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大S,一次闪婚,终身免费宣传工具

加新网CACnews.ca| 2024-2-27 09:12 |来自: 娱鉴viewpoint

2024年了,大S、汪小菲、张兰这一家散了的家人还在占据内娱热搜。

2月24日,大S回应汪小菲年内再婚并送上祝福:“这次一定要白头偕老”;2月26日,张兰接受专访谈“蹭流量”,她觉得流量来了,更重要的是“你接不接得住”。各自再婚,也不能为两个新家庭的纠缠画上句号,亲身示范何为“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大S和汪小菲的离婚消息在2021年石破天惊后,两人先后产生了不同的口碑曲线。尤其是离婚协议的曝光,让大S在许多人心中做实了“靠前夫养后半生的吸血心机女”,经历了从体面“女侠客”到人设崩塌的舆论反转。

在大S汪小菲的家庭故事里,聚集了傲慢、色欲、暴怒和嫉妒的人性“四宗罪”。大S的转折,即所有狗血剧情的导火索,就是冲动再婚。在旁观者眼里,“侠女”是她、“魔鬼”也是她,选择了错的时间,甚至错的对象。这一局,大S还能再次体面翻身吗?

大S与汪小菲(资料图,图源/视觉中国)

“侠女”名声的倒掉:一切为了“钱”

「别堆砌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

——《体面》于文文」

在上月底,大S和汪小菲的离婚协议被检察官调查公布,约定汪小菲从离婚起到2038年3月止,每季要支付300万台币(约69万人民币)的抚养费给大S,也就是每个月100万台币(约23万人民币)。

这份本不该公诸于世的“家事”,加上两年不止不休的离婚后狗血大戏,再度让大S的口碑发生逆转——

大小S姐妹俩职业生涯起初的工作,都是大S拿主意谈下。台湾综艺教父王伟忠曾评价她:“大S是侠女个性,小S用台湾话说是俗辣(怂),在后面跟着姐姐,反正天塌下来有人顶着。”

她曾在台湾携好友范玮琪等人成立非正式的“侠女基金会”,救助过失学女生、警察遗眷、单亲学妹等群体。

“侠女”之名由此而来。

王伟忠曾在节目谈大S侠女个性

2021年11月,大S与汪小菲结束11年婚姻时,她说:希望小菲永远过得比我好。汪小菲也在12月说:我没说过一句熙媛的事,我们和平分开。

离婚四个月后,2022年3月,大S宣布再婚。两次闪婚,被誉为“敢爱敢结”。只是大小S的婚恋故事已被合称为台湾卡戴珊家族,有褒贬不一的争议。

此时的侠女名号还在。

第一次的毁誉是在几个月后。汪小菲爆料大S每个月服用违禁药,数月之后又晒大S开销账单,每月水电费管理费加起来2万多人民币;隔月再晒大S信用卡购物记录,外界得知再婚头纱是刷汪小菲的卡买的,引发哗然,做实大S用前夫的钱和现任结婚。

如果说,夫妻二人的事还能捋清,张兰用商业头脑在直播间把吃瓜群众变成酸辣粉的消费客户,直接把大S拉下神坛。

小S说姐姐与具俊晔婚后生活甜蜜,姐姐身体不好,上厕所都是姐夫抱着去的,张兰说“40岁了还需要把尿”;具俊晔的工作是DJ,张兰直播打碟;大S结婚带头纱,张兰也戴;夫妻合体拍杂志,视频中撒爆米花,张兰也撒。张兰还卖卤蛋、绿茶、卤肉饭(隐射“软饭”),甚至床垫:“一般50多岁是不是得睡这种床垫?那高端的床垫太硬是吧?别硌着您的腰,再闪着那儿就更麻烦了,碟都打不了了,那您还能干吗呀?谁想睡在前妻或者前夫睡过的床垫上?”

