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科技 查看内容

谷歌何以在AI竞赛中失利?内部派系林立 项目混乱

加新网CACnews.ca| 2024-4-7 10:49 |来自: 腾讯新闻

划重点

1在OpenAI推出ChatGPT后,谷歌迅速作出反应,着手打造应对ChatGPT以及聊天机器人背后的大语言模型。

2但谷歌内部派系林立,不同部门之间相互竞争以争夺有限的资源,导致没有任何模型能与GPT-4抗衡。

3谷歌匆忙推出的聊天机器人Bard远逊于ChatGPT,Gemini推出后图像生成工具又曝出严重缺陷。

4皮查伊承认,规模并不总是优势,因为它让“快速行动并维持冒险文化”变得愈发困难。

谷歌何以在AI竞赛中失利?内部派系林立 项目混乱


4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2023年伊始,在人工智能初创公司OpenAI推出备受瞩目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数月后,谷歌也迅速作出反应,着手打造应对ChatGPT以及聊天机器人背后的大语言模型。

在此之前,这家搜索巨头已在内部秘密测试其生成式人工智能软件数月之久。然而,随着公司内部资源的整合,谷歌不同部门之间出现了相互竞争的情况,纷纷争夺有限的内部资源。

遗憾的是,尽管付出了巨大努力,谷歌内部仍未出现一个被普遍认可且足以与OpenAIGPT-4相抗衡的大模型。这一困境迫使谷歌不得不推迟其原定计划,并着手梳理和整合混乱不堪的研究项目。在此背景下,谷歌匆忙推出了聊天机器人Bard,但市场普遍认为其性能远逊于ChatGPT。

近一年之后,当谷歌的大语言模型Gemini终于准备就绪之际,却又在图像生成方面暴露出严重缺陷,令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Pichai)大为失望,他直言不讳地称之为“完全不可接受”。对于谷歌而言,这无疑是一次在关键新技术领域展示领先地位时遭受的沉重打击。

Gemini的延迟发布以及用户对其评价褒贬不一,无疑揭示了这家硅谷巨头在过去一年中试图在生成式人工智能应用领域占据领导地位的尝试遭遇挫折。尽管谷歌在创造这项技术方面被普遍认为是核心力量,但现实却并非如此。

01 皮查伊:ChatGPT突然崛起让我感到意外

凭借开创性的搜索引擎,谷歌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的互联网革命中崭露头角,随后其业务逐步扩展到电子邮件、地图等领域,并在2016年短暂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谷歌在25年前推出的搜索引擎改变了在线信息浏览方式,然而,随着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有望带来更大的变革,谷歌正面临着失去主导地位的风险。

在谷歌步履蹒跚之际,其主要竞争对手微软却展现出了敏捷的姿态。这家软件巨头早早押注于ChatGPT的开发商OpenAI,并迅速将其人工智能驱动的Copilot服务嵌入到大多数主要软件产品中,如今微软已跃居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有迹象表明,谷歌已准备好做出更为协调一致的回应。尽管Gemini在发布初期遭遇了一些小故障,但它最终在科技圈获得了积极评价,被视为OpenAI最新技术的有力竞争者,同时也是谷歌各项服务所急需的统一平台。

与此同时,最近有报道称,谷歌正计划在其搜索引擎中增加付费的高级人工智能服务。尽管与去年搜索及相关服务带来的1750亿美元广告收入相比,订阅收入可能显得微不足道,但对于一家核心业务完全依赖广告的公司而言,这一转变仍将是巨大的。

然而,谷歌在生成式人工智能领域的道路上依然坎坷。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大公司的惯性、支离破碎的组织结构以及缺乏在整个公司范围内推出生成式人工智能的统一、连贯计划,都阻碍了谷歌在这项技术上取得根本性突破的努力。

这些人指出,谷歌的种种努力受到了多重因素的制约,包括日益紧张的敌对派系关系、领导层缺乏明确方向,以及难以适应其作为搜索市场领军者的地位。尤其是皮查伊,在谷歌的人工智能产品发布与战略规划方面所承受的压力与日俱增。

“这本质上是一个在巨大压力下执行既定策略的问题,硅谷人称之为战时领导力,”罗布·莱瑟恩(RobLethern)说道,他曾在谷歌负责产品隐私事务,直至2023年3月离职。“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历史经验,可能就不会具备应对这种压力所需的能力。”

