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10年前的TVB神作 这种大女主爽剧 放今天白抄都抄不出来

加新网CACnews.ca| 2021-3-31 14:29 |来自: 柳飘飘飘了吗

64

最近的终极迷惑,都给了热搜上的李少红.



这边,在采访中谈《大宋宫词》。


张开闭口都是女性关怀、性别结构。



那边,剧里的刘娥当了二十多集的绿茶兼傻白甜。


总算要进宫搞事业了。


在宫门外,却捧着夭折儿子的牌位,乐得像个进游乐园的大宝宝。



大女主剧,真不是靠嘴上说说就可以的。


2021年,大女主剧,依旧是扑街重灾区。


《上阳赋》《锦心似玉》《正青春》到《大宋宫词》,都是前车之鉴。


而后,今年的顶流女星还人均一部同款剧。


飘能预料到的,只有灾难的无限Ctrl+C。


然而,明明有一大堆国产神作可以给这些剧抄作业的。


比如,飘最近回顾的TVB神作:


《巾帼英雄之义海豪情》



下文简称《义海》


莫谈精度、深度。


就说一个爽度,这些个“大女主”们垒起来,也不够剧中一个九姑娘(邓萃雯 饰)打。


可惜的是,这样的作品和人物,或许再也无法复制。


很值得聊聊。



至爽


《义海》的爽度,全由九姑娘一副肩膀担着。


她,怼人一绝。


比如最经典的,逼人和她做生意不成反被臭骂时。


她创造的金句:



她,行事狠辣。


自己的地盘,绝不轻易拱手。



她,最讲江湖信义,发起毒誓说一不二。



她……也笋得可以。



但,仅以“嘴炮女王”来定义九姑娘,怕是还不够。


要看懂这个国产剧恶女巨C,咱还得往深了看。


与所有大女主爽剧一样,九姑娘的设定强悍得无懈可击:


广州最大黑帮家族的长女,一手掌握家族内最重要的大宗生意。


人格上,情商智商逆商美商奇高。行事上,铁腕铁拳铁石心肠俱全。


即便是批发式售卖大女主人设的现在。


九姑娘的高设定,也数一数二。


但与所有大女主爽剧不同的是,《义海》瞧不上现今国产剧的磨磨唧唧。


九姑娘的爽,直接痛快:


