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新冠肺炎 新冠百态 查看内容

德堡“病毒暗史”:神秘关停半年后重启,曾被曝安全漏洞频出

加新网CACnews.ca| 2021-5-30 00:49 |来自: 澎湃新闻

64

2020年3月末,新冠疫情在全美多地暴发之际,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悄然全面恢复了运行。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8月,这所在历史上劣迹斑斑的实验室曾突然被要求关闭。而越来越多的线索报道和研究表明,疫情早期或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点出现。


德堡“病毒暗史”系列报道将陆续揭露这座至今仍被层层迷雾笼罩的生物实验基地。



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陆军基地内,坐落着一座神秘的设施——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又称为USAMRIID),该研究所建于上世纪60年代末,是美国生物防御研究计划中的“排头兵”,该设施拥有生物安全最高级别的实验室,以对可能威胁军事或公共健康安全的病菌和毒素进行研究,并对传染病的暴发进行调查。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看似受着“金钟罩”保护的顶级研究所,近年来却被曝出内部管理混乱,违规操作数不胜数,安全漏洞层出不穷,为此USAMRIID不得不暂时关停整改。与此同时,蹊跷的是,2019年起,美国本土暴发了多次严重的传染病疫情,先是“电子烟肺炎”袭来,后又有烈度不小的流感蔓延……


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2020年3月,USAMRIID却在整改完成后悄然全面恢复运作。


问题连连


《纽约时报》2019年8月报道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当年7月发布“停止命令”,暂停德堡涉及危险微生物的研究,因为其生物安全最高级别实验室的“废水净化系统能力不足”。


德堡当地报刊《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The Frederick News-Post)则披露称,德堡生物实验室内的诸多问题可以追溯到2018年5月。当时,研究所用于处理实验室废水的蒸汽灭菌设备因遭受暴雨侵袭而损坏,而在此之前,该设备竟然已经持续使用了几十年。灭菌设备受损使得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被迫中断数月,直到研究所开发出一种新的化学去污系统才得以恢复。



尽管新的净化系统要求实验室对以往的操作程序作出改变,但是在2019年6月的一次例行检查中,CDC发现工作人员并没有严格遵循新的程序。此外,检查人员还发现化学去污系统存在机械问题,以及化学物质泄漏等情况。然而,实验室发言人林登(Vander Linden)对此声称,实验室内物质泄漏并未对公众及雇员的生命健康构成威胁,也没有危险物质逸出到实验室外。


检查完毕后,CDC就存在的问题于7月12日向德堡传染病研究所发出关注函,随后于7月15日下达“停止命令”。不久之后,德堡生物实验室在“联邦特定生物制剂计划”(Federal Select Agent Program)中的注册项目被冻结,资料显示,该方案是在200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后推出的,旨在由CDC对可能在美国境内持有、使用或转让特定生物制剂的实验室进行统一管理。


据美国“军事”网站(Millitary.com)报道,尽管CDC最初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不予公布其对德堡研究所作出“停止命令”决定的具体理由,但《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随后依据美国信息自由法案获取了一份CDC的检查结果报告,其中详细列出了CDC在检查期间发现以及研究所内部雇员上报的问题。


CDC在其检查结果报告中指出, 德堡生物实验室有六点违背了联邦政府关于处理特定制剂和毒素的条例,其中之一即是实验室工作人员报告的两次违规行为。另一违规之处是,CDC认为该生物实验室连续出现不遵循生物安全和防护程序的现象,例如CDC在一次检查中发现,工作人员在清理有害废物时故意撑开了高压灭菌室的门。报告写道,“这种违规行为增加了实验室内被污染的空气逸出,并被吸入高压灭菌室的风险,与此同时,高压灭菌室中的员工并未佩戴呼吸防护装置。”



对于“工作人员故意撑开高压灭菌室的门”这一说法,德堡传染病研究所的负责人考克斯上校(E. Darrin Cox)并不完全认同。他认为研究所工作人员实施这一行为自有其原因,并非“蓄意为之”,不过他也坦言,这样的做法并不符合标准的操作程序。


