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美国 查看内容

租霸横行/2年半5次庭审、3位律师 我终于赶走租霸了

加新网CACnews.ca| 2024-3-27 09:38 |来自: 世界日报 分享新闻:

在这位租客白住两年七个月的期间,无业游民的她每天都在公共的楼道与前院里抽大麻,半夜放音乐扰民。(陈女士提供)

2021年3月,陈女士的一位男租客退租,他的前女友赖在房间,不愿搬走。她不交租、大声吵闹、破坏屋子,还在公共场所吸大麻,历经逾两年半、三位律师、五次开庭,2023年10月陈女士终于得到法院的一纸迫迁令,合法赶走这个租霸。

陈女士另一位本来缴租纪录良好的租客,眼见房东奈何租霸不得,也有样学样,拒付房租并索讨搬家费。陈女士最终不得不以三个月未收租和提供5000元搬家费的代价,撵走这第二位“瘟神”。

经此一劫,陈女士决定把这套原以投资为目的的家庭房挂牌出售,已心灰意冷,不愿继续在纽约当房东。

陈女士的血泪史,其实是不少华人房东都遇过的经验,只是更为曲折,也是缩影,足以借鉴。

在清空租客房间的当晚,这位无业租客还立即报警,指控房东“非法赶人”。照片为前来调查的警察。(陈女士提供)

清空租霸房间 房东险被逮捕

家住纽约市皇后区的陈女士,2019年买下一栋位于布朗士的三家庭房屋,一、二、三层分别租给不同的租户。三楼的男租户当时有正当工作,每月按时交租。

到2021年,这位男租客说自己要搬走,双方签署退租协议(Surrender Agreement)最后准备收房时,陈女士发现他的家中仍留有许多女性用品,追问之下,男租户坦言,东西是女友的,二人现下分手,他无法将她赶走,又不想帮她交租,只能退租搬走。

“我当时很生气,租约规定不得另住他人。”陈女士说,于是,她花了500元,在法拉盛找了一位专作房东房客纠纷的律师咨询,律师说,只要男租客已签署退租协议,陈女士就可换锁,扔掉房内物品。

陈女士清空房间的当晚,这位28岁的西语裔无业女租霸便当即报警,指房东“非法赶人”(Illegal Lockout)。警方到达现场后随即致电陈女士,要求她立即帮租客开门。若赶不到,则要叫来锁匠强制进入。

“我一听就急了,忙和警察说此女根本不是租客,”陈女士说。但这时警方却答,纽约市规定个人若居住30天以上,不管是否有租约,均不可赶人。此时,女租客则提供了一个月前的银行帐单证明她的住址。警方还对陈女士说,若她今天在场,将会被逮捕,因为“非法赶人”隶属刑事犯罪。

“我不知道该恨女租客,还是这条变态的法律,还是给了错误意见的律师,那一天,我整个人快崩溃了”,陈女士说。一场漫长的赶租经历由此开始。

终于赶走租霸后,陈女士的房屋也被租霸搞得一片狼籍。(陈女士提供)

她叹:纽约房东先被租客欺 再被律师剥皮

陈女士不敢再找这位律师,又在法拉盛重新物色了一位据信有几十年房东房客经验的律师。这位律师建议,疫情期间,房屋法庭不办公。而即使办公,上庭也至少花费一、两年的时间,此期间房屋损失、律师费用、以及精神压力都甚大,不如一次性出笔钱让她走。

陈女士虽心有不甘,但仍听取了律师的意见。不过,她每次找女租客谈,对方不是恶言相向便是直接挂断电话。最终,陈女士请律师前去交涉,并作出先给500元、谈成再按协议给500元的承诺。

一周后,律师表示,经与租客三次长谈,租客最终同意了拿5000元并再白住三个月的条件。陈女士表示,给5000元没有问题,但要求租户马上搬走。这时,律师恼火了,质问:“我辛苦谈到这个条件很不容易,还在乎三个月吗?”无奈之下,陈女士同意了要求,并支付了1000元律师费。

然而,律师拟定协议,让租客签字时,女租霸又以祖母住院、自己腰扭伤不能走路等各类理由推搪,仅作出三个月后一定走的口头承诺。

三个月后,陈女士忧心的事情发生了,租户说找不到房子,要求再住一个月,律师也在这时放话说租户太难搞,这活不干了。陈女士继而请求律师帮她提起诉讼,律师则以上庭太繁琐拒绝。

“这时我才明白,提告历时一两年,还要真刀真枪上庭,律师才赚3000元”,陈女士说,“而谈搬家费仅动一动嘴皮不保结果,律师当然选择赚轻松的钱”。

“纽约的房东啊,被租客欺负完又被律师欺负,”她感叹。

封租令下不来 想死的心都有

2022年3月,陈女士听说房屋法庭已重新开门,于是通过朋友,找了专办上庭驱逐案的第三位律师。尽管他的报价略高于市价,但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她认为若金钱能够买到专业,赶走这一“大瘟神”,也不枉再多花几百元。

历经两年半,去年10月中旬的驱逐日,法警终进入屋内驱逐租客。(陈女士提供)

