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囤菜北京囤菜48小时 他们把超市搬回了家

加新网CACnews.ca| 2022-4-27 13:24 |来自: 看客inSight 分享新闻:



货架空了,又满了


4月24日的天气很好。如果没有新病例出现,它是属于中山公园、玉渊潭和后海的一天。


24日下午4时,北京市第313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发布会上宣布,从4月25日起,朝阳区全区将进行常态化核酸检测,分别于25日、27日和29日进行三次检测。


一种难以言说的焦虑弥漫开了:48小时内,北京开始了抢菜囤货的浪潮,从线上平台到线下,从小超市到大型商超,从必需的食物到日用品,到更个人、更私密的需求,一浪接着一浪;


48小时后,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那样:货架上的物资补齐,超市、市场的人流逐渐恢复往常。


我们试图记录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超市空荡荡


4月24日下午4点至午夜,第一波抢购开始了。


晚上9点,北京市昌平区龙德广场家乐福超市,肉类货架彻底空了。



朝阳大悦城楼下的永旺超市,结账队伍已经排出了三列货架。


一个东北小伙子正举着手机和妈妈视频。隔着短短的队伍,我们看得到她在哭,抹着眼睛不停地哭。


她担心北京的儿子“什么都买不到”,“有钱也买不到。”


“我们哪可能这么严重,”小伙子用轻松的语气回应并拿起一包薯片。又放下,换了一包牛肉干,“别的家里都有,我就是来买些零食。”


实际上,他的车里有泡面、自热锅、冷冻肉……他是这条队伍里把车装得最满的人之一。



4月25日下午4点,第314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北京新增29例确诊病例,新一轮抢购开始。


在4月25日晚7点-8点半的昌平区永旺国际商场超市,我们记录了以下画面:



在生鲜、肉类区,买冷冻肉的人比买鲜肉的更多。猪肉档口的阿姨表示,从昨天到今天,一个小档口的肉卖了将近两百斤,“平时一天最多卖二三十斤”。晚上还会有一批货送到。


在水果区,芒果的货架已经售空。我们至今尚未找到人们更偏爱芒果的原因。



4月25日晚上8点,北京市朝阳区华贸天地商业街附近,海底捞员工开始在路边出售西瓜、哈密瓜、菠萝。云海肴员工紧随其后,拿出了鸡蛋、豆芽与青椒。很遗憾没有蘑菇与汽锅鸡。



4月25日晚上8点,海底捞水果摊



4月25日晚上8点,云海肴的摊位


除此之外我们目睹了更多空荡。


比如部分的空荡。4月25日晚上9点,北京市朝阳区new mart品超市,货架上的火腿肠、香肠、火锅年糕、鸡蛋面、泡椒酸笋、鸭血豆腐均已售罄,酱鸭,咸烧鸡,盐水鸭和素杂拌还有剩余。



比如带缺口的空荡。4月25日晚上8点半,北京市朝阳区华贸天地商业街某葡萄酒商家,四款葡萄酒已经售罄,晚上8点左右商家接到一单6瓶葡萄酒的订单,正在等待骑手配送。



再比如全部的空荡。4月25日晚上9点,北京市朝阳区new mart品超市,14.8元的孜然无骨鸡柳、香辣鸡柳、川香鸡柳,23.98元的脆鸡排和33.9元的小酥肉全部卖空;速食冰柜全部卖空。



鸡蛋售空、大米售空、挂面售空、食盐售空、方便面售空、可口可乐售空、卫生纸售空、冷冻鸡腿肉售空、海天酱油售空。


空、空、空。



囤菜


4月24日下午,在朝阳区酒仙桥工作的互联网员工三三打开新闻,朝阳区新判定了1200多个密接者。在这场发布会三周之前,他刚刚经历了朝阳区的小区封控及居家办公。他立即决定囤货:“用最小的损失,避免最大的风险。”


但当他打开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时,却发现平台上的生活必需品已经断货。


下午4点半,他前往公司附近的商超,好在线下还有货,他买到了10斤五花肉、7只鸡腿、4块鸡胸肉、8斤牛腩肉、1kg速冻水饺、2片巴沙鱼、3斤面和4斤米,还有少量的蔬菜和鸡蛋。


