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地产 查看内容

“我妈看了李焕英 不但没哭 还觉得是烂片”

加新网CACnews.ca| 2021-2-17 13:43 |来自: 文艺圈/花儿街参考

64
《你好,李焕英》可以说得上是春节档电影中的一匹黑马了,电影戳中了无数观众笑点的同时,也触碰到了不少观众的软肋,电影院现场有哭有笑。



主演贾玲、张小斐、沈腾以及陈赫的表演很好地彰显了他们扎实的喜剧功底。观众也可以感受到同时担任导演和编剧的贾玲对电影的独特见解,起承转合的笑点和泪点完美交融,于新人导演而言这是一个闪耀的开端。



电影的主题是悲观的,贾玲以亲生母亲李焕英为主要参考对象,而李焕英很不幸地在48岁这年遭遇意外不治身亡,这成了贾玲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缺憾。





幸运的是电影的内容是比较委婉的,片中贾晓玲的母亲李焕英因车祸陷入严重昏迷状态,两人同时穿越到1981年尽己所能弥补缺憾。



该片在大年初一上映后,虽然票房和排片不及《唐人街探案3》,但评分极高,因此上映几天后单日票房和排片率迅速反超《唐人街探案3》,截止2月16日晚,票房突破21亿,评分高达8.2。




虽然该片收获了很多好评,但不同年代的人观影感受却大为不同。


年轻一辈观看《你好,李焕英》纷纷不自觉地带入到了贾玲饰演的贾晓玲中,看电影感动得泪水涟涟,深感“来日方长,才是人生最大的骗局”。


正如薇娅分享的感慨,其实大多数人比贾玲要幸运得多,最起码挚爱的母亲仍陪在自己左右,能及时尽孝。《你好,李焕英》让更多人理解到了亲情的厚重。




然而,很多老一辈却认为《你好,李焕英》剧情相当尴尬。2月16日,有许多观众发文透露了自己父母的观影感受,父辈纷纷摆出鄙夷的态度,甚至认为《你好,李焕英》就是实打实的烂片。


有父辈认为:“尴尬得坐立难安,剧情胡编乱造,性质属于闹剧”。其实,产生这种观影体验可以理解,老一辈的情感原本就是内敛的,爱而不敢表达,真实且夸张地流露情感反倒会让他们感觉浑身不自在。



而有的父母则认为,在电影票溢价严重的时候还花大价钱去看电影无异于就是一种“败家”行为,如果用这笔钱去买一些实在的东西可能更容易促进家庭的和睦。


因为没有特别感性,所以电影的哭点部分很多父母根本感受不到,以至于有了对孩子说的“你在哭啥,跟个神经病一样”、“你早跟我说这么贵,我打死都不会来,这么多钱给我买烟不好啊,你是不是钱咬口袋啊”类似的谩骂指责的质问。



有的父辈认为,《你好,李焕英》这部主要渲染母爱的电影,让父亲的处境变得无地自容,贾玲把李焕英写成了无所不能的超人角色,无异于把父亲衬托得一无是处、不成器。


再者,或许父辈的过去有很多都是不堪回首的记忆,但这部电影非要用美化的手法让父母回到过去,这个做法很不恰当。





更有网友认为,《你好,李焕英》输出的观点很有问题,正好说明了贾晓玲“自私至深,恐怖如斯”。网友认为,电影的主要内容是贾晓玲“以穿越为借口,挥舞着爱的旗帜,去否定父母的爱情”。


得知母亲过得不好后,贾晓玲并没有心思提升自我,反倒是打起了父亲的主意,认为李焕英过得惨的根源是她没有嫁到有钱老公……




虽然《你好,李焕英》两代人观影感受差异太大,引起的争议也是巨大的,但电影是开放性的,孰是孰非都没有定论,值得肯定的是贾玲用自己的方法让全国乃至全世界千千万万个观众都认识了她最好的妈妈李焕英,就算电影受到差评也不枉此行了。

相关报道:气!我妈看了李焕英,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掉


1


我听说的第一个 ,看了《你好,李焕英》,一滴眼泪都没掉的人,是我妈。


据她复述,那是非常不愉快的观影体验。


迫于大家都哭了的强大舆论压力,她几乎全程都在不停地观察身边的我爸有没有哭,唯恐错过该落泪的环节,显得自己冷漠无情。


于是,我听说了第二个完全没哭的人——平时看新闻联播都时常会落泪的我爸。


“所以你到底哭啥啊”。


“妈,你确定看懂了吗?你知道啥是穿越吗?”我小心翼翼地,试图对齐一下认知。


“咋没看懂呢,不就是她跟她妈一起回去了吗?”。


“那你看明白,她妈要是跟厂长儿子在一起了,贾玲就没了;她妈为了保住她,还是选择了自己原来的生活。就是她以为很爱妈妈了,但是妈妈比她想象的更爱她吗?”




我妈一摆手,“什么放弃了选择厂长儿子啊,这就是丑化80年代,我们那个年代,即使是厂长儿子,也跟我们一样是工人”。


2


为了向我爸妈证明,铁石心肠仅仅是他们的个别现象,沿着朋友圈的观影痕迹,我又找到了几个看过李焕英的伟大父母亲。


然鹅,得到的回答竟然都是,“哭啥啊?”