为了解决实验室存在的诸如此类操作不合规范的问题,CDC要求研究所确保工作人员进行相应的培训,并在“停止命令“实施期间对后者的培训情况进行了监督和审查。此外,CDC的检查结果还发现德堡研究所的特定生物制剂库存记录有缺漏、实验室设备上的油漆有裂痕等多个安全漏洞。对此,考克斯在2019年11月时表示CDC指出的问题均已得到解决。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事实上,这并非德堡研究所第一次因为存在违规操作而被喊停。2009年2月,由于军方发现实验室储存的一些病原体没有录入数据库,研究所大部分涉及危险病原体的研究工作被中止,随后工作人员不得不按规定清查库存并完善数据库。


“神秘肺炎”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德堡研究所被曝出种种问题后,一种“神秘”的疾病开始在全美蔓延。


CDC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2月18日,美国全境共报告了2807例与电子烟或雾化产品相关肺损伤(简称EVALI)病例,其中80人病亡。该病例在2019年8月急剧增加,并在9月达到峰值,接着呈持续下降趋势。


资料显示,罹患电子烟肺炎的病人会出现包括咳嗽、气喘、疲倦等症状,部分患者曾经呕吐或腹泻,但尚未有证据显示这种疾病是通过病毒或细菌传播的。美国卫生部门官员随后对其收集到的电子烟烟油样本展开测试,以便确认其中是否含有有害物质。


在进行调查后,CDC指出,电子烟产品含有的某些化学物质是导致电子烟相关肺损伤的原因,而维生素E醋酸酯(Vitamin E Acetate)添加物则是导致肺损伤的“罪魁祸首”。


在综合全美和各州的患者报告,以及产品样本检测数据后,CDC发现大多数电子烟相关肺损伤病例均与吸食含有四氢大麻酚(THC)的电子烟或雾化产品有关,特别是通过如朋友、家人、线上经销商等非正式私人渠道获得的产品。患病者大部分是18岁至34岁的青年人,而这正是美国国内吸食大麻最普遍的群体。


同时,CDC在几乎所有的电子烟相关肺损伤患者肺部检体中均发现了维生素E醋酸酯,2019年12月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项分析亦有类似发现。据报道,维生素E醋酸酯进入肺部时会“粘黏”肺部组织,从而导致肺部损伤。


流感中或有新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电子烟肺炎风波过去没多久后,流感袭来。据CDC估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多位美国传染病专家指出,2019年流感疫情暴发的时间比以往更早,早在2019年10月已在美国南部一些地区出现了确诊个案。另外,2019年流感疫情扩散的速度也比以往更快。资料显示,每年的流感季大约是第一年10月到第二年5月,第一年12月至第二年2月则是流感季的高峰期。


2020年1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表示,2019年-2020年流感季是近几年来最严重的流感季之一,严重程度不亚于2017年-2018年流感季。



2019年-2020年美国流感季至少有1300万人罹患流感,死亡人数达2.4万人。


截至2020年3月底,2019年-2020年美国流感季至少有1300万人罹患流感,其中40万人住院接受治疗,死亡人数达2.4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于美国暴发后,CDC的与各州卫生部门的调查发现,部分死于流感的病例实际上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去年9月1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19年12月下旬起直到2020年2月期间,因咳嗽问题而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院和诊所寻求治疗的患者数明显增加,远超此前的平均人数,因此怀疑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就已在洛杉矶传播开来。


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称,自2019年12月22日的那一周起,直至2020年2月底,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和他们在华盛顿大学的同事证实,寻求治疗咳嗽的患者数量明显上升。其中一些病人在门诊部接受治疗,一些人被送往急诊室,还有一些人最终被送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运营的其他医院。


由于当时没有进行任何的新冠诊断测试,研究人员无法肯定当地医生是什么时候首次接触到新冠肺炎感染者。但去年9月发表在《医学互联网研究杂志》上的这份报告中指出,假使新冠病毒确实是在2019年圣诞节前后开始在洛杉矶悄无声息地传播,那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院病人的就诊模式就和实际情况非常相似。


