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大学生被灌醉遭多次性侵疯狂报复 结局令人唏嘘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17 12:00 |来自: 社会一杂闻 分享新闻:

2003年3月19日,下午9点钟,智渊源的父母,给在北京工作的儿子打电话,手机和家里电话都没人接。


隔了两天,他们再次给智渊源打电话,发现还是没人接,放心不下,坐长途客车来北京,到了儿子在海淀区当代城市家园的住处。


进门后俩人崩溃了——智渊源被捆绑着,满身刀痕,已经死去多时。智渊源当时住的小区



警方到后,对现场进行了勘查后,发现和之前发生的5起凶杀案非常相似,指纹也吻合——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件。


2002年底至2003年初,算上智渊源被害的案件,北京连续发生了6起类似的杀人案。


被害人都是男性,年龄20岁到30岁,作案地点有4起在被害人家中,另有两起,一起是在男厕所里,另一起是在野外——在野外的那次,凶犯作案后,残忍地将对方的生殖器割掉。


所有的被害人都有三个共同特点:同性恋、有受虐倾向、喜欢上一个叫"紫色男孩"的同性恋交友网站。


警方由此分析,凶手和被害人,一定是通过网络结识的,且凶手一定有同性恋倾向。


2003年4月4日下午,警方通过走访侦查以及线人情报,锁定了一名叫李义江的男子——他与几名被害人在网上进行过接触,并且被人证实,经常带不同的男性回家。


警方快速搜集到了李义江的资料——24岁,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职员,原籍新疆昌吉市,暂住东城区东直门柳芳南里12号楼地下室。


本来是北京理工大学98级计算机系的学生,因为穷,交不起学费,于2001年3月退学了。


确定了李义江的居住地后,他们前往李义江所住的小区进行抓捕,却没想到,正好碰见他在小区里遛狗,因觉得外貌相似,叫住他进行盘查。


李义江停下来,看着警察,特别平静的问:"你们是不是找我?"


随后,他很淡定的带着警察回到家,拿了些生活用品后到了公安局,经过指纹比对,"3·21"案现场指纹,与李义江的指纹特征一致,而他本人,也很痛快的承认了——自己通过网上约见,杀了6个同性恋。


在谈起杀人原因时,他说一开始是为了报复:"他们轮奸了我。"


李义江上大学时,因为性取向的问题,经常在一个叫"紫色男孩"的同性网站聊天。


2002年11月底,李义江到"紫色男孩"常提到的朝阳区的一个迪厅外,这个迪厅里经常有同性恋聚会,李义江在那认识了四个陌生男子,很聊得来。


他们邀请李义江到东三环附近的私人住宅里玩,李义江答应了——他喝了很多酒,可能真醉了,也可能是被下了迷药。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被脱光了,还被折叠捆绑在暖气管上。


