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 elvishui
  • italkbb
  • frankpeng
  • highsun??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如果中国警察敢来抓你,我会用枪顶着他的脑袋”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1-21 12:29 |来自: 长安剑 分享新闻:

“如果中国警察敢来西港抓你,我会用枪顶着他的脑袋。”


当看到这条简讯,抓捕团成员全部陷入了沉思......


猖狂的黑恶势力听说中国警方已到达柬埔寨,毫不忌惮,而且不断叫嚣。


十多分钟之后,一个声音打破了平静:“我去!”


说这话的,就是山东省滨州市公安局滨城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兼扫黑除恶专业队队长——贾铭毅。


“砰”一声枪响,一名男子黑影迅速窜过


2018年12月10日下午,随着“嗡嗡”的轰鸣声,又一架从广东前往柬埔寨的飞机起飞了,渐渐远去。


贾铭毅与战友们组成的抓捕团队就在这架飞机上。短裤、背心、刮胡刀,每个人简单收拾了一小包必备物品,拎着就出发了。


机舱内,有着十多年刑警生涯的贾铭毅很是激动,第一次执行跨境抓捕任务——缉捕畏罪潜逃至柬埔寨的黑恶组织头目崔某某。



在国内,黑恶头目崔某某等人有组织地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


“纵使远在天涯海角,我们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其抓捕归案。”贾铭毅谈道。


两个半小时后的傍晚时分,贾铭毅和战友们落地于狭小的金边国际机场,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身在异域他乡,困难重重。


柬埔寨天气恶劣,早上起来都是三十五六度的高温,经常大早上就是“汗水洗衣”。


“砰”一声枪响,一名男子黑影迅速窜过。贾铭毅和同事去小吃店随便扒拉几口饭,还没吃完,他们就亲眼目睹了当地一起发生在街边的持枪抢劫案件。


柬埔寨有中国的电视台,贾铭毅和同事们只要一打开电视就是《战狼》《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这三部电影,“一遍又一遍,这和在国内看感觉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住的酒店就在湄公河旁边,很有代入感,那种深刻的紧张和凝重,是在那时的情境里才会有的。”贾铭毅说。


贾铭毅的心情开始有点沉重——脑子里曾经所预想的可能发生的危险,正一步步变成现实,情况不容乐观。


更糟糕的是,涉黑嫌疑人崔某某已经在两个月前,就离开金边,销声匿迹了。


缉捕崔某某,无异于大海捞针。


所猜想的所有不利状况全部都发生了


“我们是干这个工作的,这是我们的任务,不管什么问题,都得做!”


扫黑精英团成员们达成了一致,他们打起精神。


贾铭毅一行抽丝剥茧,寻踪觅迹。十多天后,他们终于发现重大线索:崔某某经过密谋去了西港准备偷渡去越南。


时间紧迫,一旦崔某某偷渡成功,前期一切工作都白费了。为此,大家都着急不已。


这时,有人说:“那里恶势力猖獗、暴力事件频发。”


随之而来的情报也印证了这些麻烦——崔某得到了当地某黑恶势力的庇护,其中一名大头目甚至叫嚣:“在我这里,你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果中国警察敢来西港抓你,我会用枪顶着他的脑袋。”


犯罪分子明确是持对抗态度的,这是的的确确的现实困难。


中国警察在境外没有执法权,只能潜伏下来,找机会请当地警方配合。


对此,抓捕团成员全部陷入了沉思......


十多分钟之后,一个声音打破了平静:“我去!”


贾铭毅主动请缨要求前去西港黑恶势力所在的窝点潜伏。


“所猜想的所有不利状况全部都发生了,我的心情一直在走下坡路,一截一截地走到最后,我反而放下了。”贾铭毅说。


要做潜伏者,不能光靠胆量,还要有谋略,身份必须隐藏,乔装改扮是少不了的。


贾铭毅审视了自己一番:衣着板正,一看就更像公务人员,不像普通游客。


所在地周围全是赌场和赌徒,贾铭毅明显与这里格格不入,得伪装和隐藏自己,融入环境。


藏护照、身份证还只是第一步。


“能给我剃一个光头么?”贾铭毅转头望向同行的童大哥。


于是,童大哥从行李袋里面拿出刮胡刀,从上往下,一刀一刀,“刺啦刺啦”,贾铭毅的头发簌簌掉在地上。


贾铭毅摸摸光秃秃的圆脑袋,又找熟识的同事借了个墨镜,往脸上一挂,效果立杆见影——再这么一瞧!不敢说是“黑老大”至少也是个“古惑仔”。




领导笑着拍了拍贾铭毅的肩膀:“小贾!这下我可放心多了!哈哈……”


