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社会 查看内容

恐怖! 华人1家3口惨遭残杀 被电锯剥皮+分尸! 残肢被分散全城 凶手竟然是......

加新网CACnews.ca| 2024-4-21 18:53 |来自: 加西周末

最近,美国一名19岁女子约会被残杀、分尸、肢解的新闻震惊了社会,而这一系列恐怖血腥的操作,也令不少人想起一桩著名的“华人分尸案”。

这个“华人保母碎尸雇主一家”的案件曾经震惊了全国、甚至全世界华人圈。

一年前,犯下这起恐怖谋杀案的华人保姆被释放,但这起案件中的许多谜团却至今没有被解开。

杀害同胞、电锯碎尸,这些恐怖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瘆人情节,活生生发生在现实中,令人毛骨悚然,更让人寒心的是,背着3条命债的凶手,居然提前释放了。

案件还要从2012年开始说起,2个巴黎市民像往常一样到十二区的文森森林晨跑,却没想到一眼瞥见一条人腿,吓得腿都软了!

两人一边发抖、一边打电话报了警。警方赶到现场之后,确认这确实是人的断肢,是从脚踝处被砍断的,随后在这片森林展开了搜索。

一周后,另一位盲人市民来这附近散步,结果导盲犬闻到了腐尸的气味,叫个不停,这人最后也报警处理,这次发现的是个人体躯干。

警方第一时间就把人腿和躯干送去检验,结果发现残肢居然不是同一个人,而是1男1女,并开始展开调查,第一步就是想把这两个人的尸体拼凑出来,最起码要辨认受害者身份。

正当警方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名女子在一名男子的陪同下来到警局自首,说是自己杀害了这对男女,且死者不止2人,还有一个婴儿!

根据此人的供词,警方在公园找到了剩下的尸体残块,但始终不见婴儿的尸体。

女子坦白,他们把孩子肢解后,分装在不同垃圾袋里,投在各个垃圾桶里销赃匿迹了。

审讯下,这起恐怖的杀人案逐渐浮出水面——

被杀的1男1女是一对中国夫妇,丈夫名叫薛良思(音译,Xue Liangsi),27岁;妻子名叫王莹(音译,Wang Ying),25岁。来警局自首的1男1女是凶手和帮凶,女的是中国人,名叫张慧,男的也是中国人,名叫陆特。

参与此案的调查人员表示,这个张慧性格聪明泼辣,且两人犯案后注销了在法国的银行账号,曾短暂回了一次中国,说自己最后还是想回来自首。

然而,法国警方当时已经将缉凶通知发到中国了,合理怀疑这两人是为了躲避中国死刑又回来的。

那么,这4人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先从薛良思和王莹夫妇开始讲,王莹出生在辽宁省沈阳市,2008年来到巴黎求学。

王莹家境并不富裕,她为了赚生活费就一边上学,一边在餐厅打工,过着勤工俭学的生活。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王莹认识了后厨的工人薛良思。

薛良思来自福建省福清市的一个农村,家境贫寒,在2004年来到法国,想打工赚点钱,回农村给父母盖别墅。

2010年,王莹和薛良思开始正式交往,并步入了婚姻的殿堂。2年后,王莹和薛良思的儿子出生,取名Lucas。

虽说结婚生子了,但王莹这时也才25岁,还没有完成学业,且课业繁重,薛良思也忙着在餐厅打工,抽不出空照顾孩子。

想来想去,这对年轻的夫妇决定找个保姆来帮忙,招聘的时候有意筛选华人,觉得同胞的习惯与自己更加相近,沟通起来方便。

在反复筛选后,王莹看到了一个华人女性的求职广告:“张慧,本人有6个文凭,有合法居留证,普通话流利,精通法语,是三岁孩子的母亲,有丰富的育儿经验,对孩子有细心和耐心。”

这个张慧1981年出生于沈阳,在苏州长大,母亲是西安人。2004年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巴黎留学生活,毕业时拿到了6个不同的资格证书。

