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中国 查看内容

千亿“烟草女王”落马 省委书记曾给她递烟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2-29 03:45 |来自: 上观新闻 分享新闻:

(原标题:14岁下乡插队,37岁成卷烟厂掌门人,“烟草女王”卢平如何跌落?)


在烟草行业,卢平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这个名字所承载的,曾是一段堪称传奇的故事。


这个14岁下乡插队,17岁参加工作的湖南妹子,从长沙卷烟厂的挡车工干起,到37岁时成为这家国企的掌门人。在当年国内大型卷烟企业的一把手中,卢平不仅是最年轻的,更是唯一的女性。


14岁下乡插队,37岁成卷烟厂掌门人,“烟草女王”卢平如何跌落?

卢平(资料图)


在2000年之后,卢平率领长沙卷烟厂,与同省的常德卷烟厂展开了一场异常惨烈的品牌营销大战,两边杀得天昏地暗,却让湖南同时拥有了白沙(长沙卷烟厂)与芙蓉王(常德卷烟厂)两大烟草品牌,奠定中国烟草工业“一云二沪三湘”(指烟草产业综合实力前三甲)的地位,成就了一段商界佳话。


此后,长沙卷烟厂与常德卷烟厂相继被整合进入湖南中烟工业公司,卢平在2014年后,掌舵这家千亿级国企长达6年。在各省中烟工业公司一把手中,卢平依旧是仅有的女将,这让她有了“烟草女王”的称号。


还有一年时间,便到了卢平退休的年龄,恰在此时,她的命运迎来转折。2020年10月30日,湖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卢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烟草女王”几十载的传奇,终究被自己的贪欲所终结。


得遇伯乐


许多长沙卷烟厂的老职工还记得,卢平1978年进厂做挡车工时,是一个很活泼的小姑娘,皮肤白皙,尤其个头高。一名老职工说:“在湖南妹子中,卢平是少有的高个子,身高接近一米七,比许多男同志还高,大家都叫她‘高妹’。那时谁也想不到,‘高妹’后来能有这番成就。”


从进厂工作到1980年代中期,卢平过着普通职工的生活,谈恋爱、结婚、生小孩,工作岗位虽几经变动却未见晋升,只是从挡车工变成统计员、核算员。那时卷烟厂效益逐年下滑,职工收入普遍偏低。厂里生产的岳麓山牌香烟,被长沙市民称为“岳麓堆”香烟,指这款烟堆积如山,根本卖不出去。


1984年,卢平与长沙卷烟厂的命运都迎来了一次重大转折。年富力强的肖寿松从一家机械配件厂调来长沙卷烟厂担任厂长,这名日后被称为“湖南烟王”的风云人物,带领长沙卷烟厂走入了一段峥嵘岁月。


多名湖南政商界人士表示,没有当年的肖寿松,就没有后来的卢平,要谈卢平,无论如何绕不开肖寿松。


肖寿松是一名个性强悍的领导者,可以深夜打电话把一个副厂长骂哭,当自己开会迟到时,也要罚站一个下午。


肖寿松为了企业发展,曾主动去“跑官要官”,多次向组织表示,自己应当兼任湖南烟草专卖局的副局长,最起码也要当长沙市烟草专卖局副局长。肖寿松发现,大量外地烟占据了湖南市场,本地烟的销售受压制,他兼任副局长,就是要打通销售渠道。不知道和这次“要官”有无关系,后来,肖寿松兼任了湖南烟草专卖局副局长。


肖寿松在长沙卷烟厂将卢平从一个普通员工提拔起来,到自己退休时,又让卢平顺利接班。多名长沙卷烟厂的职工表示,肖寿松1998年退休,卢平日后的贪腐,不能怪到肖寿松头上。当年肖寿松提拔卢平这样的年轻人,令外界眼前一亮,卢平也用业绩回报过这份知遇之恩。


