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踩高跟、穿短裙 热情奔放的中国钢琴魔女王羽佳

加新网CACnews.ca| 2024-2-15 12:13 |来自: 世界日报

王羽佳在演奏后。(取材自Instagram)

听众们发现,无论怎样的裙子或高跟鞋都无损王羽佳精湛的演奏技巧。她的着装只是音乐会开始之前的花边新闻。王羽佳没有本末倒置,她首先是一流的演奏家,之后才是爱穿多彩短裙的女性。

王羽佳曾于2015年担任中国国家大剧院“驻院艺术家”,是她首次参与中国艺术机构的驻院项目。(新华社数据照)

在人们印象中,女钢琴家们似乎应该穿着晚礼服,姿态优雅大方,但被誉为“钢琴魔女”的中国钢琴演奏家王羽佳,彻底打破了这个刻板印象。她一头随性的短发,身穿饱和度极高或满身亮片的短裙,脚踩一双恨天高,奔放、热情又充满活力,一如她的音乐。近日,她以过人的琴艺获得葛莱美奖的肯定,成为该奖设立以来第一位获奖的中国钢琴演奏家。

王羽佳专辑获葛莱美奖。(取材自Instagram)

葛莱美奖 首位中国钢琴家

2024年2月5日,第66届葛莱美音乐颁奖礼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王羽佳凭借专辑“The American Project”夺得葛莱美最佳古典器乐独奏奖。

据iWeekly周末画报报导,这一奖项对王羽佳来说是实至名归。大约一年前,王羽佳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与费城交响乐团、指挥家亚尼克·聂泽赛金(Yannick Nezet-Seguin)一起上演了一场拉赫曼尼诺夫马拉松,在4小时30分钟演奏音乐家拉赫曼尼诺夫创作的四部钢琴协奏曲和著名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被纽约时报称赞为“一生一次的音乐壮举”。

回到国内,王羽佳又在2023年年末进行了跨越19天、走过9座城市的独奏会巡演,堪称古典乐坛的盛况。

王羽佳曾晒出与新男友麦凯莱的合照,据最新消息称,目前王羽佳与麦凯莱疑似分手。(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无疑是当代中国最受欢迎的钢琴家。就连她的情史也被人津津乐道。2023年2月14日,王羽佳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她与27岁的芬兰指挥家麦凯莱(Klaus Makela)的爱心照,并配文:“情人节快乐!给大家分享爱!”

据了解,麦凯莱生于芬兰的一个音乐世家,毕业于著名的西贝流士学院,曾跟随芬兰名指挥家帕努拉(Jorma Panula)学习指挥。年纪轻轻已身兼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奥斯陆爱乐乐团首席指挥、巴黎管弦乐团艺术总监、图尔库音乐节艺术总监等多个重要职务。但据了解,目前王羽佳与麦凯莱疑分手,她在社交网站Instagram上取关了麦凯莱。?

王羽佳的演奏充满激情与饱满的性格。(取材自Instagram)

音乐神童 一路蜕变成女王

“我知道我是神童。”2016年,王羽佳曾对“纽约客”记者珍妮·马尔科姆(Janet Malcom)说,她至今还记得“做神童的感觉”:“他们现在还叫我『神奇小孩』,我第一次去北京的音乐学院的时候,所有孩子都看着我,我那时候已经成名了,他们就像看动物园里的另一个物种那样,(眼神在说)『我的天,她来了』。”

王羽佳1987年出生在北京,她的母亲曾是舞蹈家,父亲打鼓。母亲曾希望她学跳舞,但王羽佳选择钢琴,因为“弹钢琴至少能坐着,不那么累”。王羽佳4岁半正式学琴,为了培养王羽佳,她的钢琴老师提出集体攒钱来给她买专业三角钢琴。父亲的鼓手背景,要求王羽佳在音符和节奏上干净整齐,“我父亲有一双好耳朵,他是『音乐纳粹』”。

9岁,王羽佳被送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14岁,她前往加拿大的音乐学院学习,之后到美国古典乐重镇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师从钢琴家加里·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2003年,王羽佳在瑞士举办欧洲首演,两年后顶替临时缺席的钢琴家拉杜·鲁普(Radu Lupu),完成了北美首次演出。之后与德意志留声机公司签下唱片合约。

报导指出,走上专业舞台后,让王羽佳超越他人的是她的生命力、激情与饱满的性格。王羽佳爱阅读,她看吴尔芙的“海浪”,也读康德“纯粹理性批判”。但她对这些严肃作品的态度并不完全是严肃的。她爽朗又有幽默感,在Facebook主页介绍中说自己是“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外界评论的首席女王”。