一出场,她就带着三个关键词:掌权、中年、恶女。



掌权,证明她能力、背景都过硬。


中年,表明没有拖拉的成长线,上来就是全盛时期,爽度不掺水分。


恶女,则代表她不受道德礼法的束缚。


想要什么、干什么,可着劲儿去争就完事了。



这正是飘对九姑娘最上头的点——她明晃晃的恶,实在酣畅淋漓。


第一集,她家的黑帮生意想染指金融业。


想入股的永业银行,却有一个最恨黑道的正直行长。


这桩苦差,九姑娘却手到擒来。


兵不厌诈,往往越简单、阴狠的招数,越叫人招架不住。


她先安排人往永业银行存入大笔现金,十日后再突然取出,打银行个措手不及。



当银行资金周转不过来,火燎眉毛之际。


她再四处散布银行要倒闭的谣言,引得百姓们一股脑冲去银行取款。


顿时把整座广州城闹得沸沸扬扬、鸡飞狗跳。



算不上高明。


九姑娘玩的,不过就是财大气粗、趁火打劫两招。


但凭这股不留情面、不计手段、不顾代价的狠劲儿。


她很少不遂愿。



而,九姑娘的蔫儿坏,也不全用在作恶上。


比如,她替朋友刘醒出头,不仅是给了他臭骂上司非凡哥的勇气。



她把非凡哥纳入麾下,一步步调教他炒股、借钱、挪用公款。


让他不知不觉坏了帮规、犯了国法。



半年后秋后算账,直接把非凡哥锤得毫无还手之力。


干的是除恶扬善的事,又没有其他剧里劝人为善的“圣母”情节。


上来就搞,不搞死不罢休。


这才是极致的爽。



更爽的,还数九姑娘给日本人黑山下的套。


受尽日寇脸色的九姑娘意外得知,日方两位军官黑山与向山间早有嫌隙。


一晚,她便以酒色引诱黑山,引他放松警惕。


然后,涂花妆容,撕破旗袍,一酒瓶砸在自己头上,假意被殴打凌辱。



她深知,另一位军官向山,虽也并非善类。


但手下犯事,一定会让虚荣伪善的他挂不住面子。


向山果然勃然大怒。


而要致对方于死地,一条罪状远远不够。


于是在卖惨时,她顺势抖出自己听闻的,两位军官自上一辈结下的恩怨。



不仅彻底激怒向山,更把黑山的后路断得彻底。


甚至,得以亲自手刃恶徒。



正义?凶残?智慧?狡诈?


九姑娘身上除了爽,更多的其实是复杂。


《义海》不同于其他大女主剧的点。


正在于没有又臭又长的成长线,以及单薄到只剩真善美的人性刻画。


九姑娘不信这些虚头巴脑的套路。



而《义海》不讲成长和至善,绝不仅仅只为了爽。


大女主并不意味着从此顺水顺风、势如破竹。


她们可以呈现的,是一个成熟女性的经历、厚度。


而“成熟”二字,只代表步伐的日趋稳健。


但并不能改变道路的泥泞。



至暗


九姑娘的泥泞,藏在标题的前半截——她是“巾帼英雄”,但英雄多出在乱世。


《义海》中,她的大女主光环,其实并没有多亮堂。


身处一个晦暗的时代,九姑娘反而一直在挣扎、斗争。


她的经历,因此被镀上一层独特的暗度。


第一重黑暗,是黑道家族的尔虞我诈。


为争权,同为一家人的喜姨等人,早把她看成眼中钉。


此前,喜姨就曾抓到家族亲信龙叔严刑拷打。


逼他说出了九姑娘并非老爷亲生女的隐情。


好在九姑娘早有安排。


在老爷面前,龙叔突然反戈,称自己家人被控制,才不得不诬陷她。



九姑娘由此全身而退。


反而是喜姨一党,失去了老爷的信任。


但并非每一次,九姑娘都能赢得如此漂亮。


广州沦陷时期,九姑娘与日军达成合作,继续开设烟馆,把持鸦片生意。


虽背负着汉奸的骂名,却一意孤行。


但一段被喜姨偷录下来的自白,揭破她的秘密,也成了她最大的忧患。



痛恨毒品的她,要的并不是权钱,而是对鸦片的控制权、主动权。


而这心思若被日军知晓,她立时就会身首异处。


但九姑娘毕竟聪明。


当喜姨领着一大帮日军冲进烟馆找她,看到的却是九姑娘窝在沙发上。


正举着一杆烟枪吞云吐雾。



不但立刻撇清了自己痛恨鸦片的嫌疑。


反倒摆了喜姨一道,送了她一顶“谎报军情”的帽子。


但这一招,也让九姑娘就此染上毒瘾,被折磨到几乎崩溃。



现在看来,《义海》中让人无比煎熬的戒毒戏。


对于邓萃雯,是演技上毋庸置疑的高光瞬间。


但对于九姑娘,却是理性走向覆灭的至暗时刻。



第二重黑暗,是时代背景的险象环生。


为夺利,日寇表面尊重九姑娘,实际只把她看作工具、走狗。


只要一着不慎,等待九姑娘的就是卸磨杀驴。


而国人乃至亲友,又把她当作十恶不赦的卖国贼。


步步如履薄冰的九姑娘,给飘的感受是一种极致的孤独。


市民见到她会朝她扔鸡蛋。



游击队的枪口无数次瞄准她的心脏。



而眼下还对她客气有加的日寇。


转头就会因为贩毒利益的分割,把她扔进集中营折磨。


而在这暗无天日的时代,九姑娘甚至不得不,亲手谋划一场生离死别。


起因,是她倾心的刘醒因被怀疑是游击队队员,锒铛入狱。


而在当时,只要被日寇怀疑是游击队,就绝无可能活着走出牢房。


九姑娘该怎么办?