一名长沙卷烟厂的老职工回忆,卢平只读过一年初中,没有太多文化,作为一名普通职工,也不大有表现机会,只是觉得她性格泼辣,说话办事有时像个男同志。“肖寿松发现了卢平身上非同一般的特质,并且敢于破格提拔。”


肖寿松将卢平从一个办公室工作人员直接提拔为组织科科长,后来厂里派出50名年轻人参加MBA培训,卢平也名列其中。到了1990年,肖寿松又将29岁的卢平力推为厂党委副书记,进入了领导班子。


进入领导班子后的卢平,逐渐为外界所知。有一次,省委书记来工厂视察,座谈时众人都在抽烟,会议室里烟雾缭绕。省委书记看到卢平,说:“咱们别把小姑娘呛着了。”肖寿松却说:“卢平也要抽烟,只是当着领导的面,她一个女同志放不开。她品吸香烟的功夫,比好多男同志都厉害。”省委书记听了这话,亲自给卢平递过一支烟去。后来有人拿这事编了个段子,说别人都抽自己的烟,卢平抽烟却要省委书记递过来。


强势厂长


1998年,肖寿松到龄退休,已是党委书记的卢平兼任厂长,成为这家全国明星烟厂的掌门人。


如今上网搜索卢平的相关信息,除了个人简历以及接受调查的官方通报,几乎没有其它内容。卢平的消息,甚至比20多年前退休的肖寿松还少。在网上还能找到几篇肖寿松接受专访的报道,有关卢平的报道却不见踪影。


“这就是卢平的风格。”一名湖南烟草业内人士介绍,卢平从不接受任何采访,更不会宣传个人,甚至极少出席公开活动。2000年金鹰电视节,是首次固定在长沙举办。长沙卷烟厂赞助了大笔资金,甚至这届电视节就叫“白沙杯”。但是,卢平却婉拒出席颁奖仪式。


卢平深居简出,颇有些神龙见首不见尾,企业的一般干部也很难见上她一面,外界对她更是知之甚少。几经辗转,透过几名与卢平有接触的人士的描述,记者才得以一窥这名“烟草女王”的行事风格。


多年来,卢平只出席正式会议或陪同上级领导视察,其它应酬一概不参加。那几年烟厂每年投入几个亿的营销费用,赞助各种活动,相关方面希望一把手卢平能到场,她却没有一次现身。卢平还成立了一个特别事务处理小组,人数20多人,职责就是代表她出席各种活动。


卢平上任不久提出“三不原则”,自己“不参加任何社会应酬活动,不具体负责突发事件,不具体抓业务”。她在会上说:“我就是管人的,不管具体业务。有人问我周末干什么?我说主要做两件事,第一是休息,第二是回家陪孩子,尽一个母亲的责任。”


卢平还提出“简单管理”的原则,规定凡是交到她手上的文件,不能超过一页纸。办公室根据卢平的要求,制作了一种表格,表格就一张纸,分为“题目、问题、方案、机遇、风险、结论”几栏,还有一个“审批”栏空着,留给卢平做批示。企业的大小事情,全部以这种表格的形式交到卢平手里。但也有人质疑这是一刀切,有的复杂问题一页纸能说清?


一名长沙卷烟厂的人士评价说,卢平表面上这也不管那也不管,可她当一把手时,厂里所有大事全在掌控之中。具体业务她虽管得不多,但把人事权抓得很紧,中层副职以上的人事,全部由她决定。每隔两年搞一次全员竞聘,所有管理层先免职再重新竞聘上岗。她还建立了候补中层管理岗位,这些干部享受中层待遇,但没有具体职务,主要就是进行监督工作,查找问题。一旦现任中层被免,这些人就能递补上去。


卢平升任长沙卷烟厂一把手两年后,白沙香烟单品牌销量升至全国第二,长沙市卷烟厂的综合实力直追玉溪、上海、昆明,位列全国前四。


举报缠身


2003年,全国烟草业掀起“工商分离”改革。所谓工商分离,即将省级烟草公司负责本省烟草销售的职能与负责本省卷烟生产企业的管理职能分开,并将实行三合一体制地区的烟草专卖局、烟草公司、卷烟生产企业三家单位分开。2003年5月中旬,湖南中烟工业公司成立,卢平担任长沙卷烟厂厂长同时,还担任湖南中烟工业公司党组成员。


