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南加华人一家3染疫 1死2幸存

加新网CACnews.ca| 2021-1-9 15:29 |来自: 世界日报 分享新闻:

救护车将病患送至医院。(本报数据照片)


南加新冠疫情凶猛,尔湾华人李先生一家在过去十天有两代三人染疫,父亲在送医三天后过世,母亲和他生命危在旦夕、医院崩溃的情况下留在家中背水一战,万幸与死神擦身而过。


目前仍然沉浸在丧父悲痛中的李先生表示,他的父亲从发现感染到过世前后只有八天,一切始料未及,连告别都来不及。李先生回想,在发现感染之前的一两个星期中,父亲连续四、五次去诊所和医院做前列腺的例行检查,验血、X光、超声波、CT。因为父亲七、八年前发现前列腺癌,但这些年药物控制已相当稳定,只是仍需例行检查。和往常一样,最近几次都是李先生开车送父亲上医院和诊所,“每次现场等待的都是四、五人左右,但因为空间不大,而且时间较长,很可能是那段时间感染上了”。不过李先生表示,他们每次回到家,都没有感觉身体异样,没有咳嗽、没有发烧、也没有感觉疲惫,一切正常。


老父进急救室 从此未见面


直到去年12月19日,88岁的老父亲突然感觉很不舒服,浑身酸疼困乏,最后坐在椅子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李先生赶紧将父亲送到嘉惠尔医院看急诊,“因为病人多,一等就是八小时”,测试暂无结果,医生开了一些抗生素,请他们回家休息自我隔离,叮嘱多喝水。两天后接到医院通知,李老先生检测结果阳性。李先生赶紧和母亲也去做检查,当天显示均为阳性。


五天之后,也就是圣诞夜当晚,李老先生呼吸出现严重困难,李先生给父亲测量血氧,发现已低到83、84,于是赶紧送他到凯撒医院。医院一看血氧指针,直接将老人推进了急救室,“从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他”。


李先生表示,父亲进入重症室第三天,曾经给他打过电话,但父亲吃力地说了一句“我很难受”就放下电话。这也是父子间的最后一句话。当天晚些时候接到了父亲过世的电话。因为特殊时期,李先生和母亲都没有能够到医院看上亲人最后一眼。


“在送父亲上医院急救回家第二天,我自己就开始感觉很累,全身酸疼疲倦”,李先生表示,母亲几天后也出现了同样症状,血氧一度低到82左右。李先生马上联系家庭医生,表达对医院系统的担心和重蹈父亲覆辙的恐惧,希望医生能够开单将氧气瓶送往家中,但医生还是建议马上送母亲去医院。


送医自生自灭 回家背水一战


“我自己的压力也非常大”,李先生表示,因为有父亲的经验,他知道医院系统都已濒临崩溃,人送到医院也基本是自生自灭。他决定把母亲留在家中,死马当活马医,背水一战。


根据自己多年的中医行医经验,李先生连续用黄耆、红枣、枸杞子和西洋参煮水,每日两次给母亲和自己喝,一方面增加元气,另一方面则是健脾去湿利水,帮助恢复肺部制氧功能。


与此同时,他在中国的妹夫为他找到了一种据说是来自犹他州特产的天然有机矿物质,通过食用方式在肠胃中溶解吸收而制造血氧,“两天后,母亲的血氧上升到92、93”,现已脱离危险。


母亲整年不出门 竟也感染


李先生表示,短短十天中家庭变故恍如隔世。疫情发生将近一年,全家都非常注意防疫,母亲几乎足不出户,但没想到还是躲不过。他的亲身经验是,这种病毒对人体肺部发动攻击,刚开始肺部功能受到攻击和破坏时,人体感觉并不明显,直到大量痰液积累在肺泡中,导致肺功能遭到严重破坏,血氧迅速下降,病人才有所感觉;但此时已非常危险,前几分钟还好好的,可能情况会急转直下,上呼吸机插管都于事无补。


南加医院加护病房床位满载。医院在过道上增设临时床位收治病患。(本报数据照片)


收治新冠病人的负压病房。(本报数据照片)


救护车排队等候将病患送入急症室。(本报数据照片)


病患送入急症室,等候床位安置。(本报数据照片)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相关阅读

64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加拿大新闻网

GMT-8, 2021-1-22 05:45 , Processed in 0.02373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CACnews

© 2012-2020 CACnews.c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