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华人 查看内容

辞掉公务员,去加拿大做骄傲的女木工

加新网CACnews.ca| 2024-4-21 12:18 |来自: 最人物

Lexi今年35岁,正是被国内称作“中年危机”的年纪,但对Lexi来说,她身为建筑木工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启。

2019年,Lexi辞掉公务员,和伴侣一起移居加拿大。在其他蓝领女性的鼓励下,选择进入这个行业。这是她成为学徒的第四年,完成这一年的学习工作,她就能正式“出师”,成为独当一面的女木工。

我们很难在建筑工地上看到女性的身影,即便有,也大多作为“丈夫的后勤”出现。一种最主流的观点是,女性在体力上天然存在劣势,没办法。在加拿大,建筑行业同样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行业,但近些年来,对女性技术工人的支持越来越多。

Lexi的故事提供了另一种可能:她和其他男木工一样扛木头、造房子,拿最佳员工奖,同另一位女同事一起创下至今未有人打破的公司记录。我们请她写下了一位女木工的进阶之路,以及她在工作中收获的乐趣和成长。

女性可以做建筑木工吗?可以,而且可以成为做得最好的那个。


八年前,当我陪着伴侣坐在街头,因为雅思听力丢分流泪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也从未想过身高160cm、坐办公室的我,后来能成为一名建筑木工。

我和伴侣都是普通人,没有过人的能力。30岁放弃体制内工作,来到加拿大重新开始,一开始只是抱着“怎么着应该都能活下去吧”的信念,没想到就找到了属于我的“神仙工作”。

我本科学的是会计,2011年大学毕业后,通过省考进入了体制,收入不高,但该有的福利都有。安稳,但未来也能一眼望到底。

入职时,单位缺写材料的,就让我顶上。几个领导的思想汇报和工作总结、调研文章、文明单位创建材料……包括讲话稿也落到我头上。

但信息是没人看的,调研文章是假的,思想汇报是无人在意的。写这些只是为了完成指标,长长的文章,价值只在一个过关的数字。当然,讲话稿也没有人听。除了写材料的我,不会有人在乎连篇累牍的废话。

另外一部分工作是应对上级单位检查。为此我看图写话地编过不少假材料,应对市里的、省里的、文明单位的、专项小组的,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检查。

我有强迫症,还是“好学生心态”受害者。无论给我什么工作,我再不喜欢,都会要求自己干好。久而久之,单位领导同事一夸我“笔杆子”,我就痛苦万分。

后来我甚至有了阅读障碍,可以一个字一个字读,但是读个两三行,我就忘了前面写的什么。我经常问自己:工作的意义是什么?我创造了什么价值?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工作?有段时间,我经常早上先在伴侣面前哭一场,再去上班。

离开的原因很多,工作是其一,做自己不认可也不喜欢的事太可怕了。另一个主要原因,还是想和伴侣结婚,堂堂正正生活在一起。

2019年夏天,我们来到了加拿大卡尔加里。这里靠近落基山,号称牛仔城,每年七月份都会举办牛仔节,能见到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李安的电影《断背山》也是在附近取的景。

卡尔加里附近的Spray Lake 

我们走的是加拿大联邦技术移民快速通道,实行打分制,很幸运当时分数要求没有那么高,伴侣雅思考到了两个8.5两个7.5之后,我们的分数就够了。顺利海外申请移民,完成了重启人生第一步。

其实来加拿大之后,我们才开始考虑工作的问题。

我学的是会计,工作后在体制内写文书,过去的经验在加拿大肯定是用不上的。这反而让我卸下枷锁,做好从零开始的准备。

刚到加拿大的时候,我在中餐馆打了几个月的工。当时我和伴侣的分工是,我先去做一些立刻能上手的体力活赚钱养家,而她在家备考执业证书。

在国内的时候,我就喜欢做木梳、木簪、木书签这些小物件,动手能力不错。也有健身的习惯,爱动、精力旺盛。根据这些特点,我们列出了一些可以考虑的职业选择,比如飞机维修技师、手扶拖拉机斯基(农业机械操作)、汽修工。

如果没有做木工的话,我应该会想去修飞机。只是这样的工作培训学费都比较贵,我们还没那么多积蓄。

转机出现在去新移民服务中心做英语语言能力CLB测试那天。加拿大有很多非盈利的公益组织,帮助像我们这样的新移民适应环境,比如提供免费的英语培训、帮忙报税、修改简历、培训职业技能。