为了证明是他们只是没看懂,我努力给画了画知识点——


“从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中年妇女的样子,所以我总忘记,妈妈也曾是花季少女”,听完这个句子,你们不想哭吗?


我大姑说,“我是真没(四声)整明白妈妈结婚之前也是个少女是啥意思,你不结婚你就一直是少女啊?那你们这代人996之前,还都体重不过百呢”。


少女这事儿,似乎只在格外重视少女感的我们这一代心里,特别重要。


“为了不让晓玲消失,她妈没有重新选择生活,真的是有人后悔结婚,但从来没有人后悔当妈妈啊”,这句热评,也是眼泪的重灾区。


但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朋友去问妈妈,如果真的可以穿越回去,她还会跟“那个人”结婚吗。


她妈想了一下说,不会再跟那个人结婚了,这样孩子也不必从小受那么多苦。


妈妈永远比我们想象中爱我们,但谁说爱你的方式就是催泪的鸡汤金句啊?


一个退休前做工会工作的叔叔说,“这部电影,是一个普通的女工,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大的故事,写了一个普通女工的一生。但是表现手法过于夸张,没什么可哭的”。


以及我二姨说,“你们哭成那个熊样有啥用啊,回家也没多刷一个碗,说你们两句,不还一样顶嘴吗?”


3


听完爸爸妈妈们的答案,我甚至萌生了一些其他的猜想,泪点长得如此差异化,我们真的是他们亲生的吗?


但是,是不是亲生的这个话题是不容置疑的。毕竟,我还要在东北老家再住一周,才能回北京。在我妈的地盘上,我不能质疑我是不是她亲生的这个问题。


在这样的现实下,我竟然想到了另一个答案——是不是就是因为是亲生的,我们跟妈妈的泪点,才差得这么远啊。


我妈的少女时代,是时代刻意模糊了“少女”概念的时代,于是她不会为少女两个字遗憾。


我身在的时代,是那么努力地把“少女感”这个概念营销给我。于是,我会为了这个她从未掌握过的知识点,为她难过。


我妈是经历过知识青年下乡的,对于终于可以自由逛商场这事儿,有发自灵魂的热爱。


衣服,是省吃俭用也要买的;卷发,是拿着我姥姥贴补她生活的钱,也要去尝试的。


80年代,她的虽然衣服不多,但是衣品一直超好。




关于她当时,是怎么在春寒料峭中就脱下了大棉袄,穿上一件粉红色的呢子大衣,惊艳了全单位,在许多年后提起,我妈依然露出自豪的神色。


但当我看到自己购物车里那满满当当的五颜六色,依然会难过,妈妈是个少妇时,没能拥有这么多。


因为她是我妈妈,所以想到她没有拥有过的,我都会遗憾;想到她匆忙度过的,我就会难过。


哪怕,那是所有隔着时空隧道遥望,都会有的缺憾。哪怕,这是与她本人心境严重不符的难过。


领了证的李焕英看着贾玲跑出去的背影说,“我真的觉得我这辈子过得挺幸福的,你咋就不相信我呢”。


妈妈不懂我们在哭啥,就像我们也永远想不到,妈妈在用什么样的方式爱着我们。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钝感,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矫情。


有一种委屈,是我觉得妈你受委屈了。


就像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华裔男子死亡! 中餐馆遭抢劫 双方当街持刀混战 满地鲜血 多名华裔受伤倒地

美国 9 小时前

$430万财产被没收! 温哥华华裔男子遭抄家 豪宅中搜出$30万现金 触目惊心!

温哥华 9 小时前

世界首富马斯克出大事,这回可能要栽了

财经 20 小时前

吴孟达被曝临终时听到亲人呼唤 用力睁眼令人心酸

娱乐 20 小时前

被央视开除?董卿连续四年缺席春晚与元宵节晚会

娱乐 20 小时前

带头攻击祁发宝的印度兵:来自“印度小中国”,有分裂主义“刺头”血统

军事 21 小时前

无人机配合解放军 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实施侦察

军事 21 小时前

金正恩最新任命朝鲜人民军两名次帅 二人来头不小

国际 21 小时前

特鲁多感谢印度送来疫苗,印网友反嘲莫迪“是个笑话”

加拿大 21 小时前

奇葩男把毒手伸向国外,脸被当地美女打肿!滑稽···

社会 21 小时前

24亿年前,下了3亿年大雪,致命“毒气”扩散到全球

博览 22 小时前

原来演唱会时就已经“毒瘾发作”, 陈羽凡难道早就暴露了?

娱乐 22 小时前

加元兑美元上涨15%!2021年底有望破84美分?!

财经 22 小时前

杭州现大片3亿多年“韭菜” 珍稀程度堪比大熊猫

中国 22 小时前

加拿大网红火锅底料被全美召回,理由让人哭笑不得

加拿大 22 小时前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加拿大加新网

温哥华中文门户

加拿大话题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