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上海男子连刺孕妻三刀后焚尸灭迹 受害者父亲发声:我们不要赔偿,只求他偿命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20 11:55 |来自: 底稿 分享新闻:

封面新闻 记者 黄晓庆


今年3月20日上午9时,在上海浦东新区泥城镇发生了一起杀妻焚尸案,受害者是办婚礼不到3个月,怀有身孕的刘娟(化名)。嫌犯严某杰(化名)因为所欠的25万元赌债马上到期,向刘娟索要彩礼钱还债被拒后,残忍将其杀害并点燃卧室,试图毁尸灭迹。


11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庭审前,刘娟的父亲刘伟(化名)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没有民事赔偿诉求,只希望判处凶手死刑,立即执行。


上海男子连刺孕妻三刀后焚尸灭迹 受害者父亲发声:我们不要赔偿,只求他偿命

刘娟和爱犬糖糖


案发还原

连刺妻子颈部3刀后纵火 他顺走千元在车内数钱


刘娟是上海市一所小学的语文教师,受疫情影响,学校的课程改成了线上。因为严某杰家里,公公婆婆都在,上网课不太方便,二人搬回了娘家居住。这是一栋二层小楼房,一楼是客厅厨房,二楼3个房间,刘娟的房间朝东边。


刘伟8点上班,通常7点半出门,每天出门前,他总要到刘娟房间叫女儿起床。“她晚上备课睡得晚。”3月20日也不例外,为女儿做好早餐后,刘伟就出门了。


严某杰前一晚住在其父母家并未回家,事后查看监控刘伟才知道,当天早上7点严某杰在朋友家换了车后就开车在家门附近兜了一圈,过了半小时又来了一次,刘伟猜测:“他是提前踩点,看家里有没有人。”直到8点过才进房间。


刘伟的代理律师上海新惟律师事务所樊颙告诉记者,根据严某杰的供述,进门后,为了还赌债,他要求刘娟将彩礼钱给他,可刘娟一再表达这笔钱是留着给患有直肠癌晚期的公公做手术用,不同意给钱,期间刘娟一直仰面躺在床上。严某杰从一楼厨房拿了把水果刀后上了二楼,再次要钱被拒绝后,突然从床尾跳到床上,左手摁住她脖子,右手用水果刀捅了她颈部两刀。求生意识本能驱动,刘娟想到阳台上去呼救,严某杰从床上跳下来,将摔倒在地板上正在爬行的刘娟翻转过来,再次朝脖颈上刺了一刀。


做完这一切,严某杰到二楼卫生间洗了手,又回到卧室,点燃两本书引发了熊熊大火。后经鉴定,刘娟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被人焚尸。


严某杰做完这一切离开时,还拿走了桌子上1000元钱,在楼下的车里一边观看火势,一边数钱。樊颙认为“可以看得出他十分冷静”。


现场惨烈

忠犬护主不幸离世 死者父亲还以为是电线短路


9点左右,刘伟接到了邻居打来的电话,说家里着火了,他还以为是家里电路短路引发的火灾。


5分钟后赶回家,远远就看到房子上浓烟滚滚,仔细一看着火的房间正是刘娟那间时,刘伟意识到此时本应该在上网课的女儿一定还在房间内。“我准备披一床浇湿的棉被冲进火场,但是火势太大,警察把我抱住了。”


刘伟将家里养的狗——糖糖从一楼的笼子里放了出来,糖糖立即冲向二楼房间,叫了两声,随即被大火吞噬。“它为了救我的女儿也走了,依偎在我女儿身边。”


9点20分左右,消防将火扑灭之后,现场被警察封锁,刘伟远远的看到刘娟的尸体被抬出,已经烧毁了。“164的个子只剩下130,下半身基本没有了。”由于尸体损害得厉害,刘伟特意请了殡仪馆的师傅为女儿做了遗体整容,让爱美的女儿可以体面的离去。


