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VANCOUVER

抢完了布洛芬,他们开始抢人免疫球蛋白

加新网CACnews.ca| 2023-1-6 10:10 |来自: 每经头条 分享新闻:

继连花清瘟、布洛芬等药物之后,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又登上 " 抢购榜单"。在社交平台上,到处可见不同城市求购人免疫球蛋白的发帖,在黄牛处,球蛋白一天一个价格,从去年 12 月底到近日,已经较正常价格上涨了3、4 倍。


人免疫球蛋白原本是从健康人血浆中提炼的血液制品,主要用于免疫缺陷疾病患者、部分罕见病患者等治疗。但这种本就供应不算充裕的药物在疯抢之下已经出现短缺、涨价等情况。记者注意到,这一轮出现的球蛋白抢购除用于救治危重症患者外,还有人表示,是听说球蛋白有增强免疫力功效所以购买。


但实际上,多名专业人士对记者表示,球蛋白不是 " 补药 ",不要误信 " 打了反正没坏处 "的说法。而此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中提到的球蛋白指的是静注 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国内没有产品获批上市),不是此轮被抢购的人免疫球蛋白。部分人理解错误,自行购买了不适宜的药物。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遭抢购," 黄牛 " 一天一个价


新近火起来的是血液制品静注人免疫球蛋白(以下简称 " 球蛋白 ")。


在某社交平台,有用户将球蛋白夸张地形容为 " 最后的解药",并有多个经验贴分享各个城市购买球蛋白的经验、渠道。记者注意到,求购球蛋白的多是危急重症的新冠感染者家属,患者以老人或有基础疾病者居多,购买价格则从千元左右到两千元不等。不少求购者称,本地医院已经断货,药店只能预定且到货时间不定,只能紧急在网上寻找购买渠道。还有疑似黄牛账号在社交平台发布广告称" 还有少量现货,下单后可邮寄到家 "。


记者找到的一名 " 黄牛 " 在去年 12 月 28 日表示,球蛋白 798 元 / 支,30 日则涨到了 1000 元 /支,到了今年 1 月 1 日,单支价格蹿升到了 2000 元。在此之前,球蛋白的正常价格从 500 元到 600 元 /支不等,目前的市场价格至少已经翻倍。


在个别地区,有医药销售公司以 560 元 / 支的价格限量销售球蛋白,每人每天限购 2支,购买者还需提供处方单、住院单、危重症通知单等,才能获得购买资格。


四川地区一家三甲医院副主任医师告诉记者,原来医院的球蛋白供应不成问题,但这段时间医院已经没有球蛋白了,"医院是来几支就用完了马上又找,亲戚朋友时不时就有来问能不能找到球蛋白的,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听说有病人家属在院外买到的价格已经到两三千一支了"。


一夜之间,球蛋白为何被抢购?多名求购者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自己多是为家中重症老人寻找球蛋白,患者本人多有基础病,病程发展较快,甚至不少患者已经在ICU 接受治疗,医生建议或自己听说注射球蛋白可以提高免疫力,所以才到处寻找。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球蛋白是根据患者本人体重决定注射量,每天或注射几支不等,按照目前的球蛋白价格计算,每天的球蛋白注射成本就在几千元左右。注射时间越长,成本越加高昂。


球蛋白本来就紧缺,不能勿信 " 打了反正没坏处 "


球蛋白是否属于新冠治疗药物?什么情况下应该且需要使用球蛋白?


四川远大蜀阳官网显示的球蛋白使用说明书显示,球蛋白的主要成分为人免疫球蛋白,系由健康人血浆,经低温乙醇蛋白分离法分离纯化,去除抗补体活性并经双重病毒灭活处理制成。适应症包括原发性免疫球蛋白缺乏症,如常见变异性免疫缺陷病;继发性免疫球蛋白缺陷病,如重症感染、新生儿败血症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如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川崎病。


在华西医院 2022 年 12 月 25 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治手册(试行第一版)中,重型 /危重型患者的治疗方案包括糖皮质激素、IL-6 抑制剂、JAK激酶抑制剂和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而在非重型患者的治疗方案中,则不包含上述药物。该方案显示,球蛋白可在病程早期用于有高危因素、病毒载量较高、病情进程较快的患者。用量显示为,轻型100mg/kg、普通型 200mg/kg、重型 400mg/kg,静脉输注,根据患者病情改善情况次日可再次输注,总次数不超过 5次。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科 ICU主任、主任医师吴本权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针对新冠重症患者时也会分情况使用球蛋白,但不能敞开使用,前提还是要掌握球蛋白的使用指征。