老公名叫陆特,上海人,也是“黑户”,在餐馆打工,两人有一个3岁的儿子,正在上幼儿园,一家人住在12区的一个公寓。

张慧其实没有专业的保姆资格证的,学的是美容专业,但报价比较低,刚好符合王莹和薛良思的预算,王莹约了张慧面试。

两人第一次见面,张慧显得非常热情,王莹和薛良思想的是把儿子全托给张慧照顾,然后周末接回来,周一早上再送过去。

为了多了解,薛良思提出想看张慧家的环境,对方也大方同意了,且细心地介绍家里的每一处角落。

夫妻俩看张慧家条件不错,又加上张慧与王莹是沈阳老乡,对张慧就更加满意,双方很快签订了协议,每月照看费用为800欧元,Lucas全托住在张慧家。

刚托养儿子两天,王莹就思子心切,哭着说要看孩子,等薛良思下了班赶到张慧家看望Lucas。

本来以为孩子会不适应陌生人的照顾,王莹和薛良思还默默担心了一会儿,没想到平日里哭闹不断的Lucas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虽然孩子没事,王莹还是想念儿子,薛良思提议把Lucas接回家住几天,可刚到家孩子又整夜哭闹不停,无奈之下,薛良思又把他送回了张慧家。

过了几天,王莹和薛良思再次去探望孩子,发现Lucas仍然睡得很香,和在自己家截然不同。

这个时候,薛良思感觉到奇怪了,但王莹认为是张慧自己生过娃,自然会带孩子,还向她讨教了育儿之道。

然而,2012年5月24日,王莹突然接到了张慧的电话,说自己家里有急事要回国一趟,让他们立刻来家里一趟,但没详细说发生了什么。

挂了电话,王莹和薛良思立马就向餐厅请了假,先回家吃了午饭,再一起赶往张慧家。

接下来,就是死无对证的事情了,因为从这里开始,就是张慧自首的供词。

据张慧回忆,5月23日夜里,她发现Lucas睡着睡着没了呼吸,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隔天便联系了王莹夫妇。

24日下午4点半左右,两人到了张慧家,她把已经冰冷的孩子尸体抱到他们面前,坦白了昨晚发现孩子死了的事情,还请求王莹夫妇不要报警,并愿意尽最大的能力赔偿。

看见儿子尸体的王莹失去了理智,尖叫着扑向张慧,双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一边大喊:“你还我的孩子!你还我的孩子!”

陆特连忙上前,想要拉开王莹,三人扭打在了一起。

见状,薛良思冲进厨房,提了大刀出来。陆特急忙冲上前想把刀夺走,结果在争抢的过程中,被砍伤手和额头,昏倒在地。

王莹捡起地上的刀开始追张慧,割伤她的脸。为了保命,王慧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小手斧自卫,砍死了王莹和薛良思。

一阵混战之后,张慧将两人的尸体拖进浴室,用家里的电锯切碎,将头皮割下,把尸块装进了垃圾袋。

剥皮,肢解,切块,分装,一气呵成。

这里有个细节,张慧在使用电锯分尸时,为了防止邻居听到,她特意将洗衣机打开,掩盖电锯的声音。

为了把尸体处理掉,张慧和陆特将装着尸块的袋子放在婴儿车上,假装推着孩子散步,分批将尸块抛洒到附近的垃圾桶和文森森林里。

然后,张慧买了大量洗衣液和消毒液,清洗公寓残存的血迹,警方还从购买记录中发现她特地买了紫外线探照灯和专门检测血迹的眼镜,检查家里还有没有残留,十分谨慎。

5月29日,陆特买了回国的机票,立马飞回上海。

张惠一边处理好公寓血迹,一边将公寓放出去转租,注销了法国各银行卡账户,然后在5月30日带着儿子回国了。

回到上海的张慧和陆特开始找律师咨询案件,得知如果在中国被审判必死无疑,而法国没有死刑,自首可能还会有减刑的机会。

而同一时间,王莹和薛良思的家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王莹的哥哥王孟表示,自己5月23日还与王莹通话,但到第二天下午,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关机,再也联系不上了。

