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女子寻亲生父母意外找到妹妹 两人竟是初中同学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1-16 14:35 |来自: 极目新闻 分享新闻:

自从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后,43岁的河北衡水女子周娟便开始寻亲了。


6年的寻亲之路,周娟尝试了各种办法,但发出的寻亲信息均石沉大海。让她没想到的是,虽然没有找到亲生父母,机缘巧合下却找到了自己的亲妹妹。


更让周娟感慨的是,二十多年前,她就和妹妹同校读书,只不过两人相见却不相识。


周娟说,妹妹找到了,但她还想找到亲生父母,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周娟婴儿时期的照片


河北女子寻亲6年


对于自己的身世,周娟从小有听过一些传言,但由于养父母待她很好,她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周娟说,养父以打铁为生,家庭条件不错。从小养父就特别疼她,每次出门回来会给她带好吃的水果,养父黑皮包里苹果的香气成了周娟儿时最美好的味道。


周娟上初中时,只要下着大雨,放学回家总能看见养父在村东边的压麦场穿着雨衣等她回家。还有一次,周娟生理期来了,肚子特别痛,三天吃不了一口饭,养父特别心疼又没有办法,只能用那个输液的瓶子装满热水,让她暖着肚子,又特地给她煮面条,打上鸡蛋让她吃。



周娟童年时期照片


“爸爸自己身体不好,却老是惦记着我。”周娟记得,2014年的冬天,已经犯过好几次脑血栓的养父还操心着她贫血的毛病,专程骑电动车20多里去给她买了一袋山药。


2015年春天,周娟养父突发脑出血。“爸爸还说要给家人做鱼香肉丝吃,但是到最后爸爸的这个心愿也没有实现。”周娟说。


周娟记得,那是2015年底的一个冬夜,弥留之际的养父亲告诉她:“娟,你是从山西大同老残教养院抱养的。”说完这些后不久,养父便撒手人寰。


彼时,周娟已37岁,有丈夫和两个孩子,一家人的生活平静且幸福。周娟知道,如果寻亲,平静的生活将被打破;而如果不寻,她的内心又有太多疑问。


经历了一番纠结,周娟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去找亲生父母。“父亲已经去世,孩子还小,我也不年轻了,如果现在不找,以后不一定能找到。”周娟说,怕养母伤心,寻亲的事她没告诉养母。


帮人寻女意外找到妹妹


决定寻亲后,养父临终前提到的山西大同市老残教养院(今大同市社会福利院)成了她唯一的线索。周娟联系了当地的救助站寻求帮助。“当时救助站的负责人徐叔很热心,他没有找到我的档案,但帮我找到了一对疑似父母。”周娟说,2016年4月,她来到山西大同,见到了那对在寻找女儿的老人。


“那对老人很热情,也很希望我是她女儿。而且就样貌来说,我和他们的子女真的很像。”遗憾的是,DNA鉴定结果显示,这对老人和她没有血缘关系。


“我在这对老人家住了一晚上,听见老人一直在哭。”周娟说,她亲眼看到了为人父母寻找儿女的急切,越发感受到作为父母的不易,她希望能帮这对夫妇找到亲生女儿。


2017年7月,她突然想起她初中时有个同学李红(化名),两人同年级却不同班,一直被同学说长得十分相像,却没有交集。周娟通过以前的同学打听到,李红也是抱养的,“我就想着让他和两位老人做一下人脸识别,看双方有没有可能是亲人。”



周娟和李红近照


李红生活在河北石家庄。2017年中秋节,周娟去了石家庄,并约了李红一起吃饭。这次去石家庄见李红,周娟本想拍下李红的照片让她和山西大同的那对夫妇做人脸识别。“见到她就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周娟说,当时和李红聊了很多,就是不想离开。


回到家,周娟把李红的照片给自己的孩子看,可孩子的一句话,让周娟有些意外。


“当时孩子就问我,妈妈这是你什么时候照的照片。”周娟觉得冥冥中和李红缘分不浅,于是将李红的照片发给了一直帮她寻亲的“宝贝回家”的志愿者“糊涂哥”,“糊涂哥”也觉得两人像。


“我感觉周娟和李红像两姐妹,希望两人能去做个DNA。”糊涂哥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他的建议下,两人去采了血。


想知道亲生父母模样


等待鉴定结果的过程是漫长。2018年2月5日,好消息终于传来,DNA鉴定结果显示,周娟跟李红是“全同胞关系”,即同父同母的姐妹关系。



周娟也进行了基因检测,结果显示她的大多亲戚都在山西大同市,多在平城区和经济开发区。


找到亲妹妹后,周娟很感慨。“两人在同一所学校,相互见过,十六七岁时原本有机会相识,可到二十多年后才相认,白白错过了许多光阴。”周娟说。


周娟和李红居住的地方相隔100多公里,虽然两人相认了,但因为工作、生活的关系,日常见面不多。“今年也就见过一面。”周娟说,虽然没在一起长大,但找到亲妹妹后,感觉这个世界有了奇妙的连结。神奇的是,两人穿着、打扮很类似。“比如我们的发型是一样的,穿衣都很朴素,也都不会化妆,而且我们都没有打过耳洞。”周娟说,虽然两人没在一起,有时候会有心灵感应,“她如果没告诉我她回来衡水了,但是我有感觉,知道她回来了。”


“周娟的信息我们已经扩散得很广了,也通过基因检测去寻找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但还是没有亲生父母的线索。”糊涂哥说,2016年他就陪伴着周娟一起寻亲,周娟对寻亲非常执着,除了日常帮她在各个渠道扩散讯息以外,也会经常和她沟通,让她兼顾好寻亲和生活。


“这么多年真的是走过来挺不容易的。”11月15日,周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现在她就是想见见亲生父母,想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也想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