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加拿大 查看内容

我在加拿大读硕士 放弃学位去开挖掘机 年入50万

加新网CACnews.ca| 2021-8-31 14:10 |来自: 自拍

64


我叫李胜楠(@加拿大胜楠),今年37岁,是一个生活在加拿大的蓝领工人。14年前,我大专毕业后来到加拿大留学,先是专升本,之后又攻读了组织管理学的硕士。按照这个方向,我将来大概率会去公司做白领。


但就在毕业前夕,一张工作意向调查问卷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问卷结果显示:我比较适合当重型机械操作工。


后来,我真的去考证当了工人,到目前为止已经在工地上干了六年多。装载机、推土机、压路机、挖掘机,这些大家伙我都能开。我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份工作,也很满足它能带给我一份还不错的收入。


这是我在驾驶舱里的自拍,平时根据工程需要可以开不同的车型。


从事重型机械操作工之前,我的人生轨迹和这份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我出生在辽宁省鞍山市,虽然那里是东北老工业基地,但我从未想过自己将来也会当工人。


我爸是木匠出身,他最早在鞍钢旗下的三冶公司做木工,因为工作兢兢业业,他从普通职工干到组长再到班长,一步步做到了管理层。我妈是护士,他们俩组成了一个双职工家庭,在1984年生下了我这个唯一的女儿。



这是小时候的我,那个年代已经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所以爸妈只生了我一个。


我妈特别看重女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别人家的孩子都以学业为重,而我从小就要被她带着缝衣服、做饭,学会了一堆生活技能,完全不像是独生子女。


我爸则更重视学习,他能升到管理层就靠的是自己努力提升技能。他还曾被评为厂里的劳动模范,捧回来好些获奖简报和奖章。后来因为家庭原因,我爸转行去了天津的建筑行业工作,又靠自学做到了建筑监理工程师的职位。受他的影响,从小我就知道做事要踏实,要多学习,只要付出努力总会有点收获。



这是我爸爸被评为厂里劳模的照片,胸前戴着大红花。


平时在学校,我的成绩不好也不差,但高考的时候发挥得不太理想,只够上大专,于是我选择了更容易就业的计算机专业。毕业之后,我特别想提升学历,继续读本科读硕士。这在国内有些难度,我爸就问我想不想出国留学,我一秒钟都没犹豫就说想。哪个年轻人不期望看看外面的世界,自己过一过独立的生活呢?


多方对比后,我们选择了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席库提米大学。魁北克省是加拿大少有的法语区,有80%的居民都是当年法国殖民者的后裔,所以日常生活以法语为主,大学也大都是法语授课。


而席库提米大学受政府资助,学费和生活费都相对低一些,教学水平还很不错,在加拿大能排前50名,很适合我。出国前,我先在国内学习了500学时的法语,到加拿大后再补习4—8个月法语并通过语言考试后就能上正式的课程。



这是出国前的我,非常兴奋,即将第一次离开家人前往陌生的国度。


2007年,23岁的我一个人提着两个大行李箱飞往加拿大。我对新生活非常期待,刚开始还兴奋地跟父母说拜拜,一上飞机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离开爸妈了,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我一边哭,一边在想他们是不是也在偷偷抹眼泪。


好在我跟邻座的女孩聊得很投机,十几个小时很快打发过去。飞机在魁北克省最大的城市蒙特利尔降落,出了机场,我要继续转坐大巴,从蒙特利尔到席库提米市还需要5个多小时的路程。一路上,我看到最多的东西就是路牌,心想这和国内也差不多,只不过全部是法文而已。


结果大巴一进入席库提米市,我心里突然有了落差,没想到这个城市如此普通,一眼望过去几乎没有高层建筑,完全看不到像中国大城市那样的繁华街景,简直和国内的乡镇差不多。



这是席库提米市的街景,人口不到7万,自然也没什么太高的建筑。


我那一刻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因此打退堂鼓,心想这里一定有不少新鲜好玩的人和事等着我。事实确实如此。到校后,学校组织我们这些留学生去滑雪、爬山、参观当地特色的枫糖小屋。很快,我就跟周围的同学熟悉起来,也过上了我心心念念的独立生活。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时常待在爸妈身边,现在什么事都要自己拿主意,租哪个房子,做什么饭吃,打什么工,选什么课,这些问题堆到一块,我心里总觉得没底,害怕冷不丁在哪里摔跟头。不过能独立做决定的感觉还是很爽的,我有时候会突然觉得身上多了很多能量,只要好好规划,就能把新生活安排好。



