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app 查看内容

女教师网课后猝死,学生还原事发当晚全过程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1-7 11:06 |来自: 新京报 分享新闻:

刘韩博老师去世的消息像颗炸弹一样在学生群体中炸开了锅,他们愤怒地想要揪出“爆破猎手”。在后两次网课入侵的时候,有的学生及时按下了录屏键,这些视频成为他们找人的关键证据。




▲10月21日第二次入侵时,爆破猎手“梦泪”控制了共享屏幕,他在公屏上打字挑战课堂。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 李照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赵琳

10月28日晚上,新郑三中高一历史老师刘韩博在钉钉会议上完晚自习网课后,再也没有上线。

那是一个周五的夜晚,46岁的刘韩博独自在河南新郑的家中上网课。她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在外省读大学,丈夫杨勇在郑州工作,距离新郑车程一个半小时,他通常周末回家,但那周他因加班没能回去。

10月28日中午,杨勇和妻子打过一次视频电话,那天晚上7点多,刘韩博在家庭群里分享过推文,此后杨勇再也没联系上妻子。10月31日一早,学校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杨勇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报警并通知小区物业。

当刘韩博被破门而入的物业工作人员发现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医院推测是心梗猝死。这个噩耗让整个家庭陷入崩溃。在为母亲处理后事的过程中,女儿诺诺意外发现,母亲的去世或与最后一堂课遭遇“网课入侵”有关。

在学生们提供的一小段网课视频录屏中,诺诺第一次了解到这个自诩“爆破猎手”的群体:一群闯入课堂的匿名者,开麦辱骂教师播放音乐,在共享屏幕上涂鸦,扰乱课堂秩序。

几位受访学生向新京报还原了事发当晚的整个过程:爆破猎手们围攻了课堂几十分钟,同学们听到刘韩博的声音从起初的愤怒变成了最后的疲惫,9点10分下课后,有学生向刘韩博发去钉钉消息,却永远停在了“未读”状态。

11月2日,新郑市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针对网传刘某某老师遭遇网暴事件,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调查结果会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钉钉客服表示,目前已有相关人员去核实此事,也会积极配合警方协查。

01 最后一课

新郑三中高一学生张斯威记得,那原本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网课。

晚上8点10分到9点10分是历史晚自习,历史老师刘韩博在钉钉软件的班级群里发起视频网课,只有钉钉群里的同学才有资格接通。

新郑三中高一全年级一共有22个班,2个特快班,10个快班,10个平行班。刘韩博一共带了四个平行班的历史课。女儿诺诺能感受到母亲的教学压力,每次在奶奶家吃饭,妈妈常匆匆忙忙赶回去备课。国庆节结束后,郑州遭遇疫情,新郑三中也开始上网课,不同于白天以班级为单位的授课,晚自习通常是两个班或者四个班一起上,10月28日那天有4个班220多号人一起上课。

张斯威的印象里,他们班的线下课堂纪律“挺不错的”,没见过谁捣乱。

当天的历史晚自习布置了一个小时的限时测练。所有同学按照要求必须打开摄像头,让老师看到每个人的自习状态。在刘韩博简单交代基本情况之后,同学们开始埋头刷题。

大约五分钟后,张斯威感觉到不对劲,拉拉杂杂的噪音出现。他注意到一些奇怪的账号涌入课堂,这些账号关闭了摄像头却开着麦克风。

伴随着号称“战歌”的意大利电音舞曲《Tu vivinell’aria》,一个顶着小鸡头像ID名为“鸡你太美”的账号率先开麦辱骂老师,随后,几个ID名为“终极猎手梦泪”“梦泪”的账号反复横跳,音乐声混着辱骂声,整个课堂乱成一片。

8点17分,一位牛姓班主任老师进入网课,她打开麦克风试图帮助刘韩博老师恢复课堂秩序,“你要不把主持人转给我,刘老师。”刘韩博用河南方言回复“我把你那个退出吗?”,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迟疑,似乎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情况。