按流程递送律师信及提告,在同年7月,法院就排出了第一庭。不过7月的第一庭及9月的第二庭,这位租客皆未在法院现身。10月底,陈女士拿到法官胜诉的判决。律师在此时提醒,法官判决可以使她拿回房屋所有权,但后续则需要五个月申请封租令(warrant),并再花一个月申请法警才可赶走租霸。

申请封租令期间,由于法官书记员的失误,使她迟迟不见申请结果,后来她又被告知,自己因少交一份材料而被拒绝了申请,“当时,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说:“经历了两年租霸不交租,不停找事,加之贷款压力很大,水电煤气及地税也一直疯涨,以及几任律师的不靠谱,让我在办公室肆无忌惮地哭了起来。”

后经律师的联系,这一失误得到解决。在2023年7月,陈女士拿到封租令并申请了法警,排出8月15日的驱逐日期。不过按照规定,法警须提前贴出一张限期14天的驱逐通知,通知上会写明,租客若不服本案判决,可在本驱逐日前,向法庭申请重开此案。律师也提醒陈女士,她的租客在一庭都未去的前情下,重开此案的成功率几乎为“百分之百”。

果不其然,8月11日,陈女士就收到律师通知,表示法院已批准租客重开此案,驱逐暂缓,订于8月底,双方重新开庭。

法警限期驱逐 租客连环把戏

历经两年半,去年10月中旬的驱逐日,法警终进入屋内驱逐租客,图为驱逐告示。(陈女士提供)

在查看租客的重开的理由时,陈女士发现她填的竟是“从未收到上庭通知”。但当时陈女士特地付了200元雇了专送传票的工作人员,传票送达的证明也已经交付法院。“然而她重新申请开庭,法官完全不看这些证据就批准。”陈女士无奈地说。

8月底再次开庭时,租客又未到场,法官判决陈女士胜诉,法警再运行14天的驱赶通知。一周后,租客又“故技重施”,以上一次祖母生病所以她未赶上出庭为由,再次申请重开,被批准后,租客则又未现身法庭。

“我真的不知道,租客不上庭-缺席判决-申请重开-上庭后再缺席的把戏,还可以玩多少回,我已经麻木了。”陈女士说。

9月中旬的一次庭审,租客终于到场了。当法官问她有无需要抗辩时,她翻出了陈女士“非法赶人”的“历史”,而为证明自己清白,陈女士委托律师,也拿出当时男租客的退租签名,里面也写道要求陈女士扔掉房屋内的所有对象。

“这时,感人的一幕出现了。”陈女士回忆,法官对她说,不用看她的证据,继而转向租客:“房东有无非法赶人,与你作租霸没有关系,你既非她的租客,两年半以来也未付一分房租,你就该被驱赶!”听得陈女士几乎潸然泪下。

这时,租霸还继续陈情,表示自己无业、无收入,也无他处可住,恳请法官再让她住三个月,法官看了看电脑:“这个案子从去年4月开始提出,到现在还没有结案,我必须把这个案子结了,我判你离开这栋房子,你有14天时间搬家,过了14天后,法警便可上门强制驱赶”。

去年10月中旬的驱逐日,法警进入屋内,未见租客身影,但被子仍然热乎,换完锁后,他们表示若租客再企图入屋,就会被逮捕。在陈女士离开后不久,租客便打来电话大吼,说陈女士逼自己睡在大街上。陈女士挂断了电话,为时两年七个月的赶租历程,终告一段落。

租客走后剩下的脏乱“残局”,陈女士还得花费2、3万元重新装修。(陈女士提供)

好租客会变坏 坏租客不会变好

“租霸的危害不仅在于不交租与找事,更是会影响别的租客,有人说好租客会变坏,坏租客永远不会变好。”事后陈女士回想这一沉痛的经历总结道:“我相信这句话。”

在这位租客白住两年七个月的经历中,作为无业游民的她每天都在公共的楼道与前院里抽大麻,半夜放音乐扰民,可谓是“脏乱差”的典型:饭后的碗具可放在水槽一周不洗,引来老鼠和蟑螂,与其中一位男友有争端,将家中墙壁砸出了一个窟窿,租客走后剩下的脏乱“残局”,也使得陈女士花费2、3万元重新装修。

更严重的,这位租客的恶劣行径,还吓跑了楼下按时交租的一户人家。2023年夏天,一位平时准时交租、信用良好、且无驱逐纪录的上班族租客,在目睹了她白住两年多而陈女士依旧无可奈何的状况后,也开始效仿她,从晚交租、少交租又到不交租。

两个月不交租后,当陈女士找他时,他却说:“凭什么她可以欠,而我就不能”。陈女士回:她的信用毁了,你也想这样吗?他答:“她太吵了,又抽大麻,我不想长住在这里了,你给我5000元,我就搬走。”

“是的,在纽约这种大环境下,”陈女士说,“能交租的都是靠很高的道德感从而约束自己的邪念,而不交租的人不仅没有惩罚,还可以讹到一笔搬家费。”最终,这位两个月不交租、曾经表现良好的租客,在如愿拿到5000元后便搬了家。

漫长的赶租经历和这一段小插曲,也致使陈女士彻底粉碎了在纽约做小房东的梦,“这件事连教训都没有办法汲取,以后再遇上也无力阻止,这是我心灰意冷不想当房东的原因,”她说,她的这一套房子,也已挂牌出售。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