皮查伊最近坦承,2022年OpenAI推出的ChatGPT在全球引起的轰动,以及随之而来的人工智能热潮,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活动中,皮查伊声称自己多年前就已认识到人工智能对谷歌所有产品的重要性。然而,他表示,公司对于大众面对人工智能表现出的热情感到“惊讶”,“我对这条发展轨迹有不同的看法”。

皮查伊坚信,人工智能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他说:“我觉得自己正站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来迎接即将发生的事情,我们仍然处于人工智能发展非常早期的阶段。”

02 谷歌AI团队与其他部门争夺资源

然而,谷歌对ChatGPT的初步反应却暴露出其脆弱的一面。其首个匆忙推出的回应产品Bard未能扭转局势。在一次演示中,由于Bard机器人回答错误了一个问题,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市值在一天之内蒸发了1000亿美元。

Bard最终演变为Gemini,并于今年2月发布。但谷歌很快就被迫暂停了该机器人图像生成工具对人物的生成功能,因为它被发现在不准确的语境中会生成错误的历史人物。

一些谷歌内部人士将负面宣传归咎于这样一个事实:作为搜索市场的领导者,谷歌的任何错误都会吸引过多的关注。他们表示,这导致该公司在采用新的人工智能服务时犹豫不决,同时也使其在出现问题时受到过多的审视。

然而,文化和组织问题同样不容忽视。多位离职和在职的谷歌高管称公司内部派系林立:每个产品线都有各自的领导者,员工们被激励着进行渐进式变革以优化产品,而非勇于创新或跨团队协作。

关于如何实施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决策,在负责主要搜索和信息服务的部门之间引发争议,如计算平台(涵盖Android和Chrome浏览器)、云计算(包含Gmail和生产力应用),以及YouTube等。许多离职员工将这种氛围描述为一种眼睁睁看着冰山逼近,却不愿或无法改变航向的无奈。

一位了解谷歌内部运作的人士透露,尝试新事物的人工智能团队与“力求保持现有成果”的搜索和广告团队之间存在明显的摩擦。他感叹道:“谷歌宛如一个民族国家,公司内部充满了官僚气息。”

皮查伊承认,谷歌的庞大规模确实带来了挑战。“规模并不总是优势,”他本周表示,因为它让“快速行动并维持冒险文化”变得愈发困难。他进一步补充说,“与直觉相反的是:事情越成功,人们就越倾向于规避风险。”

作为回应,这位谷歌首席执行官表示,他正在有意识地努力“在系统中创造人们可以做新事情的能力”。他举例指出,谷歌去年利用一个名为“谷歌实验室”(GoogleLabs)的测试网站,推出了一项试验性的新搜索服务,其中包括生成人工智能功能。皮查伊说:“我们正努力使推出产品变得更为容易,而不必总是担心打造一款具有谷歌完整品牌的产品。”

然而,许多谷歌员工对缺乏明确的领导表示失望,尤其是在最近几轮裁员让员工感到不安之后。

在谷歌工作了8年的软件工程师黛安·赫什·特里奥特(Diane HirshTheriault)今年1月在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写道,针对最近的裁员,谷歌领导人“缺乏自己的真正愿景”,而是“试图指出一个模糊的方向(人工智能),同时扼杀了自己的金鹅(核心搜索与广告业务)”。

03 CEO变成了AI CPO

据谷歌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在这种不安的氛围中,皮查伊介入了许多日常决策,比如决定如何在其产品中融入生成式人工智能功能。一名员工表示,皮查伊实际上已经成为谷歌的“人工智能首席产品官(AICPO)”,这与其在2015年出任首席执行官前短暂担任公司产品总监的角色颇为相似。

皮查伊是一位广受欢迎的领导者,更倾向于通过达成共识来管理公司。然而,公司内部有些人担忧,他低调的领导风格可能并不适合谷歌当前需要的果断变革,以便缩小与微软和OpenAI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差距。

一位内部人士警告称,皮查伊过于深入地参与人工智能产品的细节,可能会分散他作为首席执行官在更广泛职责上的注意力。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内外的大股东正向皮查伊施压,要求他采取更加激进和果断的行动。