张兰直播卖床垫,亲自试用(资料图)

张兰亲自下场制造八卦,让本来就不和谐的离婚大战变得更加狗血。大S的形象一落千丈。再加上汪小菲一次又一次冒着被大S提告的风险揭露隐私,尝到甜头后成功把风向带往心机女、吸血鬼的嫌疑,令大S的口碑发生了根本扭转。

这场扭转主要因为“钱”。在钱这个问题上,公众的观念一直是谁出钱谁是“爷”,拿钱的人理亏,不能自证清白。公众不能接受大S收取前夫的天价抚养费,“独立女性”的人设突然破碎了。然而大S何时曾有过“独立女性”的人设?在离婚前,她的形象一直与汪家深度捆绑。公众也不管离婚协议的签署是否有过错方以及双方为自愿签署的事实,在目前两人均有新欢的情况下,在大众和圈层视野里舆论观感天差地别。甚至连讨论这个问题,都伴随着冲一碗酸辣粉的调侃情绪。

实际上,剥开这些理还乱的家事,重点只有:

①汪小菲对大S这么好,大S为什么要离婚?

②离婚后,大S为什么再度闪婚?

③再婚后,汪小菲是否还有付抚养费的义务,可否停止付费?

④这些抚养费,大S是否可以用于日常花销?

一一来看:

第一,离婚原因两年来从捕风捉影中拼凑出来,和汪小菲和前女友们恋爱时间线不明、大S几度流产产生了身体伤害有关。目前,尚不能证明这二者有直接关系,但大概率男方理亏,汪小菲才能爽快签下离婚协议;

第二,离婚后大S闪婚,不排除有故意气汪小菲的嫌疑,也有急需用旧爱疗愈新伤的可能,这可能是大S走得最错的一步棋,人和时间都欠妥,原因我们下面说;

第三,法理上,中国的《婚姻法》规定,不论是婚生子女还是非婚生子女,不论是离婚后再婚否,父母对于孩子的抚养义务都是不可抛弃的。汪小菲既然签下离婚协议,就要按约定付出抚养费,承担对孩子们的义务。大S曾回应,每月的100万台币,是对她身心受创的补偿。也就是说,这笔钱不仅是给到子女,也是汪小菲曾真心想给到大S本人的。


大S晒出汪小菲的欠条

第四,大S挪来买东西,作为母亲也作为自己有资产的女明星,她同样可以从自己的资产里把该给孩子们付费的部分挪过去,这不矛盾。根据大S在2022年12月3日曝出的账单,汪小菲曾向她结款2600万元,目前只归还了500万,之后,汪小菲对这张欠条并非提出异议和否认。夫妻二人是否还有其他资金来往,我们不得而知,不能从任何一方的说辞妄下判断,否则就是借用别人的家事,发泄自己的情绪。

但是这一切“重点”,都在战兰“接住了这波流量”的骄傲中淹没得无声无息。

张兰2月26日曝出专访片段,自认接大S这波流量接得非常准

谁撕碎了体面?狗血结局是双方合谋

撕碎体面,明明是两家人共谋的结局。

先有“希望小菲比自己过得好”、转身闪婚的大S;后有不按时付款的汪小菲遭到法院强制,大发雷霆,上演了晒账单、拆床垫的狗血事件;紧接着见不得儿子受气,又极具企业家精神的母亲,趁乱把家丑变现,向来只要儿子不要媳妇的婆婆,面目更为狰狞……

然而这一切的根源是大S再婚吗?也不尽然。若介意再婚的“果”,更因回溯离婚的“因”。

大S是心机女吗?想起近日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坠落的审判》,讲述丈夫去世后,妻子被控杀人嫌疑,最后被判无罪。故事从不同层次起底亲密关系里的盘根错节,看完电影后,一部分观众认为是丈夫自杀,一部分观众认为是妻子谋杀。影评人朱珏瑾写到:世界难以度量,我们却想要精准的答案。

