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一个被拐26年姑娘的复仇 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加新网CACnews.ca| 2023-9-24 13:36 |来自: 脆皮先生

64

2023年9月19日。

杨妞花,注定永远也忘不了这个日子。

拿着判决书回到老家,跪倒在两座孤坟前,她终于能给父母,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了。

“我把余华英送进去了!”

爸爸妈妈,你们听到了吗?

即使早已天人永隔,他们也能听到吧。

听到女儿无尽的思念。

听到魔鬼余华英终得死刑的判决。

关于拐卖的故事很多,每一个都不忍卒读。

今天这个女孩被拐26年,亲手把人贩子送进监狱,完成“复仇”的故事。

是我看过最难受,最揪心,也是最震撼的一个。

时间拉回1995年,初冬。

杨妞花5岁,姐姐桑英8岁。




可爱的姐妹俩跟着打工的父母,来到贵阳寻求生存。

家里虽不算很富裕,但父亲温文尔雅,母亲勤劳干练,也是许多人羡慕的幸福之家。




直到,这一年,一个叫余华英的女邻居,突然闯入她们的生活。

直到,那一天,这个早有预谋的女人,趁父母不在家,把杨妞花骗上了开往远方的火车。

杨妞花至今记得那段记忆里零碎的片段,和持续终生的恐惧。

因为是女孩,杨妞花被拐后半个多月没能卖出去。

这半个月的地狱日子,她是和余华英一起过的。

冬天的河北邯郸,余华英只扔给她一件单秋衣。

她哭闹了,余华英就会一脚踹过去。

5岁的女孩,什么都还不懂。

但这些痛苦,让她深深记住了自己生命中,那个叫“余华英”的名字。

后来,这个名字,也成了她成功“复仇”的关键。

命运没有对于杨妞花太过眷顾,唯一幸运,她被卖到了一个只有“爸爸”和“奶奶”的家。

养父是聋哑人,杨妞花是奶奶买回去的。

2500块,原本养父攒来娶媳妇的钱。

也是后来,杨妞花才知道,她是余华英所有卖的孩子里,最便宜的那个。

养父家生活的日子,虽从未被身体虐待过。

但杨妞花是在同村人,是在同龄伙伴异样的眼神中长大的。

最恶心的,是“童养媳”的谣言。

最难受的,是“亲生父母不要你”的嘲笑。

最躲不掉的,是“哑巴家女儿”的标签。

身边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被买来的孩子,人们肆无忌惮对她各种不好的臆测和点评。




杨妞花无力改变这一切。

她只能努力学习,渴求着有一天走出这片泥潭。

可上完六年级,她还是辍学了。

因为养父家里艰苦的环境,不允许。

更因为,奶奶在亲戚那里得到了一个笃定:

“她这么聪明,要是文化高了,将来她一定会跑的”。

唯一的希望破灭。

13岁,本该好好读书的年龄,杨妞花就外出漂泊打工了。

本该憧憬青春的女孩,就一头栽进了现实生存的,又一番苦难中。

她明明有“家”,却不知何去何从。

她脑子里明明有其他真正关于“爱”的片段:

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总紧紧牵着她的手。

一个男人总是在晚上给她带回去好吃的。

漫山遍野中,还有一个女人,总是温柔地在喊她“妞花,妞花”。

这些碎片,却怎么也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画面。

可5岁被拐失去父母,13岁开始独自闯荡的人生,总要依托点什么才能活下去的。

还好,记忆力从小就超乎常人的杨妞花,也有一个:

