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中产跨国养娃现状:从北京公司老板变加拿大蓝领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11 09:32 |来自: 一条

近两年,跨国育儿不再是富人游戏,成为中产的新时髦。

读国际学校,和投资买房、妻子全职在家,被戏称为中产破产三件套。

▲ 李梓新一家,他和儿子女儿都在英国读书,妻子一人陪读

择校上,从传统的美英加拿大,到更冷门的,比如学费便宜、性别友好的芬兰,自然资源丰富,完全不卷的泰国……

家庭结构上,不光是一方辞职陪读,一方国内赚钱的分居模式;

还有家长和孩子一起出国念书拿学签;全家游牧教育,使用灵活的签证组合在不同国家流动。

▲ 宋立励把孩子送到泰国读小学,在自然里成长

当我们讨论这股跨国育儿热潮时,关注的不只是经济压力,还有孩子能获得怎样不同的教育选择和生命体验,

以及当遭遇阶层和生活水准降级,成年人如何自我成长,不成为孩子的附庸。

编辑:洪冰蟾

史新红,1974年生,现居加拿大安大略省,水管工

我们在安省的一个小城市伦敦村7年多了,刚来的时候没什么华人,这几年来的中产家庭越来越多。我建了一个安省陪读家长的群,好几百人,大家分享的感受都是困难比以前多,落差感很大。加拿大移民政策一直在收紧,经济不太好,就业率不高,通货膨胀太厉害了,比我来的时候起码翻了一倍。

我原本在北京开公司,想让孩子接受欧美的教育体系,选这个小城市,原因是和美国相比,加拿大整体便宜些,这里消费水平就更低。加拿大中小学教育都是公立的,差别不是特别大。我们不想去华人家长扎堆的地方,这不又卷起来了吗?要攀比,给孩子报这个班那个班,那为什么要下那么大的决心送出来呢?

▲ 伦敦村的冬日风光

孩子妈妈先陪他来读九年级。孩子叛逆期,跟她对着干,我只好把公司关了来做陪读爸爸,他妈妈回老家照顾父母,上面还有养老压力,不能两个人都走掉。

最开始几年的费用相对低,学费一年15000加元(约8万人民币),住homestay(寄宿家庭)的话一年大概12000加元(约6.4万人民币),往返北京的机票便宜的时候3000人民币,现在得加个0。

我很快买了房子,当时拿旅行签证都能买,不限购,还可以贷款。刚来的时候利息只有一点几,现在到6-7个点。房贷款利息涨得厉害,买房限制也多,收取25%的海外买家税。房价翻了2-3倍,2016年的时候一栋小别墅(house)成交价35万加元左右(约187万人民币),到2022年最高点82万(约439万人民币),最近跌到60万左右(约321万人民币)。

从去年开始,没有永居身份的话禁止买房。一些家庭只能租房,一室一厅的公寓或者在一个house里住一个房间,月租在8000-5000人民币左右。

▲ 史新红在修水管

我来加拿大的时候已经43岁,大学学的那点英语早就忘了。孩子一开始不适应,英语成绩只有五六十分,我说我和你一起学。我就去上语言学校,每次考试成绩都给孩子看,后来他也慢慢进步。

读完一年语言学校,我又去上了一所类似大专的学校,第一年学水管,第二年学电工。第一次发现我动手能力很强,以前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我的同学90%是本地高中毕业,和我儿子一样大,身高马大,我做实验的速度远远超过他们。

我的计划是拿几年学签,再拿工签,最后拿永居。选专业之前就得倒推,能不能找到全职工作,工资够不够养活一家人。我发现这里没有华人水管工。房子都是木头和石膏板,水管一破房子一泡就完了。但本地人上门,哪怕什么都不修就看看,也要收100加元的上门费,五点以后就下班了,得支付近2倍工资,节假日根本找不着人。

▲ 工作装备,有的在亚马逊买当地的,有的从中国带过去

我在学校就意识到,凭我的年纪和语言能力,跟本地人竞争水管工岗位很吃力。我就去找我的老师,鼓励他成立一个水管工公司,他没存款,我说启动资金我借你。于是我就成为蓝领工人了。吃的苦太多了,主下水道一打开,排泄物从头淋到尾,冬天在户外做水管,零下30多度,5分钟手就冻僵了,还得继续。有时候会想,要在北京的话怎么可能要干这样的体力活。

但这里没有职业歧视,做工人挺受人尊敬的,有技术的蓝领收入比很多白领还高,我出几天远门,伦敦村很多华人都急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 在院子里开辟菜地,中国人的种菜基因