大S其人也是如此,绝不是简单“心机女”可以形容的。十年婚姻结束,签下满意的离婚协议,即刻再婚,到底是遇见真爱,还是对前夫的“惩罚”,只有大S自知。

《七宗罪》里有句台词,“每个街角,每个家庭中,都有这种死罪,而我们如若无视,因为太普遍了我们选择容忍,因为它很微不足道。”

于吃瓜群众最幸运的是,夫妻俩都很真实,都是有真实缺点的人。

2022年11月23日,汪小菲因电费等问题和前妻大S一家产生争执,事后大S将这张床垫送到汪小菲在中国台湾开的饭店SHOTEL,饭店方在下午5点半处理掉这张床垫,并开放媒体到现场拍摄过程。

前面说大S最不妥的是再婚的对象和时间。

关于“对象”:短短4个月大S就再婚了,甚至在没有和对方再度见面之时就决定了。一个正常的母亲,都应该让约会对象试着和孩子相处观察很久后,才能确定是否开展稳定关系。更何况,从韩国的综艺节目来看,具俊晔和汪小菲一样,都是“妈宝男”,一个把母亲当保姆,一个事业完全仰仗母亲。此时杨笠绝望地发现,“那些比我优秀很多的女生,她们的男朋友,我竟然都看不上。”

关于“时间”:第一次闪婚的错误,靠着硬撑十年,实在无法勉强自己而结束;第二次婚姻,恰是夹杂着对十年的一种不负责上叠加的不负责,分明是赤裸裸在“赌”。

对媒体说:即使20年没见面,自己相信他还是当年的模样,“幻灭就幻灭吧,管不了那么多,先爱了再说”,这种做法不可谓不潇洒,但决计谈不上负责任。

大S具俊晔重逢前已办好结婚手续

而且她应该明白的是,这个时间再婚,前夫极大可能性会被激怒。大S根本没想过,前夫被激怒后,引发出的这后续所有的狗血事件,可能引发她离婚协议上本应得到的赔偿和抚养金不保,闹上法庭。

矛盾的是,大S的感情生活一直不复杂,男友名单上和蓝正龙交往四年多、和周渝民交往两年多;两段结婚对象汪小菲、具俊晔,三十年里情史透明干净。

因为她在自己的范围里做到了她认为的最佳,所以才在两段婚姻时间上任性妄为。从大S的社交媒体ins上,上一任丈夫的最后一次合体,到宣布结婚,中间只间隔11张图。

可这次为什么又是妈宝男?为什么又是闪婚?心理学上有一种现象叫强迫性重复。指人为了满足自己“潜意识中一种固有的、原始的的倾向”,促使个人不断重复某些行为,尤其是最痛苦或最具破坏性的行为。看似大S再度闪婚,实际上她可能只是在疗伤。只是这方式很可能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就像后来的舆论场反映的那样,只守护自己的情绪的傲慢,令本在道德高位的她优势全无。

如果大S在“赌博”,反观汪小菲,“七宗罪”里一人独占三宗:色欲、暴怒和嫉妒。离婚后汪小菲表面上搞事业,实际上主要生活还是谈恋爱。先是与张颖颖被拍到的时间线与婚姻存续重叠,跑不了“婚内出轨”的嫌疑;与张颖颖痴缠分手后,又火速找到下一任女友,甚至谈婚论嫁,“色欲”不证自明。

暴怒,是每次喝醉后的他,像一匹亲妈都按不住的野马,从微博到抖音,在互联网飞驰。

他也带有报复形态,过年期间他带着新女友和女儿到新加坡游玩,实际上是在模仿大S让孩子们和具俊晔相处。嫉妒相隔几千公里,陪伴孩子们的不是自己。

汪小菲视频截图,9岁的小玥儿骑马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还是去年十月,直播连线情感博主,汪小菲竟然自曝想复婚。他说,大S是女明星,她需要人爱她。这未必是他真的还爱大S,只是他不想别人爱着大S。

可能这就是大小恋的抓马之处,任何离婚明星家庭都难以比拟。这段婚姻从开始到结束,都能引起巨大讨论,只因几位主人公事业成功,又不吝与世人曝光展示一地鸡毛的泥泞。情节上具有天然戏剧反转,引人入胜;人性上,极致的妒忌与愤怒,唤起潜藏的共鸣。

一次闪婚成为终身免费的宣传工具,大S该如何再次体面?