樊颙说,证据上显示严某杰在楼下停留了一会才离开,他还删掉了一些微信、短信,然后换回自己的车,回到家中,在父亲的劝说下才去自首。


之后从派出所传来的消息,刘伟才知道女儿死亡的真相。再后来,将媒体报道、周围流言拼凑起来,他才发现原来看起来和气懂礼的女婿原来是个赌徒。最令他痛心的是,尸检报告显示,案发时刘娟子宫增大,宫腔内见胎盘样组织成分,证明刘娟怀有身孕,可惜宝宝还没来及看看这个世界就离开了。


上海男子连刺孕妻三刀后焚尸灭迹 受害者父亲发声:我们不要赔偿,只求他偿命

刘娟自拍照


生活轨迹

“乖乖女”和“赌徒” 本不该相交的两条线

在外人眼里,刘娟一直善良懂事,是个“乖乖女”,留着长发,瓜子脸、双眼皮,喜欢自拍。从小学就开始就拿学校的奖学金,被评为“三好学生”。大学念的德语专业,2016年毕业后顺利进入浦东新区一家学校当老师,短短的4年时间,刘娟从年轻教师成长为了年级组长。


刘伟说,疫情期间,刘娟除了上网课还要和教导主任沟通布置任务,统计学生外出情况,“她给我说过二年级367个学生,每一个学生的行踪她都要掌握。”刘娟出事后,班里几乎所有学生的家长都来悼念,教师也来了100多个。在刘伟看来,这就是女儿深受学生、同事欢迎最好的证明。


身高185,外观端正,脸上总是笑嘻嘻的,这是严某杰给刘伟留下的第一印象。“表面看不出什么,我们是农村人,只要女儿满意就行。”


律师樊颙介绍,严某杰直到案发后才知道自己是领养的,严家第一个孩子因白血病去世,之后从安徽将出生1个月的严某杰领养回来,对他倾注了所有的爱。


严某杰的父母以前是开服装厂的,后来生意不好关门 ,家庭条件还是不错,在上海有两套房。“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送他读私立学校,在国内读了两个大学都是读了一半就退学了,后来送他到英国留学也没有修满学分,没有拿到大学文凭。”樊颙说。2018年,回国后,父亲为严某杰找了一份汽车配件的工作,但是他也没好好干。


律师樊颙还有一个身份是二级心理咨询师,他十分赞同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崔丽娟在一次采访中对于严某杰心理分析的“自我否定”说,学业不顺、工作不顺,严某杰长期处于一种自我否定的状态,工作期间可能自暴自弃,抱着侥幸的心理在网上赌博,一旦赢了就会突然获得自我肯定,所以沉迷其中。结婚前,他曾经欠下了200万赌债,他父亲帮他还了。结婚后直到案发,他又欠了100多万。


11月17日下午,记者拨通了严某杰父亲的电话,但是他以:“生病,没什么了解的”为由,拒绝了采访。


据悉,本案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人严某杰涉嫌故意杀人罪、放火罪依法提起公诉。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将于2020年11月19日下午开庭审理。律师樊颙说,本案被害人家属选择搁置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权,拥有的民事权利以后有需求再主张。


封面新闻对话受害者父亲:

只希望判凶手死刑,立即执行


封面新闻:这件事对家里产生了什么影响?


刘伟:现在家破人亡,唯一的女儿没了,房子二楼以上墙体开裂,楼板也有裂缝,房间里烧得连双袜子都没剩下,已经无法住人,我们两口子都是在外面租房。


封面新闻:你们夫妇俩心理状态恢复得如何?


刘伟:我妻子以前是保洁,出事后就没上班了,精神状态至今没有恢复。我怕她想不开一直陪着她,因为没有经济来源,上个月才不得不出来工作。我们两个人呆在一起就经常哭,晚上睡不好,凌晨一两点就醒了,看着女儿的照片哭。


封面新闻:出事后,严某杰的父母有没有向您道歉或者来祭奠你女儿?


刘伟:他父母从来没有来过,没有道歉也没有来悼念。只有葬礼时,严家派了几个人过来,但是也没道歉。


封面新闻:对庭审有什么诉求?


刘伟:我没有民事赔偿诉求,只希望判处凶手死刑,立即执行。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 24小时新闻排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1-29 05:38 , Processed in 0.02215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