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埃尔多安的选举惨败与“经济学之死”

加新网CACnews.ca| 2024-4-7 10:49 |来自: 国际观察


上周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长埃克雷姆?伊马姆奥卢在连任集会上,展现出他无与伦比的魅力。他挽起衬衫袖子,跃上舞台,仿佛摇滚巨星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狂欢者们点燃信号弹,点亮了夜空,人们在欢声笑语中载歌载舞,汽车的喇叭声在城市的夜空中回荡。

与此同时,在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这位曾经强势的领导人,愁容满面地发表了一篇让人难以置信的演讲:他承认了选举的失败。

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P)不仅未能推翻伊马姆奥卢这位反对派的重要政治人物,更是在全国各地的选举中失利,包括在土耳其五个最大城市的竞选中败北。

当地时间4月1日,地方选举结束后,埃尔多安(右)在正发党总部发表讲话;图片来源:阿纳多卢通讯社

当地时间4月1日,地方选举结束后,埃尔多安(右)在正发党总部发表讲话;图片来源:阿纳多卢通讯社

这一结果标志着正义与发展党在全国范围内的首次失败。这个源于伊斯兰主义政治运动的政党,自2002年以压倒性优势上台以来,一直主导着土耳其政治。这次选举的失利却为伊马姆奥卢领导的世俗倾向的共和人民党(CHP)带来了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选举胜利。

目前,土耳其正经历着一场深重的经济危机,让越来越多的选民感到痛苦不堪。埃尔多安政府的一系列战术失误更是火上浇油,导致许多原本支持他的候选人在各种政治力量的冲击下纷纷落败。这一切的结果,将对土耳其政治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也让反对派看到了在2028年总统和议会选举中战胜埃尔多安的一线希望。

“国家新物种生态化繁”

土耳其,一个地理位置极其特殊的国家,四周被四大海域环绕,与众多国家接壤。这样的地理位置不仅赋予了它战略上的重要性,更让它成为了文化、政治和经济的交汇点。但土耳其的骄傲不仅仅来源于此,其500年前辉煌的历史也是其自信的源泉。

埃尔多安的惨败与“经济学之死”


想当初,21岁的穆罕默德二世率领8万铁骑,征服了君士坦丁堡,建立起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那种曾经的辉煌,使得土耳其人民至今都保持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

然而,历史的辉煌并没有一直延续。当土耳其在寻求加入欧盟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尽管它做出了种种努力,甚至不惜与俄罗斯发生冲突,但欧盟的大门始终未能为它敞开。这时的埃尔多安总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

埃尔多安并没有放弃。他调整了策略,将目光投向了中东,决定在中东地区树立自己的权威。他开始公开支持宗教保守主义,甚至将原本的圣索菲亚大教堂重新改为清真寺。这一举动,无疑在欧洲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也让埃尔多安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要成为领导者,经济的强大都是必不可少的。土耳其为了发展经济,走过的弯路不少。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斯曼帝国作为同盟国的一员被肢解,但凯末尔带领土耳其民族在废墟上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他们得到了城防协约国的承认,但失去了5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雪上加霜的是,他们继承了巨额的债务。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为了获得独立地位,只能答应偿还这笔债务,这像是一个诅咒,深深地压在了这个国家的背上。

那么,如何治理一个含着欠条出生的新生国家呢?谁也没有经验,只能满世界摸石头。他们摸到的第一块石头是苏联。当1930年代的资本主义世界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欧美陷入大萧条时,社会主义的苏联却一枝独秀,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于是,土耳其决定学习苏联,经济上倡导国家主义,搞5年计划,建立大规模的国有企业。这一时期,土耳其的经济增长迅速,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6.2%,工业总产值增长了近6倍。他们建设了铁路、公路,建立了各种工业部门,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就在土耳其专心搞建设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土耳其这次选择了隔岸观火,坐山看虎斗。他们在同盟国和轴心国之间巧妙地保持平衡,既和英法签订互助条约,又暗地里给德国提供各种矿石资源。这种巧妙的平衡术成为了他们的传统艺能。

