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中国唯一一个把自己演上法制节目的演员,这次终于演砸了?

加新网CACnews.ca| 2023-1-4 14:41 |来自: 红猪看电影 分享新闻:

唾弃假大空,回归真信实。


不仅是社会向前的呼声,也是定义一个好演员的最高标准。


最顶级的演员通常要达到两个境界。


一是入形,演什么像什么:


巅峰代表人物有三获奥斯卡影帝的刘易斯。


这位老兄演脑瘫患者,入木三分。



但装上假眼,提起砍刀,又是纽约史最残暴的黑帮老大。



最后摇身一变,还可以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总统之一,亚伯拉罕·林肯。


每个角色都千差万别,真正做到了千人千面。



二是化神,真假难辨:


代表人物有英国的本·金斯利和我国的王铁成老师。


前者在《甘地传》里饰演的圣雄甘地,让在场的印度群众演员看迷了。


一场演讲戏下来纷纷以为圣雄重生,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使劲鼓掌。




王铁成老师在电影《周恩来》中的精彩表演,更是在首映礼上看得观众情绪崩溃。




但有一个演员,常年演着配角,却把这两个境界都参透了。


“万里挑一”的王砚辉,1970年生人,19岁开始演话剧。


37岁才第一次拍电影。


只不过一来就是高峰。


2007年的电影《光荣的愤怒》,“达康书记”吴刚主演,首次“触电”的王砚辉在里面饰演大反派——恶霸村长“熊三”。



说到恶霸,你可能一下就会想到那些故意把坏字写在脸上的角色。


俗称“脸谱”化表演。


王砚辉不。


反其道行之,他演的“熊三”,表面看怎么都像好人。


村民找上门来指着鼻子骂,他却笑脸相迎:不要大声喊嘛,进门好好说。




可一转头村民被“骗”进屋。


立马翻脸:关门,打狗。



王砚辉说,自己对熊三的理解是真正的大恶之人,往往具有迷惑性


既是恶霸又是村长,所以他就得演出一点“政治智慧”。


有一场戏,是吴刚饰演的村支书要来抄他这个恶霸的家。



怎么应对?


人前不做难看的事,何况大家都是官。


他把头一低一抬,愠怒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笑脸。



先隐忍不发,再秋后算账。


是个狠人。


而为了配合熊三的“表里不一”,王砚辉还特别为自己设计了黑色皮夹克+V领毛衣,然后配上一件红色高领秋衣的造型。


既人模狗样,又暴露他的出身,更暗示了这个人物的内在冲突。



不过由于《光荣的愤怒》题材有点“敏感”,曾长期被压在箱底。


所以,尽管王砚辉光芒四射,却并没有让他走进大众眼里。


幸好第二年。


还是同一个导演曹保平,又邀请他出演了《李米的猜想》。



这次演的是帮人运送毒品的农民,半道把机票整没了,又没钱买,怎么弄?


只能抢。



设定简单,演起来难。


太狠,不像只是临时起歹意的农民。


太弱,又没有冲突跟张力。


王砚辉如何处理?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自己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突出一个“逼”字。


偏远地区的农村人,法律意识相对淡薄,如果遇见一个很大的事,就很可能会被逼到墙角,下这个手。


所以我们看到他坐在出租车里,背后的女司机周迅渐行渐近,到底劫不劫持?


他的眼神是慌乱迷离的,纠结、恐惧,身体紧绷,压力扑面而来。


完全没有熊三那种做坏事前的笃定。



被逼,当然还有无助跟绝望。


因为穷才运毒,王砚辉将裘火贵这个角色演绎的每一次登场,都像是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秒,感到一种歇斯底里的疼痛和挣扎。



可能你也看出来了。


王砚辉塑造角色,不是单纯从人设上去理解,而是透过角色来还原生活中的这种人。


简单讲,就是求真实。


于是接下来,高潮来了!


