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马斯克,全球政治舞台的混乱制造者

加新网CACnews.ca| 2022-10-28 09:38 |来自: 纽约时报 分享新闻:

在过去四周,伊隆·马斯克提出了一项针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和平计划,激怒了乌克兰官员。他发布了一条关于伊朗互联网接入的推文,将政府抗议者暴露在一个网络钓鱼计划之下。他还在一次报纸采访中建议,如果给予中国对台湾的部分控制权,它可能会得到安抚。台北的一名官员要求他收回建议。


最近几个月,马斯克作为一个新的混乱因素出现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尽管很多亿万富翁高管喜欢在Twitter上发表对世界事务的看法,但说到影响力和制造麻烦的能力,无人能与马斯克相提并论。有时甚至在别人劝他不要掺和的情况下继续插手,而且已经留下了很多烂摊子。


虽然马斯克的大部分财富来自他在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的股份,但他的影响力主要来自他的火箭公司SpaceX,该公司运营着星链卫星网络,它可以向冲突地区和地缘政治热点地区传输互联网服务,已经成为乌克兰军队的一个重要工具。


如果马斯克收购Twitter的计划如他承诺的那样在周五敲定,他的影响力将进一步扩大。他称自己是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预计他将采取减少干预的方式来监管Twitter的内容。


批评他的人有很多,他们担心很难把马斯克的观点和他的商业利益分开,尤其是涉及越来越依赖中国的特斯拉时。


“技术已经成为地缘政治的核心,”地缘政治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主任、奥巴马总统前顾问凯伦·科恩布鲁说。“它很迷人,但也很混乱,伊隆·马斯克就在其中。”


在某些情况下,马斯克算是恩人。今年早些时候,他为乌克兰提供星链互联网接入,并出资至少资助了部分硬件和服务,在与俄罗斯的持续冲突中,他为平民和士兵提供了至关重要的通信手段。


但他传递的信息也引发了一些问题。上周,他在Twitter上发帖称,他不能“无限期”资助乌克兰使用星链,随后又突然改变了立场。


上个月底,马斯克在阿斯彭参加了一个名为“周末”的私人活动。该活动部分由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和政府顾问埃里克·施密特组织,汇集了美国商界和政界领袖,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和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


据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与会者透露,午餐时间,在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帐篷下,马斯克登台与亿万富翁商人戴维·鲁宾斯坦进行了一次话题广泛的对话。


在谈话结束时,令许多与会者感到意外的是,马斯克提出了一项乌克兰战争和平计划,该计划将允许俄罗斯吞并乌克兰的土地,听来似乎是站在克里姆林宫一边。


据与会者说,这一想法激怒了很多人。第二天,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活动上发表了视频讲话,一名提问者提出了有关马斯克和平计划的问题。据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沙利文没有就马斯克在活动上的言论置评。尽管如此,马斯克还是在10天后在Twitter上公布了他的计划。克里姆林宫公开支持这一想法。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及其高级助手强烈谴责了马斯克的计划。但他不断变化的立场让他们陷入了困境:星链终端已成为乌克兰军队的重要通讯手段。


马斯克没有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据四名知情人士透露,9月中旬,乌克兰军队向以前被俄罗斯占领的南部领土推进时,在前线附近的一些地区失去了与星链的连接。其中两人表示,这是因为马斯克对这项服务进行了“地理隔离”,使其仅在某些地区可用。目前还不清楚卫星系统为什么不能工作,乌克兰的其他人报告说,它工作正常。


知情人士说,马斯克已经与乌克兰政府和美国政府讨论了这个问题,以确定军方可以访问星链的地点。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表示,该委员会、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以及“美国政府各部门官员都与星链公司进行了交谈,并回答了有关美国政策的问题,就像我们对所有公司所做的那样”。


本月,马斯克给乌克兰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他说,他不能继续为乌克兰的星链服务付费,这番话让外界认为是他在承担相关费用。事实上,根据《纽约时报》看过的一份概述支出的文件,美国、英国和波兰至少向SpaceX支付了星链项目的部分使用费。


华盛顿地缘政治智库西尔维拉多政策加速器的联合创始人迪米特里·阿尔佩罗维奇说,“他必须做出决定,星链究竟是一种有时为客户提供救命技术的商业服务,还是一种高度依赖于管理层地缘政治利益的服务,因此对那些担心国家安全的客户来说是不可靠的。”


当马斯克在阿斯彭为乌克兰战争制定和平计划时,他也介入了伊朗的动荡局势。


随着抗议活动蔓延到伊朗全国各地,当局在一些地区采取了断网措施,他似乎前来救场。“正在激活星链,”他在Twitter上写道。此前,美国政府取消了一些限制美国科技公司在伊朗开展业务的制裁,以便它们能够为抗议者提供帮助。


星链为绕过政府对陆上互联网封锁提供了可能,这种封锁使许多生活在城市的伊朗人无法上网。


但是,许多伊朗人很快了解到,马斯克没有守住承诺。马斯克没有透露有关启动和运行星链所需的任何信息,需要多长时间以及为什么伊朗政府的限制会使其几乎不可能在伊朗境内广泛提供服务。


据伊朗数字权利专家阿米尔·拉希迪称,在伊朗仍然无法使用星链的同时,据信与政府有联系的黑客开始了网络钓鱼活动,在社交媒体渠道发送带有链接的信息,声称可以提供星链。拉希迪说,这些链接不是提供对马斯克卫星系统的访问权限,而是从用户手机中获取信息的恶意软件,他对至少五种恶意软件进行了分析。


拉希迪说,伊朗现在有少量的星链互联网接入,设备是通过边境走私过来的。这引发了额外的担忧,即当局将能够识别传输的数据,因为卫星信号可能可追踪到地面上的个人。


2009年逃离该国的拉希迪称赞马斯克试图提供帮助,但表示他的策略“非常不负责任”。


“其实就是突发奇想地说‘我在做一件好事’,却没有考虑后果,”他说。


马斯克最近还涉足了或许是世界上最微妙的地缘政治热点:台湾。


中国和台湾之间的紧张关系对马斯克的商业帝国构成重大风险。特斯拉在上海拥有一家工厂,占该公司新车产量的50%。北京政府严格控制西方公司在中国的经营方式,观察人士长期以来一直担心,特斯拉对中国的依赖会影响马斯克的政治立场。


本月,马斯克证实他面临来自北京的压力,当时他告诉《金融时报》,中国政府已明确表示不赞成他在乌克兰提供星链互联网服务。他说,北京寻求保证他不会在中国提供这项服务。


然后他提出了一种缓和紧张局势的方法:将台湾的部分控制权交给中国。


这一评论与美国及其盟国的政策大相径庭,很快遭到台湾政界人士的谴责。


在接受《纽约时报》电话采访时,民进党和台湾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成员赵天麟呼吁马斯克收回他的声明。“如果他不这样做,我将真诚地建议不仅台湾,还有所有自由民主国家的消费者都抵制特斯拉及其相关产品,”他说。


有人指出,如果两国发生军事冲突,台湾人可能会像乌克兰人一样,呼吁马斯克提供卫星互联网的紧急通信手段。但鉴于马斯克对局势的公开立场和与中国的联系,星链也许不会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