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美国知名演员因性侵罪名入狱 如今却无罪释放

加新网CACnews.ca| 2021-7-9 12:41 |来自: 带你游遍英国 分享新闻:

三年前,81岁的美国资深喜剧演员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因吸毒性侵被定罪,入狱服刑,一时轰动全美。



考斯比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喜剧巨匠,因为其睿智亲和的形象还成为美国人民心目中的“天才老爹”。


然而2015年底,作为#Metoo运动的一部分,他被爆出背地里居然是个连环性侵犯!当时共有60余名受害者站了出来,公开指控科斯比。


但各种指控却因证据不足或错过法律追溯期而无效,最终只有其中一起发生在2004年的他下药性侵了天普大学篮球队员工安德里亚·康斯坦德的性侵案,成功把其送进监狱。



而他当年的定罪,也让他成为了第一个因为Metoo运动被定罪的知名人士。


2018年当他被判决性侵有罪时,法庭外情绪激动的受害者相拥而泣,她们总算是等来了这一天的正义。



然而没想到伸张正义的3年后,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竟然推翻了比尔·考斯比的性侵犯定罪,并表示因为他的正当程序权利受到侵犯,所以一切有罪判决都将取消。


在上周三,考斯比被释放出狱,重获自由。在和媒体见面时,他还举起了胜利的手势。



考斯比获释当天,在他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家外,粉丝举牌对他表示支持。?



在7月4日星期日,亚特兰大的粉丝们还为他举办了一场“欢迎比尔·考斯比回归”的派对。


但在他家门口也集聚了一群抗议者,他们控诉司法漏洞,并且纷纷替受害者感到不公。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被定罪的性侵犯居然被释放出来了?


这个惊人的反转裁决让曾经轰动全美的考斯比性侵案,再次掀起全民争议。


这里不得不提当年成功将考斯比定罪的性侵案。


在2004年,就职于考斯比母校天普大学的受害者安德里亚·康斯坦德受到考斯比的邀请而去到他的家中。



当时考斯比称要和康斯坦德商讨工作,然而没想到她遭到考斯比下药迷晕,等她醒来时发现考斯比正在用手指性侵她。


当年康斯坦德提出起诉,但因为证据不足而被检方撤回,最终双方达成了民事和解,案情才告一段落。


在2015年因为有越来越多受害者出面作证自己遭到了考斯比下药性侵,康斯坦德一案又被检方拿了出来重新起诉考斯比。



被判诱罪入狱的考斯比一直否认其罪行,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并上诉至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


在那里考斯比的案件竟然因为当年检察官布鲁斯·卡斯特 (Bruce Castor)的一个错误而被意外推翻了,他最终获得无罪释放。



根据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的说法,考斯比之所以可以被撤销有罪判决,是因为他们认为康斯坦德案的判决有违司法的程序正义。


当年康斯坦德提出诉讼时,检察官和考斯比达成了一个不对他发起刑事诉讼的协议,所以考斯比才做出了“承认下药性侵”的证词。


法官认为,证词是当时在不起诉协议下的被告陈诉,因此在程序正义上对考斯比并不合理,所以不能作为定罪的关键。



当年这起案件本来就因为证据不足而一度被判无效,后来才找到了多名受害者出面作证。


但严格来说,其他被害者的经历和证词都没法证明考斯比对康斯坦德的性侵。


因为不当的司法程序导致为数不多的证据——考斯比承认性侵的证词不能被采用,这简直和当年辛普森杀妻案如出一辙。



在1994年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O.J. Simpson)涉嫌谋杀其妻子和另一男子的案件中,由于警方的极大重大失误导致有力证据的失效,辛普森当场被判无罪释放,戏剧性反转也让该案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有关程序正义最有代表性的案件。


出狱后的考斯比不但在出狱时比出了胜利手势,还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终于获得了正义和清白。


“我从来没改变过自己的立场,我始终坚持自己的清白。感谢我的粉丝,感谢法院!”



虽然考斯比如今获得了法律上的“正义”,但却不能洗脱他身上性侵犯的污名。


当年公开指出自己遭到考斯比性骚扰或者性侵的女性不计其数,甚至还有圈中的大牌演员、模特都站出来作证。


2014年11月17日,前女演员和记者琼·塔西丝(Joan Tarshis)在接受CNN电视台的采访中,表示自己在19岁时被考斯比强暴了2次。



塔西丝表示,自己的母亲是考斯比的超级粉丝,而当年有女演员抱负的她也非常仰慕考斯比。


所以在考斯比对她提出了工作邀请后还非常兴奋,没想到考斯比在她的饮料里下药,然后性侵了她。


和她有着相同经历的还有前超模珍妮丝·迪金森。



迪金森声称,在1982年,考斯比邀请她去看他的演出,并称会对她的歌唱事业提供建议和帮助。


在两人吃完晚餐回到房间后,考斯比给了她“酒和药丸”称可以帮助她放松。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现我没有穿睡衣,而且我记得在我昏倒之前,我被这个男人性侵过。”


一名调酒师贝克·金妮也在法庭上作证指出,在1982年她在内华达州雷诺市的一家酒吧担任调酒师时,考斯比对她进行下药并性侵了她,当年她只有24 岁。



还有在1975年,在芝加哥的威廉明娜经纪公司(Wilhelmina Agency)担任模特儿塔特,通过共同朋友认识了考斯比。


有一天他打电话来,问她能否来机场接他。当考斯比上车后又问塔特是否能顺道带他去花花公子大厦,他说当时他住在那里。


到了那里之后,他邀请塔特进去喝杯酒再走。


“我进去的时候,还以为那里还有其他人在场。但那里一个人也没有,接着他给我倒了一杯酒或冰茶之类的东西。接着我就失去意识了。”


而等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另一个房间,考斯比还一丝不挂地躺在她旁边。


在2015年,《CUT》杂志还找来了35位曾遭到考斯比性侵的受害者,让她们讲出自己的故事,35位受害者的合照看起来还是相当震撼。



没想到当年的有罪裁决居然被推翻了,对于那些寻求正义的受害者来说,该裁决就好像一记狠狠的耳光。


其中三名受害者代表律师丽莎·布鲁姆表示,她认为对于所有指控其性侵的女性来说,这可能是“非常艰难的一天”。


其中一名受害者维多利亚·瓦伦蒂诺就在声明中表示对于本次的判决感到愤怒不已::


“我很愤怒!震惊!气到我的胃都打结了。我们为提升女性权益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被一个法律漏洞推翻了。我们的街道上现在有一个连环强奸犯。”



代表其他原告的女性律师奥尔雷德(Gloria Allred)则表示:“我尤其替那些在他的刑事案件中勇敢作证的人们感到难过。”


康斯坦德和她的律师表示,宾州最高法院撤销对科斯比定罪的决定令人相当失望。


“今天关于比尔?考斯比的决定不仅令人失望,更令人担忧,因为它可能会阻碍了其他想为性侵幸存者寻求正义的人们、或者可能会迫使幸存者们在提起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之间做出选择。”



从法律上看考斯比是无罪的,但今天他获得的自由,对于他的受害者以及其他同样曾遭到性侵的受害者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而且他出狱后的胜利手势,更像是对受害者的挑衅。法律虽然无法将其定罪,但这也无法证明他的清白。



一个被60多名受害者指控的性侵犯,如今却被无罪释放,


这到底是美国法律上维护程序正义的又一公平之举,还是法律漏洞导致的不公?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