牛姓老师向刘韩博建议转交“主持人”权限,引来了“网课爆破猎手”对牛姓老师的疯狂辱骂。“其实我当时想过帮刘老师呵止那些人。”高一学生蒋廷琰告诉新京报记者,但是那天的课是几百号人一起上,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她的性格羞怯,没有勇气在那么多人面前站出来,事后蒋廷琰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课堂的混乱一共持续了大半节课。蒋廷琰回忆,刚开始刘老师还生气地质问这群人,要把他们赶出去,到后来,刘老师只说了一句话,“大家做题吧。”她的语气充满了疲惫和无奈,那是蒋廷琰听到刘老师说的最后一句话。

虽然课堂一直被干扰,9点10分同学们还是按时交了作业。“如果是以前,每到快下课的时候,刘老师都会非常温柔地说,‘要交作业咯,快点交上来咯’,只有那天晚上,刘老师没有说这句话。”蒋廷琰对这个细节印象深刻,她不知道是不是在交作业前,刘老师已经突发意外。

蒋廷琰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晚有同学在交完作业后,通过钉钉私信过刘老师,显示“未读”状态。

10月29日周六是休息日,10月30日正常上课,白天有刘韩博老师的历史课,但刘老师没有出现。蒋廷琰记得,那天班长组织大家一起上网课自习,同学们原以为是刘老师有事,没人多想。




▲11月3日,涌现了一批账号密集攻击刘韩博。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02 他们为什么能闯入?

事实上,这已不是刘韩博的历史课第一次遭到入侵了。

10月12日、10月21日,刘韩博的历史晚自习都被入侵过。这似乎是爆破猎手们的刻意选择——入侵对象是对电子产品网络功能并不熟悉的老师以及有两百多号人的“大课”——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网课入侵”的QQ群里,他们发布的图片文字反复提到“不要人少的,要人多的”。

蒋廷琰说,10月12日那天的历史网课,爆破猎手们是在上课上了好一会儿后才进入的,他们的套路无外乎放音乐、辱骂、共享屏幕涂鸦文字,最后他们被其他班老师协助踢了出去。

而在10月21日这次,爆破猎手们进入的时间非常早。晚上8点18分,刘韩博正在布置作业,音乐声闯入。刘韩博问了一句“谁啊?”,无人回应。她试图重新讲课盖过喧闹声,一个ID名为“梦之泪伤”的人共享了屏幕,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在屏幕上打字“你瞅啥,我是梦泪。”

“丁真(头像)这个,这个是谁?这页面蹦出来了啊,一直有声音蹦出来。”刘韩博问道,“梦之泪伤”继续在共享屏幕上打字回应,“你瞅啥?我是梦泪,感谢发来会议号。”

在“梦之泪伤”控制共享屏幕之后,所有人都能看到“梦之泪伤”视角的屏幕,他偶尔切换到其他聊天界面,张斯威眼疾手快地截图了一张疑似爆破猎手组织的群聊。图片显示,那是一个名叫“梦泪入侵网课”的聊天群,群成员一共有199人,其中有人在群里发了一串数字,疑似一串会议号,另一人在群里说“给老师表演抽烟。”

所有学生们都感到疑惑,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呢?钉钉的网课一般有“会议”和“直播”两种模式,蒋廷琰说,直播时学生没法开摄像头,老师不能掌握学生的实时学习状态,因此网课通常使用钉钉会议模式,但有时钉钉会议爆满,会提示“当前视频会议场次过多,请您稍后再尝试发起视频会议。”这时,老师就会打开钉钉直播。蒋廷琰非常清楚地记得,“28日晚的历史晚自习是使用的钉钉会议。”

相比腾讯会议输入账号密码进入,钉钉的会议室需要申请加入,只有在班级群里的人才能获得上课邀请。

张斯威说,虽然学生们都是通过群组里接通老师的课堂邀请,但在上课时,钉钉界面中有分享会议号的设置,网课结束后不会再显示。他怀疑,会不会有人在课堂上将会议号泄露了出去?