大S之所以承受了更多的道德审判,从“侠女”形象坠落成“心机女”,根源来自“下沉市场”的刻板逻辑。

对于许多人来说,一个女人离婚,再婚后还接受前夫的物质支持,是错误行为。对汪家,媳妇的背叛是错误行为。前后逻辑是如何形成的呢?这里由三层逻辑构成。

首先,是婚姻制度的认知盲区。如今,仍有相当部分人群,认为女性应该遵循“三从”原则,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以作为男性的附庸品身份存在。

大S曾是“美容大王”及素食主义者,婚后她为了生育,听从张兰开荤、发胖,也曾遭遇不止一次流产,为了前婆婆和前夫的事业,拿出多年经营的女明星形象做代言人。她曾为张兰控诉资本如何抢走产业的自传写封面推荐;2012年底,张兰在朝阳区政协委员名录中,身份为台胞台属,编号143,身份得益于大S。她曾经没想过后路的,为这段婚姻付出过一切,成为前夫和前婆婆的陪衬。

恩格斯在其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的一段话,后被概括为:婚姻制度,是为了保障每个男人都能拥有一个属于他的奴隶。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书摘

直至今日,“女人竟然敢离婚”依然踩中了许多人的雷点。无异于网络游戏中,兽人起身喊出“兽人永不为奴”时恶魔的震惊。

虽然选择离婚,但因婚姻中大S早已把女明星形象和汪家的商业版图捆绑得太深,仿佛她身上被打上了汪小菲、张兰及其餐饮品牌的烙印,离婚自由变成了一种对十年努力的背叛,再婚更是“大逆不道”。有人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冲上去撕掉大S:你不是姓汪吗?怎么敢和韩国人没羞没臊地同居在前夫的家里?

这是把女性默认为婚姻中不平等的奴隶、丈夫的附属品的刻板逻辑,衍生而出的恨意。这恨意对准的是奢望在婚姻中获得公平对待的女性,以及可以自由选择婚姻、家庭等生活方式的女性,只因他们可能曾是旧时婚姻关系中的既得利益者,这利益可能是心理上以对男性伴侣牺牲奉献得到自我认同的同性。

其次,第二层逻辑要简单很多,就是“生育廉价论”。

2023年5月10日,大S发声明,早在2011年,她与汪小菲在三亚的那场婚礼前几天,刚刚失去了和汪小菲的第一个孩子;2018年录制《幸福三重奏》期间,她同样因为腹中胚胎萎缩,进行过流产手术。在这中间,大S还生下了一女一子。

公布出的怀孕次数至少四次、生育两次。身心俱疲,成为大S如今休养生息,只求恬淡生活的缘由。

许多人对生育伤害没有概念,常见的是,会拿一些农村妇女生过八、九个孩子来举例,甚至认为大S“矫情”。

事实上,在2023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中表明:每两分钟,就有一名女性因怀孕或生产而死亡。仅在2022年一年里,全球约有20万名孕产妇死亡。严重出血、高血压、妊娠相关感染、人流并发症及可能加重的基础疾病等,都是孕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

如张兰所言,为汪家凑出一个好字,是世俗中大S对汪家最大的贡献,也是许多人眼中并不起眼的贡献。

第三层是出轨平常论。在许多人的生活常识中,男人出轨要么是成龙,天下乌鸦一般黑,要么是“图书馆三十秒”,用另一个人填补自己亲密关系中的所有间隙。

在这里,没有切实证据说汪小菲婚内伤害大S的事件已经伴随出轨,但张颖颖这个名字,无论如何都比具俊晔更早浮出水面。但对于这个可能的离婚原因,许多人“选择性失明”,汪小菲的粉丝没有从这方面质疑过汪小菲的错。“出轨”对许多人来说,不算在婚姻中重要的事,对大S这个“侠女”来讲可能不同。也曾是因为双方的忠诚,她把自己从事业才放手一搏入婚姻。离婚,可能是她对汪小菲最后的温柔。

最后,汪家精准选出韭菜,一边赚钱,一边利用舆论的对大S进行道德审判。

大S因怀孕生育发胖(资料图)

那么,大S该如何反转口碑,她还有机会吗?