她先跟军官谎称,刘醒是自己多年的情人,自己没办法失去他。


探监时,又不由分说给了刘醒一巴掌。


大吼大叫说刘醒和前妻藕断丝连,还拿出一沓伪造的信件作证。



甚至,作势要夺枪杀了他。



每一次探监,直到上刑场,她都在反复上演这套戏码。


完全状况外的刘醒,在这种关头,也只能硬着头皮陪她把戏演下去。



而这样闹下来,九姑娘最终提出的要求。


却是亲自枪毙刘醒。


为何?


谜底,直到刘醒应枪声跌入深坑,被黄土深埋后,才徐徐揭开。


九姑娘清楚,若非亲眼看见刘醒死去,日寇绝不会甘心。


她知道如何瞄准不致死的部位,手枪也经过了弱化杀伤力的改装。


但这一枪,必须由她开。



因此,才有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和刘醒的死里逃生。


但亲手将爱人推入深渊的痛苦,却不比在她胸口扎几刀来得轻松。



这是《义海》最奇特的地方。


它让九姑娘聪明绝顶、神通广大。


却也让她独自蹚过最凶险的泥塘。


并且,目标明确。


而不是被一群男人(备胎)推着,不情不愿地走向顶峰。



至纯


或许是因为,越是黑暗污秽的环境。


越更能衬出一个角色人格上的纯美。


这份“纯”的所指,又藏在标题的后半截“义海豪情”中——一个“义”,是大义的义。


九姑娘的纯粹,在于她狠辣外表下不曾动摇过的正义。


而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她更书写了一个铁腕恶女的侠肝义胆。



她的一生,都同一种浓稠、漆黑的膏体分不开。


鸦片。


生在毒枭世家的耻辱和羞愧,自幼就伴随她。



而幼时被拐卖去贩毒的经历,更让她亲身看到,毒品究竟奴役、残害了多少无辜者。


因而为了禁烟,九姑娘不仅舍得下尊严,更舍得下性命。


当初为了关闭烟馆,她曾一把火烧毁自家的仓库。


更被毒贩掌掴,以作出鸦片断货,且无人肯借的假象。



而与日军的合作,其实也是反复推拉。


在耗尽信任之后,自己险些丧命。


而这场毕生的战斗,直到光复后,才迎来胜利。



还不仅于此。


曾有一位妇女来到烟馆找到九姑娘。


她称自己丈夫是爱国烈士,恳求九姑娘救自己的儿子出境,以免被日寇迫害。


九姑娘将她一顿臭骂,叫人赶了出去。



却暗暗记在心里,搞到出境证,把她儿子送去了香港。


而类似的、因九姑娘得以逃离战火的孩子。


其实多达上千位。



只是,为了这份事业的长久,更为了更多人能得救。


她不得不强装出恶毒的模样,继续在悬崖边缘独自行走。


快意恩仇、爱憎分明,还不算九姑娘最吸引飘的点。


九姑娘最难得的地方在于。


她将影视剧中历来只属于男性的“义”字夺了回来。


为女性在鸡毛蒜皮、尔虞我诈之外,描绘出全新的特质。


而一个“情”,则是柔情的情。


九姑娘并非真那么刀枪不入,也有一个普通人该有的柔软与温度。


飘第一次被她击中,是在大雨里,她恳求刘醒帮她救出恩人的女儿。


无助、无力之时,她也一样会猛女落泪、泣不成声。



她更有可爱的时刻:


