废水,直接排到了水俣湾中。


  委员会强烈怀疑“水俣病”事件与智索公司有关,只待进一步对各种有毒物质进行调查。


  

  ▲ 水俣病患者


  但此时的日本政府再次态度暧昧,居然停掉了对委员会的支持。


  智索公司态度强硬,死不承认与该事件有关,像往常一样生产与排污。并派人恐吓患者家属,禁止他们游行抗议。


  就这样,调查被拖了一年。直到英国专家前来提醒,失去支持的委员会才终于找到了原因:废水中的有毒物质——水银,也就是汞。


  在智索公司长年累月的排污下,水俣湾内的海水含汞量严重超标。生活在这片水中的鱼类,要么已经被毒死,要么体内藏着大量的汞。


  

  ▲ 当地民众


  以渔产为生的民众,长期以来食用剧毒的鱼,毒素在体内慢慢积蓄,最终导致了“水俣病”。


  诡异的是,面对确凿的证据,日本政府仍然敷衍塞责。智索公司不仅没有赔偿整改,反而增加了产量,继续大摇大摆地排污。


  自从发现首例病症后,毫无歉意的他们,居然又排放了12年。


  

  ▲ 患水俣病的儿童


  在这12年的时间里,水俣病趁着政府的麻木和智索公司的“支持”,住进了数万居民的身体中。


  更要命的是,它具有极强的遗传性。哪怕是一些无症状的健康者,只要吃过这些有毒的海产,就可能导致婴儿患上先天性的水俣病。


  3


  维权崎路


  为什么他们如此傲慢呢?因为氮产业对日本经济贡献巨大,甚至被认为“日本的经济成长是在以氮为首的化学工业的支撑下完成的”。


  水俣湾附近的智索公司,正是日本最大的化工企业。为了保护这个龙头,日本政府数次漠视了当地民众的人身安全。


  靠海吃饭的渔民,在渔业崩溃和病魔侵袭的双重打击下,普遍陷入了贫困。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继续吃含有剧毒的鱼类。几乎小镇上的所有人,最后都得了水俣病。


  1968年,忍无可忍的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46名受害者联合控告日本政府的不作为。


  

  ▲ 抗争的民众


  在重重压力之下,日本政府终于表态,要求智索公司补偿患者,停止排放污水。


  一年后又有1383名受害者,联合向智索公司索赔。但他们的维权之路,难于上青天。


  财大气粗的智索公司依旧傲慢,他们不再排放污水,但对造成的公害事件毫无歉意。仿佛商量好般,日本政府制定了严苛的“水俣病认定标准”,想赔偿先证明。


  这个标准有多严苛呢?截至2000年,有1.7万人申请认定,但只有2265人被官方认证为患上了水俣病,仅占13.3%的比例。


  绝大多数没有通过的患者,被政府斥责为“装病”。


  

  ▲ 抗争的民众


  比如有位叫绪方的先生,他没有明显的症状,但因为水俣病丧失了感觉。你可以闭上眼睛想象10秒钟没有感觉的世界,那不就是《加勒比海盗》中的月光诅咒吗?


  由于没有感觉,缺少疼痛的预警,他在生活中遇到过许多危险,有次竟然在工作时削掉了一段手指。但当他前往认证时,政府人员直指他装病。


  还有位叫谏山的先生,他的大女儿患有先天性水俣病。从生下来就躺在床上,不会说一句完整的话。饶是如此,他也经历了长期诉讼。


  

  ▲ 抗争的民众


  他愤怒地说道:“不抗争的话,我们会很可怜的,就算抗争了,也只是今天这样而已。我们亲眼见识了这不是一个靠谱的政府。”


  甚至,日本环境省的官员拒绝二次向受害者道歉。


  “国家已经在1995年道歉过了,这次我们只能说体谅你的辛苦。”


  4


  半生艰难


  在智索公司与日本政府的联合操作下,这起涉及了数万人的水俣病事件,足足拖了36年时间,直到2004年,他们的联名起诉才赢得胜利。


  20世纪已经变成了21世纪,青葱小伙熬成了白发大爷,俊俏姑娘的脸庞也爬上了皱纹。蓦然回首,许多患者已经度过了大半生。


  但这大半生,是何等的艰难呀!


  


  水俣症患者最大的特点,就是无法控制四肢和嘴唇。有位叫生驹秀夫的男子,表面看起来与旁人无异。但只要开口说话,就会双手颤抖、磕磕巴巴。


  生活在水俣镇的他,15岁时发病。在和朋友们吃刨冰时,竟然不能把刨冰送进嘴里,总是方向偏移后打到别人身上。


  

  ▲ 抗争的民众


  后来他的病情愈发严重,连西瓜籽都没法挑出来。因为他像多数患者一样,眼睛也出现了问题,视野变得非常狭窄,只能看到一小片地方。


  另一位水俣镇上的忍女士,患有先天性的水俣病。她口齿不清,长期坐在轮椅上,但从未放弃过希望,用爱情和艺术弥补人生。


  

  ▲ 忍女士


  由于身体原因,她的爱情往往无疾而终,但她享受着每一段恋情。也像普通女孩一样会吃醋、会撒娇,向往共看夕阳的浪漫。


  她更在苦难中保持着超过常人的旺盛生命力。生命以痛吻她,她则报之以歌。她写过一首《这就是我的人生》的歌,还在小镇的音乐节上获了奖。


  如今,智索公司早已转型,日本政府也投入了大笔资金改善水俣镇的环境。2008年,水俣镇被评为“环境模范城市”。


  

  ▲ 水俣病患者


  但讽刺的是,绝大多数病人依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证,没有认证就难以索赔。


  而且,那些受害者的心中装满了遗憾。他们本可以拥有另一种人生,却被另一些利欲熏心的人毁掉了。


  5


  悲剧再现?


  水俣病事件值得我们反思,愿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但如今的日本,竟然欲把123万吨核废水倒入太平洋,难道悲剧又要重演?


  按照日方的说法,他们会将核废水先稀释40倍,分30年时间缓缓地注入太平洋。这些放射性会很快稀释,不会显著影响到海水和鱼类。


  


  但绿色和平组织在研究报告中宣称:这些核废水不仅含有放射性元素氚,还含有同样具有放射性的碳-14。“造成人类集体辐射剂量的主要因素,有可能损害人类DNA。”


  讽刺的是,根据11月3号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曾在9月底视察福岛第一核电站,他向工作人员询员核废水处理后能否饮用。


  工作人员回答说可以,但菅义伟最终也没敢喝。


  

  ▲ 福岛核废水存储罐


  首相不敢喝的核废水,就这样放心大胆地排入太平洋,究竟是哪来的自信?


  守小礼而无大义,外敦厚而鲜廉耻。这样的政府,岂能让人放心?


  很多时候,繁荣的经济是一个绝美的面具,能够掩盖种种的问题。但面具背后隐藏的,可能是凶神恶煞的脸庞。


  


  看人不能只看他的脸,看国家也不能只看它的经济。


  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靠鞠躬道歉解决的。


  日本政府,这一次,请不要再当缩头的乌龟了。文/令狐空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4 14:54 , Processed in 0.02568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