从贾静雯到林心如,台湾女演员不是没有遭遇过家庭变故事业停滞,或被人抹黑口碑下滑。她们的应对方式都是专注搞事业,这为大S提供了范本。

贾静雯以《我们与恶的距离》以演技证明实力翻身,凭借《瀑布》成为金马影后;林心如转型制作人掌握更多话语权,交出《16个夏天》《华灯初上》《有生之年》等作品。

大S曾被提名金像影后,演技得到过众多导演认可,从一部好作品回归事业,不失为赢回口碑的方式。

然而,大S为什么不呢?

出道30年,曾经的代表作品是《流星花园》《保持通话》《剑雨》,婚后的代表作变成了综艺《幸福三重奏》(2018年)《我们是真朋友》(2019年)。她有12年没有演过戏了。

婚姻吃掉了一个女演员。对重上片场,她是否也会胆怯?

这两年小S一直提及大S身体柔弱,也许身体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演员工作量?有娱乐博主爆料,再婚后,曾有明星夫妻真人秀有意高价邀约,也迟迟未见大S从综艺复出。甚至半年前的一次饭局,朋友詹仁雄都在半年后,才敢放出照片,越发神秘。

制作人詹仁雄与大S、具俊晔夫妻合影

有一种可能性很大的猜测,在张兰回应“蹭大S流量”后几乎可以被证实——大S并不想变成张兰卖货的工具。本在婚后还有些公共活动的她,现已完全终止。只因每次出现,都变成张兰可蹭的流量。

翻翻张兰的直播历史发现,蹭大S带货,早在离婚前就有。

张兰此前的直播间带货,各种cue大S

她曾在卖货时突然喊大S来了:“S姐姐,你能把你的那个美容大王的秘诀分享给我们大家吗?把产品也分享给我们大家。”

只要张兰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大S确实各种意义上的“旺夫”,容易“被吃”。新榜曾统计,“床垫”大战期间,张兰的直播间位列涨粉榜第二(涨粉第一为世界杯直播),一周涨粉423万。11月21日至11月27日,张兰累计开播12次,销售额在2500万至5000万元之间,场均销售额超过百万元,累计销售额在7500万至1亿元之间。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张兰曾“张口就来”隐射“大小S吸毒、S妈演戏、当坐台小姐”,污言秽语,只为销售额。

大S暂时不愿接工作,可能是考虑过,但凡是高调些的工作,每一次的露面,都不免沦为张兰割韭菜的工具。能让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侠女躲起来,论个性和豁得出去还是张兰更狠一些。

大S曾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

大S曾经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结婚,她曾说过“大姐和妹妹结婚生子,自己可以放心飞到外面搞事业了,反正家里已经有了三个小孩子,自己就多赚些钱,等着和妈妈一起养老就好。”最后却堕入了失去自我与失去“名誉”的婚姻轮回。但愿她有一天可以重新有力气,再度搞起事业吧。

毕竟曾经搞事业的样子,真的很美。

2006年,大S在戛纳电影节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重磅! "加拿大房价今年将上涨近10%" 买家强势入市;再次放款 这些有房的人可以拿 ...

加拿大 5 小时前

可怕!子弹打脸 惨遭毁容 温哥华医生大街上被枪击 竟是认错人了......

温哥华 5 小时前

库比蒂诺384平方呎老宅要价170万 经纪人:全市最便宜

地产 9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