来加拿大上大学后,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这是一次和朋友们的中餐聚会。


【如果你也想讲述自己的故事,请发“私信”告诉“自拍”】


初到加拿大,学法语仍然是我最需要解决的问题。除此之外,我还得利用课余时间打工赚生活费。送报员、餐馆服务员我都做过,另外还干过不少兼职,最有趣的应该就是摘樱桃了。


到暑假的时候,这里很多农场都需要人帮忙采摘樱桃,我和朋友挨家敲门求职,很快在一个农场里做起了临时工。我们每天五六点钟起来工作,摘到中午太阳出来后就休息,半天就能挣将近1000元人民币,樱桃也吃了好多。收工后还可以去农场附近的小镇溜达、吃冰淇淋。



我在打工送报纸。客户家里的大狗经常吓得我够呛,不过主人都非常友好。


几个月的语言学习和考核通过后,我选择了看起来比较容易读的组织管理专业,学制4年,先是专升本,补上本科缺的学分就可以接着读研究生,都在同一所大学里完成。上正式课程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里的教学方式和国内不太一样,常常需要小组讨论共同完成作业,我不适应也只有硬着头皮跟上。


即便学习压力不小,我在上学期间也一直没有间断打工,在当地一家餐厅做了很长时间的服务员。结果我的法语越来越遛,学费生活费也很快做到了自给自足,不用再向父母伸手。在学校,我还遇到了现在的老公,我们俩经常一起学习一起玩一起打工,相处得非常开心。



到达加拿大后不久我就认识了他,当时两个人都是穷学生。


在加拿大的前几年,我一直兴奋于这个全新的世界,憧憬着努力学习,日后找个自己喜欢的好工作,过上安稳有趣的生活。但就在组织管理硕士毕业前,我突然迷茫了,这个专业的毕业生一般去企业做管理顾问,仔细想想,我好像并不喜欢,之前在国内学的计算机专业我也觉得枯燥,不知道到底该何去何从了。


刚好在那个时候,我收到加拿大劳工机构发来的一封调查问卷,这个问卷的目的是协助学生探寻职业意向,于是我在网上填了它,希望能给我点启发。结果填完之后,问卷给我推荐的工作竟然是重型机械操作。那些题目我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有一道题是问我喜不喜欢户外活动,我回答的是喜欢。



当时的问卷已经找不到了,这是加拿大政府网站上类似的工作意向调查问卷。


这个结果还是让我有点意外的,不过我对建筑行业并不陌生,小时候常跟妈妈去看爸爸的工地,看叔叔们开大卡车大吊车。


我从小爱疯爱玩,本身也喜欢这些能上手操作的东西。问卷结果让我心里一阵躁动,我觉得这个工作一定很好玩。但我也知道,自己付出了很多努力来加拿大留学,不是来玩的,我需要找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才能保证自己过上安稳的生活。


接下来,我对这个工作进行了一番研究,发现它的薪资福利竟然都很优厚,一点不比白领差。我突然觉得眼前多了一条路,咨询了爸妈之后,一向开放的他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他们从未想象过自己的女儿会去工地上开大车,但俩人一致认为,如果我真的喜欢,也没什么不能尝试的。



这是我开明的爸爸妈妈,他们对我向来是鼓励和支持。


当时离我硕士毕业只有最后几个月,论文正写得头疼,我实在不想写了,干脆破釜沉舟,直接放弃了论文和硕士学位,转而去准备资料报考学习重型机械操作。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想学重型机械操作既可以去私立学校,也可以去公立学校。私立的非常贵,公立的几乎免费,这就导致了公立学校的入学竞争非常激烈。我没什么钱,自然要选择公立学校。