▲10月21日第二次入侵时,爆破猎手控制了课堂共享屏幕,在切换其他页面时,张斯威截了一张图,疑似爆破猎手的会议入侵群,有人在群里发会议号。受访者供图

钉钉一位内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实在钉钉页面可以设置“仅主持人可邀请成员”“关闭允许参会成员发起共享”就可组织对方入侵,对于已进入的“爆破猎手”,可以进入“应用-会议控制”进行调整。

但对于老师们来说,新技术手段削弱了他们对传统课堂的掌控,尤其是那些对网络应用不熟悉的老师更感受到失措彷徨。

一位卧底过几个网课入侵群的知情者介绍说,很多网课入侵者都是被学生带领进去的,在QQ群、论坛、短视频评论区,学生们只简单留下会议号和时间,就可以吸引“爆破猎手”加入,甚至不用直接与这些破坏分子打交道,自然也不必承担任何心理和道德压力。

这位知情者表示,很难说请求爆破的学生是对老师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大多抱着一种找乐子的心态做这件事。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个学生找了爆破猎手之后就反悔了,最后这个学生被学校查了出来,被要求在QQ空间发表一份检讨。

最夸张的一次,有学生把整个年级的课程表会议号都发在了群里,这位知情者跟着他们进入了一次课堂,腾讯会议有标注的功能,很快整个PPt上都是污言秽语,任课老师还以为他们是别班的同学,打电话求救“某老师,别班的来捣乱了。”

而在入侵网课群里,“爆破猎手”们却对此毫不在意,记者在几个网课入侵群内发现,他们经常沾沾自喜地发布图片文字,“任何软件,都能入侵”“钉钉专业入侵”“骂人+梦泪+唢呐,保证既折磨又好笑,给我会议号+密码。”




▲电竞选手“梦之泪伤”的头像被p图恶搞,成为爆破猎手最喜欢使用的头像之一。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03 他们是谁?

刘韩博老师去世的消息像颗炸弹一样在学生群体中炸开了锅,他们愤怒地想要揪出“爆破猎手”。

在后两次网课入侵的时候,有的学生及时按下了录屏键,这些视频成为他们找人的关键证据。蒋廷琰说,很多同学在钉钉上加了“爆破猎手”们,有通过好友的,他们就互相对骂,没多久,爆破猎手就删掉了学生,有的爆破猎手的账号注销了。

蒋廷琰始终不知道那些人的真实身份。在钉钉上,除了头像和ID,他们没有任何其他信息。这群人有着相似的画像:他们的头像和ID有不少和一位《王者荣耀》职业电竞选手“梦之泪伤”(以下简称“梦泪”)有关。在新京报记者添加的网课入侵群里,一个常见的入群问题是“谁出了一个名刀司令?”,这句话出自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解说语,是梦泪“韩信偷塔”名场面。

这些打着“梦泪”幌子的网课爆破猎手对梦泪本人也造成了影响。今年9月初,梦泪在微博呼吁,适度玩梗,停止网课恶作剧,并向老师和家长们的辛苦表示感谢。

事实上不止“梦泪”,蔡徐坤和丁真等也是被频繁玩梗的对象,“鸡你太美”是来自蔡徐坤的《只因你太美》的歌词谐音,“dinner”是低能儿的代称……这个群体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黑梗,“万物皆可玩梗”,是很多网课爆破猎手的态度。要认识他们,或许要先从理解他们的梗开始。

这个群体多是年纪十来岁的年轻男生,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入侵别人的网课,一个群主大大咧咧地表示“快乐。”

网课入侵群里一般不涉及金钱交易,“更多的是王者荣耀原神之类游戏的聊天、吵架的内容,和发的各腾讯会议号。”前述知情者在群里见证了这个群体的壮大,今年9月开学他加入网课入侵群时,是最疯狂的时候,“他们(爆破猎手)在学校上课时间最活跃,发来的一个接一个的会议号能刷屏。”

知情者称,进入腾讯会议的网课爆破猎手通常分两类,一类取名梦泪猎手、蔡徐坤等姓名;另一类根据会议内学生姓名格式改名伪装正常学生。在观察会内权限的设置后(是否允许开麦、开摄像头、互动批注等)如果确定这个会议的老师没有熟练操作软件的能力,就开始爆破。

爆破后,他们还会把入侵的视频发在微信朋友圈或者QQ空间进行回味。知情者向新京报记者转来他们QQ空间的“战果”——混杂着音乐、咒骂声、黄色视频的网课页面不堪入目,“我觉得他们只是单纯在享受捣乱和破坏秩序的快感。”

