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加拿大 查看内容

“加拿大糟透了” 男子搬去美国大喊没得比! 24岁留学生被现实劝退

加新网CACnews.ca| 2024-5-26 22:16 |来自: 加西周末

现在的加拿大,因为经济问题逼走了不少人,其中不少加拿大人选择了南下去美国讨生活,为了更高的工资。

看着最近这波吹得正盛的“加拿大逃离风”,59岁的加拿大男子吉姆(Jim D)表示:这里现在确实是糟透了!

吉姆是在27岁的时候搬到美国的,算起来也算是老移民了,在安大略省土生土长,现在住在亚利桑那州。

他出生长大的城镇是弗朗西斯堡(Fort Frances),对着被称为“美国冰箱”的明尼苏达州。

因为弗朗西斯堡是边境城镇,过去美国方便,吉姆从小就会经常跟着父母过去买东西,“那里的汽油和杂货更便宜,那时候加币更值钱,所以去美国能买到更多东西。”

然而,今时不如往日,现在情况反过来了。

论气候,吉姆喜欢温暖的地方,但加拿大寒冬很长,他住过阿拉巴马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德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感觉美国更舒服。

论交通,吉姆住的小镇位于安省西北部,基础建设并不健全,对比美国公路基础设施设计显得落后,出行困难。

“在某些方面,加拿大似乎落后了10-20年,我说的不是政治,而是基础设施、购物、餐厅等,如果你不在温哥华多伦多,就会觉得非常落后。”

论开支,加拿大住房、杂货、汽油、生活成本都非常高。

汽油价格每加仑6-8加元,约合美元4.39-5.86刀;安大略省商品和服务税为13%,以现在这个物价,买个菜都心疼半天。

论治安,加拿大无家可归现象和毒品问题日益严重,原本美丽的公园里到处都是毒品用具和针头,多伦多和温哥华帮派暴力猖獗,有向美国看齐的趋势。

论医疗,美国医疗系统完全崩溃这都是公认的,但加拿大的免费医疗也是个坑。

“加拿大医疗也不是免费的,这是一个谎言,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免费的,尤其是医疗。”

安大略有个省级健康保险计划,是政府补贴项目,也已经崩溃了。去年,吉姆回加拿大看医生,约的是心脏病专科,结果回来等了8个月都没能看上一个。

2年后,政府回信来了,说找到一个预约的位子…

“曾经的加拿大,是一个世界各地都钦佩的国家,现在却变得糟糕透顶。以前我周游世界常常自豪地佩戴加拿大国旗,现在我都感到尴尬。”

倒不是鼓励加拿大人都搬去美国,吉姆的观点是,如果美国人觉得这个国家糟透了,想搬来加拿大“避难”,别想了,一样的烂。

“如果你在大城市找不到一个租金低于2000刀的1居室公寓,想去加拿大住,可以对比一下,这里一样贵。”

不仅仅是吉姆大爷,75岁的加拿大老太太巴根(Dorothy Bagan)表示自己都活到这把年纪了,每周买菜还等省肝省肺,控制在35刀。

“我必须小心花钱,还有很多账单要交,没有多少钱能留来玩乐。”

巴根表示,虽然有养老金和补助,自己还在旅行社兼职打工,收入相对固定,但花钱还是要一分一分算着花的,平日里买菜非常注意折扣,尽量节约,只卖需要的东西。

别看老太太75岁了,上班买菜都自己来,表示自己不想麻烦别人,也在努力还房贷,想在自己的房子里生活。

“我不想住在养老院,而是想属于一个真正的社区,拥有价值感。我不想远远地看着生活逝去,而是积极参与每一天。”

巴根每周日都会抽一天出来备餐,把几天的饭菜准备好,免得忙起来没时间弄。

“比如说,我会烤整只鸡、或买一块带骨的火腿,把它烤熟、切好,还会用骨头熬制豌豆汤,这样晚餐就有吃的了。我尽量多做家常菜,这样可以更好地利用每一分钱。”

虽然她不开车,但也会和朋友一起去各种打折商店购物,如No Frills或沃尔玛。

与许多年轻人一样,巴根也面临开支问题:虽然买菜很省,但每个月的抵押贷款从疫情以来就翻倍了,“像许多老人一样,我的账单不断增加,但我的收入没有增加。”

平时,是巴根的儿子帮她管理财务,密切关注银行账户,并确保所有账单按时支付,包括抵押贷款和使用费、固定电话、有线电视和互联网费用。

“他真的帮了我很多,替我留意各种事情,并确保我有足够的钱。他曾建议我卖掉房子,但我不想这样做。我热爱我的家,我想尽可能长久地留在这里。”

除了上班,巴根每周还会去面包市场做义工,有时会有冷冻肉类捐赠,老年人可以免费领取食物,这也是省钱的一个途径,“疫情爆发以来,我再也没有买过面包”。

巴根住的卡尔加里目前是加拿大主要城市中通货膨胀率最高的,4月达到3.6%,通胀上升和高昂生活成本影响了本地老年人。

看见巴根故事的网友,有人表示这是不是自己的未来,更谴责政府有钱养难民、没钱养老人。

别说老年人了,就连身强体壮的年轻人都撑不下去了,大批留学生满怀着激情与希望来到这里,结果又被这物价伤到打包回家。

今年24岁的留学生杰森来自南非,在约克大学留学,家庭背景算好的了,父母都是中产阶级企业家,他来留学基本都是家里资助的,没有贷款和债务,顺利把本科读下来了。

毕业后,杰森也找到了一份算体面的工作,在保险行业工作,年收6.5万,住的也算便宜,每个月1000刀与别人合租一栋四居室的房子,他独享主卧和浴室。

本来他还想搬去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但上网搜了一圈租金,被劝退了。

加拿大现在的状况让他决定维持原来的计划不变:5-10年内回国。

原因很简单:未来并不明朗,原本可以享受的很多事情,在加拿大却因钱寸步难行,消费降级、生活降级。

尽管他目前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但还是对未来感到担忧。“要攒够首付款太难了,我想要一个家庭,但又担心将来可能无法支付养育孩子和赡养父母的开销。”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七旬华女博士被诈 痛失340万还欠债

中国 3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