如果不工作只是陪读,你会觉得好山好水好无聊。没有价值感,没有社交圈。我们也不是财富自由的家庭,每个月生活开支很大。但是来陪读的家长以7080后为主,这个年纪找工作没有优势。尤其这两年,我在工地上看到,水电工、气工、瓦工、木工这十几个工种,裁掉了50%以上的人,就是说建筑类技工很难找工作了。但我发现,做维修服务的,医学方面的护工、牙医助理、药剂师助理还是缺的。

因为想出来陪读的人很多,一些骗子中介就出现了。很多家庭过来转了一圈发现留不下来,赔了时间赔了钱。有一个女生被忽悠过来做木工拿工签,木工是纯露天工作,冬天零下二三十度爬高搭木头框架,她哪里吃得消做这个。

▲ 院子里的花

我孩子被滑铁卢大学数学系录取了,已经搬出去独立生活,专业是他自己选的,他的兴趣所在。家里就我一个人,除了工作,我就在院子里种花种菜。

在这里,国内的社会关系、阶层、经历都要清零。但我对事情判断力、学习能力,那些经验是清不掉的,所以我会更理智,规划自己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更知道自己内心真正的追求。

▲ 李梓新一家四口

李梓新,1979年生,现居英国伦敦,“三明治”创始人

2019年,我和太太带着儿子和女儿到英国。我们一家四口人,现在三个在读书,太太一人陪读。儿子在高中最后一年,已经被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小女儿读英国小学三年级。我在UEA读创意写作的研究生。

十几年前,我在英国UCL读硕士,后来在上海创办“三明治”,我们一家一直实践“居游”的生活方式,上海、汕头、北京、广州、中国香港、英国,拖家带口搬了20次家。

▲ 太太小游和女儿在书店

当你问我们家,故乡在哪里的时候,可能会得到完全不同的回答。我是潮州人,太太是江西人,哥哥对上海很有感情,女儿基本在伦敦长大,她的伦敦就等于哥哥的上海。

我接触的来英国的家长,家境不是说大富大贵,当然过去的几十年,上海人均家庭资产是不低的,很多人家手里有房子,只要他们想,资产再安排一下就可以出来。现在很多跨国育儿的家长30、40岁左右,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们也要探求自己的人生,出国也是他们人生新的动力。

我们聊教育的时候,很自然地把孩子的重要性凌驾于大人之上,背后是不是意味着父母是孩子的从属关系?我想教育的安排,是综合家庭各个成员的情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诉求。

▲ 李梓新和女儿在他的学校

我们家没有以拿到永居为目标,大多数有家庭的中国人来这里,一谈到教育就跟移民相关,都是希望永居。我们对这个事情没有那么感兴趣,没觉得要迫切地拿一个身份,也没觉得英国一定就是最好的归宿。

我的学签毕业后还能留两年,儿子去美国读大学,我们没有考虑太久远的事,两三年过后,可能又有了流动的契机,我们去探索其他地方,未尝不是好事。现在英国的签证政策越来越不友好,但我觉得其他国家,总体签证政策还是在变得友好的。我想过50岁可以去申请泰国的退休签,或者去马来西亚的银行上存点钱,也可以有签证。灵活一点的签证组合,日本、美国、加拿大也都能呆上一阵。如果心态上能接受流动的状态,都能有办法。

跨境育儿已经不是一个只属于富人的游戏了,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的选择。

很多家长择校也好,生活安排也好,全部要靠中介,仍然处在这种购买的产业链上,没有把这个变化当成一个有趣的自我学习的过程。

从上海的环境出来的中产家庭,来这里其实生活都会降级的,英国物价那么高,人生地不熟会产生很多隐性的成本。这个时候往往出现一种叙事,为了孩子我要忍,有太大的自我牺牲感,也不是一种健康的状态。

当你真的完全不能忍受,也可以选择回国,不要迫于舆论上的压力,名誉上的好听而硬撑。如果评估下来,你愿意生活在这里,那就去看看你在这里要遇到哪些困难,能经历什么,学习什么。

▲ 李梓新和儿子看球

我在这里看到很多家长仍然在用一种陈旧的爬楼梯的方式,想爬进英国社会的阶层。他们给孩子设定进入牛津剑桥的终极目标,往下类推,分解成阶段性小目标,初中必须考上什么,高中必须上哪几所,仍然处在过去的叙事里边,不能有更放松和开放的心态吗?难道想不到别的道路吗?

