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痛心!加拿大女子被误诊为新冠后死亡连赔偿都没,曾10天去4次医院

加新网CACnews.ca| 2020-12-29 09:39 |来自: 超级生活 分享新闻:

医生误诊耽误治病这事儿到处都有,国内医院专家号能排长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生病已经够难受了,再被瞧错了毛病,那就是雪上加霜。


不久前的加拿大BC省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才29岁的Natasha因身体不适在10天里前前后后跑了4趟医院,先是几次被止痛药打发了事,又被诊断为新冠送进了ICU,最终在感恩节的当天失去了生命。



更让Natasha的母亲Ann Forry感到悲愤的是。在女儿的尸检报告上,她的死因根本就不是新冠病毒


误诊!


而这家北温哥华的Lions Gate医院,直到一切都无法补救之前,都没能给予她应得的治疗。



“她一直在想办法救自己,他们辜负了她。我觉得这完全就是(他们的)疏忽。”母亲Ann说。


同时Ann还呼吁修改BC省家庭赔偿法案,因为依照现在的法律条款,Natasha的家人甚至不能合法追诉权,就因为她还未成立家庭,也没有子女。


10天之内,4次求医


Natasha Forry第一次去医院是在10月2日,那会儿是因为自己腿上的囊肿越长越大,要把它引流处理掉。


之后过了才1个星期,10月9日,她就又因为腹痛不得不再次求医,walk-in诊所看她像阑尾炎,就叫她去急诊看看。


她就去了。


这一次可做了不少检查。她妈妈说,一共折腾了好几个小时,CT、X光都照了,最后说她是胃部的淋巴结肿大。塞给她一包止痛药就把她赶回了家。


而由于眼下正是新冠疫情封锁期间,Ann甚至不能陪在自己女儿的身边,只能独自担忧。


这种担心很快升了级,第二天她就接到女儿的电话,哭着说实在是太疼了,根本受不了。


于是Natasha的一个朋友送她第三次去了医院。这次做的血液类检测比之前还要多,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她只拿着昨天止痛药量的双份就回了家。


10月11日,Natasha打电话告诉母亲自己呼吸困难,并在同一天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Ann说医院怀疑她是新冠患者,可自己觉得不像。


像不像都晚了,第二天早上7:25,Natasha就死在了ICU病房里,很巧,那一天正是感恩节星期一。



Ann收到了一份尸检报告,写明女儿的死因是并不是医生猜测的新冠肺炎,而是葡萄球菌感染,直到Natasha死前,这种感染已经扩散到了她的肺部和身体其他部位。而虽然尸检报告没有直接表明感染与之前的囊肿有关,却也间接提升了这种可能性。


一般来说,葡萄球菌感都会染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然而Ann说直到Natasha最后一次去医院,那边才给她女儿用上抗生素。


30未满身体倍儿棒


怎么人就没了呢?


10月11日,Ann终于被允许在ICU见一见她的女儿。她始终记得,她还没进去就隔着玻璃比划:“我爱你”。


“他们给我套上防护装,我进去看她,她那会儿气都喘不上来。幸好我那时候还不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面,不然,我非疯了不可。”Ann说。


医生告诉Ann和她的伴侣Darryl Hermay,Natasha带有新冠肺炎的每一项症状。也就是这个时候,Ann提到了一星期前的那次囊肿治疗。


“然后他说,‘没听说过啊。’我真是吓了一跳。”Hermay说,“这么着,他说那他们得换个治疗方向了。”


Ann说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Natasha才开始接受抗生素治疗。


可一切都太晚了。


尸检报告显示,Natasha的新冠病毒测试呈阴性。


“就像说,29岁健健康康的年轻人,怎么能就这么没了?”Ann说,“他们彻底辜负了她。(They failed her miserably.)”



根据Dalhousie大学急诊学教授Pat Croskerry的研究表明,加拿大与美国的急诊室误诊率高达15%。


也就是说,每7个人里,就有1人在急诊室中被误诊!


专攻临床决策的Croskerry说,认知偏差是误诊的主要原因。现在正是新冠疫情期间,这类误诊也最突出,其中“可用性偏差(availabilitly bias)”就是脑子里最先想到的东西。


人们满脑子都想着新冠的事儿,也就更容易出现类似的症状就往那边靠。


卫生部门启动审查


全部医院即将整改


逝者已去,Ann不想让女儿的生命就这样白白的没了,她想让她的死有价值。


温哥华海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就此事展开了一连串的审查工作,并向死者家属表示了深切的慰问。



就在上周四,Ann和院方以及卫生局官员一起开了个会,看看卫生局能怎么用这起悲剧引以为戒,在未来采取些什么措施。


这之后,卫生局所有的医院都会做出如下改动:


若诊断结果不清晰,且病人再次回来就医,医院需采取更多措施寻找病因,找出缘由后才可让患者离去;


在病人从急诊室转往分诊部门是,信息转送环节将得到改善;


病人亲属将在病人离开医院(出院)前,通过面见、通话、视频通话等任何方式,收到通知及相应信息;


出院章程将被改善。医院需在病人出院前检查病人的生命安全。


一桩心愿已了,然而还有另外一桩。



省死亡法条“落井下石”


女儿的死亡不是最后一件伤透Ann的心的事。


另一件,是她甚至不能因此向BC省外科与内科学院提出诉讼!


因为BC省不同于加拿大其他省份,“独树一帜”,不能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获得赔偿。


根据BC省家庭赔偿法案,索赔仅限于“财务类损失(pecuniary loss)”,也就是收入的损失和产生的费用。


Natasha家里前后找了6家律师事务所,却只得到一种答复:由于Natasha既未成家,也无子女,她家里也就没有法律追诉权。


“这简直是侮辱人。”Ann说,“Natasha是我唯一的孩子,她独一无二,她本来有未来的,她本可以有那么美好的未来。我相信如果那时候她得到了应有的照料,她就还会在。”


法律有误,则需修缮


Natasha的家人如今加入了BC省死亡法律错误改革协会(B.C. Wrongful Death Law Reform Society),并以Natasha的名义发起了请愿书。


司法部部长David Eby表示,他认识到法律中存在的问题,并且明白更新法条已是当务之急,只是迫于目前的新冠疫情不得不暂时推延。


Forry一家当然希望法案能立即被修正。


“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Ann说,“为她而战,并改变些什么。”


Natasha原本是个充满活力,心怀梦想满腔抱负的女孩儿,如今她的抱负都无法再实现了。只愿她的离去所带来的院方改革能在未来救下原本可能步她后尘的孩子,也算是她的生命的一种延续吧。


Natasha和她的朋友们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20 20:14 , Processed in 0.02381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