这四个男人开始虐待、玩弄李义江,先是猥亵,然后轮流强暴了李义江,并用鞭子抽他,用蜡烛、烟头烫他,虐待了他一个多小时。


李义江回到家,哭了一夜,然后决定报复。


他每晚在北京各个gay吧,以及同性恋常出没的地方,寻找这几个人。


终于,被他在三里屯的酒吧街找到一个。


李义江跟踪这个奸污过他的男人到了家——丰台区的一栋平房里,然后他开始蹲点守候,直到男人去了网吧。


李义江躲在角落里,暗中观察,趁着男人下机时,赶快上去登陆,记下了这个男人的QQ号,然后化名和他聊天。


这个男人QQ名叫"收费奴",熟悉了之后,他告诉李义江,自己可以卖身,只要800块,李义江就可以和他发生性关系,甚至进行捆绑和虐待。


李义江同意了,和"收费奴"约好在他家进行性交易后,把同学送的西班牙军刀放进包里,背着包,来到了"收费奴"的住处。


见了面后,"收费奴"觉得李义江很眼熟,似乎想起了曾经虐待李义江的事,李义江也害怕被认出来,赶紧圆了过去说"这就是缘分嘛,咱这叫不打不相识"。


"收费奴"没多想,李义江趁着他转身脱衣服时,在背后给了他几刀,杀死了"收费奴"。


杀人后,李义江觉得还不解恨,又拿刀割下了"收费奴"的生殖器,扔进了垃圾堆里。


第二个人是在中关村附近找到的,是个外语系研究生,李义江用同样的方法,记下了他的qq号,然后在网上勾引他,带刀来到他家里,依照事先约好的方式捆住手脚,开大音响开始折磨他,割断了他的喉管后,又割掉了他的生殖器。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李义江用同样的方式追踪、聊天、虐杀了他们。


大仇得报后,李义江并没有停手,他开始没有目标的随机杀人,又杀了两个。这个时候,任何的男同性恋,都可能会成为他的目标。


他从一个复仇者,彻底变成了一个连环杀手。


但这一切,早在李义江还是个孩子时,就早有预兆,被四人轮奸,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义江家里有三个男孩,他最小。


李家家境贫寒,李义江的父亲,因为工作劳累、妻子患精神疾病、家庭贫困,再加上3个需要养的孩子,使他得了抑郁症,酗酒成性,喝醉之后就把李义江和他妈痛打一顿。


李义江父亲酗酒,而她妈又有精神病,一犯病就摔东西打孩子——两个哥哥年纪大,遇见这种事就跑掉了,但李义江年纪小,跑不掉,经常沦为父母发泄的工具,身上总是遍体鳞伤。


后来记者采访李义江时,他谈起过这段生活:"妈妈有神经病,从我一回新疆,她天天不是打我就是骂我,有时候我还睡着,就被她从床上揪起来,不分青红皂白,按住就打。"


"也许是由于长期照顾她,抑郁太久的缘故吧,爸爸性情急躁,抽烟酗酒,喝醉之后见谁打谁,简直就像疯子……我就这样和两个疯子一起生活。"


由于长期挨打,李义江特别害怕这个家,每次放学总是借口打扫教室,故意呆很晚才回家,大家都夸他是个好学生。


1994年12月,15岁的李义江又一次很晚回家——他在路上遇到一个中年男子,说想和他交个朋友,邀请他一起吃饭。


李义江想着不愿回家,就答应下来,去饭店陪中年男人一起吃饭喝酒。


在喝多了的情况下,李义江被中年男人带到了一个苗圃,强奸了。


在此之前,李义江从没想过自己能被一个男人性侵,第二天他反应过来,拿着家里的尖刀,满大街去找那个男人,想要复仇,结果找了几天都没找到。


他感到很痛苦,下了一个决心,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打骂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受过性侵的新疆,他要到北京去。


2000年,李义江通过努力学习,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学成人教育学院计算机专业,远离了这个地方。


大学一开始,家里会给他寄生活费和学费,到了第二学期,家里人给的钱很少,不够花,而且这期间,他还迷上了上网,网费也需要一部分钱。


为了赚钱,李义江每天在两家肯德基打工。


一天早班,一天晚班,同学劝他别这么辛苦,李义江说,他不想花家里人的钱,打工也是一种锻炼自己的机会。


李义江本来成绩不错,但打工让他很多课都不及格,到了大二,他干脆不上课,偶尔才回学校看看同学和朋友。


逃离家庭的快感没有持续多久,在大学里,除了上课以外,李义江无事可做。


他没什么爱好,也不喜欢运动,室友喜欢下棋打牌之类的活动,他都不会,因为从小就没有人陪他玩那些东西,所以他和同学也玩不到一块儿。


后来,他一个人去网吧上网时,无意间找到了一个叫"紫色男孩’的网站,他看了里面一些内容以后,觉得一切都明朗了,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


他辍学之后,除了打工外,开始混迹于gay吧之类的地方——这让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据李义江的同学回忆,李义江辍学后回来过几次,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名牌,请同学吃饭都是去大饭店,还带着另一个同学去酒吧玩了几次,问他生活好转的原因时,李义江告诉他,是在华威商场摆摊赚了钱。