我儿子上的高中排100多名,我们不觉得教育质量有太大的差别,他挺喜欢自己的学校,从容不迫,那里人淳朴,也不妨碍他喜欢音乐。他妈妈过生日,他会写一首采样自己身体各个部位的声音,混音成一首歌给妈妈,我会感觉到真正的生命的创造。

我们的底气在于,孩子总归不会没书读,在低龄的阶段去探索,更多是从培养他们的角度,接受多元文化,有一些别的经历。我认为孩子在一定的阶段,两三年移动一下,对他们的成长没太大影响,甚至有好处。

生活就是学习,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大人的自我学习跟孩子的教育,两者之间能否有一定程度的统合,不一定有标准答案,游牧的理念只是一种尝试。

▲ 宋立励原本在深圳做设计有关的工作

宋立励,1984年生,现居泰国曼谷,全职陪读妈妈

2020年9月,我和孩子从深圳到曼谷。没娃的时候就有出国上学的打算,后来看到清迈的夏令营,了解到泰国的国际学校很不错,价格和国内的差不多。地理上,泰国离深圳不远。我们给学校发邮件,他们回复很快,入学手续和签证都很好办。

孩子刚刚上一年级,这个学校原本是给在泰国工作的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的孩子,后来慢慢发展成比较大的国际学校。学费一年将近19万人民币,涨了很多,前两年学费是17万左右。

学校里主要说英语,他还在学西班牙语作为二外,最后还是要进入全球的国际学校系统。孩子跟我说,英语课会强调发音、阅读和写作,鼓励他们自己创作画和故事。他经常带书回来,学校组织他们每礼拜去图书馆借,喜欢什么就读什么。数学就没有国内那么强,一年级还在20以内的算数。音乐课会问开放式的启发性的问题,比如这个音乐表达什么情绪。不是单纯跳个舞唱个歌,唱得很整齐就好了。

▲ 孩子有充足的机会接触大自然

他每天两点半就放学了,不光小学,高中也是这个时间,没什么作业,有很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放学那么早,我不给他安排点活,我的天,哪有那么大精力天天陪一个7岁的娃。他上过足球、篮球、钢琴、滑板、折纸、象棋,想学就去学,不想学就换一个。我跟他说,深圳的小朋友六点放学,回家还要写作业,他觉得不可思议,没办法想象天黑了才回家的感觉。

泰国的自然环境很好,去自然学校或是夏令营也很方便。平时我们就逛农场,大人喝咖啡,孩子就在溪水里玩,释放天性。生活的氛围是轻松的,不急不慢,每个家庭似乎都能遵照自己的节奏来。孩子在这个年纪有很多玩的时间,有很多机会尝试喜欢的东西,本地人也非常友好,曼谷又是一个国际化城市,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感受多元文化的融合,这些丰富的体验对孩子的成长很重要,是没法替代的。

学校里世界各地的学生都有,美国学生比较多,第二多的是中国孩子。中国家长,有的在联合国上班,有的在跨国企业上班,我们属于特别普通的家庭,这点家产都不值一提。一个辞职陪读,一个在国内搬砖。外国家庭的话,基本是家长在这里工作,不会像我们这样专门为了孩子教育,跑到另外一个国家,夫妻两地分居。本地人的话,就是家产雄厚的有钱人,因为泰国家庭得交很贵的赞助费才能来,要么是明星要么是富豪的孩子。

经济上面有压力,应付个学费还是可以的。生活上,我们是租房住。这里的房子很大,租一间比较小的一百五六十平米,月租7500人民币。日常开销我算过,和在深圳基本持平,不过也一直在涨。

▲ 儿子在享受自由自在的童年,图源小红书立立在木

刚开始,孩子的融入上,出过短暂的问题。三岁在幼儿园,老师反映他在班上打人。其实是他的应激反应,班上只有他一个中国小孩,当时有疫情的背景,几个欧美小孩排斥他,产生了矛盾。但孩子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慢慢就好了。

孩子拿的留学签,一个孩子给父母一个陪读签,由学校开具资料,一年续签一次。如果有两个孩子,夫妻双方都可以拿签证。购房上没太多限制,有钱就可以买,医疗的话,我们买的商业保险,一年差不多3000人民币,看病挺方便的。

▲ 宋立励和儿子合影

泰国不是移民国家,这个签证在这里不能工作,也没办法把它转换成永居。虽然有其他办法留下来,但我从一开始没想在这里定居,大概率还是会等孩子大一点就回国。

我没有在这里建立社交圈,日常基本围绕着孩子。这里带小孩过来的家庭居多,大家在国内有不同的背景和经历,在这里因为工作的限制也好,个人选择也好,只有一个身份:陪读妈妈。我们因为这个身份才认识,关系好像很单一,今天这个妈妈跟那个妈妈好,明天又不好了,我总觉得自己无法在这里获得真正深度的交流和关系。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亮眼! Lululemon官宣奥运会加拿大队服 本土元素超吸睛 又要抢断货!?

加拿大 昨天 13:45

加币连续5天跌 央行6月降息恐引崩盘! 联邦预算案遭前央行长狠批"42年来最糟糕"! . ...

加拿大 昨天 13:44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