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马斯克第3次回应吸食K药,这个抑郁症“神药”靠谱吗?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19 09:33 |来自: CC情报局

马斯克“吸毒”风波再起。

作为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的健康状况和生活方式备受舆论关注。3月18日,马斯克接受CNN前主播DonLemon采访时,讨论了他对氯胺酮药物的使用。近年来,马斯克多次被爆吸食消遣性毒品氯胺酮(也被称为K粉),并因吸毒对其公司的潜在影响饱受争议。

马斯克在采访中详细解说了自己吸食氯胺酮的过程,“有时候,我的大脑中会出现某种……消极的化学状态,我想就像抑郁症,或者与任何负面新闻无关的抑郁症,而氯胺酮有助于人们摆脱消极的心态。”

马斯克告诉记者,他有“一位真正的医生”开出的这种药物处方,并且“每隔一周或类似的方式使用少量”。马斯克曾在 X(原推特)上发布过,关于他处方使用氯胺酮的信息。氯胺酮是一种主要在医院用作麻醉剂的药物,但近年来被批准作为治疗抑郁症、焦虑症和其他心理健康状况的潜在疗法。美国缉毒局称,氯胺酮是一种可以被医生开处方用来治疗疼痛和抑郁的药物。大剂量使用这种药物可以起到镇静剂的作用;而且该药物可能导致幻觉,过量服用会导致用户失去意识和呼吸严重减慢。马斯克否认自己过度使用这种药物,他说:“如果你使用过多的氯胺酮,你就无法真正完成工作。我的工作量很大,通常每天工作16 个小时……所以我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精神不敏锐。”

马斯克还认为自己的抑郁症是遗传性的。他不认为使用氯胺酮会影响他的公司或政府合同,“华尔街最关心的是执行力、公司的业绩和运营状况。而我服用的氯胺酮可以缓解情绪低潮,这有助于维持我的工作效率和执行力。因此,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我应该继续使用这种药物。”

同时,他引用了特斯拉的成功来支持他的观点,以此证明他目前的状态和药物的使用对投资者来说是有益的。

不过在此次采访结束后,X公司取消了与Lemon的合作计划。Lemon在Pivot播客中表示,马斯克不喜欢他的提问方式,包括关于马斯克使用氯胺酮药物的问题。

这是马斯克第3次公开谈及吸食氯胺酮治疗自己的抑郁症的情况。

马斯克被爆长期吸食氯胺酮(K粉)摇头丸等毒品!马斯克曾两次回应:一次是只为治疗抑郁症!第二次没有测出毒品


这是马斯克在 2018 年“乔·罗根体验”播客的录制过程中吸食了大麻的画面,这一举动让他与 NASA 陷入了困境,NASA 要求SpaceX保证是一个无毒品的工作场所,以保持其作为唯一一家公司的地位。批准将宇航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的政府承包商。此后,这位亿万富翁淡化了罗根节目中带来的影响,声称他在播客中只吸了“一口”大麻,并告诉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我真的不喜欢吸食非法毒品。”据马斯克称,他同意连续三年接受随机药物测试,并声称自那以后在他的体内“甚至没有发现任何微量的药物或酒精”。

但是什么让这个旧闻,重新成为了新闻?

2024年1月6日,《华尔街日报》爆出一个猛料,与马斯克关系密切的人透露,马斯克长期吸毒,尤其是吸食氯胺酮(K粉),他们担心这会引发马斯克的健康危机。即使没有发生对健康的严重影响,这也会对他的业务造成损害。报道还称,非法使用毒品很可能违反美国联邦规定,这可能危及SpaceX与美国政府数十亿美元的合同。

这条爆炸性的新闻,引发了人们对马斯克的担忧。事情愈演愈烈。

1月7日,马斯克亲上火线,在X上回应自己吸毒的传闻:“在Rogan的节目上吸了一口后,开始按照NASA的要求进行了为期3年的随机药物测试,从未发现任何微量的毒品或酒精。”马斯克还表示:”(华尔街日报,刊发马斯克吸毒报道的媒体)都不配给鸟当厕纸。”