还是导演曹保平,两人的第三部电影《烈日灼心》。



本片在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三位男主角邓超、郭涛、段奕宏同时获得影帝桂冠,可谓全程表演高能精彩。


但是,来客串的王砚辉,仅出场1分钟后,就将他们全部碾压。


来看这场戏:


王砚辉饰演片中一起杀人案的真凶,面对警察询问,他带着手铐侃侃而谈。


轻蔑懒散的语气中,透着一股狠劲。



甚至讲到杀人细节,嘴角还会浮现一抹得意。


让人毛骨悚然,完全看不到“演”的痕迹。



当年很多看过电影的人,都以为导演曹保平真从哪里找了一个犯人,因为身上不背几条命案根本整不出这个状态。


后来王砚辉说,他跟一群朋友吃饭,朋友的朋友指着他喊:


哎呀,这个人我认识啊,上过中央十二台法制频道,他就是一个杀人犯!



这个片段不止是被央视法制频道引用过。


北京电影学院,最后还把它当做了表演课的教材。


王砚辉除了会演。


也很“善变”。


在《心花路放》里,那个搞笑的黑道大哥,一句结巴的“敢问路在何方”,至今是网上神梗。



到了电视剧《县委大院》,他又可以是雷厉风行的副市长,一张剧照就把人镇住。



当然还有温情,《了不起的老爸》他首次在电影里担任主演,让网友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




王砚辉的表演松弛自然,没有假大空,只有真信实。


但2022年一部高开低走的电视剧,却差点把他砸在锅里。


迷雾剧场《回来的女儿》,一共12集,开播后评分8.2。


最后一集播完,跌到6.3。


好不容易又当一回主演,结果烂尾了。



故事崩塌是一方面,回到王砚辉身上,这次有人提出异议了,他演了一个“俗套”的角色。


李承天这个角色的确是罪案剧里最套路的那种坏人:终极boss,表面憨厚内心变态。



王砚辉当真演砸了吗?


未必,谈不上惊艳,也可圈可点。


来看认亲这场戏。


5岁失踪的女儿时隔13年被找到,换你心情会是怎样?


当然激动。


可仔细看,单纯只是激动吗?


来回踱步。



眉头紧锁,呼吸急促。



激动是演的,盖不住的,才是内心的焦躁和恐惧。


看完结局的人,再去看第二集王砚辉的这个表演细节,自然就懂什么叫做“草蛇灰线”式的伏笔。


虽比不上曹保平的“犯罪系列”,也是水准线上的表演。



但是,却戳破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演主角,王砚辉相对平庸,演配角他更容易出彩。


问题出在哪里?


我们来看另一位好演员张颂文的故事,你就知道答案了。


2018年娄烨执导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有一场戏,是这个举着话筒的基层小领导向围观民众喊话(讲得是粤语)。



和王砚辉异曲同工,被网友以为是娄烨哪里拽来的真实官员。


太像。


但再好的演员,也要有对的角色来发挥。


张颂文成名后片约不断,戏份越来越多,结果都让他演了什么?


《心居》里的暴发户展翔,《老郑飞到天上去了》里的痴梦中年人。



再也没有《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那种惊艳。


问题出在创作。


如今我们的影视作品,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远远大于对现实生活的还原。


导致了两个结果:故事容易虚假,角色容易桎梏。


尤其是主要角色,条条框框太多,戴着脚镣跳舞,最后只能向平庸妥协。


这也是为什么《光荣的愤怒》王砚辉的恶霸熊三,会比吴刚演的主角村支书更出彩。


因为一个角色相对不设限,一个角色设限了。



但即使熊三这种角色也只能点到即止。


试想,假如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张颂文演的那个有问题的基层官员配角,变成主角。


最后要么角色被修正,要么电影被修正。



悲伤地讲,人间的善不止一种,人间的恶也不止一种,可偏偏作品里,都被人为简化了。


当下文艺作品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和观众的共情越来越难,演员的表演越来越虚。


可以预见,如果我们的创作者再不努力一点,再不争取一下。


不久的将来,像王砚辉这样的表演神话也终将破灭,只剩越来越相似,越来越套路和浅薄的角色。




如今繁荣的中国不仅仅需要歌颂。


文艺的包容性很强,既容得下美满,也容得下反思。


在1980年10月8日出版的《人民日报》上,有一句话:


在古往今来的文艺史上,尊一家而罢黜百家之时,必不能有文艺之繁荣”。


期待中国的文艺事业能越来越繁荣。


更期待中国的电影、电视剧,中国的演员们,给全人类留下更多情感相通,能为后人传颂,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好作品。


文/范西里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除)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