好在我有不少准备考试的经验,很顺利地通过了入学考试,被旁边莱维市的一所公立技术学校录取。接下来的9个月,我需要每周驱车4个多小时往返学校和住处,周末继续在席库提米市的餐厅打工赚生活费。


我考取的学校是建筑行业技术学校,100多名学生里只有八九个女性,而中国人,据说在我之前从未有过。开学第一天上课,老师让同学们介绍下自己开重型机械的经验,我是唯一一个回答Jamais(从未有过)的人,其他同学或多或少都对这个行业有过接触。



这是我在技术学校上学时跟同学的合影,我是学校里唯一的中国人。


老师看着我,目光里满是担心,生怕我这个娇小的中国女孩毕不了业。而我从未对此有过怀疑。人这一辈子,自己喜欢的都应该试试,做什么事没困难呢?突破了那个最艰难的阶段,一切就都水到渠成,我爸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么,我也努力去做就是了。


技术学校要先学理论再学实践,压路机、挖掘机、装载机、平地机和挖掘装载机,每种机器都要操作和考试。比如挖掘机的考试就是要按照图纸挖出指定长、宽、高的地基大坑,还要预留出安装管道的位置。


实操学习我都不怵,最头疼的是那些生涩的专业法语词汇,几个月下来,我也一个一个嚼了下来。我是班上唯一一个做笔记的学生,不懂就问,有机会我就操作练习。学习嘛,认认真真踏踏实实,总会进步。



这是约翰迪尔D5型推土机,比较小巧灵活,我的最爱。


老师和同学们也很友好,总是帮着我进步。记得第一次上装载机实地演练,老师发给每名同学一把钥匙,要大家跟着他开一圈,我眼见着大家都开走了,就是找不到车钥匙的插孔。汇报给老师后,他停下车子大笑着回来帮我找钥匙孔,我才终于把车子开动起来。


9个月的学习结束后,零经验的我毕业了,需要尽快给自己找到第一份工作。我在网上搜索加拿大的大型建筑工程,查到魁北克北部城市七岛港有一个正在为国家电力建设大坝的工程,于是我一个人开了9个小时的车去面试,最后拿到了我来到加拿大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开压路机。



这是我刚工作时的照片,当时服务于拉罗美尼水电站大坝工程。


【如果你也想讲述自己的故事,请发“私信”告诉“自拍”】


第一份工作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学校里的理论和操作都在这里得到了强化,我看着工友操作,默默学习,积极为自己争取机会操作新机器。不巧的是第二年就赶上了加拿大经济滑坡,魁省建筑行业大规模裁员,我这种新员工只得率先下岗。


因为是大环境所致,周围很多人都失了业,我也没有觉得太受挫。另外,加拿大政府为所有新近失业的人提供每周几百块加币的失业金,根据上年工作时间计算领取时间,我领取了大半年,这些钱足够维持基本生活。


彼时我已经跟男朋友结了婚。他很喜欢旅行,向往体验国外的生活,为此专门考取了英语教学证书方便在国外找工作。趁着失业,我们离开了寒冷的魁北克,去了天天能过夏天的泰国。我俩本打算在泰国长住一阵,好好体验下东南亚风情,结果赶上2013年末的泰国政府更迭,街上整天有人游行示威,看起来很不安全。


正好当时快到春节了,我们便离开泰国,回到天津跟爸妈一起过年。年后,我和老公想了想,不如就待在天津,反正中国对他来说也是外国,也能有新体验。老公后来在我家附近找到了一份英语外教工作,而我当时已经年满三十岁,终于还是在爸妈的催生下怀上了宝宝。



这是老公和我妈在家里玩跳棋。


2014年,我的女儿在天津出生。此后两年我一直没有工作,边照顾女儿边陪伴爸妈,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可我总是想念以前风风火火开大车的日子,很想回归工作。


做我这一行,国内的待遇要比在加拿大差好多,所以我迟迟没有在国内找工作。2016年,我从新闻上获知魁北克省经济在复苏,有不少大工程要进行,离家两年的老公也很想念加拿大的家人,我们一致认为是时候搬回魁北克了。



