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中亚第一公主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加新网CACnews.ca| 2023-3-20 08:37 |来自: 最华人

作者:顾景言



中亚第一公主,又添黑料。

最近,据英国媒体报道,乌兹别克斯坦首任总统的女儿古利娜拉·卡里莫娃,曾在全球购置了至少2.4亿美元的房产。

这些财富,都是非法所得。

不过,乌兹别克斯坦的民众对这一新闻应该是见怪不怪了。卡里莫娃,在自己的祖国早已是臭名昭著。

● 古利娜拉·卡里莫娃



● 古利娜拉·卡里莫娃

这笔钱看上去数额巨大,但和她掠夺的那些财富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她曾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女性,是总统最属意的继承人。

然而,她却肆意妄为,沦落为乌兹别克斯坦的罪人。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2016年,坊间传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卡里莫娃已经被毒杀身亡!

有人说,造成这个毒杀行为的,是她的亲生父亲——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因为他在两年前就把女儿关了起来,失去了自由的卡里莫娃,命运自然任由他人宰割。

● 乌兹别克斯坦前总统卡里莫夫




● 乌兹别克斯坦前总统卡里莫夫

虎毒尚不食子。更何况,卡里莫娃的身份很不一般,她不仅是深受总统宠爱的长女,还曾经是精心培养的接班人,堪称是乌兹别克斯坦的“皇太女”。

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媒体放出这样的新闻?

“毒杀”最后被证实是假新闻。乌兹别克斯坦,对前总统的女儿还是选择了手下留情。

2016年夏天,卡里莫夫已经病重,在9月离开人世。但是,乌兹别克斯坦“第一家庭”背后的腥风血雨,却并非捕风捉影——卡里莫娃,确实曾经“作死”到了父亲无法忍耐的地步。

她原本是卡里莫夫的掌上明珠,手里握着最好的牌。

● 卡里莫娃与父亲



● 卡里莫娃与父亲

1972年,卡里莫娃出生在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那时候她的父亲卡里莫夫已经是高级官员,在苏共体系内步步高升。

早在1986年,他就已经是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的二号人物。

苏联解体之后,卡里莫夫凭借多年积累下来的威望和实力,成为首任乌兹别克斯坦总统。

这位强权铁腕的总统,对自己的女儿却有着无限柔情。他是在前苏联的孤儿院长大的,从小没有怎么感受到家庭的温情,这种缺失使他格外重视父女亲情。

卡里莫娃少女时期就活得肆意张扬。她喜欢时装设计,喜欢唱歌,严肃的父亲都没有拦着,而是任凭她去追逐梦想。

● 2012年,卡里莫娃在中国举行过时装秀



● 2012年,卡里莫娃在中国举行过时装秀

她青年时期就读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时装学院,时装设计师这个身份伴随了她许多年,哪怕后来从政她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这个爱好。

除此之外,她还曾一展歌喉,出过个人唱片,是乌兹别克斯坦有名的歌手。

这些事情,卡里莫夫都默许了。

卡里莫娃极其崇拜父亲。在她眼中父亲不仅是一位“斗士”,还是她一生的导师。所以,当父亲想让她步入政坛的时候,她很积极地答应了下来。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卡里莫夫一点都不“重男轻女”。

虽然他没有儿子,但他对此事并不执着,因为在他眼里女儿也是一样的。聪明漂亮的卡里莫娃,非常得他欢心。

他对长女寄予厚望,一心要把她培养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可谓是“四渡赤水出奇兵”,给女儿方方面面都安排得十分到位。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在卡里莫娃25岁的时候,她就进入国家统计委员会实习,初步熟悉乌兹别克斯坦的政治运作规则和流程。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她能接触到的,都是乌兹别克斯坦的精英人物。

除了内政,外交方面的功课也一点都没落下。

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中亚,想要站稳脚跟,至少不能和大国交恶。掌握与各国打交道的手段,是一个继承者的必修课。

1995年,她开始担任外交部长的顾问,在国际政治舞台亮相。此后,她作为乌兹别克斯坦的外交官,不仅在驻联合国代表团担任职务,还曾前往驻俄使馆担任要职。2008年,她登上了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副部长的宝座。

如此苦心栽培女儿,作为总统的卡里莫夫还是觉得不够。在此期间,他安排女儿前往美国镀金。

1998年,卡里莫娃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区域研究硕士学位。

哈佛大学是世界顶尖名校,各国的政治精英都喜欢把孩子送到这里接受教育。卡里莫娃在这里学到多少知识反而是次要的,她结交的丰厚人脉才是最重要的。

当她成为国家的真正领导者之后,她的很多同学们将会成为她在国际社会的襄助。

然而,卡里莫夫千算万算,没想到女儿会辜负自己的期待,而且是用最“打脸”的方式。

这位总统为女儿铺就的政治坦途,成为了她牟取私利的资本。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一位与卡里莫娃熟识的美国外交官,悄悄给她起了个外号——“强盗贵族”。

