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analytics ecommerce
tracking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拿大新闻网

加拿大新闻网 首页 新闻 国际 查看内容

韩新人女演员遭剧组12人集体性侵崩溃自杀 罪犯逍遥法外

加新网CACnews.ca| 2023-5-9 12:17 |来自: 英国报姐

由南宫珉等演员主演的韩剧《恋人》原本受到了不少粉丝的期待,没想到电视剧还没播出就被爆出了惊天丑闻。



剧组的选角导演之一,竟然是组织集体性侵女演员的罪犯,他的罪行导致这名年轻的女孩家破人亡。




更可怕的是,快20年了,他和他的犯罪同伙们竟然仍在演艺圈,经常出入于各大电视台的节目组。正义至今仍没有到来。

杨素罗(音译)是个非常聪明乖巧的女孩,据说她的智商有150,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她拿着奖学金考入了韩国的好大学,从小就成绩优异。




素罗出生于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她一直就是全家的骄傲,人人都说她会有光明的未来。

素罗的妹妹素贞也是很优秀的女孩,她虽然没有姐姐擅长学习,但从小擅长歌舞,在给某位著名歌手做伴舞。

妹妹姐姐和妈妈




妹妹姐姐和妈妈

读研究生期间的暑假,素罗想要打工赚钱补贴家用,妹妹就推荐漂亮有气质的姐姐兼职做演员。

在妹妹的帮助下,素罗和某家演艺经纪公司签了合约,过不了多久就接到经纪人的电话,告诉她有几部电视剧可以演,虽然只是配角,但素罗也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充实的。




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直到2004年7月,素罗进了庆尚南道河东的某个电视剧剧组。

剧组有一个专门管理配角演员的选角副组长,他一开始就对素罗动手动脚,逐渐演变成性骚扰和猥亵。并且经常威胁素罗,让她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电视台模拟情景再现




电视台模拟情景再现

1个月后,副组长把素罗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反复劝说素罗去参加他组织的庆功宴,素罗又被逼得不敢拒绝,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

根本不会喝酒的素罗被副组长故意灌了很多酒,在附近一间房间里副组长迷奸了素罗。




邪恶的李姓副组长非但没有收手,还叫上了经纪公司和剧组的更多猥琐男加入,以类似的方式猥亵、性侵素罗。其中包括星探、演员负责人、部门负责人等12人。

他们在施暴期间,对素罗进行了很多肢体暴力和语言威胁,他们告诉素罗,如果敢声张,就会让她在社会中活不下去,就会杀了她的妹妹和妈妈,把她的妹妹卖给妓院。

素罗为了不连累家人,就忍受着一次又一次惨无人道的侵害。




12个犯罪参与者中,4人实施了强奸、轮奸,8人有强制猥亵行为。

这12人经常将素罗囚禁在车辆、剧组附近的酒店以及剧组的仓库中集体性侵,无尽的折磨持续到了11月,电视剧终于杀青了。




素罗的家人在这两个月中发现,平时温柔沉稳的她,只要从剧组回到家,就变得有攻击性。

她开始光着身子在家里乱走,无缘无故地用拳头打墙砸东西,甚至会辱骂殴打妈妈和妹妹。素罗嘴里念着几个人的名字,不停说要杀了他们。

素罗和妹妹




素罗和妹妹

妈妈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对,于是带女儿去精神科接受鉴定。医生认为她在过去几个月受到了过于强大的惊吓和刺激,导致出现了精神分裂的症状。

在入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素罗的病情稳定下来,终于鼓起勇气,向家人说明了自己痛苦的经历。




电视访谈模拟情景再现




电视访谈模拟情景再现

素罗的母亲非常坚决,在她的支持下,素罗才鼓起勇气报警起诉12名人面兽心的加害者。她每次受害后都会记日记,可以作为有力的证据。

万万没想到,起诉却是素罗一家灾难的开始。

素罗的日记片段




素罗的日记片段

2004年12月,首尔某警察署受理该案件,但在审理全程中都对受害者及其家属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二次伤害。

素罗不断被警方提出无理的要求,比如一遍又一遍描述受害的场景、感受,甚至要求她仔细画出罪犯下体的形状和颜色。




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察之一还曾喝醉酒后闯入审讯室对受害者恶言相向和言语性骚扰。

更可怕的是,警方的调查方式过于简单粗暴,直接叫受害者与犯罪嫌疑人面对面坐在同一个屋子里,在警方面前对质,美其名曰“三方对谈”。




这样的对谈每个月要进行一次,很难想象一个20多岁受尽了折磨的女孩该以怎样的心情走入警察局。

精神崩溃的素罗几次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调查,甚至冲出警察局,跑到大马路上想要被车撞死。(许多国家认为,当性侵受害者心理状况不稳定时,是不适合进行对质的)




警方不重视她提供的证据,12名加害者说她是自愿和他们发生关系的荡妇,她写下的日记也被认为是精神失常后的想象。

在诉讼已经很艰难的情况下,素罗一家还被12名加害者反复威胁,他们的家被纵火,多次受到杀人威胁。

素罗的母亲和李副组长扭打在一起




素罗的母亲和李副组长扭打在一起

2005年7月,素罗受到侵害一周年,全家人的精神防线都已崩塌,求助无门只得撤诉。素罗尝试过重新开始生活,也尝试过好好养病,但她眼里未来再也不会发光。

2009年8月28日8时18分,素罗从18层跳下自杀。“十八”在韩语中与脏话“西八”同音,这表达了素罗死前对社会强烈的怨恨和愤怒。她在绝笔信中写道“我是他们的玩物,我没有理由再活下去了。”