盯梢时,抓捕对象竟然径直走向了自己……


贾铭毅在酒店内外连续蹲守了两天两夜,浑身不自然,脑子紧绷着一根弦。顾不上睡觉、忘记了吃饭,哪怕中途仅有两个小时小憩的时间也是睡不着的,于是他压根不睡了,他不断用凉水洗脸,生怕自己一打盹就会失去抓捕的机会。


机会来了......


12月29日下午五点,崔某某和当地黑恶组织头目两人,一身浅色运动服,间隔大概半米的距离摆着手,十分悠闲地走出酒店,准备乘车外出。


接着,一个让人始料不及的险情出现了。贾铭毅的车和对方的车,竟然都是深棕色丰田坦途。


由于同一型号、同一颜色,崔某某和那名头目出了酒店后,一时认错了车,竟径直走向贾铭毅驾驶的丰田车。


因为在国内曾有过接触,崔某某很有可能认出贾铭毅。


尽管此时的贾铭毅有所伪装,但他的心还是提到嗓子眼,那一瞬间,整个车子里的空气都迟滞了。


眼看着崔某某他们越来越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名头目的司机从后边超车过来,接走了二人。


贾铭毅舒缓憋着的一口气,还来不及擦头上渗出的虚汗,赶紧联系当地警方请求支援,并报告车号和行车方向,然后开车尾随。


五分钟后,在一条狭窄的乡村小道上,贾铭毅驾驶的车辆配合当地警方截停了崔某某的车。


当地警方的车上立即下来五个人,一瞬间,五把手枪迅速顶在车窗上呈包围状,崔某某等三人下车后束手就擒,崔某某一直死死地瞪着贾铭毅,眼神里面,是惊愕。


人抓到了,任务还没结束。当天晚上,在金边和西港之间仅有的一条小路上,贾铭毅摸黑一路飞驰,平时7个小时的车程,他开了4个小时就赶到了金边移民局,将犯罪嫌疑人送进了羁押场所。


十点多,看着崔某某被关进铁笼子的那一刻,一颗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贾铭毅一群人瘫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起来。


那一瞬间,这三十多天以来积攒的疲惫一下就全冒出来了。


“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加班的!”


在柬埔寨的第15天,队员们围坐在一起吃饭。


贾铭毅无意点开手机上女儿发来的微信语音:“爸爸你快回来陪我吧,你在干什么呀?”


六岁女儿稚嫩的声音触动了身边这些坚硬男子汉们的心。


所有人拿着筷子顿了顿,都沉默了,表情都渐渐显得不自然,那是因为都想自己的家人了。


对家人,贾铭毅只说了两个字——愧疚。



贾铭毅扎根刑侦岗位16年,不管是扫黑还是禁毒,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经常是出门时披星戴月,回家时已半夜三更。有时在案子上一盯就是几个星期,陪陪家人成了他最大的奢望。


他是孩子眼中的“隐形人”——每天孩子还没起床爸爸已经出门了,晚上爸爸到家时孩子早已进入梦乡。


他是孩子眼中的“撒谎精”——每年都向孩子们承诺,休假带你们出去玩儿,可却屡次爽约,经常一个电话就走了。


曾经有人问他的儿子:“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年幼的儿子脱口而出:“加班的!”


女儿在幼儿园里画了一幅画,老师问是什么意思,小女儿回答说:“爸爸天天加班,我希望他陪我画画。”



今年年初,滨城公安分局举行十佳民警颁奖仪式,作为一名警嫂,贾铭毅的妻子受邀参加,看到了现场播放的介绍丈夫的视频,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年前在柬埔寨期间的惊险程度。


“她回到家抱怨我,这么危险也不和她说。我知道她是关心我,担心我的安全。但这种事我怎么和她说,又怎么能说……”贾铭毅说。


来源:长安剑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 24小时新闻排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GMT-8, 2020-12-5 10:21 , Processed in 0.02068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