在应对ChatGPT推出后的一项重大举措中,皮查伊于去年4月推动了其两个人工智能研究部门的合并,即总部位于伦敦的DeepMind和位于加州的谷歌大脑(GoogleBrain)。DeepMind的联合创始人戴米斯·哈萨比斯(DemisHassabis)被任命为合并后的谷歌DeepMind部门负责人,这一任命赋予了他特权地位,但也引发了一些人的不满。他们认为,将人工智能引入公司服务应该是产品团队的职责,而非研究人员。

一位在职员工透露,即使是在新合并的部门内部,也存在着抑制创业精神的派系和分歧。他们特别指出了Gemini研究团队与那些专注于更基础研究的团队之间的不和。后者在获取扩大人工智能实验所需的计算和其他编码资源方面面临困难,这导致他们错失了创新的机会。

尽管内部传言称谷歌将进行类似的重组,如任命一名产品主管负责所有服务,但皮查伊仍将继续担任这一角色。然而,变化的迹象已经开始显现。长期负责人工智能搜索体验的高管伊丽莎白·里德(ElizabethReid)最近被任命为搜索业务主管。这是四年来谷歌首次由一名高管全面掌控其主要产品,也标志着皮查伊开始寻找新一代的管理者。

然而,皮查伊的渐进式策略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Nadella)的大胆行动形成了鲜明对比。纳德拉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押注,包括斥资约130亿美元与OpenAI结盟,对法国初创企业MistralAI进行较小规模的投资,以及在微软产品中广泛推广人工智能功能。

04 谷歌核心搜索业务面临AI挑战

与此同时,谷歌在采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时面临的一个潜在威胁在于,该技术可能对其核心搜索业务构成颠覆性挑战。

分析人士和业内挑战者指出,如果人工智能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多问题的直接答案,那么用户点击谷歌搜索结果中链接和广告的需求可能会减少。这一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皮查伊在对其搜索引擎进行重大改革时一直持谨慎态度的原因。

“他们需要仔细权衡如何逐步优化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同时向华尔街传达正确的信息,并妥善应对股票市场的短期波动,”前谷歌实习生、现为人工智能搜索应用Perplexity首席执行官的阿尔温德·斯里尼瓦斯(ArvindSrinivas)表示,“谷歌并非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些挑战。事实上,他们做任何事情都充满风险。

谷歌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的广告业务此前也曾经历过类似的变革动荡,其中最为明显的例子是智能手机的兴起。然而,谷歌花费了数年时间才向广告商和投资者证明,移动广告同样具有高效和盈利的潜力。

与此同时,皮查伊认为,那些过度担忧人工智能可能带来颠覆性影响的人,正陷入关于谷歌的“一个常见误区”,并忽视了谷歌历史的一个重要方面。他强调,多年来,谷歌一直在努力直接回答用户的某些查询问题。

14年前,谷歌首次引入即时搜索服务,通过直接提供答案,引发了对其可能颠覆传统网络搜索服务的担忧。自那时起,谷歌提供直接答案的努力始终在稳步推进。皮查伊表示,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点击搜索结果变得愈发不便,这使得直接提供答案变得尤为重要。

尽管如此,皮查伊指出,用户仍然继续点击谷歌的链接。他解释说:“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用于回答问题的技术正在不断进步。”

然而,批评者认为,皮查伊可能低估了生成式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破坏力。自去年5月以来,谷歌一直未公开披露其人工智能搜索实验的结果,尽管皮查伊在1月份声称,这些实验所提供的链接数量甚至超过了传统的谷歌搜索结果。该公司还在其主要搜索引擎中首次对一些生成式人工智能功能进行了有限测试。

目前,谷歌面临的迫切需求——提供人工智能生成的搜索结果——所承受的直接压力可能已有所缓解。自从一年前微软在其搜索引擎必应中率先加入人工智能驱动的元素以来,其在互联网搜索流量中所占份额已小幅上升。然而,根据Statcounter的数据,必应在全球搜索市场的份额仅为4.4%,尚不足以对拥有89.5%市场份额的谷歌构成严重威胁。

然而,谷歌在全面采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方面所需的时间越长,互联网用户转向竞争对手的聊天机器人或其他人工智能服务的风险就越大。谷歌前高管罗布·莱瑟恩(RobLeathern)指出:“考虑到谷歌所拥有的一切,我仍然认为现在很难断言他们会失败。我们坚信他们有能力做得更好,并有望在这个领域继续保持领先地位。”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