战争后期,苏联公开表示那些在战争期间暗地里给德国提供帮助的国家也要按战败国处置。土耳其一听急了,这时他们想起了凯末尔临终前的另一条遗训:如果再次发生世界大战,要尽量保持中立。如果实在无法保持中立,那就加入有英国的一方。英国也够义气,给了土耳其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于是,土耳其在1945年2月23日宣布对德国宣战,顺带捎上日本,这才踩着红线拿到了联合国的门票。

二战结束后,苏联元气大伤,不仅不再帮助土耳其,还打起了他家黑海出海口的主意。这让土耳其想起了历史上发生的10次俄土战争。

就在这时,美国带着马歇尔计划来到欧洲大撒币。土耳其一看,跟着美国有肉吃,跟着苏联被吃肉,于是果断倒向资本主义阵营,顺势还加入了北约,成为两大阵营对战的前沿阵地。

既然选择了西方行事作风,当然也得西化。土耳其自1923年建国伊始一直都是一党执政,国父凯末尔创建的共和人民党是土耳其唯一合法政党。然而,随着凯末尔的去世,共和人民党内部开始出现分裂。二战一结束,各方势力直接掀了桌子。1945年9月,土耳其政府宣布开放党建,实行多党制。5年后,第一次全国大选共和人民党就被选下台,成立不久的民主党成为了执政党。

民主党上台后,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鼓励私营经济党大规模引进外资。然而,他们盲目追求经济数据的增长,大肆借外债搞建设,最后把经济搞崩引发恶性通货膨胀和消费品短缺。面对执政危机,民主党不反思,一心想着搞专制,各种打击反对党。军方一看怎么又变恶龙了,于是赶紧发动政变,把民主党赶下了台。

军方上台后,心想一上来都搞钱是吧?那我们也搞钱,生意不寒碜。于是成立了军人互助基金会,从此军队开始经商,涉足能源化工、建筑、旅游金融等各个行业。军方的商业版图越做越大,每年都是上百亿美元的生意,成为土耳其经济中重要的一支势力。

就这样,过去几十年里,土耳其各方势力风水轮流转,你方转罢我登场。每隔十几年,国家经济就会崩溃一次。土耳其这个国家的命运就像它的地理位置一样,处于东西方的十字路口,站在路口选择就多。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选着选着就选花了眼。

建国以来,他们先是效法英国,再学习苏联,后又以美为师,各种道路都尝试了一遍。专制政治、民主政治、军人政治轮番交替,国有资本、私营资本、军人资本、官僚资本争权夺利,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义、自由主义、世俗主义、宗教主义一锅乱炖。

埃尔多安的惨败与“经济学之死”


放眼全世界,你就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国家。用互联网的话说,这就是国家新物种生态化繁的典范。

经济学之死?

土耳其为何总是做出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决策?存在即合理。

2001年,土耳其遭遇了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货币贬值如疯狂般的速度,100万里拉只能兑换一美元。当时的最大面额纸币是2000万里拉,仿佛是从天地银行取出的。百姓们哀怨连天,期盼着印钞机赶紧开动起来。

土耳其发行的2000万面值的钞票

土耳其发行的2000万面值的钞票

当时担任伊斯坦布尔市市长的埃尔多安,创立了正义与发展党,凭借着卓越的政绩,第二年便赢得了大选。

2001年的那次危机,土耳其依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110亿美元援助,勉强挺过了难关。但钱并不是白拿的,他们必须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导思想进行改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自由化和私有化。埃尔多安上台后,迅速推动了私有化进程。在他看来,那些国有企业不思进取,只知道利用垄断地位剥削本国人民。因此,他决定将它们全部卖掉。在短短的10年时间里,私有化所得超过了535亿美元。

2008年金融危机后,埃尔多安政府趁机大举外债刺激经济。这些资金主要流入了房地产行业,导致房价飞涨。虽然这使得土耳其的经济数据看起来很不错,但从长远来看,却为经济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随着时间的推移,土耳其的经济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外汇和通胀成为了两个难以忽视的问题。

埃尔多安的惨败与“经济学之死”


外汇方面,土耳其虽然处于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丰富的中东地区,但特殊的国家位置却使得土耳其无法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每年还需要花费数百亿美元进口能源以支持国内工业发展。

与此同时,土耳其的出口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由于相对高昂的劳动力成本和长期保护政策下的产业支撑品缺乏国际竞争力,土耳其只能在一些低附加值的领域发展。这种进出口不平衡导致了巨额的贸易逆差和国际收支赤字。