她健身,爱喝酒,喜欢时装,调侃著名高跟鞋品牌Manolo Blahniks“对我来说还不够高”。2010年,有人询问王羽佳古典音乐家之外,哪些人对她有巨大影响。“Lady Gaga”,她回答。

王羽佳演奏时所穿的紧身短裙一度将她推到风口浪尖,此外,她还经常露背,超高跟鞋是必备,且经常根据不同的曲目换衣服。2011年,乐评人马克·斯韦德(Mark Swed)曾批评她的紧身裙“但凡再短一点,就会让音乐厅限制18岁以下观众在没有成年人陪同时入场”。“新评论家”(New Criterion)甚至说她的裙子“像脱衣舞娘的衣服”。

陪伴王羽佳的各种短小的裙子一度将她推到风口浪尖。(取材自Instagram)

爱穿短裙 古典乐如开派对

王羽佳说,她曾在意大利一个教堂里演出时被要求换件衣服,“他们说我对耶稣不敬”。但王羽佳认为,揪着衣服不放“很没意思”:“我穿短裙,因为我觉得古典乐就是我的派对。”“如果一个漂亮的男钢琴家穿了紧身裤,我不会关心衣服之下有什么。如果音乐是美丽而感性的,为什么不能为它穿上同样美丽的衣服?”她对英国“卫报”这么说。

“华盛顿邮报”2011年曾这样评价王羽佳。针对女音乐家的着装讨论个不停,因为古典乐舞台上的女性从来都没有合适的衣服。“与其说王羽佳的裙子应该让音乐厅禁止18岁以下观众入场,不如说她的举止(她那令人耳目一新的、朴实的现代年轻女性做派)和她非凡的才华,为我们吸引18岁以下孩子进入古典乐世界提供了一些最好的机会。”

“我觉得古典音乐很好的一点就在于它很丰富,其实跟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像,有很多东西,都是不一样的精彩。”王羽佳说。童年时,母亲带她观看的芭蕾舞“天鹅湖”是她的古典乐启蒙,她承认由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创作的著名交响乐“打开了我对俄罗斯浪漫派的热爱”:“我一遍又一遍地听,我无法描述它到底是什么,我只想不断地聆听它。”

王羽佳对纽约时报说,刚开始学习钢琴时,吸引自己的也是巴赫与贝多芬这样的学院派。直15岁,她才在柯蒂斯音乐学院里研究拉赫曼尼诺夫。她形容它们“高贵、纯洁、脆弱”:“就像读俄罗斯文学,尽管很长、很啰嗦,但它真的很令人愉快。”

王羽佳是穿紧身裙、高跟鞋的古典乐大师。(取材自Instagram)

挥洒情感 挑战马拉松演奏

拉赫曼尼诺夫生前非常欣赏费城交响乐团。但从未有艺术家和乐团能在一个晚上连续演奏他的所有钢琴协奏曲作品。指挥家聂泽赛金说,除了王羽佳,他想不到更好的人选。卡内基音乐厅的艺术总监克莱夫·吉利森也说,很少有艺术家能有“这样的耐心、专注、强度与情感投入来完成这样的壮举”。

报导指出,为了这场马拉松,以精力旺盛出名的王羽佳拒绝了一切社交生活,准备超过400页的演出曲目。乐团还为参加这次表演的所有音乐家制作了奥运会风格的奖牌,上面印着钢琴的图案,纪念这场非凡的演出。抛开一切标签,当王羽佳坐在琴凳上,双手按下黑白琴键时,一种超越国籍、性别和外表的激情,这也许是王羽佳如此与众不同的原因。

跑完这场“拉赫曼尼诺夫马拉松”时,在现场观看表演的纽约时报音乐记者赞叹:“她似乎没有出汗。无论是在脸上,还是在表演中,王羽佳没有慌乱。她带来清晰与诗意,她的演奏厚重而不浮夸,感性又不轻浮。”听众们走在回家的街上,“仍然感到一种令人振奋的轻松。就像我看到许多其他的观众一样,从音乐厅『飘』到街上,无法停止微笑”。

至于为何演拉赫曼尼诺夫要换五条裙子,北京青年报报导,王羽佳表示完全出于好玩,“我把拉赫曼尼诺夫的每首作品都变成了颜色,一说起红色,大家就能想起对应的曲目,说起绿色就想起另一首,其实很好玩。”王羽佳有自己的一套选择演出服的标准,“最好是把手臂露出来,这样弹琴比较放松。”在王羽佳看来,每次演出都穿不同的裙子才是王道。

看着舞台上自信洒脱的王羽佳,媒体和乐评人们一致认为,“此刻王羽佳已无需再证明什么了”,“她是舞台中心那个自信大胆的女王”。

王羽佳。(取材自Instagram)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七旬华女博士被诈 痛失340万还欠债

中国 2 小时前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