薛良思的表哥也察觉到了,打电话给夫妇两人打工的餐厅,老板说他们24日请假去接孩子,之后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5月30日,王孟赶到了妹妹来家中,发现他们贵重物品都在抽屉里,桌子上还摆着没吃完的饭菜,已经发霉了,这是已经过去1周时间了。

王孟立刻意识到出问题,因为妹妹很讲究卫生,不可能出现食物发霉的情况,他们一家已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6月1日,王孟去当地警察局报了失踪;

6月3日,王孟再次报案,并补充失踪前细节;

6月4日,法国未成年保护大队开始介入调查,王孟和中国驻法使馆取得联系。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王莹夫妇最后的联系人,正是张慧。

到这里,张慧这条线算是出来了。

中国驻法使馆查到张慧的号码,打到国内,询问张慧是否在5月24日见过王莹夫妇。

接到电话的张慧回答冷静:“因公公患脑溢血,目前已回到中国,”还说自己24日下午亲自送王莹1家3口安全离开,此后再也没有联系。

几次对话下来,家人虽然怀疑,但确实张慧的说辞没有漏洞。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张慧在杀完人、分完尸之后,曾给王莹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埋下了伏笔。

这条信息是在案发4天后,也就是5月29日上午11点左发出的,内容是:

“王莹,你好,我不知道这个手机是你俩谁的号码,反正这几天我打你们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呢?那天你们接走小宝宝后还有衣物和奶粉没有拿走,我收拾好了,你看什么时间来取一下?因为我明天要回国了,我国内老公公生了病,你们听到留言给我回个电话吧,要不等我从国内回来你们再来拿也行。”

也是这一条短信,让王莹和薛良思的家人放下了怀疑,根本没有想到这是张慧为自己制造的脱罪证明。

2012年6月16日,张慧夫妇回到法国,陆特陪同张慧来到巴黎滨河路30号司法警察总局自首。

张慧一人揽下了所有的罪责,表示自己完成杀人分尸全过程,丈夫只帮忙抛尸。陆特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妻子已把尸体分解了,于是帮着处理尸块。

6月19日,巴黎检察院下令将二人收押,正式立案调查。

检方怀疑,张慧身材矮小不能凭一己之力杀害王莹和薛良思,可能是有帮手,于是还原案发现场,结果张慧通过了力量测试。

张慧不停地强调,自己之所以杀人,全是因为正当防卫,因为案发当时王莹想要掐死她。

此案调查时,薛良思的父亲曾告诉检方,与儿子通电话时他提到Lucas每次在张慧家喝了奶后,就变得非常安静,怀疑张慧奶粉里加了安眠药,Lucas在梦中死亡可能与此有关。

由于没有找到孩子尸体、证据不足,无法确认Lucas是否被张慧杀害,检方只能撤回这条人命的控告。

张慧解释,自己杀了人后就想自首,分尸抛尸是为了争取时间把儿子送回国给家人照顾。法国警察却认为,张慧是为了逃避中国的死刑,才选择回法国自首。

经过7个小时的审议,2016年1月22日晚9点45分,法院最终宣布——

34岁的张慧被判有期徒刑20年,并赔偿王莹、薛良思家属325,000欧元赔偿金,丈夫陆特被宣判无罪并,当庭释放。

入狱后的张慧表现积极,参加监狱里举办的各种活动,争取减刑机会,还考取了烘焙师资格证。

2021年,法国罪犯国家评估中心专家评估张慧——

“非常聪明,有非常强的性格和控制情绪的能力,但言行举止不真诚,说话具有戏剧性,缺乏人类基本的同理心,有潜在的危险和再犯案可能性。”

结果到了2023年6月,法国监狱社会融入与缓刑服务部门仍然决定批准张慧在佩戴电子监控脚铐的前提下,提前出狱。

而反观被害者一家,薛良思的父母始终无法走出丧子丧孙的痛苦,常寻短见。没过多久,2013年5月,薛父患上了肾癌,薛母为照顾丈夫患上了严重腰伤,整个身子都无法直立。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四川情侣长太像 网催“快做DNA鉴定”结果出炉了

中国 昨天 10:08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