在等待的时候,我们看到架子上有各种各样的宣传单,其中一张就写着“免费培训木工技能“。我们立刻眼前一亮,哇,这个机会非常不错。

当时的宣传单

这种培训是做木工学徒前的入门,学费全免,每个月政府还会发一千多刀的生活补助。

总共25周的学习时间,一半时间学习数学、科学、英语、写简历和面试,目标是为了通过木工学徒入学考试,了解加拿大文化,学习如何在职场中交流等。剩下的一半时间,6周用来学习基本木工技能,2周投简历和面试,4周在实习公司积累经验。

在结束半年的入门培训后,我又在他们的帮助下做简历、模拟面试、联系实习公司,直到顺利找到一份工作,去公司当学徒。

加拿大的高等教育体系是比较成熟的双轨制。读完高中之后,有普通教育和职业培训两种选择。 

普通教育方面,就是接着读大学、研究生,跟国内大家普遍理解的“上学”差不多。另一条职业培训道路,则是以就业为导向,教授工作技能,包括学徒教育,在职教育,专业执照培训等等。跟国内的职业教育理念有重合。

我经历的学徒培养项目(Apprenticeship Programs)是职业教育系统的一部分,它和“职校”不同,学徒不归院校管理,而有专门的学徒管理机构进行注册、登记、考试、发证等,是一个非常规范而且受政府严格监管的项目。

学徒通常要当四年,完成在公司的实践训练和在学校的理论学习考试后,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合格技术工人。成为学徒需要有公司的支持,还需要公司的省级认证木工在工作中带教,并在每一阶段的学徒本上签字,证明这个学徒掌握了该阶段能改学到的技能。

当了学徒以后,我每年有10个月在公司工作,2个月去学校上学。

尽管有两个月不能工作,但公司们通常都很支持。因为在加拿大,公司在学徒上学的两个月不用支付工资,自己的技术工人也会在学校获得最新最全的知识学习,甚至培养学徒每年还会有两千刀减免税。

在阿尔伯塔省,还有针对部分类型的学徒培训补助。我做学徒时,普通人每年可以申请两千刀补助,女性则可以申请三千刀。培训期间,可以凭学徒代码申请失业补助,还有很多奖学金,四舍五入就是去学校免费培训,还不影响收入。

学校老师在讲解如何用table saw(台锯)搭配模子切特殊形状 

我们第一年学习房子的基础,第二年是木制框架,第三年是水泥相关的商业结构,第四年不仅学屋内装修,还会教你如何带自己的新学徒。

在院校教技工课程的老师都是从业很久的资深技工,基本是合同制,教得好就一直教,教得不好就拜拜了。有好几位老师已经建了十几二十年的房子,这座城市的建设也出自他们之手。闲聊的时候,老师们总会提起这座城市里他们建的那些房子,语气中满是骄傲。

他们不仅教书本和实操,还会教如何和其他蓝领打交道、怎样对待新人、怎样对待带教,这些社会技能也非常实用。

因此想做技术工人的当地年轻人,可谓毫无后顾之忧。

我们公司之前有个17岁的兼职木工学徒Jacob,还在读高中。他参加了省里专门为高中生设立的学徒项目,上学期间,上午在学校学习,下午来公司上班,放假期间全职上班。公司给他发的工资由政府补贴。他的老师来过公司好几次,看工作环境是否安全,和经理聊他的工作情况。

按照这个节奏,他在高中毕业的同时就能完成第一年木工学徒的培训,将在二十出头成为红印章木工。红印章认证是一种联邦认可的执照,很有含金量,通过认证的木工时薪可以达到35刀。

从金钱投入来讲,从幼儿园到高中免费,木工学徒学费四舍五入也免费,他不到18岁已经开始挣钱了。

我忍不住按中式家长的思维想:“这孩子得多省心呀!”