当时刘醒送了她一枚防身的手榴弹。


已被日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九姑娘,还要一脸醋意地追问,另一枚给了谁。



她与刘醒的这段情缘,因一份深情,让人唏嘘不已。


在抗战结束之际,二人在草坪的长椅上,许下了永远等待彼此的约定。



但因局势,九姑娘不得不先行去往国外避难。


大洋的距离,让等待成为了现实。


在守望的日子里,刘醒每个月风雨无阻到大使馆申请签证。



而九姑娘,则雷打不动地在美国报纸上发布寻人启事。



这一等,却是足足三十年。


飘的泪腺最害怕的一段,是《义海》结局。


垂垂老矣的两人相见的场面。


九姑娘佝偻着身子,颤巍巍地举起手,向刘醒敬了一个礼。


如三十年前,刘醒去集中营救她时的场面,一模一样。



大半生的惊心动魄、生死与共。


最终在这样的平静与柔情中,为九姑娘的传奇画上了句点。


回到开头,飘说国产剧如今拍不出九姑娘这样的大女主,并非夸张。


许多大女主的根本问题是,她们都是“瘸腿”的人设:


单单强调了强悍、自主的“独”,却连“立”起一个可信的人物都做不到。


只独不立,就是虚假、浅薄。


更确切来说,这类大女主,都在妄图用一个人设、几个标签去概括女性。


比如瞬间黑化却毫无逻辑的宫斗大师,低调低能低声下气却能逆袭的傻白甜,一边嚷嚷着女性独立金句一边以运气打天下的女强人。



死板、平面、无趣。


这些角色,在剧本上、在演员的表演里、以及在荧幕中,都不曾真正活过。


而真正立体的人物,从来不是一根平直的线。


一个女性,背负着性别、地位、种族、家庭、职业等等一系列身份。


她们应是由许多不同的线条交叉出的结果。


飘为何如此钟情于九姑娘?


因为毒枭和英雄、恶女和善人、大女主和小女人,都是她。



她身上有至爽、至暗与至纯交叉,更有人性的挣扎。


当这些不同的线收束到一点。


是一个更立体可信、也更耐咀嚼的人物。


因为九姑娘,《义海》算是一部爽剧。


但也因为九姑娘,《义海》不仅仅是一部爽剧。


如今的国产女主剧,只爱讲虚幻的童话。


而真正懂得观众的作品。


会以复杂的人性,讲一个值得反复回味的寓言。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全球300万新冠死亡 BC濒临深渊 大温海滩公园却挤爆 派对狂舞 华人颤抖!

加拿大新冠疫情 昨天 23:22

一人做饭,全家致癌!这5种做饭行为赶快戒掉

健康 昨天 14:36

急!加拿大危险了!印度日增20万“双变异” 病毒疯狂杀入加国!

加拿大新冠疫情 昨天 14:36

菲利普葬礼,哈里威廉首同框表情不自然,女王哭泣孙辈们却都淡定

国际 昨天 14:30

女海王项思醒有多火?同班同学都炸出来了

中国 昨天 14:29

报税必看!这六项税收减帮您省下大笔钱!

加拿大 昨天 14:21

中国船员被困海上赌船一年:有人身上长癣

中国 昨天 14:21

多伦多连环反亚裔袭击案!看到此人直接报警

加拿大 昨天 14:15

豪门美梦不想断!项思醒录制视频向未婚夫徐振宇道歉

中国 昨天 02:25

不想孩子内卷的我选择了移民,结果竟是一地鸡毛....

国际 昨天 02:18

黎智英或在狱中终老!明天起他就没有“私家牢饭”吃了

港澳 昨天 02:04

马斯克SpaceX成独家登月合作商,NASA:价格太香了

科技 昨天 01:59

妻子舍命生子1年后丈夫另娶新欢过继宝宝?当事人回应

中国 昨天 01:47

18岁当红男星发布和女友大尺度影像,画面炸裂网友:年轻就是炫耀

社会 昨天 01:46

古共八大开幕,古巴将告别“卡斯特罗时代”?

国际 昨天 01:32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