2015年老公和女儿在天津塔附近的留影。老公在中国生活了两年,能说很不错的中文。


回到加拿大后,我很快在蒙特利尔市大型立交桥项目中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新工作也有不少挑战。毕竟在大家的传统观念中,建筑领域是男人的天下,虽然魁北克的女性已是远近闻名的强悍,但从事建筑领域的也还是极少数,在工地操作大型机械的更是少见。魁北克全省开重型机械的女性只有60多人,几乎99%都是男性。


我已经习惯了面对工友的好奇和路人的惊讶。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不理睬个别工友的怀疑,我用自己的技术证明给他们看,你们能做到的,我不仅能做到,还做得越来越好。


记得一次我开着40吨的大卡车在喧闹的市区横穿马路,很多路人停下来观看,当注意到开车的是个女人,还是个亚裔面孔的时候,很多人开始拍照,我没有躲避,开心地配合他们拍。我觉得这是我的高光时刻,就像明星走红毯,我是开着我的大卡车走红毯。



这就是我的座驾之一,一辆重达40吨的运土车,开着它感觉非常威风。


转正之后,我的时薪可以拿到200元人民币左右,超过法定8小时的都算双倍加班费,周末也一样。另外建筑委员会也规定了工作人员的养老金、保险金等等福利,各家企业都要遵守。赶上冬季没有建筑工程,还可以领取一定数量的失业金。


我在立交桥项目上一干就是四年,除了冬季有几个月可以不用干活,剩下的时间也都是起早贪黑,早上经常五六点钟就得起床,工作强度高的时候需要连续工作12小时。这些努力老板都看在眼里,他很欣赏我,所以当地建筑行业举行优秀从业人员评选的时候,他不光推荐我去,还主动帮我填了推荐资料。


2018年,我有幸获得了魁北克建筑行业女性奖,作为当地建筑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佼佼者,数次被媒体报道。立交桥项目结束后,我又为自己找到了新项目,继续开大车,还抽时间考下了挖掘机操作高级证书。



当时获奖的照片,我是台上唯一的中国人。


相比之前在国内,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和以前比也有了很大不同。我们没有像普通家庭一样买房或者租房,而是买了辆二手房车和一辆二手皮卡,20平方米的房车就是我们的家。


可别小看这辆房车,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车里厨房、卫生间、卧室、客厅一应俱全。我们平时就把它停在一个房车露营公园,周末和休假的时候可以把它开去各地旅行。它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这是房车内部的样子,从这个角度很难看出这是一辆车。


加拿大冬天气温非常低,很多地方都在零下二十几度,所以工地上的活儿比较少,我一般都休息几个月。有一年冬天,我们一家三口从蒙特利尔出发,开着房车一路玩玩停停南下开到美国新奥尔良,再到弗罗里达,然后又一路开回来,往返八千多公里,一直到来年4月才回来。


整个冬天我们都在房车旅行中度过,一路上的各个国家公园、大城小镇都玩了个遍。因为带着“家”旅行,不仅方便小朋友休息,还为我们节省了很多住店下饭馆的开销,4个月的行程花费合计还不到5万人民币。



这是在美国的一处荒野里停车休息,周围环境很有西部片的感觉。


第二次去美国旅行过冬的时候,我们选择了更远更有趣的路线,途径芝加哥、德克萨斯,加州死亡谷等等,全程一万两千多公里,几乎转了大半个美国。


刚离开加拿大时,不巧赶上暴风雪,车子在路上各种打滑,我和老公决定冒险继续往南开,一直开到零度以上的地方才停车修整。之后又连续开了几乎一天一夜,直达美国中部的小石城,再接着开向气候更温暖的南部海岸。


离家三天,连续驱车50多小时后,我们遭遇了大雾,当时又困又累,迷迷糊糊地把车停在了一个免费房车露营公园。第二天一早醒来,雾散了,打开车门后惊讶地发现我们的车竟然就停在海边沙滩上,温暖湿润的海风吹来,迎面是美得不现实的天空和大海,此情此景我至今难忘。