她相信,自己不是被父母无情卖掉的。

她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真正家的方向。

也是这个信念,在多年后,真的让她创造了一个奇迹。

2021年,杨妞花的血,已经在打拐DNA库里快10年了。

彼时,已经结婚生子的她,也已经又等了10年了。

这一年的4月17号。

在失望过无数次之后,她在自己的短视频账号上,上传了一张照片。




上面,有她的年龄。

有她忘不掉的关于家人的所有信息。

但标题只有四个字:我想回家。

这条视频,很快有了不少点赞和转发,评论区里,不断有人提供着线索。

杨妞花寻亲的故事,也越来越多人关注。

直到几天后,一个贵州苗族女孩刷到了寻亲视频。

这个女孩,正是杨妞花的堂妹。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一个走失的堂姐。

她赶紧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另一个堂姐,也就是杨妞花的亲姐姐。

命运之神终于肯眷顾这个可怜的姑娘。

70分钟的视频连线后,往事细节,在两姐妹的记忆中一一对上后。

惊喜,激动,不可置信。

手机两头,已是两个人各自生命中,各种情绪冲上顶端的复杂。

可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再次地狱。

这次重逢,只剩她和姐姐了。

父母已经不在了,早已不在。

“家终于找到了,父母一个也没有了”。

她只能面对着深山老林里的两座孤坟,一遍一遍吐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

一遍一遍听着亲人描述着父母的悲惨。




原来,刚走丢的几个月里,父亲为了找到她,背着棉被睡遍了贵阳所有的火车站汽车站。

可惜,遍寻无果。

从不喝酒的他开始酗酒,他像疯了一样,遇到谁都觉得是拐走自己女儿的人贩子。




两年后,最爱她的爸爸,吐血而亡。

三年后,最疼她的妈妈,也死于精神失常。

他们多爱他们的小女儿。

他们该是多绝望,多痛苦。

20年离散,以为重逢会是圆满。

现实却是物是人非,天人永隔。

最让杨妞花崩溃而无法接受的是,妈妈去世那一年,只有32岁的年龄,还没有她大。

2500块。

一个恶魔,一个邪念。

一个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一句话可以总结结束的悲剧,对于被拐走的杨妞花,对于侥幸逃过的杨桑英,却都太过漫长了。

漫长到她们只要提及往事,就无法控制情绪。

提及抑郁双亡的父母,巨大的悲痛,就无法去压抑。




所以找到姐姐后,杨妞花又做了一个决定。

一定要找到那个人贩子。

一定要让她亲自给父母道歉。

一定要让恶魔付出代价。

2021年5月,回贵州团聚认亲时,杨妞花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当地警方。

2022年1月,她整理了许多线索,寄了过去。

虽时隔多年,她还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发音。

记得那张脸很长,颧骨很高,写满凶狠恐怖的脸。




去年六月六号,杨妞花正式报案,循着各种有利的线索,24天后,余华英终于被抓。

彼时,她正躲在重庆的一个村庄里,企图隐姓埋名,安享晚年。

被绳之以法后,她的更多罪恶,也终于被公示于众。

她拐的孩子,不止杨妞花一个。

总共11个。

里面还有一起被拐走的兄弟。

被毁灭崩塌的8个家庭,大多不富裕。

她用租房,和孩子混熟,然后零食玩具诱拐离开的,有在街上补鞋邻居的孩子,还有早出晚归的环卫工的孩子……

而她罪恶的起源,竟是卖掉自己的亲生孩子,尝到了不劳而获的甜头。

人性,在金钱和欲望面前,是无法睁眼直视的。

当杨妞花坐在法庭上,企图看到余华英的一丝悔意时。

她扔给她的,依然只有冰冷:

“我不是向你道过歉了吗”?

道歉能换来双亡的父母吗?

道歉能还她原本该幸福无虞的人生吗?

余华英,罪大恶极,死不足惜。

只愿杨妞花这个坚强,聪明,勇敢的姑娘,往后余生,顺遂平安。

在她的梦里,可以一直有那一幕:

“漫山都是野花,她站在山坡下。姐姐刚刚放学,笑着向她跑来。她们嬉戏着。

爸爸妈妈也刚干活归来,手里拿着姐妹俩最爱吃的,脸上都是宠溺。

夕阳余晖,照耀着她们全身。她们一头扑进爸爸妈妈的怀里,这一次,抱住了,就再也没有分开。”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