2006年,湖南烟草行业整合迈出关键一步。继长沙卷烟厂之后,缔造了“芙蓉王”品牌的常德卷烟厂正式进入湖南中烟。两家烟厂在市场上争夺多年,整合之路并不轻松。为了实现整合,组织将卢平与常德卷烟厂的负责人同时调任湖南中烟副总经理,并免去各自的厂长职务。


据一名知情人士介绍,那一段时间,卢平虽然不再担任厂长,但作为湖南中烟的分管领导,对长沙卷烟厂的工作仍十分在意。同时期,担任湖南中烟一把手的周昌贡,并非烟草行业出身,此前担任岳阳市市长,来湖南中烟任职后,大搞家族腐败。这样一个腐败且外行的领导,自然难以驾驭长沙与常德两大国内明星烟厂的骄兵悍将,湖南烟草的整合之路走得较为艰辛。


2013年,周昌贡退休3个月即落马,在他退休前,关于继任者的人事问题也一度颇为微妙。最终,卢平成为胜利者,接任湖南中烟一把手。另一名呼声很高且出身常德卷烟厂的副总,被调至外省任职。当时有一种说法,卢平曾表示,要实现湖南烟草行业的彻底整合,就得走掉一个人。


大权独揽的卢平此后大刀阔斧推动烟草行业整合,她也延续了之前的风格,不接受任何采访,不宣传报道个人,进行强势的“简单管理”。


独掌大权的卢平,开始被各种举报所缠绕。一名烟草业内人士介绍,国家对烟草专卖品的生产、销售、进出口依法实行专卖管理,并有准入限制,因此在这些领域,个人腐败的空间不算大。最容易出问题的是下游产业,比如烟包印刷,还有烟草物流基地的工程建设与相关业务。


卢平被人举报的内容,也集中在这些领域。有举报者称,一家企业因为承揽了长沙卷烟厂的全部烟包印刷,一年的利润上亿元。卢平利用权势威胁这家企业的董事长,让其将该公司部分股权转让给与自己关系密切的林姓商人。


此外,林姓商人参股的另一家印刷企业,曾在2015年度湖南中烟公司烟包印刷项目招标中,拿下全年烟包印刷生产任务24%的份额。


卢平落马的同时,她的好姐妹与老下属曹莉芳也被调查。曹莉芳与卢平同一年进入长沙卷烟厂,彼此私交甚好,卢平担任厂长期间,把曹提拔为副厂长。此后,曹莉芳曾担任湖南中烟后勤服务中心主任。


一名内部人士介绍,曹莉芳担任长沙卷烟厂副厂长时,分管过烟包印刷等下游产业,卢平若想染指这些业务,曹莉芳自然要大开方便之门。此外,还有人说曹莉芳担任后勤服务中心主任期间,利用修建后勤工程的机会,大肆收受回扣。卢平的超标个人消费,也由曹莉芳在后勤上想办法处理了。同时,卢平利用自身权力,压下了这些举报。


曹莉芳已退休6年,此时却与卢平相隔几日落马,外界普遍认为两者有密切联系。各种传闻的真假,也将随着调查的深入而得到印证。


其实,近年来持续举报卢平的,也是长沙卷烟厂的老职工。去年,肖寿松因病去世,长沙卷烟厂的职工悲痛不已,在厂门外排了几里长,要送肖厂长最后一程。平常极少露面的卢平提早来到,但和当年的这些老同事匆匆一遇却无一言。在送别队伍中,有人小声议论,说日后卢平死了,大伙还会不会来送行?立刻有人不屑道:“就凭她,想都莫想。”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 24小时新闻排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24 04:29 , Processed in 0.02132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