第二天醒来后在海边拍的照片。


除了房车旅行,我们也常常去徒步、滑雪,我还尝试过跳伞。老公在海边长大,非常喜欢水上运动。于是在2018年,我们给家里买了艘帆船,换算成人民币大概花了10万元。有了它,周末一家人就可以出海,体验海风呼啸的快感和夕阳西下的海景。


2019年,女儿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意味着我们不能再进行长时间旅行,考虑到房车不适合在当地过冬,我们把房车和皮卡都卖掉了,用这几年的积蓄在蒙特利尔市郊买下了一个美丽的小别墅安家。



挖掘机都开得遛,我开帆船自然不在话下。


生活、爱好都需要钱来维持,我现在年收入大概50万人民币,加上各种保险,足够为家人提供舒适有保障的生活。虽然我不需要一个人养家,但这种自食其力的感觉也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我老公是魁北克本地人,他家境并不富裕。因为我的工作常常需要很早到工地,忙的时候周末也会有项目,他承担了照顾女儿的很多工作,去年干脆在女儿所在的小学找了份英语教师的工作。老公的事业发展因为照顾家庭受到了一些限制,但他对我的事业一直非常支持。



我和老公的合影。我们在一起14年了,我非常感谢他在我身边支持我鼓励我。


我特别庆幸找对了适合自己的工作,虽然没有按照计划好地那样拿到硕士学位,但也是靠自己的双手在挣钱,在做有价值的事情。我打算一直做到退休,未来要学会开更多更复杂的机器,努力成为受人尊敬的行家。


等有一天干不动了,我就继续和家人到处旅行,看美景吃美食,过美好自在的生活。相伴多年,我和老公的感情依然保持得非常好,我们经常一起做饭、做蛋糕,一起骑车、野营、开船、滑雪,还计划未来能一起驾着帆船环游世界。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华裔精英夫妇遭行刑式枪杀 劫匪跟踪2天 豪宅洗劫一空; 嫌犯竟然被保释了

华人 昨天 18:04

悲剧! 中国旅游团美国遇惨烈车祸 30人死伤 游客将州政府告上法庭!

华人 昨天 18:04

著名律师遭枪击 妻儿3个月前刚被谋杀! 家族死亡魔咒背后 隐藏$1000万阴谋!

奇闻 昨天 18:04

愤怒! BC死亡数又创新高 反疫苗抗议者竟冲进学校 学生被困教室!

大温新冠疫情 昨天 18:04

加拿大选举局警告!不戴口罩不给进投票站!

加拿大 昨天 14:00

突发!安省知名大学迷奸案引爆8000名学生示威!亚裔女生举牌发声!

加拿大 昨天 13:58

多伦多最贵地下室曝光:高大上到超乎想象!

地产 昨天 13:54

华人求助:持PR转机,中国户口注销了!瞬间变成无国籍人士……

加拿大 昨天 13:50

华人吐槽:邻居是警察,无证偷摸装修地下室,还“监视”我家...

加拿大 昨天 13:47

妻子生下一对双胞胎竟然有一个不是丈夫亲生的!

健康 昨天 13:43

神舟12返回地球!背后的景色美绝了,简直颠覆三观!

博览 昨天 13:41

他曾被《纽约时报》怒赞,如今60岁依然是男神!豪宅曝光后却吓退网友

娱乐 昨天 13:41

918事件:张学良和蒋介石中是谁下的不抵抗命令

历史 昨天 13:41

都是“九一八事变”罪魁,为何板垣征四郎上绞刑架,石原莞尔没事

历史 昨天 13:41

一个白眼6272万,艺术史上还没谁这么狂过

文化 昨天 13:41

唐驳虎:普京发飙多国翻脸,阿富汗的斗争才刚开始

国际 昨天 13:40

传奇大亨被深套!刘銮雄抛售恒大 华人置业谁来接班?

财经 昨天 13:40

多伦多妹子被骂丑中国妹!还被白人男司机吐口水

加拿大 昨天 13:31

  • 24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