鸡蛋迅速地涨价了——“从6毛一个涨到7毛3”,市场的神经末梢向来如此敏锐。




4月25日下午4点左右,昌平区金域华府附近,囤菜回家的人们,每个人都买了葱


4月25日下午快5点,在海淀区某公司实习的大学生小何,接到公司通知:居住在朝阳区的员工和在校大学生开始居家办公。


此前她从未考虑囤货,六平米的出租屋除了床、衣柜似乎无法容纳更多的物品。


但现在,坐在回家的15号线地铁上,小何打开了外卖软件,开始采购。按照一天两顿的量,她买了400多块的泡面和自热米饭,以及一个电热水壶。随后她又陆续下了三笔订单:火腿肠、牛板筋、鲜虾片、薯片等零食;用来补充维生素的四斤苹果和500克葡萄干;足以维持一个月用量的卫生巾和安睡裤。


所有生活必需品采购完毕后,她在美团同城下单了两个拼图,“我的物质需求可以保障了,但是如果我的拼瘾犯了,我没有图拼就完蛋了。”



由于房间只有六平米,小何买来的物资只能被放在衣柜上面


而对有些人来说,囤货开始得更早。


半个月前,家住昌平区天通苑的小刘和室友陆续采购了大米、速食汤和方便面,“买回来之后确实有被惊到”,她在每一箱食物上标注了保质期,最近的在今年六月份过期,最远到十月份,她需要在保质期前吃掉所有食物。她还为家里的猫买了大约40斤的猫粮和三袋10磅的猫砂,足够维持两到三个月。卫生用品是去年双十一时囤好的,还有两大推车的剩余。



去年双11,小刘囤的部分卫生用品


在4月24日下午4点的那场发布会之前,她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生活必需品。


但还不够。4月24日下午5点,小刘打开盒马app,下单了奶白菜、生菜、番茄、薯片等蔬菜、零食,随后在京东上买了14袋方便面和20包速食汤。17:21,她的第一笔超市外卖被配送至家门口。半小时后,京东外卖显示已送达。晚上,小刘的室友下班回家时,家门口已经被购物袋堆满。



堆放在小刘家门口的超市外卖和桶装水



小刘家的冰箱已被塞满


小刘下班回家后,两人决定用十斤大米和住在附近的朋友交换生活物资,“这样不会吃腻”,换来的东西包括在超市没有买到的醋,两盒冲泡型螺蛳粉、几根大葱和两罐茶。


面对着成堆的食物、饮料和卫生用品,室友问小刘:我们还要囤点儿啥吗?



“没有囤的必要,明天还有”


同一时间地点,那些深度参与城市运作的人,则表现出近乎超然的淡定。


4月25日晚上7点半,滴滴司机李师傅在立水桥南地铁站,接上了一位前往物美超市的乘客。


前一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后,朝阳区划定了14个封控区。这对滴滴司机们最直接的影响是,他们的接单页面上,封控区域的街道会被红线标注出来。司机群里有人经过封控区后,健康宝跳出弹窗信息,要求司机进行核酸检测。


李师傅接的最近的一单,乘客的目的地离封控区域只隔一条马路。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参与任何囤货,他居住在昌平区北七家镇,朝阳区的超市东西都贵,李师傅说,“村里卖菜卖水果的多的是”。



4月25日晚上9点,朝阳区华贸天地商业街内,某小卖部正在进货


与此同时,朝阳区华贸天地商业街的一家超市门口,排起了超30人的长队。


而在路边,眉州东坡、云海肴、海底捞等餐饮店正在摆摊卖菜。当天下午,他们接到物业通知,可以向附近居民出售食材和速食。


眉州东坡出售的产品以本店速食为主,云海肴的桌子上,摆放着塑料袋装的青椒、豆芽,还有鸡蛋。海底捞的种类相对丰富,出现在小料区的黄瓜、哈密瓜、西瓜,此刻出现在路边,还有已经“择干净的”绿叶蔬菜。西瓜10块一斤,水果可以去皮切好,橙子已经卖光了。但顾客还可以在手机上下单火锅食材,“到店自提是79折”。


站在路边的海底捞员工,会给每个前来买菜的顾客强调,“没有必要囤,明天还有。”


距离商业街不到两公里的生鲜超市,每晚12点定时补货。在4月24日和4月25日这两天,超市的土豆、白菜、萝卜等易储存的蔬菜卖得很快,进货量要比往常高出一倍。但据超市老板所说,蔬果的价格和两三天前相比没有浮动,供应链也还充足。