但事实上,这是马斯克在一年左右第二次回复自己吸食毒品的传闻了。马斯克长期吸食氯胺酮(K粉),只是一条公开的“旧闻”。

早在2023年6月27日,媒体就披露了马斯克(ElonMusk)正在服用小剂量的氯胺酮(K粉)不仅如此,还有人看到他为了娱乐目的而服用这种药物。去年6月27日,马斯克在推特上发文回应,自己服用K粉只是为了医疗目的:治疗抑郁症。“传统的抗抑郁类药物把人变成僵尸,偶尔服用氯胺酮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在美国,抑郁症被过度诊断了,但对一些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个脑化学问题。”

其实,马斯克只是硅谷几位尝试服用“迷幻剂”来治疗抑郁症的名人之一。知情人士称,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Brin)也服用过迷幻蘑菇治病

有媒体质疑这些名人吸毒的同时,才发现,这是一款已经在四年前即已合法化使用的“药物”。

2019年3月5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了强生公司的速开朗(盐酸艾司氯胺酮鼻喷雾剂,Spravato,EsketamineHydrochloride Nasal Spray)为治疗顽固型抑郁症的药物,允许鼻喷雾剂与口服抗抑郁药联合使用。

根据FDA的说法,Spravato的疗效在三项短期(四周)临床试验和一项长期效果维持试验中得到了评估。在三项短期研究中,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Spravato或安慰剂鼻喷雾剂治疗,鉴于难治性抑郁症的严重性以及患者接受某种形式治疗的需要,这些研究中的所有患者,在随机分组时其实都使用了口服抗抑郁药,并且在整个试验过程中持续使用抗抑郁药,所以主要疗效指标是用于评估患者抑郁症状严重程度的基线变化。

在其中一项短期研究中,与安慰剂相比,使用Spravato鼻喷雾剂的一组,显示出对控制抑郁症的严重程度有统计学上明确的效果,并且在两天内就看到了一些效果。另外两项短期试验则未达到预先设定的证明有效性的统计量级。在长期维持效果试验中,与接受安慰剂鼻喷雾剂加口服抗抑郁药的患者相比,持续接受Spravato加口服抗抑郁药治疗的患者,症状稳定缓解或反应稳定,更重要的是抑郁症状复发时间在统计学上显著延长

Spravato的主要成分为艾司氯胺酮,它是氯胺酮的对映异构体,氯胺酮是两种对映异构体(镜像分子)的混合物。Spravato的有效成分是右旋氯胺酮,也就是氯胺酮的一部分,且实验研究表明,右旋氯胺酮的麻醉效价为左旋氯胺酮的4倍

氯胺酮实际上就是通常所说的“K粉”,于60年代在美国发明,曾在越战中被当作麻醉剂在野战创伤外科中广泛使用。1970年,FDA批准氯胺酮上市,也是在医学上作为麻醉剂使用。1971年,美国旧金山和洛杉矶市首先报告氯胺酮滥用病例,此后氯胺酮片剂、粉剂陆续出现在街头毒品黑市中,主要消费场所是美国一些通宵跳舞的娱乐场所,光顾这些场所的主要是一些青年亚文化群体。

21世纪以来,氯胺酮的抗抑郁作用逐渐进入研究者视野。2000年耶鲁大学的一项临床研究表明,给7个抑郁病人注射亚麻醉剂量的氯胺酮后,4小时后就可以显著改善患者的负面情绪,并能持续数天。此后,越来越多的研究验证了氯胺酮的抗抑郁功效。在Spravato获得FDA批准之前,美国一些诊所实际上就在使用注射氯胺酮的方法治疗抑郁症。FDA称,Spravato为患者提供了一种更加安全的选择

据了解,FDA目前也正在监督MDMA用于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3期临床试验和赛洛西宾(Psilocybin)用于治疗顽固型抑郁症的2期试验。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