事实的真相是,李义江并没有通过摆摊赚钱——他被人包养了。


2002年6月,李义江混迹于gay吧时,遇到了一个叫唐剑箫(化名)的中年帅哥,名牌大学毕业,外企上班,富二代,自己在海淀有一套房。


俩人聊到午夜两点,唐剑箫撩拨着李义江,说可以资助他,只要两人住在一起。李义江对唐剑箫有好感,就跟他回家了。


回到家后,唐剑箫要跟李义江亲热,李义江拒绝了。


对这段经历,李义江回忆说,他很清楚唐剑箫不会伤害他,但是他克制不住条件反射般的激动,唐剑箫脱了衣服,让他想起15岁时被性侵的仇恨,尽管他很渴望唐剑箫的抚慰,但他还是愤怒,并拒绝了。


北京一所gay吧的夜晚


唐剑箫没再做什么过激举动,两人坐了一夜,李义江把自己以前被性侵被虐待的经历,都告诉了他,他安慰着李义江,令李义江很感动。


这事过后,两人开始同居,唐剑箫因为要上班,还给李义江买了条狗解闷——就是后来他被捕时遛的那只。


过了一段清闲日子,李义江不愿干待在家,他跟唐剑箫提议,要做点生意,唐剑箫给了一万块钱让他去西单卖服装。


2002年底,李义江开始在西单华威卖衣服,因为不懂经营,也没什么审美,进的衣服也不流行,一直在亏本。


但在摆摊过程中,他遇到了一叫王悦的姑娘,王悦经常陪李义江去市场进货,批到一些流行又便宜的衣服,生意开始好起来。


有时,王悦下班还会帮李义江卖衣服,有时收摊早,两人一起出去玩。


王悦当然是喜欢李义江的,李义江也喜欢王悦,从当时的媒体报道来看,李义江很矛盾,他喜欢王悦,但自己是被男人"包养"的人,他已经习惯了"女性"的角色,如果重新去做回男人,他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李义江决定说实话,他暗示王悦自己是个同性恋者,王悦没有嫌弃他,还是对他好,并试图改变他。


但王悦没能成功——李义江虽然喜欢她,但对她完全没有任何异性的欲望,即使王悦脱光了在他面前,他也不能产生性冲动。


逐渐的,王悦有点受不了了,俩人没提分手的事,但都逐渐疏远了对方——有一天李义江走在街上,看见王悦挎着另一个男人,笑得非常开心。


作为一个同性恋,李义江对王悦并没有什么占有欲,俩人后来还有联系,一直到2003年2月才断——李义江这时开始杀人,怕连累她,主动断了联系。


和王悦分手后,李义江遇到了自己第一个真正喜欢的同性,他在朝阳区一家叫nightman的酒吧,遇见了一个叫雷雷的男孩。


同李义江一样,雷雷有过被其他同性恋者猥亵和欺骗的经历,这使得李义江产生了一种保护欲——除此之外,他更加仇恨除雷雷外的其他同性恋者。"


包括包养他的唐剑箫——唐剑箫有时会把李义江介绍给一些同性恋朋友,作为临时性伴侣。


因为在那个年代,同性恋者是少数群体,满足性需求的难度比较大,这种在同性恋者之间的转手很常见。


但这对李义江伤害极大,有一种被"玩弄"的屈辱,可出于对唐剑箫经济上的需要,他一直忍受着这些"屈辱"。


而就在这时,他经历了那场四人轮奸和性虐——这让他从小到大的所有怒火(童年被父母打、初中被性侵、被屈辱的包养并玩弄、自己的爱人雷雷被其他同性恋猥亵),一次性爆发了出来。


2004年8月20日上午,李义江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临刑前,李义江表现的很平静,他在法律文书上按下手印后礼貌地说:"谢谢法官。"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 24小时新闻排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2-2 15:13 , Processed in 0.02115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