木工学徒第二年学校培训时建的小房子

当我刚开始做木工时,我爸妈还以为我是做家具制作等偏艺术的木匠,并不知道我是建筑木工。后来他们知道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太辛苦了,害怕没有保障。而且在国内一般说做木工学徒,要么要交培训费,不交培训费也得跟着师傅白干活,或者连续几年只拿很少的工资直到出师。

我很能理解他们的担心。我在老家的两个姨夫都曾是国内的建筑工人,是大家所说的“农民工”。三姨夫十年前在工地干活时出了意外,从十三楼的脚手架摔到了六楼的脚手架,腰断了,但捡回了一条命。当时工地拖着不肯赔钱,医药费都是亲戚们凑出来的。后来他再也干不了重活,只能回到老家。

小时候,我爸发了作训服都会留给他们,说是质量好、耐磨,适合干活穿。在我的印象里,两个姨夫穿的衣服总是脏脏旧旧的,有些地方破了洞,脚上是一双解放鞋。

我表弟这几年,也带着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在外地的建筑工地上干活。前年听我妈说表弟回家过年,村里人找他打牌,他苦笑着说:“打牌的钱没有,兜里全是欠条。”

因为家人的经历,我入职之后也很关心保险的问题。在加拿大建筑公司的基本保险里,劳工保险是必要的。如果因为工伤无法从事过去的工作,保险会赔偿治疗和恢复期间的治疗费用、薪资,还覆盖转行所需的培训费用。容易有员工安全风险的公司都会积极参与劳工保险,不仅可以补偿员工,在风险来临时更可以规避公司的损失。

在听到这些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就会想起我的亲戚们。

这两年跟我妈视频聊天,我会跟她说很多加拿大建筑工人的事情。告诉她这里一样有农民,有工人,但没有“农民工”。

我们是五天工作,双休,八小时工作制,早上7:00到下午3:30,上午下午各有一次15分钟的带薪休息,我经常忘记休息时间,然后经理大叔跑过来喊休息。中午有半小时的无薪午餐时间(自己带饭),公司有冰箱和微波炉。

音乐是必须的,干活时旁边会放一个音响,大家边干活边跟着唱歌,有的人完成一个工序后,还会扭着身子跳舞。周五下午会提前半小时下班,大家一起喝东西,开启社交时间,聊聊工作和生活。

身为亚裔女性,歧视总是绕不开的话题。入职前,我们签了一个反歧视的协议,任何人不能因为种族、性别、性取向等歧视别人,违反就开除。

有两位同事都私下跟我说过:“Lexi,要是有任何人欺负你的话,一定要跟我们说,我们特别喜欢你大大的笑容,谁要是让它消失,就把他踢出去!”

在工作将近四年的时间里,我们也确实进入了彼此的生活。公司的十几个人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每天早上来,我们大老远就会打招呼,见面第一件事是碰拳。我曾经和同事们一起去山里打靶,老板请我和伴侣看冰球、和同事们去打保龄球。去年秋天,我还参加了一位同事的婚礼。他们让我在加拿大有了兄弟姐妹的感觉。

我和我的同事们

有一次我去4S店给车做日常保养,车很新,开了不到两万公里,却被销售欺骗加了很多不必要的服务,最后账单竟然有六百多刀!我惊呆了。

因为不太懂车,我稀里糊涂付了钱。保养后的车还有很大的噪音,我找当时的销售,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因为太生气,次日上班,我和同事聊起这件事,把保养报告拿给他们看。

两位同事Travis和Brad看了报告说:“Lexi,他们欺负你不懂,在骗你!你的车那么新,账单里的很多东西完全没必要,下班我们陪你去把钱要回来!”到了午饭时间,他们就在讨论怎么把我的钱要回来。一下班,我们直奔4S店,当时还穿着木工工作的衣服,开了一辆皮卡。他们人高马大的跟俩保镖一样,成功帮我要回了三百多刀。

不是程序员的木工也爱穿格子衬衫

前阵子,我通过了第三年木工学徒的省级考试,正式完成第三年的培训。查完成绩后,我第一时间在公司公布了考试通过的消息,当时所有同事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为我尖叫,冲过来跟我拥抱或者击掌。

我好喜欢现在开心、不开心都写脸上,会为身边人的成就由衷感到开心,会为身边人的伤心事一起落泪。这是之前在充斥着比较和压力的环境里无法做到的。

找实习公司的时候,我算是挺顺利的,只实地面试了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后来听同事说,他们面试我那会儿,带我看了一圈公司的产品,整个过程我的眼中闪闪发光。

很多人认为木工就是重复性的体力劳动,有些是这样,有些并不是的。其实它也需要动脑。

我现在主要负责室内装修部门,很多工作都有种解谜游戏的乐趣。比如我们公司是专门做Tiny House,可移动迷你房屋,一种用卡车拖着到处走、介于房车和迷你住宅之间的建筑,跟房车相比更像一个家,跟住宅相比更灵活。这种房子除了底盘是钢制的,别的结构都是木质,设计很漂亮。