吴本权强调," 球蛋白不是新冠治疗药物,不能用在不该用的人身上,不能误以为反正是增强免疫力的药物所以打了没有坏处 "。


武汉市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临床药师、副主任药师邓体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属于一种外来异体蛋白,盲目注射人免疫球蛋白制品进入人体内,有时反而会干扰自身抗体的形成,导致自身免疫力难以建立。作为血液制品,人免疫球蛋白在输注过程中还很容易出现过敏反应,严重时可能会危及生命。


"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的适应证之一是重症感染,多用于 ICU 病房。该类产品是平时就比较紧缺的药。" 邓体瑛表示。




图源:《柳叶刀 - 呼吸病学》


如上图示,记者注意到,去年 2 月,一篇发表于《柳叶刀 - 呼吸病学》的 II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接受有创机械通气治疗中重度 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 COVID-19患者中,IVIG(静注免疫球蛋白)并没有改善第 28 天的临床结果,而且往往与严重疾病发生频率的增加有关。


该研究团队称,希望球蛋白的治疗获益能让大规模使用成本较高、数量短缺的球蛋白合理化。但研究结论显示中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 COVID-19患者使用球蛋白的获益缺失,球蛋白的使用应保留在验证或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如川崎病等。此外,实验结果还显示,使用球蛋白的研究组发生严重不良事件的概率升高,主要包括深静脉血栓和肺栓塞等。


在社交平台上,已经有罕见病患者表示,自己虽然囤了几个月的药量,但自己需要长期注射球蛋白,血液制品又有特殊性不能临时增加产能,因此自己也很担心需要提前高价囤药。


人免疫球蛋白,非新冠病毒肺炎诊疗方案推荐药物




图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提到的静注 COVID-19 人免疫球蛋白


记者注意到,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的抗病毒治疗指导中,的确提到了静注 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可在病程早期用于有高危因素、病毒载量较高、病情进展较快的患者。但此处并非普通的 "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 "。


前述诊疗方案仅在儿童多系统验证综合征(MIS-C)中提到 "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具体治疗原则是尽早抗炎、纠正休克和出凝血功能障碍、脏器功能支持,必要时抗感染治疗。无休克者首选静脉用丙种球蛋白(IVIG),合并休克者首选静脉用丙种球蛋白(IVIG)联合甲泼尼龙,与前述COVID-19 人免疫球蛋白的说法出现明显区别。


广州某三甲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和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是两种血液制品。


公开资料显示,2021 年 8 月 30 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研制的静注 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pH4)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批准开展临床试验。静注 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pH4)为治疗用生物制品一类新药,是全球首款采用新冠灭活疫苗免疫后血浆制备的新冠肺炎特异性治疗药物。但截止目前,并没有该款药物完成临床试验或上市消息传出。


2021 年,《中国胸心血管外科杂志》发布了一篇题为《静脉滴注 COVID-19 人免疫球蛋白治疗 COVID-19一例》的研究,文章显示,彼时国内尚无使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免疫性球蛋白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报道,研究团队近期使用静脉滴注COVID-19 人免疫球蛋白(COVID-19-IVIG)成功治疗 1 例 COVID-19 患者,该患者为 57 岁女性。临床诊断:COVID-19、普通型;结肠癌术后;白细胞减少;细胞免疫低下。两次予以静脉滴注 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国药集团武汉血液制品有限公司)75 mL。患者住院时间 49 天,预后良好。


前述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进一步表示," 如果说 COVID-19 人免疫球蛋白针对新冠病毒的中和效力是50、60,普通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的中和能力就只有 20以下。但在全国血库本身就紧张的情况下,康复者的血清更加稀少,所以大范围使用 COVID-19人免疫球蛋白是不现实的。而为了低效率的中和效果去注射普通人免疫球蛋白,性价比太低了。"


在他看来,大部分轻症患者没必要注射人免疫球蛋白,一是因为体内本身病毒载量就不高,其次人免疫球蛋白的中和病毒能力本身很有限,叠加任何血液制品都具有的风险因素,"注射人免疫球蛋白可能得不偿失 "。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有侵权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news@cacnews.ca

64

最新评论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