姐姐的离世让全家痛不欲生,妹妹素贞和姐姐从小就非常亲密。姐姐出事后,妹妹一直怪罪自己为什么要把姐姐带进娱乐圈,素罗轻生后一个月,素贞也以同样的方式自杀。

她写道:“我好想姐姐,我要先走了。或许妈妈可以帮姐姐报仇吧,好像妈妈是可以做到的。”

电视访谈模拟情景再现




电视访谈模拟情景再现

悲剧仍未结束。11月,家里的两个孩子全部死亡,让本来就有基础病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

曾经幸福的小家庭,只剩下了悲痛的母亲,她每天都在吃药,艰难地维持着生活,几乎是吊着一口气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说自己活着的理由只剩下了一个:报仇。可是12名加害人至今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犯罪者李姓副组长




犯罪者李姓副组长

在司法题材的韩剧中,我们总能看到背着宣传板在司法机构门口等待正义的受害者家属。母亲张延禄就背着这些写有犯罪者累累罪行和女儿遗照的板子,在警察局、法院门口站了一年又一年。




与此同时,12名犯罪者中的7人,却还在娱乐圈从事原来的工作,甚至有些成为了管理人员。

民间组织曾经敦促警方重新审理案件,但警方没有任何回复。配角演员工会给性侵者所在的三家电视台发送了多次公文,要求他们查明团队中的行为不端者。

这三家韩国数一数二的电视台,甚至连一条“知道了”都懒得回复。




2015年,母亲张延禄重振旗鼓,将12名罪犯告上民事法庭,进行赔偿金诉讼。法官以张延禄该证据不足,且此案件已经过了民事诉讼的三年追诉期为由,判张延禄败诉。

张延禄几乎没有任何出路,没有任何帮手。她只能自己收集犯罪者的信息,不断给雇佣这些犯罪者的公司写信,希望能让他们被开除。




2018年,全世界反性侵运动的兴起,让素罗案再次被提起,韩国一些媒体和私人侦探重新审视了这个案件中的问题,人们才开始帮助张延禄发声。

张延禄开始请求司法机构解除对12名犯罪嫌疑人身份的保护,既然得不到法律制裁,至少让他们受到社会的制裁。




然而,12名加害者却倒打一耙,将素罗的母亲告上法庭。坚称她在污蔑造谣,导致他们的工作受到影响。

好在这时社会的环境已经比十几年前好多了,许多人都认识到这个案件中司法警部门犯下的错误。法官宣告张延禄无罪,并表示可以理解受害者母亲的心情。




2019年,张延禄无法在程序正义的情况下公开加害者的身份,于是在网友们的建议下开设了油管账号,开始了新一轮的复仇。




她将多年收集到的犯罪者信息公布在网上,包括犯罪者的真实姓名,更改过的姓名,正面照片,现住所和籍贯等。希望网友让这些人社会性死亡,无法再得到任何工作。

她还公开了一些警方的恶行。比如她被某赵姓警官威胁撤诉,拖走殴打,警方辱骂她的录音也被发在了网上。




张延禄公布的信息中,网友愤怒地发现,几名加害者,包括最先伤害素罗的李姓副组长现在都过得很滋润。

其中一名主要罪犯现在有妻儿,对孩子百般溺爱,张延禄愤怒地说:“这样的人害死别人的女儿,却知道疼爱自己的孩子。”




张延禄知道她的行为是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的,她知道她可能因此会在那些害死自己女儿的人之前进监狱,但她说自己不在乎了,自己什么都不会害怕了。她宁愿和犯罪者一起死,也不要看他们像没事人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样的报复似乎是有效果的。与李姓副组长合作的TVN电视台,也在人们的声讨声中,出面承认李某确实是当年的犯罪嫌疑人,已经与他解除合同。




网友发现还有加害者的名字出现在了MBC 电视剧《恋爱虽然麻烦,但更讨厌孤独!》的演职人员表里,集体抗议后MBC也和他解除合同。

网友在该剧的网络评论区要求辞退涉案人




网友在该剧的网络评论区要求辞退涉案人

然而,有关部门的反应仍然是松散,不打不动的。直到今年5月3日,受害者母亲还是在MBC韩剧《恋人》的剧组名单里看到了加害者的名字。

她发布视频呼吁大家抵制该电视剧,吓得MBC赶紧跑出来,先是甩锅说该加害者不是电视台聘用的正式员工,只是外包公司的人。又说会把该加害者开除,并承诺这12名加害者已经登上MBC的黑名单,以后不会再录用。




张延禄一家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赔偿,12名加害者至今没有上过刑事法庭,没有为此坐过一天牢,张延禄却还在被加害者和他们的家属骚扰。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素罗案已过去19年,很难再重新开庭审理,官方公开加害者的身份也不太可能。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是一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有更多人与素罗的妈妈站在一起,有更多双眼睛盯紧了犯罪者的身影。但无论如何,民众的声音终究无法代替法律的威慑力。




这不光是几个犯罪者的问题,也暴露了韩国娱乐圈,司法界和警界的顽疾,只有改变这些,才能改变这个令素罗失望透顶的社会。

曾经接手过素罗案的孙律师感叹:“素罗一家的悲剧,是韩国公权力的失败和失信,我不禁感到沮丧和悲伤。这样的失败公权力,让其他性侵受害者怎么敢为自己伸张正义呢?”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文章侵犯了你的权利,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网提供的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财经、房产类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本网内容,包括并不限于健康、保健信息,亦非专业意见、医疗建议,请另行咨询专业意见。本网联系邮箱:contact@cacnews.ca

最新评论

今日推荐

七旬华女博士被诈 痛失340万还欠债

中国 5 小时前

  • 48小时新闻排行
  • 7天新闻排行

今日焦点

旗下公众号

关注获得及时、准确、全方位的新闻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CACnews.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