9月6日,腾讯会议官方对此回应,总结现有功能中的安全措施;9月8日,腾讯会议发布新版本,增加了“一键暂停参会者活动的功能”。9月22日,腾讯会议官方公众号置顶了腾讯会议收费的教育版,据其称,这个版本能实现线上教学课前-课中-课后的教学闭环。




▲学生通过电脑上网课。图/IC photo

04 看不见的暴力

在干扰课堂之外,爆破猎手们还会故意留下信息混淆视听。

在10月21日第二次入侵时,一名爆破猎手在共享屏幕上打字,称是某杨姓同学留下的会议号,此后,一名学生与爆破猎手对话,对方再一次直接点明某杨姓同学的名字,“你去找杨X”。

杨姓同学在班级群里解释,自己与此事无关。“我只是加了其中一个人的钉钉账号,问他为什么要捣乱,我没有参与过暴力,也不会参与暴力。现在我很无助,被冤枉并不好受。我会配合警察调查,一起找出凶手。”

嫁祸栽赃是爆破猎手的“特别业务”,对于来请求爆破课堂的学生,一些爆破手们会诱导他们说出自己在班上的“仇人”,等爆破结束后留下客户指定的信息。一位参与过的爆破猎手告诉新京报记者,“有的学生被搞得请家长甚至退学的都有。”但知情者认为,有时候,他们指控的人又是随机的,有些爆破手离开之前会大喊,“是某某找我们来的”。

陷入争议的还有其他同学。在10月28日的录屏视频中,“鸡你太美”开麦骂人时,页面上一名付姓学生的账号也显示开麦,让不少人以为是他在辱骂。当爆破猎手共享屏幕后,页面上出现了一些添加他好友请求的学生,学生们表示,他们加对方好友是为了质问对方为什么捣乱。还有一个男生因为在镜头里只露出了半张脸,被网友认为是做贼心虚。

这些真真假假的指控在学生群里基本被澄清,但在网上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一个学生说,事情发生后,他们时刻关注着评论区言论,“生怕路人被那些言论带歪,甚至有攻击姐姐(诺诺)一家的,我们班几个人一起去控评,之后我们的账号就被网暴了。无论是微信、QQ、微博还是抖音,我们的生活已经受到严重的干扰,我们上课都没有精力,甚至有的课程都没有听。”




▲学生们在班级群里澄清被怀疑的对象。受访者供图

11月3日这天,诺诺的微博账号也遭遇了密集的攻击,一些账号接连在网上发布“扛不住压还当老师干吗”“骂老师也不是一两回了,就她心理素质不行”“巾帼小仙女抗压差基本盘”,这些内容被愤怒的网友们看见,他们扒出了几个骂人ID注册的手机号,并在网上曝光。

新京报记者拨通了其中一个电话,对方表示,他的微博被盗号了。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曾在2016年用手机号注册了微博,此后一直没有登录过,盗号者使用他的微博发布的辱骂消息定位是在甘肃,而他本人在广东,自从他的电话被曝光后,疯狂涌入咒骂的信息,“现在全是电话短信辱骂我的,我解释他们说我急了,我不解释,他们就一个劲儿骂我。”

这次事件同样波及了爆破猎手群的内部。新京报记者卧底加入的网课入侵群,一共有10个子群,每个群都有上百人的规模,公告栏写着“有事则聚,无事则散,炸遍全网”。当有人向群主表示自己有意建新群时,对方回复,“收手吧,闹出人命了。”随后,那10个群有的更名为游戏群,有的干脆彻底解散。

11月2日,新郑市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针对网传刘某某老师遭遇网暴事件,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调查结果会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据上游新闻报道,公安、教育等部门成立的专班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刘某某猝死和遭遇网暴是否有关联暂无法确定,但黑客入侵网课直播间施暴已涉嫌刑事犯罪。

这些天,诺诺和家人一直在为母亲处理后事,并且为母亲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她还在等警方的调查结果,“一定要把那些人找出来,让害死人的‘梦泪’消失。”

(应受访者要求,除刘韩博之外,其余皆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