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特朗普党”到底有多大势力?

加新网CACnews.ca| 2021-1-9 00:03 |来自: 东方网 分享新闻:

“美国现在实际上有三个政党:民主党、反民主的‘特朗普党’和支持民主的共和党。”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四年之后,有保守派专栏作家做了这样的“小结”。希望那些对过去4年感到沮丧的共和党人建立“合法第三党”的声音,也在美国学术界和舆论界层出不穷,美国国会6日遭到冲击后,这一呼声更加高涨。如果真是如此,无疑将是美国政治制度和政治生态的巨大变化。这与将要离开白宫的特朗普总统有很大关系。这个被描述成一个十足的政治利己主义者带坏了共和党参众两院内的一批议员。他们为政治私利,屡屡扮演“造反派”的角色,导致共和党的“撕裂”,被普利策奖获得者弗里德曼批为“可耻的共和党政变策划者”。《华盛顿邮报》称,这些共和党人在和特朗普做交易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什么人,如今,有的人感觉被特朗普抛弃和背叛了,他们罪有应得,这就应该发生在“这群马屁精、阿谀者和背叛美国民主的人身上”。随着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和特朗普“割席”,共和党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还将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那些可耻的共和党政变策划者”


“作为一个独立的民粹主义者,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时,几乎就没有指望过那些反对他的共和党建制派力量。” 一些美国媒体这样分析说,特朗普这次孤注一掷,试图推翻拜登胜选结果的做法,其实也是在检验共和党政客对其忠诚度的一场“戏剧性测试”。结果至少有13名参议院共和党人与100多名众议院共和党人将挑战否决认证。


《纽约时报》国际事务专栏作家弗里德曼6日撰文,猛烈抨击“那些可耻的共和党‘政变策划者’”。他点名道姓地提到参议员约什·霍利、泰德·克鲁兹、罗恩·约翰逊,以及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等共和党“造反派”是小人,称“他们想赔上自己的、共和党的乃至美国的灵魂,赔上美国通过自由、公平的选举进行权力和平交接的传统,除了想让特朗普继续当总统外,也是为了自己有朝一日最终能接替他”。


美国媒体分析说,霍利和克鲁兹这两位渴望随时领导“特朗普大军”的共和党政客,一直想方设法逼迫其他共和党人做出是否反对选举结果的表态。很明显,包括克鲁兹在内的特朗普核心追随者心知肚明: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不明智、违宪且将撕裂共和党。但克鲁兹仍这样做,必定是因为他认为这是自己领导共和党的一个机会。美联社也分析说,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和克鲁兹都是2024年总统大选的潜在竞争者,现在就开始争夺特朗普的票仓。《华盛顿邮报》6日称,霍利认为,美国存在一种“特朗普选票”,“特朗普主义”可以继续传递,让他受益。原本表示不会反对选举结果的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罗恩·约翰逊被美国媒体和一些政治人物批为“出尔反尔的无耻小人”。


共和党内部对这些怀有野心的“造反派”颇为不满。曾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败给奥巴马的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表示:“这种拒绝选民的异乎寻常的做法,或许可以提升一些人的政治野心,但却严重威胁到美国的民主。”有可能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的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泽则在强烈谴责霍利时表示:“成人不会将填满子弹的枪对准合法自治政府的心脏,这会让美国政治患上可怕的癌症。”


有美国舆论认为,前段时间部分共和党人继续支持特朗普、挑战选举结果是出于投机心理,想借用特朗普提升自己在党内的地位,还有部分共和党人是出于所在选区的考虑,即自己选区内特朗普的草根支持者居多,那么就要做出一番姿态。美国《国会山报》分析称,随着特朗普煽动他的基本盘,并威胁要招募初选挑战者与不忠的议员竞争,许多共和党人,尤其是众议院的共和党人,觉得公然挑战这个仍然对共和党有巨大影响力的“跛脚鸭”总统无异于政治自杀。“我们没有选择,”一名不情愿的众议院共和党人说,理由是来自特朗普和他所在选区保守派选民的压力。特朗普还向那些打算抛弃他的共和党议员“鸣枪示警”,这凸显了想要保住本职工作的共和党人面临的风险。


在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看来,克鲁兹、霍利等弗里德曼口中的共和党“造反派”在过去几年里的所作所为都是怀有私心的,如有参加2024年大选的打算。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想让这次挑战选举结果的行动,能持续影响到下一个政治周期里面去,即让部分美国民众认为,“上一届共和党输掉大选不是因为共和党无能,而是因为民主党在搞鬼”。


“怨恨这段地狱般的旅程”


美国国会骚乱过后,确实不少此前曾坚定支持特朗普“选举舞弊论”的共和党议员和政治盟友态度发生转变。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参议员格雷厄姆6日表示,不再支持特朗普宣称的选举欺诈,并首度承认拜登胜选成为新总统的既定事实。格雷厄姆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自称是特朗普的高尔夫球球友。但现在,他却为“和特朗普一起走过一段地狱般的旅程”而心生怨恨。除格雷厄姆外,正式宣布不再反对选举人团投票,支持拜登胜选的共和党人还有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员戴恩斯、俄克拉何马州众议员兰克福德、佐治亚州参议员罗伊弗勒等。罗伊弗勒表示:“我不能再‘昧着良心’这么做。现在我们需要整个国会团结并投票确认选举结果。作为美国人,我们必须站在一起。”戴恩斯和兰克福德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宪法和法治。”