只要是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土地上,无论是哪个行业,只要被卡里莫娃给盯上了,就都得掏出大笔金钱来满足她。

只要是有利可图的买卖,卡里莫娃都会想办法“分一杯羹”。谁能想到,“皇太女”的眼皮子竟然这么浅,一心扑在“钱途”上,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名誉。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2006年,在茶叶市场尝到甜头的卡里莫娃,为了达到垄断的目的,竟然直接派人持枪威胁别的茶叶商人,逼迫对方退出茶叶市场。

这一行为,用“强盗”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乌兹别克斯坦不是什么有钱的国家,市场经济也不是很发达。卡里莫娃从企业老板那里榨够了油水之后,就把目光瞄准了国营企业。

直到有政府内部人士忍无可忍,在2014年把卡里莫娃的“黑材料”收集归纳,送到了卡里莫夫面前。

——她的私人公司在英国、俄罗斯和阿联酋等12个国家控制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产。

卡里莫夫非常震怒。他从不知道女儿已经荒唐到了这种地步。

他本人并不是什么洁白无瑕的君子,否则根本无法平稳掌控国家这么多年。但是作为一国总统,他有自己的底线。

喜欢钱、喜欢权力,这很正常,但是获取的手段绝不能如此“下三滥”。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总统的继承人雇凶拿着枪去威胁商人,只为了多赚点钱,放在哪个国家都是个笑话。

“很多乌兹别克斯坦人把卡里莫娃看作一个贪婪、恋权的人,她用父亲的权力清除商人或者别的什么人——只要你被认为挡了她的前程。她是该国最令人讨厌的人。”

卡里莫夫知道,这个不成器的女儿,再也没有接班的可能。而且,她已经得罪了所有的国民。

为了阻止她继续闯祸,卡里莫夫软禁了她。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卡里莫娃辜负了命运对她的垂青。

她根本不知道,她曾经唾手可得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 2014年,卡里莫娃被软禁家中



● 2014年,卡里莫娃被软禁家中

电影《和你在一起》里面,才华横溢的江老师遇到一个名叫刘小春的乡下孩子。他本不愿意教这孩子拉琴,但是缘分使他们有了师徒之情。

江老师曾对刘小春说过一段发自肺腑的话:

“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你成不了,不是因为你的琴艺。而是我担心,命运可能不会眷顾像你这样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一个乡下孩子……我可以教你拉琴,但是给不了你成功。”

他劝这个孩子听从家里的决定,另投到“余教授”的门下。因为余教授曾教出过世界顶级小提琴大师,在业内极有权威和地位。

想要成功,不仅仅需要才华和勤奋,还需要贵人的提携和认可。贵人随手给予的资源,可能会使一个寒门学子少奋斗十余年。

艺术界是如此,政界也是如此,各行各业都差不多是这样。

阶层固化无处不在。无论是在落后的非洲,还是在号称“民主”的欧美国家,发达之后眷顾亲朋好友,似乎是人性之中难以抑制的本能。

民众对这一切其实没有那么敏感和愤怒。

大家能够接受政治世家的子弟享受得天独厚的资源,承继父辈的政治遗产。但是这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这些子弟要具备优良品质,不能够太过于恶劣。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卡里莫娃生来就拥有绝好的政治资源。只要她愿意“循规蹈矩”,向着一个成熟政客的方向发展,哪怕天资平庸也会有一个好结局。

奈何这位“强盗公主”实在是不管不顾,吃相难看,把一切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的父亲也只能忍痛舍弃这个不争气的继承人。

自从被软禁之后,卡里莫娃消失在公众视野。

2016年,卡里莫夫突发疾病去世。卡里莫娃彻底失去了庇护,乌兹别克斯坦开始慢慢清算她:

这位昔日的“中亚第一公主”,被丢进了监狱,沦为阶下囚。

正在坐牢的总统女儿,又添大黑料



为了获得自由,卡里莫娃声称愿意掏出6.86亿美金。但是没有人搭理她。

谁都知道,她的钱都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民脂民膏。

漫漫余生,等待着她的是监禁和无穷的谩骂。

这位“中亚第一公主”,用自己的人生验证了一个真理: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 参考资料

[1] 文汇报 |“卡里莫娃已故”更像谣言

[2] 检察风云 | 乌兹别克斯坦:“公主”犯法与庶民同罪,已故总统之女面临重罪指控,此前曾判十年监禁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凤姐在纽约中央公园出没,低头玩手机、身材臃肿

娱乐 10 小时前

舒淇穿Armani高订现身美翻全场 网赞:红毯穿搭的天花板

娱乐 10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