我们建造的Tiny House

这就需要我们在拖车上建房子,但拖车并不是水平的,所以也没法用水平仪。在这种情况下,装橱柜之类的家具时,要如何让它和地面、墙面平行或垂直,就得用数学测量和计算。

还有就是Tiny House毕竟是个小房子,我们会考虑很多细节问题,在使用桦木多层板做楼梯时,也需要考虑切割的方式,如何让木头的纹理呈现同一个方向,如何在不均匀的空间里定制既能储物又好看的楼梯,如何修复或隐藏一些不太好看的瑕疵,都是一次小小的闯关。每次闯关成功,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

当然,我自己很享受做木工,但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它的工作强度和环境。工作的时候不可能会坐着,连一直站在一个地方都不太可能,几乎一直在动。刚开始做框架的时候经常要扛木头、扛板子,扛30-50斤的材料都是很平常的事。工作环境也不会有办公室那样整洁,飞扬的灰尘是家常便饭。

不过这也让我的身体素质变得特别好,出去徒步走个十几公里完全没有问题,肌肉也肉眼可见地增长了。甚至我在家里变得“更有用了”,因为东西坏了都是我去修。

扛一块比我人还大的木板也没问题

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对自己更真诚、更认可了。

过去我很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不断地提高自我要求,又因为做不到转而自我责备。

但直到目前为止,我在这个公司得到的都是积极正面的评价,他们说我学得快、负责任、注意细节、愿意思考、从不抱怨。

有一次在做外立面的时候,当时带我的师傅不在公司,我忘记了一个工序,因此返工了两次。那时候我自己觉得不够好,甚至有些希望被同事责备或者批评。但他们只是说,“这有啥呀,全当练习!你进步很大了。”

后来同事Kim告诉我,她下决心雇佣我,并不是因为我能一次性把哪件事做得尽善尽美。而是实习期间我在做一个小房子的踢脚线,用线锯处理边缘时,不小心损坏了一条木板。我很快测量并切出了另一块形状,再用胶水、螺丝、木材填料和雕刻机修补好了。

Kim说,她当时就想:Lexi, U r hired!(你被录用了!) 做木工不怕出错,知道如何修理更重要。

每次解决这些小问题后,周围人就会夸:“你好棒呀!”我现在在公司有个别名叫Lexcellent,就是Lexi非常excellent的意思。他们愿意把我的名字和优秀放一起。

我们建造的Tiny House内部

我第一年做木工学徒的时候,班里 15 个人,只有我一个女生;今年班上16个人,有了3个女生。

现在我们公司 20 个人,有4名女性职员,其中3个是女木工。在加拿大,建筑也是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但所有人都在通过各种方式,鼓励更多女性进入这些行业。

刚来加拿大,在我还对于工作感到迷茫的时候,走在路上就会发现有很多需要动手的蓝领工作,真的有不少女性参与其中。那时候我就想,这真的很酷,我也可以试试看做这样的事情。

决定学木工前,作为一个曾经在办公室写材料的、160厘米高的亚洲女生,我也有很多顾虑。但第一次去非盈利公益组织Momentum咨询的时候,同为女性的木工项目负责人Selina告诉我,任何时候学习一门新技能都不晚,在加拿大从事木工职业的女性也很多。

女性体力上相对有劣势,这是生理条件决定的。但和我共事过的女木工也都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比起其他男同事,她们更善于在开始一项工作前,整理出清晰的思路和规划。

除了拿到很多次最佳员工奖,我和女同事Amy在两年前还创造了一项公司记录,到现在也没人能打破——连续架了三面墙,每一面墙都是“ perfect square”,意为不需要任何改动的完美的工作。

Amy三十出头,手握商科本科学位和幼教的继续教育学位,身高有一米八。她做木工之前在幼儿园当经理,后来不喜欢幼教行业,选择转行。她说在我们公司的IG上看到了我,有被鼓励到,才经熟人推荐来我们公司,现在已经做到了经理岗位。

前两天我少见地陪Amy加了一次班。

上回需要赶工期的时候,我们老板压力很大,也把压力给了两个经理。但压力止步在这一层,木工们没有受到任何催促或责备。直到有一天上班,我发现她因为连着几天加班脖子已经疼得动不了,看不过去,主动去问她要不要帮忙。她才回应:“如果你不着急回家的话,能帮我真是太好了!”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四川情侣长太像 网催“快做DNA鉴定”结果出炉了

中国 昨天 10:08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