在社交媒体上,谴责特朗普支持者暴力活动的还有克鲁兹、卢比奥和霍利等“特朗普的亲密盟友”。佛罗里达州《棕榈滩邮报》此前的报道称,该州的两位参议员卢比奥和斯科特之所以不急着表态是否支持挑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认定的行动,是因为极右翼组织已经到他们位于佛州的老宅抗议。南佛罗里达大学教授苏珊·麦克马纳斯分析说,卢比奥和斯科特知道,尽管特朗普在2020年赢得了佛罗里达州,但继续支持总统试图推翻合法选举的努力可能会疏远独立人士、保守的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透露,特朗普的团队现在正在采取更正式的措施,比如追踪共和党内反对他的人的公开言论,并考虑用更亲特朗普的人物取代他们。特朗普的顾问们正把注意力转向那些大声反对特朗普对大选结果确认发起挑战的共和党人,“有一长串报复目标的名单”。特朗普现金充裕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可能会在未来两年进行部署,搞掉特朗普不喜欢的共和党现任官员。一名高级顾问称,特朗普拥有全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影响力和最大的政治资金,在2022年,他将毫不畏惧地利用这一点来选举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即使这意味着要介入中期选举。


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共和党处在一个非常分裂的状态,大致分为温和派与极端派。极端派又分成两部分,一是茶党,另一个是所谓的福音派。共和党未来确实有重组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但到时候党派的重组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现在还很难看出来,2022年的中期选举可能会是一个标志。


美国知名学者福山去年底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专访时也提到,目前民主党内部看上去为反对特朗普而团结在一起,但等拜登上台后,民主党内部的裂痕也会扩大。而在共和党内部,福山预测,一派是推崇里根版自由贸易理论的共和党人,还会有一派“特朗普主义者”继续存在。他为美国选举机制只鼓励两党寡头政治而感到遗憾,并认为“中间派”实际上会拥有很大的支持者。共和党想要奉行更具包容性的路线,但特朗普选取的是更极端的做法,“特朗普的离去可能会带来改变”。


“美国现在实际上有三个政党”


“对特朗普来说,共和党就是一辆租来的车。他开着它兜风,准备开回去,但座椅下塞着垃圾,座套上满是污渍,油箱空了,挡风玻璃上还有一道裂缝。”《华盛顿邮报》6日刊文这样形容特朗普执政一个任期后,共和党人失去总统职位、众议院和参议院。


美国保守派专栏作家詹妮弗·鲁宾近日撰文称,美国现在实际上有三个政党:民主党、反民主的“特朗普党”和支持民主的共和党。反民主的“特朗普党”成员包括几个未来他党内地位的挑战者——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密苏里州参议员霍利、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这些共和党人似乎忽视了他们眼前发生的政变,拒绝承认当选总统拜登是合法、合理的赢家,相反,他们通过沉默或者肯定的方式支持旨在推翻民主选举结果的无聊诉讼。而支持民主的共和党是意识形态不完全相同但都相信民主与法治的共和党人,他们都很快承认“拜登是合法的赢家”。鲁宾认为,只有反民主的“特朗普党”被边缘化,美国才可能会再次正常运转。


纽约大学布伦南中心网站近日也刊文称,在经历了美国现代政治史上最令人沮丧的时刻后,真诚的共和党保守派和“永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有两个主要选择。他们可以站得更高,以反对特朗普,并试图迫使共和党内的那些反民主、反科学和阴谋论者离开,因为这些人一直试图推翻自由和公正的选举结果。或者,他们可以把共和党剩下的遗产交给妄想者、无知者和心怀恶意的人,自己建立一个合法的第三方,在2022年及以后的选举中,为真诚的共和党人提供另一个可行的选择。


弗里德曼有同样的想法,他认为,要让美国恢复健康,当务之急是,无论是来自政界还是商界的正派的共和党人应跟这个毫无原则的“特朗普党”决裂,自行创立一个讲原则的保守党。哪怕只有一小部分有原则的中右派议员与之决裂,在当下保持着势均力敌态势的参议院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他们可以成为一个关键的派系,参与决定拜登的立法哪些可以通过,哪些不能通过。


“我在尽一切努力使共和党人在拜登当选总统的情况下能保住他们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这样我们才能保持政治平衡。但确实有很多共和党人对特朗普默许太久,我对他们感到遗憾。我只能做到自己不保持沉默,不过,我可以保证,很多沉默的共和党人已经等不及特朗普消失的那一天了。只是不论在参议院还是众议院,很多人都被他吓倒了。”说这话的是特朗普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特,他在与特朗普“决裂分手”后曾在去年8月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讲过这样的话,并透露,很多共和党大佬实际上正在逐渐脱离特朗普。


不过,特朗普的影响仍将会持续。吕祥认为,在美国未来一段时间的政治周期里,特朗普还是可以拿他的支持者来跟共和党做交易,比如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参加竞选,这会迫使一些共和党人不得不继续跟他合作。他认为,共和党在2016年曾试图完成一次代际的权力交接,希望推出像卢比奥、克鲁兹这样的年轻一代成为共和党的代表人物,但现在看来,共和党的这次代际权力交接完全失败了。作为特朗普“死党议员”,70后的克鲁兹也参与了2016年共和党的初选,本来是有希望接棒的人物,但一些舆论认为,他跟特朗普绑在一起,反而前途堪忧。无论是这些“造反派”,还是共和党,未来两到四年何去何从都值得关注。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23 11:22 , Processed in 0.02348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