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里德·盖伦:特朗普为什么不会赢得总统选举?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13 09:46 |来自: 国际PAI 分享新闻:

里德·盖伦:特朗普为什么不会赢得总统选举


黑利退出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初选后,预计特朗普将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与现任美国总统拜登再次展开竞争。

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13日刊发里德·盖伦的评论文章称,特朗普曾是当选可能性最小的美国总统。2016年发起竞选活动时,他最接近行政权力的一次经历,是在一档商业主题的真人秀节目中假装解雇参赛者。尽管看似荒谬,但特朗普坐在一张巨大的会议桌后,说出他那句模仿的口头禅——“你被解雇了”——的画面,令数百万美国选民,包括许多此前从未投过票的人,相信他是一个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的人。

这样的印象,再加上恰当的时机和不错的运气,让特朗普在一场似乎为政治偶像希拉里量身定制的竞选中击败她。但事实并不像特朗普所说的那样,他其实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当选总统。事实上,他在普选中以280万票之差落败。这样的差距大于史上其他任何美国总统。

自那以后,事实证明,特朗普是当之无愧的选举毒药。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彻底击败特朗普的共和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尽管在选举人团中仅以微弱劣势落败,但在普选中的劣势却是压倒性的。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特朗普精心挑选的候选人在全国各地遭遇失败,而民主党候选人要么保住自己席位,要么在亚利桑那、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等关键州夺走共和党席位,而且往往以明显优势获胜。

尽管这些失败可能引发一些共和党人的抱怨,但特朗普却最终牢牢控制了该党的机构、领导层及最极端成员。今年下半年,当特朗普与共和党均面临或许是毁灭性的选举失败时,共和党将对这种模式感到懊悔和失望。

特朗普反复无常的行为、反民主的言论,以及对对手的威胁,将导致他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失利。但令特朗普最终退休的,将是美国的人口构成。法国哲学家奥古斯特·孔特(AugusteComte)提出的“人口决定命运”这一古老智慧,可能比以往任何一届总统选举都更能影响选举结果。

在2016年和2024年选举期间,有约2000万老年选民去世,同时约3200万年轻美国人达到投票年龄。许多年轻选民都对民主与共和两党不屑一顾,共和党正在大学校园里积极招募(主要是白人男性)。但Z世代最关心的问题,如生育权、民主和环境,将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继续投票给民主党。

现实情况是,自特朗普2016年进入美国政坛以来,共和党变得更老、更白、更男性化,也更极端。共和党的支持面也变得更小,而特朗普不愿走出自己的基本盘,使得他很难甚至不可能吸引温和派和独立选民。

美国总统拜登的基本盘要大于特朗普。这并不意味着胜利会轻而易举,但确实意味着他能承受更多选民待在家里不出来投票。如果特朗普要获胜,就需要党内每一名可能的选民去投票,而且他必须从尚未做出决定的美国人那里获得选票。这些人可能早就对他不满,不仅是因为他的个人行为,也因为他所实施的政策。

在美国民众所面临的每一个重大问题上,共和党都站错了立场。以生育权为例。被共和党劫持的美国最高法院,于2022年决定推翻半个世纪以来,一直确保堕胎权利的罗诉韦德案。极端保守的州立法机构已宣布堕胎为非法,即使是在强奸或乱伦的情况下。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最近裁定,将冷冻胚胎等同于儿童。这一趋势促使女性及温和派更加坚定地投向民主党怀抱,或者至少是投向尚未决定或“除特朗普谁都可以”的阵营。

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特朗普往往与美国传统对手结盟,从而令关键选举群体倍感烦恼、愤怒或困惑。许多年长共和党人心中依然信奉里根精神,视美国为“闪耀的山巅之城”,是世界民众的自由、民主灯塔。对于那些对冷战记忆犹新的人来说,俄罗斯是美国彻头彻尾的敌人。

这些共和党人大多认为,俄罗斯入侵民主的乌克兰是不可接受的: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43%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援助要么太少,要么刚好。他们肯定不赞成特朗普威胁放弃北约,甚至鼓励俄罗斯入侵那些未履行军费开支义务的成员国。特朗普与从俄罗斯到匈牙利再到沙特阿拉伯等独裁国家的密切关系,令他们倍感厌恶。

就在本周前,共和党人还有另一个选择:美国驻联合国前大使黑利。黑利对特朗普政策记录的攻击不断升级,似乎产生了影响。在新罕布什尔州、内华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的初选中,她获得近30%的选票。但在输掉14个州的“超级星期二”初选后,黑利已经结束总统竞选活动。

然而,迄今为止,黑利一直拒绝支持特朗普,声称他得靠自己赢得她的选民支持。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他能否做得到。事实上,在11月的选举中,黑利的许多支持者可能要么待在家里,要么投票给拜登,而不是投票给特朗普。在艾奥瓦州,49%自称是黑利党团成员的人表示,他们会这么做。

特朗普在输掉2020年大选后挑起暴动。自那以后,他从未节制自己的言行,反而变得更加极端。如果这对共和党选民的投票率造成哪怕是一点点的影响,特朗普就注定会遭遇重大失败。根本没有足够多的美国选民愿意让他重返白宫。

作者Reed Galen是林肯计划联合创始人兼林肯计划播客主持人。该计划是由前共和党战略家创建的亲民主组织,目标是击败特朗普。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