4月25日晚上10点,北京市朝阳区秋实街某生鲜超市,当晚停止营业时,部分蔬果货架已经卖空



4月25日晚上10点,北京市朝阳区秋实街某生鲜超市的肉类区域,商家提示顾客不用恐慌


三家店铺之隔的干果店,暂时没有受到抢购热潮的影响,这家以瓜子、板栗、干果为主要商品的店铺,无论是销售量还是进货量,跟往日相比都没有发生变化。


晚上10点半,当旁边的生鲜超市里许多货架已经卖空时,干果店老板坐在收银台前用手机玩斗地主,伴随着“不叫”“过”“炸弹”的游戏音效,等待着关店时间的到来。


他们更清楚这座城市的物资是哪里来的。



临时的、随机的、


物质充沛的生活


2022年4月24日下午4点,抢菜、囤货、封控、出乎意料的供给、波动的市场;2022年4月25日凌晨,一切迅速恢复正常。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在更长的时间线里找到一些线索:


4月24日,家住朝阳区的吴寒意识到自己的小区面临封控的危险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朋友:“我的锅,我拿回来吧。”


这是一口历经磨难的电饭锅。两年前,吴寒的朋友公司确诊了一名员工,居家隔离14天,“我把锅留给你吧。”


没想到,时隔两年,自己又因为相似的境遇把锅收了回来。


46分钟后,闪送大哥跨越28.6公里,把电饭锅从昌平送到了朝阳,但并没有见到吴寒本人。他已经在出门囤菜的路上了。



吴寒合租屋里的冰箱,但只有最上面一层属于他


4月14日,身处潘家园的小白开始囤菜作战,她跑在小区封控的起点25日之前。


一切始于一条新闻里用“物资充足”来形容北京,按照她的话说,她对这四个字有种PTSD。于是她下单了空气炸锅、肉类、方便面与小火锅。


这次疫情的爆发地之一松榆东里,就在小白家小区的斜对面,垂杨柳校区离她家也只有五六百米。但从知道这几个确诊病例到她所在的小区被封,总共也就经历了两三天。


23号早晨,小白弹窗了,线下的超市进不去,于是只能从网上抢购了一些蔬菜、水果和“硬通货”可乐、辣条。一贯沉默的冰箱开始嗡嗡作响,百度告诉她,这是短时间内装入了大量食物的缘故。



4月23日,朝阳区双龙南里小区,下午2点,工作人员正在发放蔬菜和物资,夜晚,该小区被管控


4月18号18:00,家住海淀的小舒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了男朋友的电话。连续按掉几次之后,男朋友告诉她,她们住的那栋楼临时封控了,20多个保安在守门,要求“只进不出”。


小舒租住的是回迁房,一层30多户,不分单元。一栋楼500多户,一共两个电梯。“楼里最多的是遛狗的老太太和租房的上班族。”听说封控后,她感到“非常恐怖”——感染、物资、隔离,说不清是更怕哪一种,“没有哪个点是最担心的,放在一起就让人恐慌”。


23:00,小舒下班,来到家附近的超市。超市已经很冷清,只是陆续进来刚下班跑回来发现封控赶快囤货的年轻人。米面油、蔬菜、鸡蛋、卫生纸的货架已经几乎空了,方便面种类不再齐全。“但是罐头没什么人买,我捞了好几罐。”


在超市,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页游。“你玩过QQ超市吗?和QQ农场同时出现的游戏,进货、摆货架、迎客、补货,核心就是赚钱升级。在超市的时候,我看到有的货架快空了疯狂补货、有的东西根本没人买,有种第三视角看别人玩游戏的感觉。”


把物资搬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保安在拆围挡。小舒问,什么时候解封,对方摇摇头。


小舒回到家时,同楼阿姨骂街的声音从墙的那边传来。她走到冰箱前,把买回来的东西分类摆好,“游戏”的感觉更加强烈——“就好像整个城市的疯狂抢购,是一个游戏里的活动,补货有加成。无数个玩家疯狂运转叠buff。超市在‘特殊货品加成’的前提下完成供货任务;市民在‘有限资金和仓库容量’的前提下完成必需物资囤积。”


“我们好像都在升级。”


凌晨一点,小舒又下楼走了一圈。保安和围挡都不见了。



4月25日下午4点多,昌平区金域华府附近,买菜回家的老人


几天之后,小舒站在车站等公交时,周围拉着推车准备抢菜的老人忽然开始骚动。今天,三环的公交迟迟不来——高德地图告诉小舒,那是因为中关村附近的临时交通管制。


不安的情绪迅速弥散,老人们开始议论:“是不是又是附近哪里封控了才堵车?”


没有人告诉他们答案,他们继续在原地等待,等待秩序恢复,公交到来。


作者 |?浪淘淘、何晓山、百解忧、二恬、赵雨、图图


?微信编辑 |?白白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