统计结果显示,在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的13周内,共有2938名患者因咳嗽问题去诊所寻求帮助。这比过去5年中同期咳嗽患者的平均人数多了1047人。在急诊室病患方面,研究人员统计到了2019年12月到2020年2月共有1708名咳嗽患者。研究人员估计,这比此前5个冬天的平均人数高出了514人。此外,他们也在医疗记录中发现这3个月中有1138名住院并因急性呼吸衰竭接受治疗的患者,这也比过去5个冬天收治的急性呼吸衰竭患者的平均人数多了387人。


研究人员指出,即使这些相比以往“多出来的患者”中只有一部分是新冠肺炎患者,仍然可能表明新冠病毒当时已在洛杉矶及其周边悄悄传播。


然而,美国在去年1月21日才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而根据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洛杉矶的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在去年1月26日。研究人员就此表示,在美国疾控中心在去年1月下旬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医生们可能已经治疗了几十名新冠肺炎患者,只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资料显示,在美国宣布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一个多月后,全美累计报告的确诊病例数在去年3月10日确诊病例破千,自3月17日开始,全美50个州均有确诊病例,随后全美确诊病例数急剧上升,在3月27日更是突破10万。


鉴于新冠疫情暴发时间与流感季节重叠,加之两者病症的高度相似性,这使得美国民众开始猜测早期部分新冠死亡病例是否被误诊为流感。在美国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于去年3月11日举行的听证会上,CDC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支持了这一说法。


CNN报道称,在回答国会众议员鲁达(Harley Rouda)的问题“是否存在看似死于流感的人实际上可能死于新冠肺炎的情况”时,雷德菲尔德博士坦言:“现在美国其实已经有一些病例被诊断为这种情况。”


研究所重启


就在全美被一连串的严重疾病搅得天翻地覆的同时,德堡研究所却开始缓慢重启。


2019年11月,德堡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宣布其计划在限定范围内重启部分研究工作。美国“军事”网站报道称,德堡研究所在“联邦特定生物制剂计划”中的部分注册项目已被取消限制,有关实验室将得以继续进行5项与特定生物制剂有关的研究,并恢复其在“实验室反应网络”(Laboratory Response Network,LRN)的全面运行状态。



2011年,Denise Braun在一场媒体参访活动中展示德堡实验室工作。


资料显示,LRN成立于1999年,是美国联邦政府内部的一个合作项目,由三个层级的实验室组成,旨在对生物恐怖袭击或其他生物危险相关事件所用到的生物制剂提供精密的鉴识和分型。德堡实验室发言人林登介绍说,正是由于LRN的存在,使得德堡研究所即使在停摆期间也可通过该合作网络将“联邦特定生物制剂方案”所规范的生物制剂或毒素送到其他实验室进行研究。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湖北菜市场爆炸"砖头瓦砾满天飞"!至少11死、37重伤 血库告急

中国 3 小时前

美国通胀盖不住了!小心,全球经济正坐在“暴风眼”上

财经 3 小时前

加拿大护理院高管害死21岁女孩!不给叫救护车

温哥华 3 小时前

窦骁情史:与程晓玥奚梦瑶传过绯闻,2周俘获赌王最美千金何超莲

娱乐 3 小时前

大批中国学生回国!原因扎心:二线都比多伦多好

加拿大 3 小时前

加拿大人口普查调查员开始挨家挨户敲门了!拒绝罚$500

加拿大 3 小时前

欧洲杯赛场埃里克森突发心脏骤停!心肺复苏急救具体应该怎么做?

健康 3 小时前

莫文蔚穿辱华品牌?工作室急发文道歉

娱乐 3 小时前

欧洲杯惊魂!丹麦核心埃里克森赛中突然休克倒地 比赛中断107分钟

体育 3 小时前

曾疯狂歧视抹黑华人!加拿大人如今却爱上戴口罩…

加拿大 3 小时前

加拿大10名医护接种2剂后感染delta变体病毒!

加拿大新冠疫情 3 小时前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