为了弥补这一赤字并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埃尔多安政府不得不大量借债。到2021年底,土耳其的外债已经高达4410亿美元而其当年的GDP也只有8000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外债占GDP的比重超过了一半以上。

除了外汇问题外,通胀也是土耳其经济面临的另一个严重问题。从1971年到2003年的32年间,土耳其的通胀率就没有下过两位数,最高时甚至达到了105%。恶性通胀对老百姓的财富造成了巨大的洗劫。

面对这些问题,埃尔多安并没有选择传统的加息策略来对抗通胀。相反,他提出了一套自己的“埃尔多安经济学”。核心理念就是降息抗通胀。他认为加息会导致国内企业融资难、失业率上升、外资流失等负面影响因此他选择了反向操作通过降息来刺激投资生产从而增加商品供应降低物价。

然而这种做法虽然短期内可能带来一定的经济增长,但长期来看却可能加剧通胀和债务问题。降息会导致货币贬值进一步加剧通胀而债务也会不断累积最终可能引发更大的经济危机。

如今土耳其经济再次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人们不禁要问这个国家的经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总是陷入困境?

或许正如一位老中医所说:“君有疾在骨髓司命之所属。”土耳其的经济问题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它需要政府、企业和民众共同努力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经济已经被摧毁了。”

在选举中,正义与发展党遭受了重创。即便是党派内部,也都承认,失败的关键因素在于,目前陷入困境的经济。

很多人将这一切归咎于埃尔多安的非传统经济政策。

为了赢得选票,埃尔多安曾抛出了一系列诱人的政策福利,包括在大选前一个月提供免费天然气。尽管面临六党反对联盟的强劲挑战,他仍然取得了胜利。但胜利后的他,试图通过回归传统经济手段来解决通胀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的行动。

然而,这个看似明智的计划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土耳其的利率飙升,货币暴跌,通胀率更是逼近70%。这样的经济动荡,让许多民众生活陷入困境,甚至让一些曾经的正义与发展党忠实支持者转变立场。

尚勒乌尔法市中心的竞选广告

尚勒乌尔法市中心的竞选广告

55岁的伊斯坦布尔居民埃罗尔就是其中之一。他曾是埃尔多安的坚定支持者,但在这次选举中,他选择了伊马姆奥卢阵营。他说:“经济已经被摧毁了。”这一转变不仅提升了反对派的士气,也让人们开始质疑埃尔多安的领导能力。

虽然埃尔多安在土耳其政坛仍拥有广泛的支持,但这次选举结果无疑给他敲响了警钟。分析人士认为,他在处理经济问题时犯了一系列错误,尤其是在对待新福利党的问题上。

新福利党,这个以宗教保守主义为立场的政党,在选举中吸引了大量原本支持正义与发展党的选民。他们不满于埃尔多安的政策,但又不想转投世俗反对派的怀抱。因此,新福利党成为了他们表达不满的出口。

选举期间,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附近的保守城市尚勒乌尔法的选民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对经济和埃尔多安滑向独裁主义的担忧,促使他们从正义与发展党转向新福利党。

甚至有一些前正义与发展党的国会议员,如穆罕默德?卡西姆?居尔珀纳尔,也选择了加入新福利党,并在市长选举中获得了胜利。

76岁的阿拉丁?伊斯特金曾是正义与发展党的支持者,但现在他成为了新福利党的志愿者。他说:“在过去10年里,埃尔多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他不承认法律。”他相信新福利党能够带领土耳其走向一个更“民主的体制”。

尽管正义与发展党在短时间内可能面临一些困难,但他们仍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调整和重新组织。埃尔多安的新经济计划也有可能在未来取得成果。然而,对于埃尔多安来说,如何修复与选民的关系,以及如何应对新福利党的挑战,将是他未来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重磅!婚内嗑药滚床单 谷歌创始人前妻与马斯克一夜情 华裔女主连绿两任富豪老公

美国 昨天 11:09

狠罚$8.8万! 海边捡"贝壳"闯大祸 女子被开天价罚单! 这事千万别干 大温也有人被罚 ...

美国 昨天 11:09

重病席琳狄翁哽咽“不能走就用爬的” 粉丝大飙泪

娱乐 昨天 09:49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