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美国学生在巴黎遭三人强奸 六年后终于讨回公道

加新网CACnews.ca| 2024-2-21 10:53 |来自: 新欧洲



2018年1月28日,那是一个星期日的清晨。在巴黎东部的有轨电车上,一位名叫Janis的女孩独自缩在角落。她看上去无助且害怕,双腿几乎无法站立,一个人偷偷哭泣。车上的一名乘客心生怜悯,走过去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却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故事。

女孩说,她被刚刚下车的三名男子强奸了。

听到此话的乘客丝毫没有犹豫地报了警。

Janis被送到警察局,然后接受了身体检查。医生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两名男子的精子,但并没有发现暴力痕迹。

接下来的30天里,女孩因为心理原因接受了30天的法医评估(ITT),这是界定针对人身的犯罪行为严重性的关键要素,最终被确认为没有身体后遗症。

即便如此,Janis被人伤害也是真实发生了的,她想要讨回公道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当年,事件发生之后不久,Janis就对强奸她的三个男人提出了指控,只是她没想到,这个调查一查就是六年。

让我们先来看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Janis,事发之时23岁,来自芝加哥,拥有美国和哥伦比亚双重国籍,会说三种语言。她在巴黎学习国际关系专业,课余之时会去帮人带小孩打工,男朋友在伦敦上学。

出事的前一天晚上是个周六,难得休息的Janis和朋友们一起出去喝酒了。

她先是在玛德琳(laMadeleine)附近找了朋友一起嗨,接着又去了沙特莱(Chatelet)玩下半场,几乎一整个晚上都在喝,从莫吉托到龙舌兰日出,鸡尾酒一杯接着一杯。

喝完之后,微醺的Janis拒绝了朋友叫的网约车,而是选择步行回到巴黎共和国广场附近的家。

夜已深,巴黎街头独自行走的女孩需要一点好运气。

起初,Janis以为自己运气还不错,因为在她找路的时候,遇见了三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

三人中有一位是厨师,另外两人是喀麦隆人,他们与Janis聊了两句,就决定同行,甚至还陪着女孩一起乘坐夜间巴士。

当时,Janis是真的觉得这三个男人不错,抵达目的地之后,还跟他们一起在附近的街上边走边喝了点,谁知道喝着喝着“想要去喝最后一杯”的兴致就翻涌而来,拉都拉不住。

只当,彼时已是清晨5点,喧闹了一整晚的酒吧都关门了。

为了不留遗憾,那名厨师就给了一个提议:不如去我工作的餐厅怎么样,我有钥匙。

而已经放下戒心的Janis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那间餐厅位于巴黎十六区的伊克塞尔芒(Exelmans),他们是坐地铁过去的。Janis跟着那三个男人上了朝塞夫尔桥方向行驶(Pont-de-Sèvres)的列车,一共坐了20站。

在地铁的监控画面中,她看上去并没有摇摇欲坠,甚至脸上还带着微笑。

抵达餐厅之初,气氛也是很好。有音乐让人翩翩起舞,也有酒精在空气中流动,只是当Janis从厕所出来时,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她记得地上有一个床垫,她挣扎着,推开了一个躺在她身上的男人,然后又推开了另一个,她身上的西装被翻了个底朝天,她感到疼痛……

Janis的感觉就是她在被迫喝酒,就好像他们想让她喝醉一样。

其实,在到伊克塞尔芒之前,那位厨师就给他的老板发了一条信息,内容略显隐讳,他写:“我带回来了一些肉。”

但很快,老板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甚至还帮他断开了餐厅的监控摄像头。

只不过,Janis的说辞并没有得到那三位男性的认同。

三名被告中的一位,现年31岁的BasileN.曾在调查期间就曾说过:“我们喝酒、跳舞、睡觉。如果她拒绝,我就会停止,她本可以离开。在地铁上,她告诉我她有一个幻想,同时和几个男孩发生关系。当我问她是否想和我一起睡时,她告诉我,也许我们会在那里见。”

可这种说辞,被Janis否认了,“我有男朋友,我绝不会和三个男人做这种事。”

当时,Janis的身体里没有发现任何化学药物,但她每升血液中含有近2克的酒精,对此,律师表示,“年轻女性并不该因为在地铁里微笑就代表着愿意三人行。”

不过,陪审员永远不会知道心理学家会对此说什么,因为Janis根本还没有见过心理学家,就回到美国了。

事实上,Janis在提出指控后不久就消失了。

她回到了美国,曾经回应过法国警方的传票,但却从未回应调查法官的传票。这么多年来,Janis一直没有再出现过。

今年2月16日,巴黎巡回法庭开庭审理了这桩六年前的旧案,听证会总共进行了三天。

在审判的最后一天,法庭庭长Caroline Viguier突然宣布她收到了Janis的一封电子邮件。在邮件中,女孩写道:“我希望我的证词以及物证和医疗证据足以让起诉取得成功。”

但她本人始终,没有现身。

对此,Janis的一位出现在证人席上的朋友表示,“对她来说,这一章已经结束了,她不想参加审判,她试图把它抛在脑后。”

不过,Janis的缺席倒是让辩方感到了遗憾,因为他们还想询问更多的信息,在法庭上对峙过去的故事。

三名被告中另一人,今年37岁的Harmel A.的律师Me Moad Nefati就表示:

“她的定位引发了疑问。要么她是在逃跑,我们想知道原因,要么是因为压抑、羞耻,我们想知道她留下了什么……”

这位律师还找到了Janis的LinkedIn个人资料,根据显示,当调查法官寻找她时,她仍在法国。

然而,尽管Janis缺席,但这场不同寻常的听证会还是结束了,与此同时,时隔六年后,判决终于出来了:

Basile N.,在审判前已经被从法国驱逐到了喀麦隆,但巡回法院依然判处他10年监禁,并发出了逮捕令;

Harmel A.,被判处六年徒刑;

不过,另外那名现年34岁的厨师则被无罪释放,因为在申诉人身上没有发现他的精液。

这也算是迟到的正义吧。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加拿大沦全球第5大"难民营"! 大批年轻人举家出走! 特鲁多承认: 我不受欢迎 想过下 ...

加拿大 昨天 12:45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